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非生非死(1/2)

加入书签

  黎忧对着司俊逸拱手,“事情就拜托皇上了,如果皇上没有其他吩咐,黎忧就先退下了。??????”

  司俊逸满脸慈祥,“你说的事,朕会派人好好查查的,至于冰雪草,如果西秦不给,哪怕朕派兵踏平西秦,也要给你拿到手。”

  黎忧粲然一笑,“那就有劳皇上费心了,黎忧先行告退。”

  踏出书房,黎忧长舒一口气,不愧是皇帝,说出的话都那么霸气十足。

  见黎忧离开院子,司俊逸去雅轩阁看了太子,然后就回了皇宫。

  而黎忧从太子府出来,就直接坐马车回了别院。

  一入别院,日跑上前,“主子,你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怕是见不到我们几个了。”

  黎忧一惊,转头看向日,“到底怎么回事?”

  日向里指了指,“战王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们几个都打不过他。”

  黎忧冲过去,见到战云扬正与风雨二人纠缠在一起,心里大惊:云扬这是怎么了,连迷醉都对他没有效果了吗?不过才一会功夫,他竟然自己醒了。

  黎忧上前,与战云扬打斗在一起,风雨二人趁机脱身。

  战云扬兴致大起,二人破窗而出,在院内打斗着。

  看着眼前与自己纠缠打斗的女子,战云扬邪魅一笑,一个纵跃飞身离开了院子,黎忧紧随其后,风雨等人也紧紧跟在后面。

  几人一路追打着,傍晚时分,几人来到南蛮城外最高的断崖山上。

  风雨几人趴在地上,累的不想动弹,看到远处山崖边站着的两人,晚风袭来,墨在风中飞舞,伴随着落日的余晖,说不出的神秘感。

  战云飞一路跟随日留下的暗号到断崖山上,看到远处的二人,战云飞有刹那的失神,短短几月不见,两人似乎都有很大的改变。

  飞身上前,“二皇兄,云飞来了。”

  战云扬一招攻来,战云飞毫无防备,噗出一口血来。

  黎忧冲过去,拦住要继续进攻的战云扬,“云扬,他是云飞。”

  战云飞从地上爬起,“我二皇兄怎么了?”

  “他中了草的毒,变得嗜血,而且他并不认识我们,所以刚刚才会偷袭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黎忧解释着。

  “草的毒?”战云飞疑惑道:“难道这毒连忧儿都解不了吗?”

  黎忧叹息一口,摇着头,“草的毒,只有冰雪草才能解,我也无能为力。”

  “冰雪草?”战云飞一惊,从怀中摸出个瓶子,“忧儿,前几日,有个叫敖玉恒的把这个交给我,让我见到你立刻把这个给你。”

  黎忧正伸手准备去接,瓶子已被战云扬抢到手。

  战云扬后退一步,邪魅的笑着,“想要吗?想要就过来拿啊!”

  黎忧目光追随着战云扬,见他已退到悬崖边,再往后一点就会跌落下去,轻声安抚着:“云扬,别动,千万别动,后面就是悬崖,你往前一点,太危险了。”

  战云扬高高抛起瓶子,再稳稳抓住,“想要吗?想要就过来拿啊!”

  战云飞激动的叫着:“皇兄,你千万小心,还有,那瓶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