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令人悔恨的战争 2(1/2)

加入书签

  鬼狼,一个首次出现于南印大陆热带雨林战场,并在近三年间于雇佣军行内急速升温的名号。-叔哈哈-[说^小^說網]根据收集而来的信息,有理由相信一个外号为鬼狼的狙击手在密林中前后击毙瑞德拉政fu军五名高级指挥官,并以残忍的手法虐杀十名政fu军狙击手和数十名向狙击手实施救援的士兵。

  先击伤敌人,破坏其行动能力,等救援人员前来再一一击杀,在他的枪下最终会留下一个活口,以向其他人口传他残忍而卑鄙的战术及高超的狙击技巧。然而在这三年里,除了掌握鬼狼隶属名为白骷髅的雇佣兵团外,官方组织一直无法掌握更多关于这个能在两千三百米外连续狙杀多个目标的鬼狼更多的信息。

  身高一米九,体重将近一百公斤的穆涅夫如一辆装甲车般朝少年冲撞过去,他知道,即便手中匕首刺不中对方,他也会仗着身体上的压倒‘性’优势把对方撞翻,只要能把对方压在雪地上,自己就有足够的时间扭断对方的脖子,此时此刻被‘逼’的走投无路的穆涅夫,早已做好与鬼狼同归于尽的打算。

  面对对方凶猛的攻势,少年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以处变不惊的态势一直等着穆涅夫的接近,然而就在刀锋刺入他手臂可触碰范围的瞬间,少年以闪电般的速度往旁边一闪,以左手握住穆涅夫的右臂,顺势把其往前带,脚下再轻描淡写的轻轻一扫。

  穆涅夫身体顿失平衡,但到底他也是个格斗好手,一边紧握匕首防备着背后的少年可能展开的袭击,一边尽全力维持自身平衡,只见他脚下连续几下踉跄,总算站稳了脚,便迅速的回过头面对着少年,奇怪的对方并没有趁自己失误而乘胜追击,反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态度等待他休整姿势。

  这对于穆涅夫是不可接受的奇耻大辱!

  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会如此大意,体力又怎会如此大不如前?连续几个疑问快速的闪过穆涅夫的大脑,然后当他看到不远处那些亲兵的尸体后,他马上得到了答案。从部队被袭到现在,他已在战火纷飞的德尔斐城东躲西藏奔跑了将近一个小时,生理和心理上的压力已‘逼’近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体能的严重下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我看错你了。你做不了我的沙包。”少年毫不顾忌穆涅夫和他手中的匕首,伸手扯掉了自己的骷髅面罩和护目镜,把那头短而硬的深棕‘色’头发暴‘露’在寒风之中。穆涅夫一直深信对方是个发育不良的中年人这一想法也终告破灭。

  这是一个年约十八岁的少年,显得格外‘精’干的短发下是一双十分‘迷’人、略带成熟感的浅褐‘色’双瞳,眼神中带着轻蔑、嚣张还有一种藏而不‘露’,更有平常人无法轻易发现的感情——愤怒。在他‘露’出的颈部有一条利器所造成的旧伤疤,而在他的右眼下也有一道浅浅的疤,但这条疤痕是呈不规则弯曲的,把它与脖子上的伤疤明显的区分开来。

  “你就是鬼狼?”穆涅夫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少年表现出来的嚣张和狂妄与战报中对鬼狼的描述如出一辙,他的问题将得到的答案十有**是肯定的。但即便如此,穆涅夫仍抱着那不知只有百分之几的希望,希望面前这个小子不是鬼狼。

  他无法接受袭击他指挥下小队和十余名亲兵,毁掉他本大好前途的会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子。

  少年笑着回过头和另外几个人打了眼‘色’,在呼啸的寒风与‘激’烈的枪声中,依然能听到头套下那些轻蔑的笑声。

  “所以我说,北联盟的兵都是软柿子,指挥官都是绣‘花’枕头,整个装甲小队都被我们端掉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少年失望的冲穆涅夫摇了摇头,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给出了他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不错,我就是白骷髅的鬼狼。小说rong>”

  “你!”穆涅夫一身结实的肌‘肉’似乎因他的愤怒而‘激’烈的膨胀起来,虽被层层御寒衣物和军服所包裹,却依然保持随时爆发的态势。

  尽管身体机能已接近力竭,但穆涅夫仍准备作最后一搏,无论如何都要亲手毁掉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即便他心理已接近崩溃的边缘,无论怎样,结果最多也就是死罢了,穆涅夫暗暗下定决心,即便是死也要有高原民族的样子。

  接下来的一切并没有令围观的雇佣兵们意外,穆涅夫在极短时间内调整好状态,舞动手中漆黑无光的匕首朝鬼狼展开最凶猛的攻势,鬼狼也毫不怠慢,几下‘交’锋后便把对方引入路旁的一间废弃楼房之中。

  在相对狭窄的环境下,穆涅夫身型上的优势被最大限度的降低,然而盛怒的他自然顾不上这个,只是运用起自己曾学到的所有技艺,把匕首舞得如一条黑‘色’的毒蛇般朝鬼狼施展一次次猛烈的进攻。

  鬼狼在破落的房屋中利用自身身材特点,灵活的闪避穆涅夫疯狂的攻击,嘴角依旧带着淡淡的轻蔑笑容,似乎无时无刻都试图刺‘激’穆涅夫接近崩溃的理‘性’,手中的短剑不慌不忙的间或还击,丝毫不急着取胜。

  看上去他更像在有意的逐步折磨穆涅夫的‘精’神

  年纪轻轻已拥有鬼狼称号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穆涅夫并不知道,鬼狼这称号其实是有两层意思的,一是如恶鬼般残忍、冷酷和卑鄙,二是诡秘的意思,他不仅‘精’通狙击技艺和隐藏,更善于摧残敌人的意志。他每次从袭击对方中放过一个活口,不仅是因为他过分骄傲,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有活口把他的残忍传播出去,好让新的敌人未战先惧。

  此时此刻的穆涅夫其实已完全落入鬼狼的圈套,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要做的,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