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婚礼下(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婚礼之前,安暮商有幸目睹了一下什么叫十里红妆,但是一想到十里红妆的主角是自己,他就有些忧郁,衣服妖族那边已经做好送了来,安暮商看了一眼就扔到一旁了,他本来以为跟华岁抗议了,那自己的衣服应该也是新郎装束了吧?

  结果那过来一看他才知道,呵呵,真是太天真了,他就说华岁这次怎么那么好说话,让改就给改了,结果没想到啊,这衣服根本就是在新娘嫁衣的基础上改良了一下,但是却无法无视它依旧是条裙子的事实,好在配套的头饰是玉冠和玉簪,否则他就直接杀到妖族去抗议了。

  衣服估计是给他量身定做的,整体是俗气的红色和金色搭配,上面俗气的绣了一直凤,嗯,刚开始看到的时候安暮商还炸毛来着,在他印象里皇后的衣服身上倒是都绣凤凰的,只不过到了他这里……他又不是女人!后来魔化妖们给他解释了一下他才明白,这上面绣着的是凤,而此时凤还是代表着雄性的,据说华岁身上也是绣了一只凤的,这么一想安暮商忽然就觉得心理平衡了。

  衣服他试穿了一下很合适,就是太复杂了,里里外外加起来估计要有十层,料子倒是很舒服,虽然层数多却也没有感觉到他太重。

  不过这一套衣服没有人帮忙穿他估计是穿不下来的,太复杂了,而且出了头冠之外,华岁还给他准备了一些首饰和配饰,比如说玉扳指啊,玉佩啊,玉坠啊之类之类的,安暮商小心翼翼的翻看了一下然后不由得松了口气,幸好没有看到耳坠,要不然他真的要疯了。

  聘礼华岁是早就送过来了,其中也送过来几个妖族,当然是魔化妖,没有魔族血统的话在魔界恐怕混不下去,而安暮商打算带过去的人也都是魔化妖。这种时候就发现一直以来在两个种族里面都被欺负的魔化妖也挺有用的。

  在婚礼前夕,温海干脆带着重午住到这边来了,结果温海没想到就这么几天安暮商就将整个封地打理的井井有条,还觉得挺神奇的在知道了安暮商设置的一堆官职以及规定之后,兴致勃勃的直接也要在整个魔族实行这个政策,也不在意安暮商说他抄袭。

  温海很淡定的表示:“你不也是在人界学来的么?”

  安暮商没说什么,他只是开始调适心情,说实话明明只是举行一个仪式,以后的生活估计跟之前也没啥大区别,但是他就是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

  当天的时候,他一起床就被华岁派来的魔化妖给拉着各种洗刷刷,一连串折腾下来,安暮商脸都要绿了,他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花瓣澡的待遇,但是亲,你们这样真的好么?无论是人是魔,他身上都不可能脏啊,还有他洗澡真的不需要服侍,那个本来不具备某功能的某地方也不用清理,因为他不用吃饭!

  安暮商这一天觉得自己的耐心一再被挑战,这些魔化妖的思想很奇怪,也不知道华岁从哪里找来的,而且他们对待安暮商的方式真的和对待女孩子一样,甚至还要给他上妆!

  摔!他一个大男人画什么妆啊!人妖嘛?

  后来看他脸色实在不好看,那些魔化妖才战战兢兢的没有给他上一整套妆,只是简单的给他扫了一下眉。不过,其实不用安暮商反应这么大,那几个要给他上妆的魔化妖也发现安暮商那张脸根本不用化妆,真的往他脸上涂脂抹粉,反而会破坏那张脸的完美。

  等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安暮商站在水镜之前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了一下,本来他还嫌弃衣服太俗气了,但是结婚什么的用红色和金色两种颜色也是挺正常的,结果现在看一下,白色的玉冠玉簪和银色的长发分外的搭配,脸上的红色魔纹和衣服也意外的搭配,银发黑眸红衣,仿佛浓墨重彩的画里走出来的人一般,看上去的确是和平时……不太一样。

  安暮商安静的在自己的府邸等着华岁来迎娶他,之前的紧张似乎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期待,是的,他期待着华岁出现时的样子。

  结果华岁的出场真的挺拉风的,他直接踩着鲲鹏来接人了,安暮商本来以为这位可能是用法宝之类的,这个想法挺靠谱的,毕竟妖宫和魔宫相距甚远,结果他没想到啊……人家直接就踩着鲲鹏过来了。

  鲲鹏的巨大读过庄子都知道,当然那个肯定是夸大了,不过安暮商估算了一下,他新建的府邸估计都不够放这家伙的,要知道温海给他新建的这个府邸已经不小了但是当安暮商先看到那只鲲鹏的时候,都没看到站在他身上的华岁,只看到了一个红点。

  鲲鹏没有真的降落在府邸门前,毕竟安暮商的府邸是建立在他封地最为繁华的城区的,这要是让鲲鹏降落下来,那等他们走估计这一片城区都是废墟了。

  安暮商站在房间里面,透过窗子看到鲲鹏降落的地方应该不近,而且降落下去之后,他就看不到了,他要在房间里等着华岁来,那群魔化妖居然不让他出房门!说妖皇会来这里直接接他。

  安暮商知道的时候当时就呆滞了,他都不知道这算是哪国的习俗,后世的时候会直接去新娘房间接是没错,但是古代的婚礼不是这样吧?不过……华岁都踩着鲲鹏来了,他已经对这场婚礼的循规蹈矩程度绝望了,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