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章

  医院门口堵满记者,除了娱乐圈的连一些社会记者都来凑热闹,个个正虎视眈眈,就想趁机会溜进去拍个独家。

  当然公司消息封得很严,尤其是蒋凡的公司,经纪人第一时间赶过来全面封锁消息,因为他挡在姜子瑶前面,所以受得伤很严重,尤其是面部被迎面碎了的玻璃渣割伤,作为一个靠颜值吃饭的男演员,这种伤等于毁灭性的,相比较,姜子瑶要好很多,起码脸是保住,只是冲力太猛,脊骨遭受重创。

  同时,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粉丝们都很担心他们的情况,到处是为他们祈福,就在这种时候,有另外一种声音提出来,姜子瑶怎么会坐在蒋凡的车上,而且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发生车祸的地址也很偏僻,姜子瑶不是有男朋友的吗?这么搞实在不道德。

  粉丝肯定是不买账,我们家爱豆躺在医院都没有醒过来,你们竟然还在这里瞎bb,但经过几个营销号一炒作味道全变,有部分人还在关注他们受伤情况,另外一部分坚决认为姜子瑶和蒋凡之间关系不纯洁,然而姜子瑶前几天还被拍到和她男友一起吃饭,这人是不是人品有问题啊?!

  姜子瑶清醒过来时已经被安排到普通病房,青曼坐在她身边一脸忧郁,雷程刚也匆匆从外地赶过来,她感到脑子非常疼,青曼见她眼睛睁开,欣喜地问:“子瑶,你感觉怎么样?”

  姜子瑶摇摇头又点点头,之前那恐怖的一幕渐渐浮上来,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可那一刻,她才意识到生命有多脆弱,她以为自己活不过来了。

  青曼靠近她说:“你放心,医生只说你脊骨受了伤,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蒋凡他……怎么样了?”

  青曼突然沉默,姜子瑶就知道事情不好,她急得动一下,脊骨牵扯全身麻木了一样的疼:“蒋凡也没有生命危险,你别乱动。”

  蒋凡的父母七大姑八大姨全都赶过来,病房门口挤满人,而姜子瑶的病房外,除了雷程刚和青曼,竟一个亲属都没有,手术签字时都不知道签谁的名字,青曼问她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父母,虽然他们合作这么久,似乎从来没有听到她提起过父母,可这种事还是需要和家长商量。

  姜子瑶稍微停顿一下:“你帮我拨个号码吧。”

  江沅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听到她出事消息时,他正要跟母亲和继父吃饭,他妈忽然认真地对他说:“江沅,告诉你一件事但你必须要冷静。”

  他升起一阵不好的感觉:“什么事?”

  “我刚刚听到新闻说姜子瑶出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江沅觉得那瞬间,自己的世界塌了,向来自持泰山崩于前不改色的他大脑处于高度空白,还是他妈妈扶着他坐下:“不放心的话回国看看吧。”

  江沅买了最新一班的机票,他不敢打电话给姜子瑶,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也许怕通了之后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江沅冒了一身冷汗,空姐问他话他也不说,目光呆滞地回答,他甚至很后悔,为什么要想着出国,他看出了他来之前她眼睛里的不舍,可还是来了。

  直到接到姜子瑶电话,江沅才稍微清醒点,她声音很虚弱:“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那一刻,江沅想让他拿什么他都愿意换:“我已经到机场,马上就到。”

  姜子瑶也不顾身边有其他人,沙哑地说:“你快点来,我想你了。”

  青曼接过她的电话:“子瑶,还是要你亲属过来交涉一下比较好,毕竟男朋友……”

  毕竟男朋友只是外人,姜子瑶懂她这句话:“我没有亲属,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可你们在法律上……。”

  “我们在法律上也是合法的,对不起,骗了你们,我已经和他结婚好几年。”

  雷程刚当即就坐不住,也许看她正在病床上,他只是说了一句:“子瑶,开始我就和你说过,合作是需要相互信任的。”

  “我是不是不能再拍《孝庄太后》了?”

  “你别多想,把身体养好以后才能接更多的戏。”

  对啊,和活着比起来,一部戏显得实在不是很重要,姜子瑶看着自己身上的伤:“能和赵合导演通融一下吗?这个伤最多养一个月,只剩一点结尾了。”

  江沅满身风尘到医院时,蹲点的记者们终于像是看到丝光明,一窝蜂涌上去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