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楚阳苏醒(1/2)

加入书签

  “我乃楚家主事之人,是除了楚阳之外唯一的男子!尔等身为楚家兵将,谁敢动我?”楚黎色厉内荏,却妄图用身份压制下去。

  “唯一男子?”石娇娥抬头嗤笑一声,面露轻蔑之色,“果真鼠狗之辈,如此恬不知耻!楚大将军之子竟视若无物!”

  毒杀了前楚大将军,毒害了如今的北晋王楚阳,将前楚大将军留下的儿子无视,真以为自己是楚家唯一的传人了吗?

  等等!

  楚大将军的儿子,当年为何会痴傻?

  楚家为何人丁稀少?

  这其中,是否也有楚黎的手脚?!

  有些事情,不想可能还不觉得,一旦仔细去想了,却发现处处都是不合理的巧合。然,世间哪来那么多巧合?

  不过是有人处心积虑罢了。

  石娇娥紧绷着脊背,凝视着一脸柔弱书生相的楚黎,心中却一阵阵地发寒——有个谋害你的亲人在身边,血脉羁绊躲避不开,日常起居都在一起,简直防不胜防!

  楚家,就毁在这个庶子手上!

  “给我去搜!!”季布阴沉着脸,脸颊的肌肉横向突兀,他看向楚黎的目光阴森可怖,仿佛恨不得择人而噬。

  “季布!你想造反?!”楚黎还妄图挣扎。

  季布一把拧住他的脖子,狠声道:“晋王若有个三长两短,本将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搜查的,是整个楚家祖宅。

  其实季布早就想搜了,只是楚黎毕竟姓楚,他一时找不到理由。

  一盏茶的功夫,士兵找出了许多可疑之物。季布叫了随军的医官,一样一样的辨认,竟真找到了楚阳所中之毒。

  毒物源自一本古籍上的记载,用了几味相克的药物调和在一起,变成灰色的粉末。而此时,古籍和药粉分别在两处院子搜了出来。

  祖宅,是楚黎在主事。

  下毒之人,毋庸置疑。

  “楚!黎!你找死!”季布捏住楚黎的脖子,将他几乎整个人举了起来,只剩下脚尖努力够着地面,不断的挣扎。

  “来人,把毒给楚黎喂下去!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忍住不拿出解药!”季将军右手一甩,把楚黎扔在地上。

  “季将军,且慢!”石娇娥沉声提醒,“晋王如今昏迷不醒,若楚黎也中毒昏迷……”

  解药从何而来?

  季布阴沉的抬起头,死死地盯着楚黎。空气仿佛凝滞了,半晌他才冷漠地抬手,“将楚黎关起来。”

  “季将军,既我已洗脱了罪名,劳烦您带我去看一看晋王,我略通岐黄,许能……”石娇娥迟疑再三,还是提出了这个不情之请。

  “娘娘……”季布转过头来,目光如炬地审视着石娇娥,半晌之后,面色疏离地道:“娘娘逾矩了。早些歇息。”

  说完,他也不看石娇娥的反应,派了人把守住石娇娥的院子,然后转身带兵离开。

  算不上不敬,却态度冷漠。

  冷漠的就像混着冰碴儿的凛冽寒风,尚未触及都觉得冰冷刺骨。

  冷到骨头缝儿都疼,让人心中发寒。

  “娘娘,您没事吧?”婉夕颤声问道,她手心和后背还冒着冷汗,面露担忧之色,抖着手按住自己的衣襟。

  皇上临行塞给皇后的毒药,就挂在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