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再相逢(1/2)

加入书签

  欧雅兰低低的笑着,猛地将视线盯向最近处的摄像头,青紫的面庞嘴角诡异的上扬,刻意压低的嗓音缓缓流出异常悚人“呵呵,果真你在这儿。”

  “让你失望了,我还好好的活着。”沈兰彻听着欧雅兰狰狞的笑意,却是风轻云淡。

  “是挺失望的……早知如此,我当日就不该听了司阡珏的话,对你手软,放你一命!”欧雅兰,“我想你如今不亲自过来,想来那日你哪怕逃了出去也是送掉了半条命!”

  “司阡珏那家伙怎么就把你给放走了呢?……真是可恶至极!”欧雅兰始终自言自语着,扭曲的面孔愈发的狰狞丑陋,苍白的唇恨不得大张,咬牙切齿,“敢背叛我……那就去死吧!”

  ……

  这头的两人听着话,始终面无表情,只是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动荡,听那疯女人的意思,司阡珏他……?池铭玺终究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欧雅兰见沈兰彻从头至尾说话都是波澜不惊的,怎么都觉得不舒服,难不成他们都好好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不禁咬牙切切,欧雅兰想了想,却是说道“跟你夫人问声好,当日让她逃脱了,真是我的不是。”

  这边的沈兰彻听着欧雅兰的话,淡然的姿态渐渐崩裂,竟是有些恍然她话中之意,难不成她认识小谨?否则她如何能够说出这些话来?

  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沈兰彻微微侧头,本想跟池铭玺说些什么,却清楚的瞧见池铭玺神色不定,目光闪烁,心头说不上来的一阵揪起,他顿时觉得事情不大对,似乎池铭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瞒着他。

  沈兰彻没有发觉自己的手用力攥紧,深邃双眸定定的盯着屏幕内的人,缓缓张口问道“你什么意思?”

  欧雅兰听着那平淡不夹一丝半毫慌神的话语缓缓传入耳,却是不由得笑了起来,听沈兰彻这意思,似乎他不知道他消失的那段时间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吗?想着,欧雅兰笑的愈发的诡异,她一眨不眨的对着摄像头,就好像面对着沈兰彻,仰天大笑了一会儿,才收敛夸张的笑声,“我想,池铭玺应该在你身边吧!”

  沈兰彻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的朝池铭玺看了一下,并没有说话,转而便收回了视线,继续望着屏幕内的女人,只见那女人脸上的笑意愈发阴诡,周围看着的人看在眼里忍不住都浑身打颤。

  一旁的池铭玺听着当即变了脸,不知欧雅兰那个女人都会说出些什么来,心急如焚的他伸手便想要将视频给切断,却终究没有敢在沈兰彻面前做些什么,只能干着急的看着,等着。

  欧雅兰似乎能够看到沈兰彻的反应一样,见他没有发声倒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扬起嘴角,讥讽道“难不成他都没有跟你坦白一些事情?”

  “没有跟你说你夫人因为担心你而前来寻你,以至于为了找你而丧生在t国爆炸案中。”

  “真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个人,竟然一瞬之间的就这么没了,尸骨无存的,连块骨头都找不到……”

  “你说什么?小谨?”沈兰彻听着话,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倏的头疼欲裂,丝毫不敢相信自己都听到了些什么,唇瓣紧抿成一条细线,猛地转过身子,看向一旁的池铭玺,只见池铭玺一脸苍白,见他盯向他立马转移了视线,颤颤着唇想要解释什么,却是什么都没有能够说出口。见他如此这般,便是个普通人都能够猜出个三四五六来,更何况是沈兰彻,他只觉得浑身颤栗,一身怒气却是无出发,双眸已然迸发出火般凌厉的目光,恨不得吞噬一切,怒不可遏“池铭玺,你都隐瞒了我些什么!”

  欧雅兰在这边听着,“哈哈哈……rancho,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你瞧,就连你信任的人都是这么煞费苦心的隐瞒着你……我真为你觉得可悲!”

  沈兰彻顿是觉得自己身处地狱,刀在割他的肉,火在灼烤他的皮肤……疼痛难忍。

  池铭玺见沈兰彻身子突然开始颤栗起来,好象是一阵阵寒战,生怕他有些什么事情赶紧上前,蠕动着唇瓣,低声而道“兰彻,你别激动,别听那女人胡说八道,事情不是这样的,小谨他没有死……”

  说着说着,池铭玺猛地打住了,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兰彻盯着他的目光是那么的阴鸷,是他从未见过的,咬咬牙,池铭玺上前一步,将笔记本拿起,快速的吩咐了一句“让她闭嘴。”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阴冷慎人,说完,他就切断了电源。

  “池铭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联系小谨。”沈兰彻见池铭玺眼中因女人的话而闪过恼怒,顿觉更加气急败坏,他就觉得这些天他不对劲,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敢隐瞒他这么天大的事情。

  他怎么能够?怎么可以?

  “兰彻……”池铭玺是真的着急了,心里对欧雅兰的恨愈发的浓烈起来,恨不得立即将她千刀万剐,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再怎么也绝不会让兰彻见她。

  不知死活的女人,看他待会儿怎么收拾她。

  沈兰彻见他像个木头人般动也不动,愈发的恼火,语气也不善起来“怎么不打?那把手机给我,我自己打。”

  “你……”见池铭玺始终没有任何的动作,沈兰彻气得双颊渐渐颤抖起,太阳穴上的青筋不由得暴起,满腔怒火即将破腔而出,“池铭玺,我命令你……”

  “小谨她……她失踪了……”池铭玺无比愧疚的望着沈兰彻,缓缓张口,语气低沉。

  沈兰彻一听,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好不容易调养的有些血色的面庞刷的失去了颜色,如纸般苍白,唇瓣蠕动着却是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他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双眸瞬的赤红得要冒火,伸手死死的抓住池铭玺的手臂,狠狠发力,抬头望着池铭玺,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喉咙好似被一双无形的魔爪给死死的掐住了,叫他窒息的厉害,只得不停的喘气。

  小谨失踪了……

  失踪了……

  沈兰彻只觉心如刀割,他得去找她……掀了被子欲要下地,可是毫无知觉的腿却叫他无能为力,只能狠狠的握拳垂打,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余光看到之前池铭玺倒着的水,微微挪身,伸手便握住杯子,手上发力,恨不得将被子握碎,气急败坏的他猛地便将杯子朝池铭玺扔去。

  池铭玺眼见沈兰彻怒火万分的握杯朝自己扔过来,他虽然可以快速的躲避开来,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任由玻璃杯砸到自己的身上。

  沈兰彻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池铭玺能够明显的感觉玻璃杯砸在身上的力道很重,被砸的地方猛地一阵疼痛,而满杯的水顺势泼出,也浸湿了他的衣服,白色的西装上很明显的印出来一大块深色痕迹,衣角下湿答答的滴着水,落入地面,渗进地毯不见踪迹。

  池铭玺被抓的手臂发疼的厉害,却一声不吭的任由他发泄,低头看着面前的人,只见他双眼通红的厉害,眼神里充满着从未有过的担忧与恐惧,耳畔传来他那沙哑而颤抖的嗓音,声音明明很低、很浅,却是无比的冲击耳膜,“小谨,小谨她……她究竟怎么了?我出事的这些天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池铭玺知道自己隐瞒不下去了,于对着沈兰彻将事情的原委依次道来“梓谨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你失踪的消息,因为担心你,瞒着我们将两个孩子交给木琛熙夫妇照顾,独自一人上了飞机想要来找你……我们查到她的落脚点是在t国,就在前些日子爆炸的那个酒店内……”

  “所以……所以……”所以小谨她出事了。

  沈兰彻听着话,脸色愈发的苍白,双唇颤抖的难以自制,支支吾吾,终是没有说的下去,只是充斥得赤红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池铭玺,眼中那么的哀伤,却又始终不肯放弃的有着最后一丝的期盼。

  池铭玺哽咽着,“是。”

  “……”沈兰彻心如刀绞,气郁难解,昏了过去。

  池铭玺大惊,赶紧叫人……

  ·

  一个月后,池铭玺陪同沈兰彻回国,落脚升州。

  沈兰彻自踏进他和谢梓谨两人初相遇所住的房子后,就一直没有出来。看着失魂落魄的沈兰彻,池铭玺的心里也不好受,望着他埋首在他和谢梓谨的床上,身形抽搐,池铭玺也忍不住的泛泪。

  想着或许见到孩子,沈兰彻或许会振作一些,池铭玺隔天便飞往圳州,将沈攸宁和沈晏晏带回了升州,带到沈兰彻的面前。

  两个孩子虽然长久的没有见到沈兰彻,但是总是会时不时的看他和谢梓谨的照片,更重要的是血浓于水,所以这下见到沈兰彻,便伸着手想要他抱抱……

  沈兰彻转过头,看着两个孩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目光很是空洞,没有一点点的神采,看着看着,他的双手不由得握紧身下的被子,面色无比苍白的他终是忍不住对着两个无辜的孩子叫了一声,“滚。”

  两个孩子突然的被惊吓,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一旁的池铭玺见状,心里甚不是滋味,赶紧上前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轻轻的替他们擦泪,加以安慰哄弄。

  沈兰彻见了,却是转过头,声音有些沙哑的缓慢说道“别再带他们过来。”

  池铭玺身子僵了一下,薄唇动了动,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双眸望着那背对的身影,神色难安,过了一会儿,他默默的将两个孩子抱起,转身出了卧房,将那一小方天地留给他一个人。

  ……

  时光飞转如白驹过隙。

  一年的时间,太慢,不过是人生的几十分之一。

  一年的时间,太快,原本还只能缓缓悠悠的小孩子,已然能够快跑。

  孩子对父母的记忆总是深刻的。

  沈晏晏时不时的会闹腾,想要见爸爸妈妈,池铭玺每当这个时候都会觉得又心疼又难受,只能善意的欺骗她,告诉她妈妈爸爸马上会出现……

  沈攸宁一开始还会向池铭玺要爸爸妈妈,时间一长,他却似乎是清楚了,明白了,他也许再也见不到妈妈了,至于爸爸,他跟他们离得很近很近,不过几步路的距离,但是他似乎并不想看到他们。

  他和妹妹可以见到池叔叔,徐阿姨,木叔叔,木妹妹,可以见到任何人,唯独见不到爸爸和妈妈。

  ……

  一年的时间,对于沈兰彻,似乎从未来过,自那日起,他就已画地为牢,将自己圈在了封闭的城堡。

  他出不去,别人进不去。

  他在等,在等一味药,一味叫“谢梓谨”的要将他从这冰冷无情的城内救赎。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