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如此周全(1/2)

加入书签

  禅房外,红丹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小丫鬟,压低声音问,“你们家小姐一直这么”红丹嘴巴一撇,指了指脑袋。

  小丫鬟好想哭,怎么办他们小姐真的真的不是脑子有病的,就是太跳脱,太单纯,太任性而已。真的啊!一定要相信啊!

  不大的禅房里头待了三个人已经有些挤,崔珍珠趴在桌子上还在抽抽噎噎,凌安坐在桌子另一边,自顾自的倒了杯热水慢慢喝,明泽靠在门上,抱着双臂,一脸的警惕。

  “白移哥哥,嗝你坐过来点,离的太远了,嗝”崔珍珠揉了揉兔子眼,被明英一瞪,讪讪收了手,扯着自己手里的帕子,万分委屈。

  “能不能不哭?”

  “我也不想哭的,可是忍不住眼泪自己掉的,跟我没关系嗝”崔明珠抽抽噎噎,小声嘀咕,泪珠子还在稀稀疏疏的往下落。

  “多大了,你还要不要脸了?”明英真的很发毛,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惹了这么一个姑奶奶,虽然早有婚约,可俩人见面是跟事指头都能数过来,可这人怎么就跟牛皮膏药一样粘上自己了?而且一遇见这丫头准没好事!上上上次遇到,他从马背上滚下来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期间崔明珠过来看望他带了补药,呵呵,整整害他拉了三天肚子,险些没死在床上。上上次竟然带着丫鬟跑到醉花楼来堵人,自己一个惊吓从楼上跳了下来,摔了个大马趴,扭了脚!上次,呵呵

  特么整个一瘟神!

  骂不得,打不得,还躲不得嘛,这下好了,躲也躲不过!

  崔明珠还在哭,“自打遇到你,我还丢脸不够嘛?!嘤嘤嘤我不要脸了,我就要你!”

  凌安:好直白有没有?

  “”明英气的倒仰差,“女孩子家家,你的矜持呢,你的教养呢?!”

  “还不是都给你逼的!都怪你!”

  崔明珠,崔阁老的长孙女,崔学士的长女。崔学士三十而立才得了这唯一的孩子,那是实在疼在心坎里,宠到了天上去。即便后头又得了儿子,那地位也比不得这头一个女儿。连带着崔阁老也格外疼爱这个孙女,事事顺着,处处关爱。也正是家人无微不至的宠爱,才养成了她这种不谙世事,任性妄为却又单纯善良的性子。

  这样的女子,配明英这样的公子,凌安觉得那算得上是绝配了。一个不着调,一个找不着调,真是配一脸有没有。

  一盏茶见了底,凌安拍了拍手,“误会弄清楚了,那就散了吧。免得打扰了僧人的清修。”

  “哦”崔明珠也知道今天搞了大乌龙,有些不好意思,拿帕子掖了掖眼角,“不知道您是哪位的家眷,我还没见过呢,这次多有冒犯了,等改日我亲自上门拜访。”

  “不用不用。”凌安连连摆手。

  “也不瞧瞧你能不能进了人家的门,见得到人见不到。”明英哼了一声。

  “你别阴阳怪气的气我,我告诉你,你现在气不到我了。我就赖上你,你能把我怎么着?!”崔明珠瞪了一眼明英,又扯着帕子对凌安道,“嫂嫂你说吧,我爷爷最疼我了,除了皇宫,我还没有不能去的地方呢。”

  凌安笑笑不说话。

  “嫂嫂该不会真的住皇宫吧”崔明珠一脸疑惑,瞧了瞧明英,“我记得皇后娘娘不长这样啊”

  确实,只有正妻才是正儿八经的主子,妾是为奴才。即便是皇家的妾,在皇家的眼里,那也只是个奴才。凌安真的是没有资格称之为明英的嫂子的。

  自己心知肚明是一回事,让别人说出来却是另一回事。凌安全然不放在心上,明英却是不能,“你给我闭嘴吧,赶紧回家去,别在这丢人。”

  崔明珠眨巴眨巴眼,瞧了瞧明英,又看了看凌安,突然间悟了,“你就是宝贵人吧?就是那个在宴会上被指偷人唔唔唔”

  还没说完,被明英一把捂住了嘴。崔明珠通红了一张小脸,明英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说这小妮子脑子有坑,这哪是坑啊,简直就是个洞啊有没有?!

  “你别听这傻丫头胡说八道。”

  “她哪有胡说八道,管得了一时管得了一世嘛。嘴长在人家身上,人家要说什么,你还能管得了不成?”凌安笑笑。

  她这般云淡风轻,明英却觉得更是不忍,“总之没人敢说什么,而且明摆了那是诬陷,拿在明面上说你是受害者,是占了理的。有母后皇兄给你撑腰,你不要怕。”

  “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对呢!嫂嫂有什么好怕的!”崔明珠扯开明英的手,一脸的兴奋,“我先前还怀疑呢,今天见到嫂嫂就知道,你一定是被陷害的!”

  “为什么呀?”

  “你好看呗!”崔明珠激动的拉着凌安的手,眼睛都在发光,“虽然比我难看那么一点点,可你真的很好看了诶!你这么好看,肯定又被那些人嫉妒了呢。他们可会嫉妒了,心眼可多了,你在宫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