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学期结束(1/2)

加入书签

  女蜗可不是个会夸大事件的人,从她的口中说出的事一般都是实情。

  醒来的时候或许阴乆乆还没意识到这件事可能给自己带来怎样无法挽回的后果,可如今听了女蜗的话,她才知道自己的冲动以及鲁莽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冲动和自负往往能要了一个人的命,而这一件事,想来也能让阴乆乆记点教训。

  前来这儿并不是要教训阴乆乆,女蜗从来不是个喜欢教训学生的老师,之所以来这儿,最主要是看看她是否醒了。毕竟直接承受了夏菡那一记天雷,后果不堪设想。

  锁妖塔所发生的事,以及这一些事可能引发怎样的后果,女蜗全都一一说给阴乆乆听,唯独一件事,她并没有明说。

  夏菡,是她非常了解的一个人,毕竟那人也曾是她的学生。要是因为了解,所以阴乆乆还能活着躺在这儿,才叫女蜗觉着奇怪。夏菡出手必无留人活口的可能,阴乆乆只不过区区一年级的新生,依照她的本事绝不可能挡下夏菡的那一记天雷。然而阴乆乆挡下了,虽然她的身体几乎被烧成焦炭,不过也只是表层的肌肤烧灼,体内的脏器完好无损。完好无损的不只是阴乆乆的身体,连着周围的一切完整好似未遭破坏。对于夏菡而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她赶到并且看到这一切时,女蜗已觉得怪异。

  而引发这一切怪异的不合理。

  恐怕跟阴乆乆的本源有关,那个连太虚都无法探知的本源。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女蜗一人的猜思,因为只是猜思,所以她没有说出来,只是让这三人觉得阴乆乆得以存活不过是因为运气好。

  逃过一劫罢了。

  身上结结实实的捆着绷带,不过听阴乆乆的口气可看不出她是个受过重伤的人,看她现在这模样,想来已经无碍了。来这儿为的就是看看阴乆乆的情况,既然人已经无碍,女蜗也就不再久呆,只是叮嘱阴乆乆多加休息,女蜗这才离了病房。

  阴乆乆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这一事心里清楚,不过经由女蜗那么一说,他们才知道那一遭有多惊险,听得冷汗都快下来了,也是等着女蜗离开后菖蒲才说道。

  “天,要不是你运气好,恐怕现在就得去阎王殿里挖你的魂了。”

  “什么叫去阎王殿挖我的魂,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渗人。”

  “渗人,你还怕渗人啊。”

  “我是真没想到危险到这种地步,对了,夏菡最后怎么样了?”差点将这一件事的罪魁祸首给忘了,刚才担心被女蜗责备,所以阴乆乆没胆子开口问,现在女蜗离开了,她当然得问个明白。躺在床上还是不能东塘,不过阴乆乆的眼睛已经直勾勾的盯着菖蒲瞧个没完。

  “他吗?那个家伙真心超可怕,女蜗大人可是上古神明,算是神仙中超离开的存在,没想到还是差点让夏菡给跑了。”

  “差点,那就是没跑咯。”

  “当然,你也不想想女蜗大人是谁,哪能真的让那个家伙跑了,最后当然是制服了。不过能跟女蜗大人过那么多招,那个夏菡也真有够可怕的。你知道吗,在知道当初那个想杀我的人是夏菡而不是螭琰,我都傻了,我做梦都想不到夏菡居然是个男的。“

  “连学院都没有发现他用异形术变化了性别偷偷潜入学院,更何况是咱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学生。“要不是最后一切揭开,恐怕他们都不会怀疑到同宿舍的夏菡。也是听着菖蒲的话,句椿居然吹着口哨说道:”异形术,我对这个术法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对了,你们跟夏菡在一个屋檐下呆了整整一个学期。你们平时在宿舍都是怎样的,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菖蒲已经拿起桌上的水杯朝着句椿砸去,而后怒道:“你给我闭嘴。“

  她们可是很努力的跳过这一件事,句椿居然哪壶不提开哪壶,实在可气。

  也是因了句椿的那一声口哨,病房内的气氛瞬间变了,大概是受不了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注视下做了那么多尴尬丢脸的事,菖蒲干脆将满心的不爽全部发泄到句椿身上。瞬间病房中闹腾了,菖蒲的怒骂以及句椿的惨叫散了全部的沉阴。

  这两个一旦闹起来也是没个准的,当即医护室的老师受不了了,直接拉开病房冲着两人怒喊道:“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病房之内最重要的就是安静,菖蒲跟句椿的吵闹自然超出老师的忍受范围,当即也不听他两的解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