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他说九儿我带你畅游天下完(1/2)

加入书签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五年过去了。````

  大辽皇宫,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子,剑眉紧锁地瞪着那站在他书案上,同样一身明黄色蟒袍的四五岁男孩儿,“做何?”

  那四五岁男孩儿斜着眼神,看着与他有着一张一模一样脸庞的男人,轻轻呤哼,“邺无争,你打算无能到什么时候?本太子告诉你,再这么下去,我娘肚子里的弟弟就要出生了!”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人,就是大辽曾经的战王,此时大辽的皇帝,邺无争!

  此刻,他紧咬着后牙槽,发出阵阵“咯吱咯吱”声,以为他不想将那女人提回来吗醢?

  只是,目光微眯,这小子的那点小花花肠子他可是清楚的狠,当下便道,“我媳妇,爱住哪住哪,你管得着吗?”

  话是这么说,可他比任何人都要呕血,谁不想天天抱着媳妇睡觉啊!

  五年前,看似平和的七国,其实早已暗潮汹动,哪怕没有当时云夷部落所起的邪心,也不会太平太久缇!

  彼时,大辽内部局势紧张,在凤九歌离开前往大蜀的时候,太后终于忍不住,命人暗杀邺无争与太子,自然,太后的阴谋未得逞,倒给了邺无争与太子一个很好的机会反击,一举将联手的安王、敬王、宁王,连根拨起,那次……大辽其实挺伤元气的!

  当时,时局紧张,而且在搬倒三王后,太子便对邺无争越发小心起来,就在那个时候,邺无争仍抽出十天的时间,跑去了大蜀,他不放心凤九歌。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主动提起要回家的凤九歌,却放了他鸽子!

  而那个时候,正是他分身乏术的时候。

  所以,他将秦昊与暗影扔了出去,等到大辽内部稳定,大事落成之后,秦昊与暗影回来,怀里就多了眼前这个小子!

  他其实是吓了一跳的,可吓过之后又甚是开心,策马飞奔寻那女人去了!

  那女人也乐呵呵,笑咪咪的欢迎他,但是,该死的,她就是不跟他回辽!

  然后,他以为她嫌弃大辽太小,奋发图强,吞了两国之后发现,那两国也没有闲着,七国就只剩下三国了,再想吞……咳,大蜀是她的姐妹,好吧,他决定在有生之年不动大蜀,那他吃下大禹总行吧!

  结果,楚清恪那个阴损的男人,蔫吧坏,在大辽与大禹的交界处,为他的女人修了座庄园!

  虽然咱们不差银子,把钱硬塞给了楚清恪那男人,但是,那该死的男人,却送了一堆美男在庄园里!

  啊,气死他了!

  哪怕都是太监也不行!

  他一定要灭了大禹,一定要灭了,可是,每次看到那女人站在山顶望向大禹方向,脸上的温婉,他的心便是一抽,大禹,他这辈子怕是灭不了了!

  越想邺无争越气,瞪着自己的儿子,“你娘是乐不思蜀!”

  庄子里,里里外外无数男人伺候着,他这心啊,满满的酸楚!

  “你就是个大笨蛋!”某太子气哼哼的,一手掐在小腰上,一手指着他,“本太子给你那么多关于如何讨得美人欢心的书,你看了吗?”

  邺无争满头黑线,也不知道这小子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整天就知道哄美人开心!

  屁话还一套一套的,将整个皇宫的女人,(咳!当然,如今整个皇宫里的女人,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宫女了),哄的见天的找不到北!

  见邺无争不语,邺太子曦便不住的摇头,“唉,我算是看明白了,就你这样的,别说等弟弟出生,就是再生个十个八个的,我娘也不可能跟你回来,你啊……继续独守空房,本太子不奉陪了……”

  说完,他一跃跳下了桌子,直喊着,“备马,本太子要去看我娘,这一胎一定要生个弟弟出来才行!”

  “混小子,不许去!”邺无争纵身一跃,追了出去。

  前面,邺曦小眼神眯了眯,撒腿就跑。

  便在这时,殿外一匹枣红色的大马被牵了过来。

  邺曦回头冲追来的邺无争吐了吐舌头,“本太子要去陪娘……啊……”

  那才爬到一半的小身子,就被某个良心不纯的爹,一把抓起来扔了!

  而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已落到了马背上,看着落地打了一滚的小子,笑的满脸邪魅,“小子,做为太子你要懂得自己身上的责任,好好监国,爹去陪你娘了!”

  咳,做为一个皇帝的责任呢?

  话落,某男人双腿一夹马腹,那马嘶鸣一声,蹄扬起老高,随后飞奔而去!

  某太子,瞬间哀嚎,“老子要弟弟……”老子不要当太子,老子爱美人,老天啊,你可怜可怜我,让我娘生个弟弟吧,生个弟弟那背在我身上的责任,我就可以扔给他了,愿上天垂怜!

  秦风咽了口水上前将邺曦扶起来,“太子……皇上已经走远了……”

  原来哀嚎的邺曦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笑的像只小狐狸,小手往身后一背,瞥了眼秦风,“走,咱们去神医谷,本太子有十天没有看到自己媳妇了……”

  秦风满脸黑线,却紧紧跟在了他的身后,不住地想还是他单身的好!

  看自家皇上,妻奴!

  看自家兄弟,妻奴!

  看眼前这个毛还没有长齐的太子……他仿佛已经看到十几年后,这个新型妻奴的模样了!

  ——

  大禹与大辽的交界有一座大山,山上有一座极为华丽的庄园,这里,是快乐的天堂。

  据山下百姓说,庄主夫人是一个极其美丽,又极为温柔的女人,最最主要的是,她是一个大善人!

  但凡有事求到了这里,庄子里的人都会极力帮忙,从不拒绝!

  天气正暖,村民们正在田里做活,便听到蹄声四起的声音。

  一个村民笑呵呵地说,“看来是庄主回来了!”

  另一个点头,“是啊,算算时间,就是这两天!”

  这话音才落,马儿已从田边飞过!

  山上的庄园里,一个肚大如萝的女子,正坐在树荫下,吃着切好的苹果,竖着耳朵,眯着眼睛。

  “媳妇……我回来了……”

  人未到,声已先至。

  高大的男人,直接从飞奔的马背上跳落,眨眼间便来到女人身边,笑的一脸嘚瑟!

  女人眼皮没有抬一下,只是伸手摸了摸肚子,懒懒地道,“其实,你才离开了九天……唔……”

  男人已经将她拦腰抱起,并堵上了她那粉红的唇。

  可就在这时,一道软软的声音传了过来,“爹爹亲娘娘……羞羞脸……”

  “扑哧!”

  女人笑了一下。

  男人将女人放下,伸手抹了把脸,随后蹲下身子,将那一对粉嘟嘟地,绑着两个包子髻的小丫头抱在了怀中,并在每人脸上亲了一口,“乖!”

  大一点的女孩儿,撇了下嘴,随后蹭到了地上,伸手挽上女人的胳膊,小一点的,却眨着眼睛,伸手玩起了男人蓄起的胡子!

  “邺无争,你身上臭了,去洗澡!”

  女人笑眯眯的,一侧有乳娘上前,将男人怀中那个才一岁多一点,满身冒粉泡泡的小丫头抱到了一侧。

  男人,哦,大辽皇帝邺无争,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身上,臭吗?

  不过,为了媳妇为了闺女,他倒是听话的转身离开了。

  这时,挽着凤九歌胳膊,那个看起来三岁多一点的女儿,轻轻的说了一句,“娘,欲求不满怎么解释?”

  凤九歌扬了扬眉,“欲求不满的意思就是说清晰意识到并渴望得到满足的需要受到阻碍时的一种情绪状态。”

  小丫头眉头皱了皱,点了点头,“我懂了!”

  “懂了?”

  “嗯,娘说的是状态,我觉得爹看到娘以后就是这种状态!尤其是爹看娘的眼神!那就一个***裸,而且还冒着绿光!”

  凤九歌:“……”这丫头真的只有三岁零两个月吗?

  目光扫向不住点头,觉得自己说的极为正确的女儿,颇为无耐地说,“跟你曦哥哥在一块,你能不能少学一点他用的词语?”

  这一个两个的都像了谁?

  儿子专门盯着美人看,这才三岁的闺女,这小半年来,就盯上了美男,真心要命!

  从软榻上起身,肚皮动了两下,她皱了皱眉头,看着高耸的肚子,咬了咬牙,生下这一胎后,那男人要是再敢让她生……她非腌了他不可!

  她曾想过要去游山玩水,结果,五年里,她除了给他生孩子就给他生孩子了,那个可恶又小心眼的男人!

  只是,瞬间倒吸一口凉气,要生了?一股热流滑下,肚子便开始隐隐痛了起来,只是这一次的痛,来的好快,只一瞬间,便有些忍不住了!

  “璃儿,快去神医谷,叫你秋玲姨母……”

  邺璃却扯着嗓子,瞬间一声尖叫,“快来人啊,娘要生了……”

  红鸾未到,只围了条浴巾的邺无争,却冲了出来,“要生了要生了……”

  凤九歌捂着肚子,“这孩子来的好急……”

  她的脚下已湿了一片,并染上了几缕红色!

  邺无争脸色大变,一把抱起她,便飞奔到产房,一面吩咐,“秦昊,去神医谷,把秋玲给我绑来……”

  一时间,整个庄子里乱了起来,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还有些日子才到生产的夫人,此刻要生了!

  而且,这一胎,早前谷主便诊了出来,是双胎,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