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旧址二十三(1/2)

加入书签

  容溪从昏迷中转醒。

  她躺在一张狐皮毯上,一睁眼,便看到无数高耸的黑色枯木深深嵌入灰白浓厚的云雾中。

  天地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木笼,将她困在其中。

  这就是浊泽。

  这就是每个容州人夜里会做的噩梦。

  容溪打了一个冷颤,随后感觉到唇舌发干。

  她咽了咽口水,嘴里尝到一股丹丸的味道。

  微苦,清凉,回味甘甜。

  是圣丹?

  “圣女醒了。”

  容溪循声望去。

  一名黑衣死士双手托着一个水壶站在地上。

  他神情平静,好像一句话也没说过。

  容溪心生怒意,勉强坐起身,出声质问:“为什么要给我服用圣丹?”

  死士似乎早就料到她的反应,应对从容。

  “因为圣女中毒了。”

  容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吃力地站起来,一抬手,打落了死士捧着的水壶。

  巫圣血脉,百毒不侵。

  说她中毒了,岂不等同于说她不是巫圣血脉?

  “圣女息怒,请圣女责罚。”死士习以为常,递来一根鞭子。

  容溪心神一震。

  死士擅自行动后向她请罪,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多少次了?

  比起辩解求饶,他们似乎更善于承受主人发泄的怒火。

  她在他们眼里到底是什么?

  一个只会咆哮发怒、却没有脑子的蠢货吗?

  容溪突然感到泄气,也失去了追究下去的勇气。

  “拿走。”

  对于她的命令,死士们无不应从。

  然而,脚底传来的灼热痛楚让她无暇思考萧芜的用心。

  她正在被慢慢说服:死士没有说谎,她确实中毒了。

  先是在西二营的黑屋,后来在屏岭哨所,虫豸蛇蝎毫不避忌地凑近她、试探她。

  彼时她对种种异常之事放任不管,此时祸患临头,她后悔莫及。

  四周投来的疑惑的目光像小针一样扎人。

  与之相比,脚下的痛楚仿佛也算不得什么了。

  有随从走上前来,将几件未决之事一一请示。

  圣女的身体是否无恙?是否派人将圣女中毒之事禀告给首领?是否暂缓探索障鬼台的计划?

  容溪被问住了。这三件事,她一件也解决不了。

  沉默是一种不好的预兆。

  时间越长,容溪心里越是着急。

  气血不受控制地涌上她的脑门。

  一阵晕眩袭击了她。

  等她再次睁开双眼时,面前的随从竟变成了她父亲容全的模样。

  “刘筠要与鲎蝎部为敌,你竟然相信她的话?”

  “你不肯出力,不但会害死我、害死容滨,还会害死无数容州百姓。”

  “你不配做鲎蝎部的圣女,你不配做我的女儿。”

  容溪说不出反驳的话,只是捂起耳朵,后退两步,低下头不敢去看随从的脸。

  众人看出些许古怪来。

  林风吹过,树洞传出回响,时远时近,似哭非哭。

  随从们听得周身寒毛竖起。

  在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容溪已经走出了数步之远。

  “都站住,别跟着我……”容溪喝住跟随在她身后的死士。

  这一次,八名死士终于表现出几分犹豫。

  萧芜的保证在这个时候不再管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