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章

  有一句话说,不是在悲愤中灭亡就是在悲愤中重生。

  再拍一次,姜子瑶一身白衣在风中飘荡,将军过来躲到她后面的树根下,两人对视一眼,她的眼睛里有着好奇有兴奋,眼角微微上起,一群村民过来问:“姑娘,你看到刚刚这里走过一个人吗?”

  她摇摇头,眼神里依旧有兴奋,直到那群村民往另外一个方向,将军才出来:“多谢姑娘的解救。”

  她嫣巧地笑:“你是不是犯了错?”

  将军苦笑一声:“这事说来话长,姑娘放心,我是好人。”

  再一个他们的特写镜头,此刻阿熙的心里已经对他不一样,不过具体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懵懵懂懂的眼神。

  一连串的动作非常流畅,姜子瑶终于松一口气,关楠笑着说:“原来你也是会演戏的嘛?”

  “离关先生还差很多。”镜头结束,姜子瑶重新对他变得尊重起来。

  “下次能别叫我关先生吗?听着有点奇怪。”

  “那叫什么?”

  “怎么说我们也合作了一部戏,算是朋友,就叫我关楠好了。”

  “这不好吧,要不我叫你关师兄,跟着你取经呢。”

  当天晚上她收工回去后,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有些矫情过度了,这么唐突打电话给江沅,一定会让他不安心,晚些时候,姜子瑶又偷偷溜出来,没想到一天下来,树下已经聚集不少在找信号的人,见到她,有熟悉的工作人员热情打招呼:“子瑶,你也过来打电话啊。”

  这场面让她脑补几十年前大家排队在电话亭外等的场景,每个人心里都在挂念着重要的人。

  再过一个小时,人才走光,姜子瑶终于能安静打电话,山里的风有些冷,她裹着件大衣蹲在树根下,打了江沅好久电话都是关机,青曼过来寻她:“姜子瑶,你一个人跑到这边干什么?”

  她迅速抬起头:“今天月亮这么圆,我在赏月呢,你要不要一起?”

  青曼哪能不知道她的小心思:“陷入热恋的人果然可怕,等时间久了你自动就会腻。”

  对此,姜子瑶只想表达一句,爱对了人每天都是热恋期。

  正如姜子瑶自己所说,自从接完她的电话,江沅就没在状态过,一个病例本都能拿反,最后只能请假回家,打她电话想问问后续,一直都是不在服务区,江沅越想越心疼,还没有见她这么哭过,要不是遇到特别难过的事,她不会这样,而她最伤心时,他却不在她身边。

  与其这么干等,江沅想到昨晚闲聊中她告诉过他在哪儿拍戏,他到地图找一圈,的确有这么个地方还是个国家自然保护区,他又向医院请假,当即决定去看她一眼,光凭电话根本不能彻底放下心。

  因此,姜子瑶给他打电话时,江沅还在飞机上,他只带了简单的行李,从高铁下来时凌晨已过,车站工作人员告诉他只有白天才有到那个县城的大巴车,他等到天亮,到了小县城还要再喊车去山里,等真正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剧组拍戏肯定有严格的保护措施,江沅进不去,幸好有当地好心居民收留他,言谈之中,好心的居民告诉他剧组的住宿位置,如果他想去可以等晚上收工后去探班,有很多当地居民已经看过,还有人到剧组当群众演员呢。

  江沅抓住了群众演员这四个字:“到哪里可以报名?”

  “帅哥仔,你不会也想当那什么群众演员?”好心居民仔细看看他,一路长途跋涉后,他脸上尽显疲惫,但这不影响他自带的气质:“不过看你这样子,倒和我们村里人不一样。”

  这种地方根本不会有什么群众演员,只能在当地居民中召集,而这里实在太落后,大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群众演员,总之一句话,剧组一直在缺群演,也长期招募。

  这一天,姜子瑶的日子也不太好过,早上拍完第一场戏在休息室里就看到工作人员在进进出出忙着布置,她抓住一个要好的工作人员问:“晓瑜姐,你们在干什么?”

  “等下郑芒就要到,剧组让我们准备齐全迎接她。”

  青曼在一旁敏锐地问:“郑芒来干什么?”

  “你们不知道嘛,她要来客串一个角色的,就是演那个树妖。”

  又没人告诉她,姜子瑶当然不知道,郑芒是上一代中家喻户晓的女星,得过很多的荣誉,偏偏这几年接得戏都很烂又被爆出离婚爱耍大牌等一系列丑闻,被拉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