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番外一(1/2)

加入书签

  “呦,端木公子,您来了。”掌柜客客气气的将人让进来。

  端木衡望了一眼上头挂着的各色的鸟笼,一边逗弄着手中的画眉一边道:“最近,还有没有些新货?”

  “端木公子,就等你这句话,嘿嘿,老儿给特意给您留了这个……”说完神秘兮兮的从柜台下取出一只木匣子,打开一个口,努了努嘴:“瞧,就是这个。”

  端木衡凑近了身子,只见木匣里露出一只圆鼓鼓的眼睛,嫌弃的看了自己一眼,又把眼皮阖上,

  “这……这是……”端木衡疑惑的望了一眼老头,只见那老头挤眉弄眼道:“嘿嘿,公子,没错,这是一只百年难寻的雪蟾蜍啊。”边说边将盒子打开,露出小半个脑袋,通体雪白:“啧啧,您瞧,通体莹白如玉,寻常人哪养的起这只神物,这样的东西也只配……”

  掌柜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把扇子挡住了嘴:“掌柜的,你赶快拿回去,这东西实在是看得渗得慌。”那李掌柜正说得唾沫星子横溅,巴望着端木衡一掷千金把他的宝贝买走,不由得一愣:“什……什么?”

  端木衡潇洒的将扇子在手中一摇:“我说李掌柜,还有些什么比这更好的货。”那李掌柜果然是个生意人,精明一笑:“既然端木公子不喜欢这样的,我们还有其他好货,包您满意。”说完笑嘻嘻的转过身去,从后架上开始取笼龛,一边取一边纳闷,啧啧,这小公子也真是怪的慌,往常连些鼠虫蛇都不怕,上次连那金环蛇都买了去,竟然会怕一只□□。

  “那就多谢李掌柜了。”端木衡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李掌柜,趁着他拿东西的空档打量起了放在另一边檀木架的木笼。两只肥肥胖胖的白绒球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端木衡看了一眼,好奇的用草叶子拨弄了两下。

  “端木公子,您看看这些个怎么样?”李掌柜满脸带笑的推出数个木匣兼笼子,里面不是些蛐蛐,就是些少见的蝶类,李掌柜看着这锦衣玉饰的小公子在手中拨弄半天却提不起半点兴趣,心中早已有了数:“端木公子,您是这的常客,可是有什么要我李老儿帮忙的?还是看上了这里的什么东西,可千万甭跟我李老儿客气,您是什么人,是端木王爷的公子啊,怎么着也得把好东西留给您不是。”

  端木衡这些恭维话平时倒是没少听,也知这些人十有*是看在他爹的面子上才对他笑脸相迎,不过那又如何,家中有大哥,他倒是愿意做这潇洒闲适公子。端木衡一抬头一眼扫到不远处的木笼,两只毛茸茸的白色东西挤在一起,连人的手掌大都没有。端木衡忽然挑唇一笑:“今日出来,不带些回去总有些对不住自己。”说罢抬手一指:“就是它罢。”

  “它?”李掌柜顺着端木衡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木架上放着一只木笼,里面是两只还没有巴掌大小的白鼠,挤在一起瑟瑟发抖。李掌柜不由得一愣,这玩意可是寻常公子哥不屑于把玩的东西,寻常都是些是些妇孺买回去逗小儿开心,尽管这纯白一对鼠很是稀罕,还长得极为可爱,也值不了几文钱。只片刻的功夫,李掌柜便回过神来。

  “哈……哈哈,既然端木公子喜欢,那就带这一对回去,这两只是新进的白鼠可是江南珍品,品貌极佳,公子您看这皮毛,莹润如珠,双眼莹亮,体态……”

  端木衡将手中的扇子一甩,从另一只手里变戏法似的摸出一锭金子放到李掌柜的手中,那李掌柜看到金子立马喜笑颜开:“哎呦,端木公子,小的这就给您换个大点的笼子。”

  端木衡笑笑没有说话,这两只白鼠值多少价他还是清楚的,只不过,这两只他着实喜欢,权当赏他又如何,更何况,他好歹也是个纨绔子,也要有个纨绔子弟的样子不是。

  “不用了,李掌柜,我改日再来。”端木衡拎起木笼转身离开,飘逸的锦衫留下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背影。

  李掌柜站在柜台后不由得感叹,啧啧,端木王爷的小公子若是能够像他的长兄一样饱读诗书,将来也必定是个人物,可惜啊可惜……

  端木王府的小公子端木衡平生有两大爱好,一是爱美人,二是好玩物,自从这两只白鼠到了端木王府,端木衡仿佛爱不释手,时常喂食逗弄,连往常最喜欢的蛐蛐,金环蛇似乎都不感兴趣了。

  三儿一脸郁闷的看着小主子在那拿着厨房特制的梨花酥去喂两只白鼠,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八次了,两只肚子吃的又肥又圆,再这样下去,可不得撑坏了。不过,这两只白鼠确是招人喜爱,灵气极了。

  “三儿……”端木衡忽然抬起头来。

  “主子,您有什么吩咐?”三儿一溜小跑奔到端木衡面前。

  “把我那把玉齿梳拿来。”三儿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是……是主子。”边走心中边道,这又是闹的哪门子主意,大白天的要梳子作甚,难不成是要梳头?

  三儿屁颠屁颠的小跑将梳子送到端木衡的手中,只见端木衡打开木笼,一只手掌将两只不到巴掌大的白鼠捧在手中,另一只手顺着齿梳顺着皮毛,那两只白鼠仿佛感受到惬意似的,舒适的将眼睛眯了起来,过了片刻竟是睡着了。

  端木衡无奈的笑了笑将两个小家伙放了进去。自己也觉惊奇,没想到他这喜欢猛禽生兽的人竟对这两只小白鼠一见倾心,以至于到了魔怔的地步,端木衡笑着摇了摇头。

  是夜,端木王府里忽然传来悉悉索索声,听上去颇像是叶子的沙沙声,王府里一夜好眠。

  翌日,王府里传来一则惊人的消息,粮库里的粮食皆数被盗,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