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试剑(1/2)

加入书签

  拿到新剑自然要试剑,不知是谁随口提了一句,司君琪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自告奋勇要当试剑者的对手,谦虚表示自己对剑术也略懂一二。

  苏菲惊了,你连剑术都会的吗,只是想想连自己都懂一些剑术和暗杀术,司君琪这种混迹过许多任务世界的资深被选者会玩几手剑术也不稀奇,心下便释然了。

  他现在身体比较虚弱肯定上不了场,恐怕挥不出多少剑就会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手持圣剑也没太大效果,这是孵化弥雅的代价,以青铜巅峰位阶拥有一位真正的白银中位与一位伪白银阶的召唤生命,付出的这点代价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况且以后随着他实力提升就能慢慢恢复。

  以司君琪开玩笑似的话来形容就是:你开挂的程度至少能进恶魔岛前十吧。

  李琉华开启灵气光环加持攻击力后才堪堪达到青铜上位的水准,实战经验比起司君琪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圣剑在手也挡不住她随意几招,墨红鱼不习惯用冷兵器,慕秋棠是辅助类强化,剩下王道一周炳成和李琉华差别不大,他一时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主上,让我来吧。”弥雅一双金色眸子眨了眨,带起一阵香风来到苏菲身侧,柔软娇躯若即若离贴着他的手臂,樱唇微微开阖,于苏菲耳边轻声道。

  “可以!”少女呼出的湿润热气吐在耳中有些发痒,苏菲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下来,一是信任影蛇的判断,二是弥雅本身实力有白银中位的水准,是现今他手里超过雪姬的第一战力,对上司君琪不至于差距太大,当然更有可能,上谁都对司君琪没有任何区别。

  白银高位以下全是一只手就能解决的弱鸡。

  弥雅从苏菲手里接过黑暗嘉德丽亚兰,然后样貌身体和水手服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下一点点缩小,回溯至十一二岁左右的模样才停下来,没了原来那浓郁的高雅文静气质,像洋娃娃般精致可爱,她低头瞧了眼,可以看到自己的圆头小皮鞋了,努力踮起脚尖,在苏菲耳边不好意思一笑:“主上,那地方太大不好战斗,所以稍稍变小一些。”

  其实任何技击和剑术都是身高臂长的人施展出来威力更强,但那只是针对普通人才有的限制,对超凡者而言不算什么致命劣势。

  苏菲满脸古怪点点头,想起少女那可怕的规模,近身战斗起来确实没那么方便。

  司君琪咬着珍宝珠,慢吞吞依次从储物空间里拿出十把制式合金长剑随意直插地面,这古怪的行为让除苏菲和郝柔之外的人摸不着头脑,苏菲想起司君琪的超能力,不禁苦笑起来,如果没猜错,少女等会要用的还真是一门‘惊世剑术’,时髦值和实用性都极高。

  “请指教。”弥雅温婉一笑,剑鞘立于地上,她抽出邪剑嘉德丽亚兰斜指地面,见司君琪朝自己点点头,右足在地上轻轻一蹬,身影倏尔化作一道黑线跨越二三十米的地域,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弥雅离司君琪已经不足半丈距离。

  下一刻,一剑直刺司君琪胸口位置的心脏,这一剑完美诠释了稳准狠,又不带一丝多余声响,简练到可怕的地步。

  当幽光流转的十字邪剑在离司君琪胸口不到十寸距离时,两柄插在最近地面的制式合金长剑悄然凭空出鞘,一柄长剑闪电般的荡开十字邪剑,让这一剑的既定轨迹微微偏移出致命要害,一柄利剑直取弥雅的首级。

  若就此退却,接下来必会受到雷霆攻势压制,若不顾一切继续进攻,司君琪会不会死不知道,弥雅的头必然会被长剑斩下。

  弥雅完全忽视了动能一样轻松后退半步,差之毫厘让直取首级的利剑斩空,另一柄长剑已然朝弥雅直刺而下,司君琪眼眸转动,又是两柄制式长剑轰然出鞘,像灵活的毒蛇般以刁钻诡异的角度向弥雅凌空袭去,弥雅似乎除了向后退却再无其它选择。

  “这真的算剑术吗!?”王道一张大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上去大概率第二剑就死了,四柄剑代表着四个人一齐朝弥雅进攻,司君琪甚至还有六柄利剑没有出鞘,以他贫瘠的见识和实力,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法子可以破解这个死局。

  “当然算,你在对敌的时候难道不会把内力灌注到剑上吗?只不过司君琪附上的是念力而已,你们武侠流再往上走不一样也能以气御剑。”郝柔淡声回答。

  这是欺负人吧。

  苏菲忍不住腹诽一句。

  “那要如何破解……”王道一反驳不能,喃喃自语道。

  墨红鱼也在思考,换做自己该如何从这可怕的剑阵中活下去,被动防御无异于等死,只能尽快杀死控剑者,但问题又回到原点,该如何突破剑阵接触到控剑者。

  “解法就是比利剑更快的速度,两剑过后司君琪会再出四剑。”一直沉默不语的雪姬望向站在原地不动不退的弥雅,轻声道。

  墨红鱼若有所悟,比利剑更快吗。

  郝柔好奇瞧了一眼这个小姑娘模样的雪女妖怪,没想到被她一语道破,解法确实没错,对于普通体型的人类而言,除非你生出三头六臂,否则你要面对的就是多位剑术高手的围攻,只要期间表现出一丝失误和迟缓,利刃就会毫不留情夺走你的性命。

  所以必须要快,快过利剑的速度。

  那边弥雅面色依旧温和如水,微卷的银白色长发摇曳不已,手持十字邪剑一招上挑,幽暗长剑划过一道漂亮弧线,铛的一声,击飞这柄直刺面门的利剑,即使有着妖魔的超然怪力和强大**,她的持剑手臂也隐隐发麻,由此可见利剑所携的力量有多可怕。

  弥雅毫不在意有些麻痹的手臂,面对朝下阴和侧腰飞射而至的制式长剑柔和一笑。

  脚尖一点,地面没有留下半点脚印痕迹,似乎少女无需借力一般,身影再次化作一道黑线直直越过攻来的三柄利刃,瞬移般来到司君琪面前,一剑斩下。

  司君琪双手负于身后,纵然邪气四溢的嘉德丽亚兰即将斩开她的胸腹,神色依旧不慌不忙,眸子转动时上翘的弯弯睫毛微颤,四柄插在地上的利剑出鞘后打着旋儿飞过来,一声兵刃交击的清脆回音荡开,两柄利剑交叉横在她面前,堪堪挡住下劈的十字邪剑。

  另外两柄飞空长剑无声无息从背面直刺弥雅的脖颈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