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0(1/2)

加入书签

  不要跟她说有我这样的爷爷,让小孩子知道家里有人坐牢总是件不光彩的事,等她懂事了你再说,然后带来给我看看,等她十八岁……唉……也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活那么久……要不就十五岁吧。”

  石久本来想让他高兴高兴,可一看他这么高兴,自己也有点心虚。

  但转念一想,反正他也只剩余生,留点好念想总比知道断子绝孙了强。怪不得电视里老说,你跟谁家有仇就把姑娘嫁过去,从老到小都给他们整服帖了。

  还是老丈人牛逼啊,人都去那么多年了,生个儿子直接把仇家连后代一起办挺了。

  探监回来后,在自家楼下石久碰见周文了。

  这哥们当初吵吵嚷嚷要跟着自己上青海,可到了也没去,他爸妈靠着关系给他在本地重新找了个工作,待遇也不错,现在孩子都生出来了。那小子比严胖子大一岁,一天跟个跳马猴子似的,上蹿下跳,没个老实劲儿。这不趁着石久跟他爸妈说话的空当,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划拉石久手里的车钥匙。

  俩人在那边胡咧咧半天,谁也没注意,正说得来劲,就听旁边“嗷唠”一声:“石久!有人偷你东西!”

  紧接着一个移动的肉球子就冲上来了,一头就把周文家的小子拱出半米远。

  俩小崽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团来,一时间耳包手套全飞起来了,把旁边的石久跟周文看得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反应过来上去拉架。

  周文一把捞起儿子:“久哥,你这丫头够生猛的啊,这么点就敢跟我儿子练?随谁啊这?”

  石久把严胖子夹胳膊底下:“不知道啊,看见没?以后别惹我啊,小心我姑娘削你。”

  旁边呼哧带喘赶上来的老太太怒斥石久一句:“你这夹白菜呢?也不怕把孩子摔了?”

  说完就把孩子抢下来,给那棉猴擦眼泪:“你说你一个女的,咋还跟你哥哥练上了呢?有点素质没有啊?关键你又打不过他你往上上啥呀……等你长大了再跟他动手啊,到时候也可以赖他非礼你不是……”

  “嗷嗷嗷……”

  “行了,别哭了,丑死了,你爸都生病呢,你这么嚎他就好不了了……”

  小崽子一听赶忙闭紧了嘴,眼泪还是一对儿一对儿地掉。

  石久正猫腰捡地上的小熊手套,听这话也愣了:“啊?打针?严希咋了?”

  周文把儿子交给孩儿他妈:“久哥,注意点,大白天姿势别这么性感。”

  一只手套直接飞周文脸上:“滚你妈的。”

  石久妈皱了一下眉,低头收拾小崽子:“他发烧了,这不我去给他请诊所大夫上门么,哎,本来留了大夫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

  明天回青海今天就发烧,严希也觉得自己怪倒霉的。

  不过这点小病也无所谓,只是严希一点也不想让石久知道,这哥们就爱在自己身上小题大做,小病小灾都看的很重,这不在这儿待最后一天了么,各种原因导致石久都拖着没去看石淼,要是知道自己发烧,这哥们铁定扛着自己跑医院,就不一定去了。

  所以严希想想就觉得还是算了,直接跟他说不想去,叫他自己去。

  本来想着吃点药算了,结果翻药的时候给石久妈看见了,死活让严希打吊瓶,说这样好得快,还说她认识小区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