第二十三章白骨尸地,祈神之香,不作不死(1/2)

加入书签

  mahzww

  走到了灯道的尽头,一尊人首蛇身的青铜人俑持着两盏古灯,站在尽头,注视着钱晨他们来的方向。完本小说网青铜人俑身后,便是一片紫红的魔土,酝酿着绝世凶厉。

  魔土中有许多高耸的白骨柱,好像海底的珊瑚一样,千枝百杈,罗列成林。

  白骨林中寂静无声,其中飘荡着浓重的雾气,有人打开法眼,一道清光从他瞳孔中射出,直冲白骨林最深处。这玄妙的法眼,竟然窥破了那一层白雾,将林中的诡异而可怕的景象呈现在众人面前。

  放眼望去,白骨林立起伏,有无数骸骨耸立如松,数不尽的脊椎扭曲成麻花,犹如龙盘,更有一丛丛灌木,仔细一看,都是一具具白骨扭曲而成。

  那些白骨以脊椎为中轴,四肢、手臂、手腕、手指拧成了一股扭曲的麻花,像是一颗树一样,围绕着脊椎生长出枝枝岔岔,肋骨、四肢骨就像张开的树冠。

  仔细去看,不只是这些灌木,白骨林的骨树都是躯体和四肢互相扭结在一起的白骨,那些骸骨缠绕在一起,‘生长’成了一颗树。

  最大的哪些白骨柱,更是不知要多少骸骨才能伸展如山岳一般。

  雾气弥漫,在这片死寂的之地中,几个安静站立的正常身影,反而叫人更加毛骨悚然。

  “那些身影,应该不是活人吧!”马老黑颤声道。

  “在这里出现活人,绝对比死人可怕……那些应该只是炼尸。看他们身穿盔甲,手持刀兵,虽然兵甲都腐朽了,但依旧蕴含灵光,都是法器。这里好像埋葬了一只军队。”

  郭老说完,便深深在手中的烟锅上抽了一口,徐徐吐出烟雾。

  那烟雾朝着前方蔓延,融入了白骨林的雾气中。

  郭老看了一眼烟色,摇头道:“没有瘴气毒雾!”

  “魔穴汇聚地窍中阴、晦、死、绝、怨、秽、毒、邪、魔等九幽之气,就算凡人死在了这里,也会化为僵尸。这些僵尸,得阴气为阴尸,得晦气为行尸,得死气为尸鬼,得怨气为尸妖……如此得一种幽气,便已经极是难缠。若是同时汲取几种幽气,甚至尽得九幽之气,化为尸魔,更是极为恐怖的魔物。”

  “切记,尸体一旦出现异状,如遍体生羽,肉鳞骨角,肉翼魔瞳,便是九幽尸魔。就算结丹真人遇到了,都要丢掉一条命。如果他们还有第二条的话……”钱晨凝重道。

  “尔等气息,血气,法力,乃至目光,都会引来僵尸。此地有这尊人面蛇身青铜神像庇佑,才暂时无事。若是离开这条路,进入白骨林中,立刻是九死一生。”

  “但来时的这条路,不能回头!”海外散修幽幽叹息道:“难道我们能在这里躲一辈子吗?”

  “僵尸感应生人而嗜血,想要度过此林,便要先隐藏起自身的气息。”钱晨感慨道:“若是先前那些化身鬼神的老怪物没有死在路上,倒是能化身为鬼,遮掩人气。不遇上尸魔和林中最恐怖的那些东西,也能无事度过。”

  “我们还是等一等后面的那些世家中人,他们准备更多,或许可以合力通过此地。”郭老提议道。

  马老黑嘻嘻笑道:“炼尸行尸,乃是常见妖邪,更是许多魔道旁门的拿手手段,大家应该都有准备才是,我这里有七张三山符箓正品——敛气静息符。需要的同道,可以出价与我换!”

  一位穿着黑袍的散修低声道:“我这里也有一瓶避尸丹!”

  马老黑笑道:“三山符箓有天师法印在上,难以作假。但避尸丹,不说各家丹方不同,药效各异,就说如今这种情况,谁敢乱服别人的丹药?”

  “我这瓶避尸丹是百草山出品的!”黑衣散修拿出了一枚羊脂玉瓶,上面贴着一张符纸小条,封住了瓶口。

  当即有人上去查看瓶上的符箓,点头道:“果然是百草山的符印,也确实是避尸丹。这一瓶十颗,你是分开卖,还是出一瓶?”

  黑衣散修,环视一圈道:“卖一瓶!”

  有这两人开头,一众散修在那人面蛇身的铜像下散开来,就着昏暗的灯光,做起了交易。大家各施手段,身为散修,多半都把家底都在身上带着,乾坤袋中灵草、符纸、符墨、各种灵材法器,都准备妥当。

  这些散修都在雷海混了三个月,凭着这秘境积累了不小身家,虽然此次魔穴仙府开启的突然,并没有做多少准备,但材料是备足了的。

  有人用雷露草和了朱砂、硫磺、云母炼制成一种带着雷元力的符墨,当场就被几个会画符的散修买走了。当场绘制成阴雷符、雷光符等符箓,又被其他散修换走。

  郭老也挑了几种灵草,回到钱晨身边,用精纯的真火烘焙干了,切成细丝,涂抹油膏和一种烟丝烤制。最后制成了一种淡紫色的烟草。

  他低声对钱晨道:“后生,你就跟着我。我这老骨头什么大本事没有,走南闯北,对付僵尸炼尸,还是有一手的。”

  马老黑笑嘻嘻的凑到他身旁道:“几位,一起?我马老黑不说别的,隐匿气息的功力可是一绝,绝不会拖大家的后退,而且你们看……”

  他从乾坤袋中拿出了几件家什,钱晨扫了一眼,辟邪护身的三山符箓,避尸纯阳的丹药、几件克制阴祟的符道法器,倒也算准备齐全,胜过了七成的散修。

  钱晨捻起一点郭爷的烟草,微微嗅探:“尸阴苔、玄阴地露、血纹守宫的指尖朱砂、银霜地衣、地龙血……”

  钱晨每说一样,郭爷的眼睛便是一亮。

  “配合上郭老的御烟之法,当能借这股烟气,遁于阴阳之间。这种法门,有一点昔年餐风饮露宗,吞云吐雾之术的影子。”

  老散修赞道:“我就知道小哥不是简单人物,餐风饮露宗乃是海外大派,其门中法术在中土少有流传。它在中土的分支吞云派,被灭门已有千年,小哥竟然还能一眼认出我这御烟之术的来历,这眼力真没话说!”

  马老黑在旁边缩着脑袋,讨好的笑着,钱晨转头道:“拿出你压箱底的本事吧!”

  马老黑苦笑道:“我这真的已经是全部身家了!”

  “法衣……”钱晨往他破衣衫上一指道:“给我们每人做一套收敛气息的法衣,把这些东西都用上。”马老黑紧了紧自己的破烂衣裳,小声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这法衣用了夹符术,能避水火,遮气息,必要时甚至能替死,行金蝉脱壳之术,看上去破破烂烂,实则是你浑身上下,最好的宝贝。”

  “以符织衣,然后浸药洗练,配合你独门法术祭炼,可以把道法祭炼到法衣上。这是仙门修行百艺中的制衣之术。把灵蚕丝搞成这种破破烂烂的样子,你倒是舍得!”

  马老黑嘿嘿一笑,不再言语,只是默默摸出了一些稻草摸样的草叶,开始借灵符之力,将那些草叶转化为草符。配合他秘制的灵药洗练,经过他巧手编织,很快就编成了一套蓑衣的摸样,开始施法祭炼起来。

  这时候,又有人来到钱晨他们面前,他高高瘦瘦,眼神却十分锐利,正是那和马老黑争论过的海外散修,他来到钱晨面前就直接道:“我要入伙!”

  马老黑不乐意了:“你有什么本事,就来入伙?”

  那海外散修,袖中滑落一柄小斧,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