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元婴了?(1/2)

加入书签

  mahzww

  每一处具备真元反应的地方,都吃了白南天一剑。完本小说网

  踏云仙剑和诸多分体,霎时之间,至少刺出了上百下。

  没一下刺出,在虚无之处,总会有一个如刚刚白南天斩杀掉的那只暗紫色泥人一模一样的怪物出现,然后被刺穿核心,丧失掉真元反应,被当场击杀。

  但是,围绕在白南天周边的那些真元反应,可也太多了,杀也杀不尽,根本清理不干净。甚至,还时不时会有偷偷溜到近处的漏网之鱼,尝试对白南天发起攻击。

  当然,这是不可能成功的。哪怕不用飞剑应敌,只是从体表散发出去的剑气,就足以将靠近过来的泥人给灭杀掉。乃至于泥人被杀死之时,喷溅出来的浓稠液体,都同样被挡在了外面。这股粘稠的液体,不仅看着很恶心,要是被沾染上了,搞不好就会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可尽管如此,随着时间越来越过去,白南天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仍然出现了奇怪的反应。喉头、胸口有发闷、发痒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在出现之后,很短时间内就开始快速的恶化,甚至让白南天根本忍耐不住,突然的剧烈咳嗽了起来,腥甜的滋味,在口腔中蔓延,这竟是咳出血来了。

  这是非正常情况,白南天本来也没什么疾病,以元婴修士的身体状况、修为强度,早八百年就免疫寻常病痛了。

  这只可能是邹子午的手段。

  但偏偏,白南天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邹子午到底是怎么在自己的身上动手脚的。

  真元涌动起来,白南天开始全面的检测起了自己的身体的状况。

  他很快就在身体的内部,检测到了一股正在暗中侵蚀他的肉身的能量。这股能量,作用在他的身体每一寸血肉之中,影响着他的体内的各种器官,包括每一寸血肉。咳嗽、乃至于咳出血来,这都仅仅只是表象而已,在更进一步的检测中,白南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受到虚弱的影响,甚至经脉都在被侵蚀。

  还好已经被发现了,否则任由这种侵蚀持续下去的话,哪怕是白南天这种元婴期的修士,恐怕过不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就会损失一半以上的战斗力。

  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那总归还有解决的办法。

  白南天的真元,在体内形成了微观层面的细小剑气,尝试驱除、灭杀那些侵入到他体内之中的异常力量。

  效果是挺显著的,那些暗藏在他的身体里的奇异能量,被细微剑气扫过之后,犹如冰雪遇见太阳一般,很快的就被融化消除了。而与此同时,白南天也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快速的好转,那隐隐出现的真元运转不通畅的状况,已经基本不见了,更不会再咳嗽。

  然而,白南天并没有觉得有多轻松。

  虽然体内的侵蚀能量,被差不多消灭干净了,但是在他集中注意力的监视之下,仍然能够感觉到,从外部不知何处,总有一股细微的侵蚀能量,头头的潜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白南天,你现在转头离开还来得及。”邹子午的声音适时的在他的耳边响起。很显然,这位‘踏云剑仙’已经陷入到了劣势之中。

  不断的侵入身躯中的侵蚀能量,固然在被发现的情况下,侵入进去一点就会被消灭一点,不再能够累积到足以让白南天受到影响的地步。

  可那又如何呢?难道白南天始终集中精神在内视上、维持着细小剑气,保证每侵入一点能量就消除一点,是不需要消耗精力的么?

  真元的耗费其实还在其次,并不强烈,但最主要的是,白南天要分心自己体内的状况,就不能全心全意的操控他的踏云仙剑去作战。而这对于他的踏云仙剑屠戮那些紫泥怪物的速度,是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的。

  但尽管处在逆风之中,白南天仍然没有认输的打算:“要我退走,绝无可能。我白南天此生还未退过一步!”

  “那就请你死在这里吧。”

  随着话音落下,白南天瞬间感觉到,周边的灵气氛围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在某种奇异的真元的影响之下,他眼中的整个世界,在一刹那间,仿若变成了黑紫的颜色。

  黑紫的光彩之下,那些原本只是真元反应的一个个点,全部实体化,变成了紫泥怪物。这些怪物,漫山遍野,将整个街道挤得满满当当。街道两旁的房屋里、屋顶上、也全部都是这些怪物的身影。

  而与此同时,白南天也感觉到,自己周身的灵气属性一下子产生了非常大幅度的变化,那种总是会侵入到他身体里的侵蚀能量,也变得更多、更强烈了。

  压力骤然之间变大。

  白南天是种不服输的性格,真元全力爆发,踏云仙剑被收回到身体周旁,并分体成了十九把剑体,不再主动出击,而是守在距离白南天周身几丈的距离,保证那些紫泥怪物无法靠近他。

  而同时,在他的体内愈演愈烈、愈来愈强的那种侵蚀感,也同样是需要他竭力对抗的。

  这样一来,邹子午的各种手段,虽然根本威胁不到白南天,但白南天当下也就只有自保之力了,他既无法去主动出击,寻找邹子午的真身,也无法处理周边如此之多的紫泥怪物。

  如果仅仅这样看起来的话,两人似乎是处于互相平衡之间的态势。

  但情况根本不是如此。

  白南天可以感觉得到,其实对方的能量消耗,是远远比自己要更加沉重的。但是,最不能忽视的一点,是人家在主场作战,背后可以利用的,是一整个六阶灵脉的力量。

  这怎么跟对方拼消耗?

  但白南天的心中仍然没有到萌生退意的地步。

  说白了,邹子午吹得再怎么牛,他也不觉得,对方有真正把自己留下来的本事。他想走,随时可以走掉。那些围绕在周旁的紫泥怪物也好,还是不断侵蚀肉身的病毒也罢,根本奈何不了他。

  真要等到自己山穷水尽的时候,那再撤也不迟。

  而如果是当下的话,他一心想的,还是尝试寻找邹子午的方位。

  并非是没有成果的。

  仔细的分辨之下,在哪输也梳篦清楚的真元反应点之中,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