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旧址二十六(1/2)

加入书签

  “你受伤了?”王妧不顾举止失礼,盯着容溪脸上的胎记。

  容溪愣愣地伸出手,抹了一下脸颊。

  沾染在指尖的鲜艳颜色刺痛了她的眼睛,也勾起了一段几乎已经被她遗忘的记忆。

  “是巫圣和历代先祖选中了你,你要把它当成荣耀。”

  “但是我的脸好疼”

  “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你活下来了。”

  “父亲”

  “熬过去,你就会成为真正的圣女”

  容溪突然大叫起来。

  “不!”

  她看见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女人向她走来。

  青黑的鬼脸额头上长着一个血红的尖角,獠牙交错,狰狞可怖。

  这副面具,任何人只要见过一次,便忘不了。

  容溪更忘不了。

  梓县的部族遗址里残存着一副三百年前的壁画。

  画上除了十余把竖立的长矛和一把横放的匕首,还有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女人。女人正手舞足蹈,驱逐着一团黑色瘴疠。

  族中耆老口口相传,都说那就是容氏一族最伟大的先祖留下来的唯一图像。

  毕竟在那个时候,能够驱除瘴疠的只有被百姓奉若神明的容氏巫圣。

  容溪紧张得几乎忘记呼吸。

  她再一次见到巫圣显迹了吗?

  “容溪”

  她听见一声呼唤。

  她看见女人摘下了面具。

  她看清了王妧的脸。

  “怎么会?”容溪喃喃说完,心力交瘁,不支地昏迷过去。

  王妧扶住她,想起当初容溪一心想解决厌鬼之祸时意气风发的模样,不由叹息一声。

  不过,王妧没有过于伤感。她让武仲背上容溪,一同离开浊泽。

  “她是鲎蝎部的圣女,留着她,也是给老三多留一分活路。”王妧对着庞翔几人说道。

  几人听了这话,都沉默了。

  王妧又说:“既然带着容溪,我们也不必绕路了,直接往屏岭走吧。”

  庞翔十分惊讶。

  “可是,看他们的态度,根本就没有把鲎蝎部圣女放在眼里。”

  “暗楼的人可以不把鲎蝎部圣女放在眼里,鲎蝎部的人可不行。你就走着瞧吧。”武仲回了他一句。

  王妧虽有其他理由,此时却不便多说什么。

  有个人和她一样,一直关注着容氏和西二营的动静。

  丹荔园。

  魏知春拄着铜拐,站在东花厅前宽阔的庭院中。

  她的身后还跟着赤猊校尉连琼。

  春寒已消,院中那棵百年银杏树上长出了扇子一样的小片绿叶。

  在日光的照耀下,它一天比一天茂盛起来。

  魏知春驻足看了好一会儿,才接着方才的话头,说:“到底还是动手了。”

  连琼没有说话。其实,他们早已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公子呢?”魏知春问。

  “公子去了屏岭,葛束也跟着去了。鲎蝎部应该会栽个大跟头。”

  “哼,就怕他赢了一手便得意忘形。”

  话虽如此,魏知春心里并不十分担心。

  连琼一听就明白魏知春所指何事。

  于是,他请示道:“要不要提醒公子一声?”

  魏知春摆手示意。

  “不必。我已经把六州舆图交到他手上一段时日了,他要是连这点都没看出来,也不配拥有赤猊令。”

  连琼答应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