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交战(1/2)

加入书签

  呲拉~~

  代替火星像外散出的魔力颗粒,在剑与枪交锋之处迸发。

  忽闪忽闪的亮光,映照着了两人的脸,邪恶与不屑,萨麦尔嘲笑似的裂开了嘴,暗之书一点都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的加大了力量。

  “喂,女人。”

  “……”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关系,让我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啊……”

  “……”

  “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哦,竟然就被你这么破坏了……”

  “……”

  萨麦尔笑着说道,只是对方依然不言不语,专心在力量上将萨麦尔压制回去,枪逐渐将剑顶了过去。只是萨麦尔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说着。

  “所以啊,我就在想,要给你一个什么惩罚才行……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呢?”

  “……”

  “你也帮我一起想想吧。”

  锵!

  萨麦尔的身体被暗之书击飞,除了暗之书将力量瞬间提升外,萨麦尔也在瞬间收回了力量,顺势飞了出去,同时他念起了咒语。

  “来吧!冰之灵!黑暗灵!在黑夜中刮起风雪吧!常夜冰雪!暗夜吹雪!……固定!”

  暗之书追了上来,她看到了萨麦尔的右手中,魔法开始卷起,但是并没有发出去,反而形成了一个圆球。

  无法理解其中原因的暗之书,左手用力一推,金色的雷柱如同镭光线一样朝萨麦尔飞去。

  与此同时,萨麦尔用力的将圆球握住,在暗之书看来就象是捏碎魔法一样的动作。

  “掌握……”

  轰——

  魔法击中目标后所四散开来的烟雾掩盖了萨麦尔的位置,暗之书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进攻,从烟雾里面传出来的魔力让暗之书知道,那个人依然活蹦乱跳的。而且暗之书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说不清道不明的,让她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焦躁。

  用力的一拳贯穿了烟雾,但是一只手却将它抓住,无法撼动一丝一毫。

  暗之书睁大了眼睛。

  萨麦尔的身上此刻大放异样的光彩,黑色的气息就象是冲破体外一样,散发着比夜还要深沉的黑色光彩,冰冷的气息在他的周围打着旋。

  “雪?……不是,是冰……”

  暗之书看到了空气间,突然生成的物质,那是在萨麦尔的周围所引发的现象,她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的转变将她的攻击停顿了下来。

  “术式兵装暗影坚冰……刚想出来的名字,好像不怎么帅气呢,算了,以后在考虑吧。”

  他依然挂着笑脸,只是手上传出来的力量可不是开玩笑的。

  术式兵装——以魔法作为能源,强化自身的武装。是属于古老的米德式魔法技术,属于暗的魔法,与神的武装有类似之处,但是据记载上来看,好像是古老且单一魔法体系中,分成了以武器与魔法为主体的两个派系,进而演变成了战争,以近身战斗为主的人开发出了神的武装,而这个暗之魔法就是为了与之对抗而诞生出来的技术。这也就是贝鲁卡与米德两个派系的最初之争。

  当然,这是萨麦尔自己理解的,因为原文一些古老的凌乱文献所记载的话,而且还是支离破碎的句子。

  萨麦尔的手就象是钳子一样紧紧抓住了暗之书的手,疼痛立刻从手中传至了暗之书的心中,不过她立刻不甘示弱的,给予还击,扭转身体,划着大大的轨迹左脚朝萨麦尔拦腰斩去。

  只不过,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萨麦尔却已经踢出了一脚。

  无法预料的速度与力量,竟然比暗之书还要快上一点,也许是因为暗之书以为萨麦尔无法跟上自己的动作而下意识的留了些力气,不过不管怎么样,萨麦尔此刻竟然一改之前近战无力的势头,在0距离中,率先拿下一筹。

  暗之书将自己的身体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对方,刚才被踢中的地方隐隐作痛,暗之书发觉眼前的这个人越来越难以琢磨了,只不过,现在并不是安心思考的时候,防卫系统差不多就要暴走了,自己能够维持意识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她为了主人,为了要让那些将疾风陷入绝望之中的恶徒受到惩罚,必须亲手给予制裁。

  只是,这样的转瞬之间,萨麦尔竟然已经贴身靠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速度,感觉还没自己的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知无法跟上,自己没能反应过来,在想动的时候,就已经被攻击了。

  萨麦尔转动身体,在非常近的距离击中了暗之书的腹部,同时在他的手腕中,向外展开了魔法阵。

  “右手解放,冰神巨锤!”

  轰——

  的一击,甚至撼动大气,白色的柱状物体从他的拳头中延伸出来,沉重的一击将暗之书顶飞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