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谓地笑起来,邪邪地勾起唇角,眼底却有抹自嘲与忧伤。

  猛的,谷云帆又是迅速地逼近步,用牢固而有力地双臂把胡狸固定在双臂里,埋下头,声音里夹着着气怒,“也许这样,你能更快地记起我,记起我不是你的陌生人。”

  然后,他的唇瓣精准地捕获到了她微微红肿的唇,用着蛮力亲吻啃咬。

  “呜”胡狸下子无法呼吸,难受地皱紧了眉头,扭动着身体挣扎。

  他在她唇上吮|吸了会,才微松开她,双俊眸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张憋红的小脸,霸道而宠溺地问,“怎么样?还说我是陌生人么?”

  胡狸突然发狂地用自己的小拳头捶打起他结实的胸膛,微微咬唇,不依不饶地扯喊,“就说,就说。谷云帆,你还来干什么?你陪你的宝贝悠悠过完生日,才想起我么?我究竟是你的什么?”

  他把将她搂住,把她乱动|乱舞的双手夹在自己火热的胸膛口,强势而温柔地说,“你是我的小狐狸,你是我的未婚妻,也将是我谷云帆未来的老婆。”

  胡狸轻轻抽噎起来,带着哭腔,“你胡说,胡说。你对我不好,简直糟糕透了,你言行不,嘴上这样说,却根本不是那样做的。”

  “不,不。我有我的苦衷,不得已的苦衷。”谷云帆紧紧揪起眉梢,向狂妄的眸子里含着丝说不出的伤痛,“我不是故意对你不好,也不是故意伤你。”

  胡狸鼻涕眼泪齐滚下来,湿透了他的白衬衫,她喉咙哽痛着说,“你在骗人,你骗了我两个月,甚至更久,你把那个女人瞒得好好的,我竟然不知道你跟她在英国有三年的时光。”

  “我瞒着你是为了不让你乱想,并且,是她非要到英国来的,跟我进了同所大学。”谷云帆顿了顿,又继续诚恳地说,声音微微粗噶,“我跟她打小认识,我只是把她当妹妹,可是她似乎不那么想,直死缠着我。你不知道,两个月前,我父亲公司的业务出现问题。我父亲想要让我帮他把,才不得已跟她亲近,留宿她两个月,消她能让她父亲的银行放下贷款。而那天的生日,也是她安排的,她逼我,陪她过完生日,就答应帮我。阿狸,我是真的没办法,我不得不表现出站在她那边,你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痛苦。”

  谷云帆抬起头来,盯着她清澈如泉的眸子,“现在你明白了吗?所以,请你原谅我的无意,原谅我的过错。我的心里只有你。”

  胡狸却是幽幽笑,带着浓重的嘲讽,泪水肆意地浸湿眼眶,“哼原来感情在你们这种人眼里可以成为场交易。要是,哪天,你父亲逼不得已让你娶她,你也会的吧?既然如此,你何必再来纠缠我?你不能实现你的承诺,又何必再来找我?你走,你走”

  “我不会,这辈子我只会娶你。”他有力的说,捏紧了她的下巴,双柔深的眸固定了她的视线。

  胡狸再次试着挣脱他,她觉得他的所言都是无妄之谈。

  终于,她重重地推开他,闭了下眼睛,那两排睫毛密密的垂着,微微的颤动着,有水珠逐渐的浸湿了那睫毛。

  她又睁开了眼睛,双黑眸如宝石般,睁得大大地,凄楚地心酸地凝视着他,“不。不要欺骗你自己,也不要欺骗我。你生来是个花花公子,花心而不安分,而我要的只是份安宁,和个稳定的家,你无法给我。即便走了个龙悠悠,还会有千千万万的龙悠悠。也许你不能相信和承认,但我在推门那霎,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你眼里明朗而惬意的笑,你跟她在起跳舞,拥抱,喝酒,乃至做更多的事,你依然很快乐,不是么?”

  “你究竟在胡说些什么?根本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你究竟要如何才能明白我的真心?或者,根本是你先抛弃了我,是你先不想再要我了。否则,为什么你离开我,就来投奔秦迦释?你们之间真的除了亲情之外,没有其他的了吗?为什么我不能有个妹妹,而你却可以多个小叔呢?”他慌张地激动地,完全不经大脑地脱口而出。

  站在原地的胡狸的脸颊越发惨白,她的眼珠子黑亮而深黝,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的嘴唇轻轻地蠕动着,像两瓣在寒风中轻颤的花瓣,终是,她狠狠咬唇,泪水流了面,她的声音尖锐而苍凉,“谷云帆,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每次明明是你有错在先,却反而来污蔑我?次次地不相信我,诋毁我?如果我在你的心里真的那么肮脏不堪,那如今你站在这里又是为什么?你不止在侮辱我,更是在侮辱你自己。”

  她的头开始剧烈的绞痛,她口气吐骂完之后,不得已,撑着身后的墙壁,慢慢地垂下头去,慢慢地弯下身子,然后,她就像团突然瘫软下去的棉花,滚倒在地板上了。

  她尽量屈起膝来,因为她开始觉得自己胃部在抽搐,整个人都痉|挛成了团。

  要知道,从离开伦敦上飞机的那刻开始,她就吃了刚刚那么点点的东西,又加上昨夜宿醉,如今的愤慨,她的胃开始剧烈抽疼起来,她开始作呕,将刚刚吃下的东西,统统都吐了出来。

  谷云帆急得赶忙冲过去,迅速地抱住她柔软的身子,眼眶逐渐发红发酸,忏悔地说,“天啊,我刚刚都说了什么?胡狸,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天杀的混蛋,那些话”

  “你走,你走我再也不想见你。”胡狸打断了他,强撑着,紧紧蹙着眉,死死咬着唇,在唇瓣上留下深深的牙齿印,冷汗弄湿了她的头发,黏贴在了她的苍白的面颊上,显得她是那样的倔犟而又柔弱。

  他们这个地步,已经无法再沟通和交流了,为什么事情会到这个地步?她真的不懂,他也是真的不懂。

  谷云帆看着她这种绝情而又冷漠的样子,心脏也随着她起抽搐着直痛,即便他跟龙悠悠在起真的开心,那也只是逢场作戏,她是无法取代胡狸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胡狸为什么就不知道她自己在他心里是独无二的?

  “啊”的声痛吼,猛然的,谷云帆抽身站起,声音已经嘶哑不堪,“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你为什么就是非得要跟我分开?”

  任何他粗莽地转身,然而,他没有向门口走去,而是向厨房里奔去。

  她大惊失色,他要去厨房做什么?那给她种强大的不好的预感。

  她忍着胃部的痉|挛,咬着牙,强站起来,直冲进厨房,正好看到他去取菜刀,她扑了过去,死命攥住他的衣角,痛哑了嗓子眼,“不要”

  他挣扎着,要挣脱她,她心里急,就在地上“咚”的声跪下来了。

  那啥明日会加更,让花花来得更多些吧,给云云更多的动力吧。话说,马上就要到简介那段了,美人们,别走开,敬请等待。爱你们。

  096打胎二更3000+

  “啊”易水瑶看着胡狸被掌掴,心疼地叫了出来,微微颤抖着伸出手,想摸摸她被尖利指甲刮伤的脸,“狸狸,疼不疼啊?”胡狸飞快地收敛了张牙舞爪,倔犟地微微咬着唇,眼圈渐渐变红,泫然欲泣地望向谷云帆,在诉说着这巴掌有多疼,她有多无辜,她只是小小的淘气而已,竟然挨了这么重的巴掌。谷云帆看着这样的胡狸,顿时有些纠结,又看向脸狰狞的苏小沫,粗蛮地不满地斥道,“你就像个泼妇,让人真的难以容忍。”说罢,谷云帆转头就走。苏小沫哪里还顾得及胡狸,边哭丧着,边叫着谷云帆的名字追上去。胡狸鬼黠笑,心里默数着,“啪啦”声,却是苏小沫猜到颗圆滚滚的小石子,个狗吃屎,重重摔倒在地上嗉。//谷云帆也回过身,见苏小沫摔倒在地上,慌,立即过去将她搀起来,只见她脸上被水泥地蹭破了半边脸,鲜血直滴下来,有些惨不忍睹。胡狸笑容见深,有些侧吓人。易水瑶望了望地上呼痛哭喊的苏小沫,又看了看胡狸,不觉有些发寒,这就是传说中胡狸特有的灵异本事,谁招惹了她,都没好下场。现在又多了个苏小沫这惨例,也不知道她那张如花似月的脸会不会毁容?谷云帆抱起呼痛哭喊的苏小沫,又深望了胡狸眼,只见她脸上有着诡异的笑,让人心底生寒。莫非那些关于胡狸有异能的流言蜚语,是真的?待谷云帆抱着苏小沫离开,胡狸收了笑容,垂下眼眸,用浓密纤长的眼睑掩住眼里的什么,像是在祭奠她逝去的短暂的还未开始的恋情。“狸狸,干的好!”易水瑶挽住她的手臂,亲昵地说暗。“切是她自己摔的跤,干我毛事?”胡狸轻哼了声,瘪瘪嘴,往前走。盏昏黄橘褐的路灯,打在底下团蜷缩着人儿身上。“怎么办?怎么办?”胡狸正扯着朵玫红色的月季花瓣,这不知道是她摧残的第几朵小花了。初夏的晚风凉而湿,吹在只着条衬衣的胡狸身上,惹的她难受地打了个喷嚏。她微凉的指尖触摸着脸上突兀的浮肿与伤痕,她该如何回家去?家里的老头子肯定又认为是她在外面惹是生非,指不定又要把她像个破皮球样扔到母亲那里去。她实在过够了这种时常搬家,近乎颠沛流离的生活。她埋着头,闷闷地想着,越想越气,越想越难受,心里将苏小沫她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忽然,正前方辆车子停,耀眼白晃的车头灯灯光射在她脸上,刺得她睁不开眼来。胡狸心里腹诽,是哪个混蛋车子乱停?当她揉了揉微痛的眼,从细小的眼缝里看到跟前那双精良考究的意大利手工皮鞋,再慢慢将目光往上移,条笔挺的冷灰色的西装裤包裹笔直修长的两条腿,上身是同色系的西服,里面是白色的丝质衬衫,条黑白相间的条纹领带系在脖上,派矜贵冷漠,处处彰显着雍容不凡,丝不苟。再看到他那张峻冷非人,刚毅如神,简直巧夺天工的俊脸时,生生打了个寒战。华语第站。

  081投怀送抱,重温旧梦更6000+

  胡狸攥了攥手里的包,鼓起勇气朝他走去,因为哭过,所以声带很是沙哑,她咳了咳,清了清嗓子,有些牵强地笑起来,“嗨秦迦释,可真巧啊,你也来接人吗?”

  “嗯。”秦迦释淡淡地回应。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胡狸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又瞥到那只哈士奇,不觉笑起来,“哈这是不是我以前的那只流氓狗。”懒

  那只狗似乎听到她在嘲弄他,双眼猛的绿,凶恶地露出牙齿,朝她大声“汪”叫。

  胡狸被吓得跳脚,下意识地拉住了秦迦释的手臂,直往他身后躲♀只恶狗的凶性,倒没减少,反而更凶暴了。

  “阿吉!”秦迦释冷声喝。

  那只狗便呜呜几声,像知道犯错的孩子般,乖乖地坐下来。

  胡狸见那只狗温顺了许多,便龇龇牙,朝它擂擂拳,“哼主人发飙,就知道怕了吧。”

  秦迦释敛了敛眉,冷声说,“它不会咬人,你现在可以松开我的手臂了。”

  胡狸往下瞄了瞄,看到自己双手果真挂在他的手臂上,暗暗咬牙,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幕,不禁觉得脸上微微发烫。

  她恨不得狠狠打自己的这两只犯贱的蹄子,人家的手臂,去抓干嘛?

  她抬起头,微微笑笑,“哈我不是有意的。”

  “嗯。”秦迦释眸光润黑深沉,又淡漠地问她,“聊完,可以走了么?”虫

  “啊?”胡狸惊郁地哼了声,“你要接的人是我吗?我可没告诉你,我要从伦敦回来。”

  “我要知道的事,自然会有办法。”秦迦释微微挑眉,冷锐的眸光射向她。

  胡狸仍是不明所以,他掌握着她的切行踪吗?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她高考后,去市读大学时,所有人,乃至秦百川都来了,偏偏他没来,为什么呢?

  她咬咬唇,在他背后大声问他,“为什么我出去读大学那年,你没来送我?偏偏这个时候又来接我?”

  秦迦释背着她,眸光蓦地深,脚步顿住,冷厉道,“你怎么知道我没送你?”

  “我就知道,我在火车站找了你好久,等了你好久,盼着你来,盼着跟你道别。”胡狸声音依旧哽咽着。

  “我不擅长道别罢了。”他淡淡地说,不是他没去送她,只是他站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远远目送着她,直到火车开走。

  胡狸心里轻轻颤,就这么简单的理由吗?

  不是他为她做的每件事都要挑眉,他早就沉默惯了,不是么?

  他微微捏拳,薄唇轻启,“回家吧。此刻的你更适合洗个澡,好好睡上觉。”

  “哦。”胡狸屁颠屁颠跟了上来,他说得很对,她是该洗个澡,好好睡上觉,忘记那些不愉快的。

  车上。

  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开着车,流氓狗坐在副驾驶位上,安安静静地,像是只训练有素的士兵,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

  胡狸跟秦迦释坐在后车座,静悄悄地,只听得到不轻不重的呼吸声。

  忽然地,秦迦释开口问,“你跟谷云帆吵架了?”

  “连这个你也知道?”胡狸惊愕地反诘,然而这句却应征了她跟谷云帆吵架的事实。

  “你的心事都写在了眼睛里。”秦迦释冷漠地看向她,看着她那双肿得跟水蜜桃般的眼睛,眸光愈发地温柔专情。

  “是的,他有别的女人了,我们分手了。”胡狸咬咬,愤恨地说。

  秦迦释的眸子里掠过轻淡的笑意,说,“男人外面有女人很正常。”

  胡狸心里揪,紧紧蹙着眉问,“那么你呢?也有的么?有很多么?”

  秦迦释盯住她红肿而澄澈的眸子,轻轻挑眉,“你这么在意我有没有么?”

  胡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问他这种的问题,有些懊恼地咬咬牙,微微紧张地回答,“不,不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哦,是么?”他挑眉轻笑。

  胡狸将头低得更深了些,突然地,她转移话题,说,“秦迦释,能带我去喝酒吗?我突然地很想喝酒。”

  秦迦释不觉下身紧,他皱了皱眉,在心里低咒了声。

  当胡狸说到喝酒时,他就条件反射地硬了。

  因为当年,他趁着她喝醉了,与她做了很多亲密无间的事,猛然地,他邪恶地想,再来次也不错呢。

  秦迦释将条腿搭在另条腿上,遮住那里巨大的鼓起,生怕被胡狸看到,第次,他觉得自己的举动有多么丢脸。

  “你确定么?”秦迦释保持着镇定,淡淡地问,从衣兜里掏出支香烟,点燃,用力抽了口,好来掩饰他此刻地激动亢奋。

  “那是当然。不是说酒能解千愁吗?”胡狸爽快地说。

  “我家的酒柜有许多好酒,直没人喝。”秦迦释说罢,就觉得自己有些猥琐,他不是诱|拐女孩去他家么?

  胡狸痴傻傻地居然还答应了,“好啊。”

  在胡狸看不到的视线里,秦迦释勾了勾唇角,弧度轻轻上扬,邪魅而猾。

  好吧,胡狸,那是你给我的机会,就让我们重温旧梦吧。

  他浑身的血液开始,尽管别了三年,又压抑了三年,你还是会回到我的身边,在你最脆弱的时候。

  这不是我的乘虚而入,而是你的投怀送抱。

  秦家,胡狸进来时,觉得有着十足的亲切感,这是她最受伤时候的避风港,温

  暖窝。

  她不觉得走向她的房间,依旧完整如斯,与三年前丝毫没有改变,不觉得,她又想到谷云帆,为什么他连她的小叔的半都做不到呢?

  可怕的感觉,就猛的袭来。

  她怎么可以把秦迦释与谷云帆相提并论,他们是处在两个平面里的人,完全不可相较。

  秦迦释将外套脱下,随意地甩在沙发上,微微扯开领带,露出性感迷人的脖颈,他从酒柜里拿出了瓶87年的布根地,倒了两杯放在了客厅的矮桌前。

  他正要起身去喊胡狸时,胡狸已经从她原来的房间走了过来,噙着纯洁明净的笑。

  胡狸坐到他身边,就拿起他为她倒满的酒杯,咕噜口吞下。

  葡萄酒甜甜的,好似她平时喝的果汁般,可这种酒,喝时不觉得,后劲却大得很。

  杯下去,她的脸开始微微泛红。

  她又径自倒了杯,痛快地喝下去。

  秦迦释端着酒杯,浅浅抿了口,看着她把酒喝下去。

  她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有些晕眩,她手握住酒瓶,手抓着酒杯,低下头来,又忽然地抬起头,看着秦迦释,“哇”的声哭了出来。

  她哭了会,抽抽地低泣着说,“秦迦释,为什么我走了,你你还为我留着房间啊?为什么谷云帆就要把我的房间安排给别的女人呢?”

  秦迦释与她保持着定的距离,静静地看着她,眼眸里渐渐地蕴起沉痛与哀伤,“为什么?因为,我期待着你有天能回来。因为,那里有你的气味,我舍不得挪动。因为,我习惯了躺在你的床上,闭着眼睛想你♀样的原因,即便我说了,你懂?”

  胡狸摇摇着头,“不懂,不懂。”陡然地大笑起来,将根手指竖在他面前,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哈秦迦释,你醉了,你醉了。你才喝这么点点,就醉了,你没用,你真没用。”

  “是,我没用。”秦迦释眼珠子瞬不瞬地盯着她,冷淡地说。

  我爱着你,却不能说爱你,确实没用。

  胡狸又晕晕乎乎地站起来,走到电视机面前乱舞,疯疯癫癫地大叫着,“胡狸,生日快乐,生日快乐!那个没良心的,不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