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六半城人口数十万怒极便是心魔来(1/2)

加入书签

  半城人口数十万,怒极便是心魔来。

  半城化为虚无,在那范围之内,那些凡俗或者有些修为的人绝不可能存活,整个城市至少有百万人口,就算有人远远逃开了,也有几十万人葬送在这里。

  那个泼皮皮武连同他的房屋都没了,那个就算知道他们是修仙者也淡然面对,淡定收钱的男人,不将生死放在心上,却愿意照顾老人和孩子的男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因黄语而来的四九阵三十六人,死伤大半,仅有几个后排弟子得以保全,她们修行不易,却因要保护他而死,这份恩义黄语无法可还,这番因果要如何了结?

  死去的人中有多少像皮武一样的人?又有多少无辜之人?有多少平凡的家庭?有多少努力生存的凡人?有多少努力成长的孩子?又有多少经历了风雨享受宁静的老人?……不管他们是善良或者邪恶都该有他们的归属,而不该如此不明不白,起码这种死法黄语不能接受,而且他在潜意识里将他们的死亡原因归结到了自己身上,若不是他来了这个城市,就不会连累如此多的人,所以黄语的愤怒才那么强烈,强烈到将要失去意识。

  其实不仅黄语怒到极致,黄强也极为愤怒,他所来的世界一直有人人平等的信念,他也深深接受这一信念,一场战斗死去了那么多人,给他心理上的负担也很大。其余几人也都因那些凡俗而愤怒不已,间或也是出奇的愤怒,除了小八,没心没肺地捕捉着元婴。

  智妖带领着他那一群人得意洋洋地来到黄语等人面前,四九阵那边也有几个躲得远的元婴修士来到,敌人变成了三十个元婴修士,力量的对比再次失衡。

  “皮老爷子,皮家主,穿上这两件护甲,只要不到战团中心,保你们安全无虞。你们去寻找本派姐妹,保证她们的安全,下面的战斗无需你们加入。”黄语扔给皮梧邦和皮家家主两套护甲,不过不是板甲,板甲护住全身上下,头盔罩住脑袋,战靴保护脚部,全身都保护得极为周全,而皮甲仅仅护住身体要害而已。而后转身对二九小阵弟子们说道,完全是命令口气,不容置疑。说完这句话,黄语的双眼突然血红。黄语早已怒火攻心,若非知道那彦真娜和黄莹都安然无恙,早已暴走了,此时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怒火即将燃尽他的理智。

  “这……”皮梧邦接过护甲,有些犹豫,但此时已无路可退,递给皮家家主一件,自己穿上了手中那套。

  “这是……宝器级别的护甲!”皮家家主护甲入手便觉得不妥,他可没像皮梧邦那样心神不属。

  “宝器!”皮梧邦大惊。

  血贯瞳仁,黄语双眼全部赤红,意识已然沸腾,心中被怒意和仇恨填满,慢慢的双眼所见只有血红。

  “哈哈,小子,不仅只有你一个人智珠在握……”智妖得意无比。

  无人回应智妖,让他颇为尴尬。

  黄语的法相动了,九把巨剑尽皆出匣,一把金剑飞西北与正西之间,一把蓝剑飞正北,一把黄剑飞东北,一把青剑飞向正东,一把青剑飞东南,一把火红巨剑飞向正南,一把橙色巨剑握在法相手中……飞剑奇快,绕开了所有人,包括对方那三十个元婴修士。

  “百方静谧!冲啊!”清圣女喊道,清冷的声音满是火热,她曾见过,一声呼喊之后,黄强等人也都冲了过去。

  空中的道士看得清楚,黄语那六把飞出的巨剑并非直线飞行,而是踏着奇特的轨迹,近百个转折点后,生生刺入了虚空之中,犹如没入水中一般,不见了踪迹。

  “这是个笨法子啊,如此费劲完全扯起一块空间,真是太浪费了,三把飞剑锚定四方,一把定乾坤就足够了,除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谁还能破开四方空间锁?”道士摇摇头,随后恍然道:“我忘了,他只是个金丹修士而已,这样一想,又觉得很可怕。不过这小子已有走火入魔迹象,也好,总要面对。一丹一元婴,一婴一心魔。九颗金丹,呵呵。”,空中少了一人之后,留下的那一个早已学会了自言自语。

  率先冲过去的清圣女并未影响黄语,他的法相动作未停,一黑一白两把巨剑飞出,黑剑直入地底,白剑冲向云霄,刹那间不见。

  而后法相手中橙色巨剑由东北向下划向西南,口中竭尽全力嘶吼道:“锚…定…乾坤……”,橙色巨剑划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