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结局加后记(1/2)

加入书签

  01

  “龙叔叔!”

  “那个是……”

  圣王摇篮的突然变化,化作恐怖存在的海尔米将巨龙贝纳雷斯打落了下去,同时高呼着自己伟大的存在。同时依然没有改变航路,这样下去,当他达到特定的轨道,就会变成传说中的无敌模式,这种情况是极力要避免的。

  作为指挥官疾风立刻下令在外面对圣王摇篮进行攻击,同时请求支援,但是地面又一次陷入了混乱之中,那些拓发者又开始暴动起来,让他们一时难以抽出人手。

  在这混乱之中,奈叶发现了在贝纳雷斯之后从空中被击落的萨麦尔,还有追击他的艾登,留下一句‘我去帮忙’就飞了过去。

  疾风听后虽然也想去,但是现实状况她是这里的指挥官,必须要镇守在这里才行,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让奈叶小心,让她协助萨麦尔逮捕艾登。

  化身为巨舰的海尔米不断的大笑着,同时更对四周的魔导师发动了攻击,战斗又一次火热的状态,但是面对圣王摇篮,已经连靠近都变得异常的困难,而且,从摇篮的表面分离出来了新的敌人,从没有出现过的拓发者,装有两把弯刀利刃的飞行拓发者,以超高速冲击着魔导师们,只要稍稍不小心,就会挂彩,她们刀刃的锋利配上高速的冲击,就能轻易的切开半吊子的魔力屏障,割伤魔导服,给人的身上留下一道口子,运气不好的话,还可能连带骨一起被切开。

  疾风忙的焦头烂额,而在地上,奈叶来到了萨麦尔落下的位置,那里如今就只有一个深深的大坑在那里,而无论是艾登还是萨麦尔都找不到了。

  “咦?到哪里去了?”

  正当奇怪的时候,却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轰鸣,还有从森林中冲飞起来的烟雾与魔法。不多想,奈叶急忙飞了过去。

  在那里,他终于看到了两人,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脸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伤口,就总体而言,似乎并没有受到明显的伤,但是奈叶可以看出,比起艾登,萨麦尔的脸色似乎有些疲倦了。

  他们进行着近身战斗的互功,奈叶怎么说都是剑术家出生的,虽然不通,但也是耳濡目染,萨麦尔的战斗比起一开始见面已经有了飞跃一般滇升,她听疾风说过,这是因为与艾妮融合后,战斗经验也保存在了他的记忆中,确实比起胡乱打架来,这已经是有板有眼了,而且在对手旋风一般的连续攻击之下,还能够防御并不时反击,如果换做其他人估计很快就撑不住了吧。

  而他们的攻击往往伴随着魔法,从一拳一脚中不时会飞出绚丽的光束魔法,将大地掀翻,将树木打断,奈叶一边小心靠近以免被流弹击中,一边存积魔力对艾登释放魔法给予萨麦尔后方支援。

  在圣王摇篮内的大战,已经耗损了奈叶许多的魔力,但是用来牵制的魔法还是能够使出的,挥动着旭日之心,9颗粉红色的光球出现在四周,随着奈叶的一声令下,一同朝艾登飞去,他们就像是撒开的网,向艾登处收拢过去。

  发觉了奈叶攻击的艾登,立刻收手退了出去,萨麦尔忽然发现艾登收手,才意识到奈叶来到了这里。

  “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看到你被打下来了,所以就来帮你。”

  “我是故意的。”

  萨麦尔迅速的辩解道,弄的奈叶一愣,没想到萨麦尔竟然会对‘被打下了’有这么大的反应?是在逞强吗?

  “话说回来,上面的是怎么回事?我似乎听到了海尔米那疯子的声音了。”

  “嗯,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奈叶将圣王摇篮的异变情况告诉了萨麦尔,同时他们也没有停下对艾登的防备,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会,就已经是枪林弹雨的魔法版本般混乱了。

  “那个笨蛋,平时这么机灵,怎么到这会却漏掉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听后,萨麦尔顿时气结,苛责道。

  “那时的状况很紧急,维塔也昏迷过去,疾风并不知道,所以……”

  “算了,这些东西都无所谓了!”

  挡下了艾登的攻击,萨麦尔挥舞着手中的审判者之剑,朝艾登砍去,对方向后一退,同时左手一挥,变出一道屏障将奈叶的魔法全部挡了下来,右手一挥,卷起千把风刃朝萨麦尔和奈叶飞去。

  萨麦尔和奈叶面对铺天盖地的风刃,一齐放出屏障将他们挡下。

  当艾登落地后,攻击也结束了,萨麦尔和奈叶撤销了屏障,正当奈叶和艾登再度攻击时,萨麦尔突然叫道。

  “等一等!”

  艾登和奈叶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萨麦尔。

  “艾登,你不是痛恨天文真理的吗?现在,你的头上,就有一个在大赞天文真理万岁的人哦!你看,我本人也不喜欢他,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哦。”

  “现在我的目标是你,其他的都不想管。”

  当听到萨麦尔这么说完的时候,艾登就冲了上来,对方明显就是想借刀杀人嘛,虽然自己痛恨天文真理,但是更痛恨萨麦尔,显然是不会上当的。

  但是,还是上当了,萨麦尔露出了险的笑容,在艾登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身体,手,脚都好像变得不是自己的一样,擅自行动起来,让自己的脸正面对上了已经扑来的萨麦尔的拳头。

  咚的一声,艾登被打飞了出去,但是没飞多远,却像是被无形的绳子拉住一般,又飞回到了萨麦尔的身前。

  是的,萨麦尔的魔法之一,儡术,用魔力的丝线控制对方,然后控制对方。

  接着又是准备一脚直接踢穿他的身体,但是在那之前艾登硬撑开了束缚自己的丝线,躲开了萨麦尔的攻击,只不过又有一道粉红色的光线缠绕上了自己。

  在萨麦尔之后,奈叶也用出了拘束魔法,萨麦尔见状在一次缠上了丝线,将艾登绑在了树上,在最后,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凝聚起黑色的魔力。

  然后化作一柄冲天而起的长剑。

  “灭杀,审判者之剑fp!”

  如同开天辟地一般,向被捆缚的艾登砍了过去,在这柄巨剑之下,被切开的空气发出了哗啦啦的悲鸣,所产生的气压向四周扫荡,而艾登的面前出现了一层层的防御屏障,多达百层的屏障挡住了巨剑的去路,如果要比喻的话,就像是空手道中的破瓦表演。

  轰!

  “呼……呼……”

  萨麦尔的口不停起伏,看着眼前已经让烟雾笼罩的地方,眯起了眼睛。

  “刚才那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奏效……喂,没事吧?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诶!?没事,我没事……”

  听到萨麦尔关心自己,奈叶瞬间还怀疑自己听错了,不过看到萨麦尔是问自己,急忙摇了摇头。

  “是吗?身体不好的话,快点回去,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这个家伙不是随便随便打发的。”

  “这样啊……”

  原来不是关心自己啊,奈叶的心中稍稍有些失落,不过马上又振作起来。

  “我没事的,虽然已经没有多少魔力,但是还是能做到你支援的。”

  “……随便你了。”

  萨麦尔看着她的脸上已经淌下了汗来,呼吸比自己还急促些,大概还是没有从圣王摇篮的那场战斗中恢复过来吧,不过既然本人要在这里,他也没有打算赶她走。

  忽然,身体一个激灵,萨麦尔急忙大叫小心,但是似乎还是慢了,在奈叶的面前,艾登已经近在她的眼前,用背贴在了她的身前。

  轰!

  奈叶被顶飞了出去,哗啦啦的撞断了树木,落入了深处,因为实在太快,一瞬间的松懈,让自己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奈叶被撞飞,还有随后而来的攻击。

  “可恶!”

  萨麦尔急忙摆出架势,挡下了艾登连续不断的攻击。

  “唔……”

  奈叶不知道被撞飞了多远,只知道背和口非常帝,疼到连喘气都非常吃力。

  必须要去帮萨麦尔……奈叶这样想着,但是身体却使不出一丝力气,艾登那一下震的她张口欲吐,却怎么都吐不出的难受。

  唆唆唆唆的耳边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不多时,一个管理局魔导师模样的人来到了身边,在他的身后又陆陆续续的出现了许多的魔导师。

  是援兵吗?

  奈叶心想,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些魔导师们是来执行来自评议会的命令的。

  那边的萨麦尔并没有注意到新的来访者,因为来自萨麦尔那暴风雨般的攻击就让他应接不暇。

  啪啪啪啪的,拳头与魔法的相撞所发出的声音不断的震动空气,无论是树还是石块,沾之即碎,但是比起艾登,萨麦尔终究还有所欠缺,时不时的就会中招,然后随着伤害的积深,让艾登乘机使用了八极拳的绝招,八大招·立地通天拳,打中了下巴,顿时剧烈的冲击,震的他脑袋隆声大作,差点疼到失去意识。

  萨麦尔落到地上,挣扎的想要爬起来,但是被击中的大脑让它下达的指令产生了混乱,萨麦尔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身体。

  “唔,咳咳咳咳……”

  张开嘴,猛的吐出了一口血,萨麦尔看着慢慢走来的艾登,无力的看着他。

  “已经完结了,能够坚持到这里,不得不说你的实力确实有一手,但是面对我,你绝对没有胜算。”

  “果然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古董了,真厉害啊……”

  “当然,那么没有遗言了吧。”

  艾登没有多说,慢慢的走上来。

  “那么,请你去死吧。”

  说完,他对着萨麦尔的头伸出了手,而萨麦尔也屏息等待,当然不是授首待毙,而是掌握着能够改变局势的王牌,在他的金色双眸中寄宿着胜利的光芒。

  但是,却在这时,艾登的手停了下来,饱含魔力的手在萨麦尔的面前不到一寸距离停了下来。

  艾登的手在,动摇的表情非常明显,一点都不像是做作,更何况他也没有必要做作,在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住手,不准伤害萨麦尔!”

  从他的口中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就像是从牙齿里拼尽了全力挤出来的话,让状况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什么?

  萨麦尔被这突然的状况弄的一愣,随后便看到艾登自己抓住了自己的手,向后退去,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

  “只有萨麦尔……只有萨麦尔……不能让你伤害他的……”

  “混蛋,竟然突破了我的意识……”

  “快逃,萨麦尔,你不是他的对手……快逃……”

  “可恶啊,为什么要阻止我!?”

  艾登不停的挥动着自己的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与自己在进行激烈的战斗般,事实上确实如此,

  艾登依附的这个身体本身就是卡雷的身体,而且和萨麦尔的感情不错,现在在紧要关头反抗起艾登,想要拯救萨麦尔,但是这种事情,萨麦尔并不知晓,错愕感在萨麦尔心中升起,但是对萨麦尔来说压就不会去关心,而且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萨麦尔如何会放弃。

  “就像是你对萨莉亚那般……我也……我也对萨……”

  艾登表情痛苦的这般说着的时候,他的腰就让悄悄到他身后的萨麦尔死死抱住,萨麦尔让他的后背紧紧贴住前,使得全身能够用力,将他抱过头顶,并向后弯曲,做了拱桥的形状,接着大声叫道。

  “超必杀——德国桥式背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咚!

  一股震荡的冲击从对方的身体传到自己的双手,在达到自己靛内,传至脚底,萨麦尔完美的使出了危险度极高逆转一击,但是,事实上却不是,在完成拱桥之时,萨麦尔的身体被惯的力量向前冲去,双脚直接脱离了地面,飞了起来。

  这完全出乎了萨麦尔的意料。

  原来刚才那一击并没有伤及艾登,因为艾登的双手顶住了下落的身体,同时翻身,顺势将萨麦尔带了过来,甩飞了出去。嗖的一下,身体一轻,萨麦尔撞向了树。

  啪的一下,撞到树的萨麦尔顺便炸裂了开来,化作一块块的水滴,艾登瞬间明白过来这时分身,感觉到一阵杀意从天而降,艾登抬头看去,只见萨麦尔从天而降,用拳打来,艾登急忙伸手去档。

  “黑暗裁决!”

  包裹着黑漆漆的深黑魔力的拳头打在了艾登释放的屏障上,瞬间破碎,势如破竹般打在了艾登因为屏障而被改变姿势的手上,那里正是艾登所佩戴的六颗宝玉的所在。

  卡擦,一丝细微的碎裂声响起,艾登所佩戴的六颗宝玉在萨麦尔的攻击下,本来就有碎裂的地方又再度崩坏,萨麦尔加大了力量,一口气突破最高极限,艾登想要阻止,但是却来不及了。

  “接招!黑暗冲击破!”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黑漆漆的拳头中一口气爆发出了力量化作一道黑色光束将艾登连同他的叫声整个吞没殆尽。

  直到黑光散尽,艾登已经倒在了地上,不,或者说是卡雷吧,据贝鲁哈尔特的说法,凭依物的宝玉已经破碎,艾登已经不可能在附身在卡雷的身上了,卡雷在没有爬起来。

  忽地一股魔力的旋风吹过,以一个中心开始凝聚,凝聚成的魔力膨胀了开来,就像是爆炸一般,将周围的东西吹飞,那股狂暴的魔力就像藏在雾的的猛兽一样,朦胧的外怪让人看不出真切。

  “——!”

  无声的咆哮着向萨麦尔扑去。

  萨麦尔急忙向后退去,那魔兽般的狂暴魔力不停的追咬着他,萨麦尔知道,这估计就是那种子的原型,被培育出来后的形态,现在正寻找着新的容器,也就是自己。

  第一步已经如愿以偿的将卡雷与艾登分离出来,不管怎么说,能这样救下来已经是奇迹了,而接下来就是重要的地方了,萨麦尔要封印这股力量。

  因为贝鲁哈尔特说的蛮恐怖的,所以萨麦尔也不想接这种烫手山芋,所以干脆就封印得了,但是问题是他本身并不会特别厉害的封印术,所以萨麦尔才特意去找贝纳雷斯学封印术来着。

  一边移动身体,寻找着合适的位置与时机,一边默念着法术咒语,待到一切完成之时,当那魔力成猛兽扑食之势冲进萨麦尔面前,萨麦尔将手放入地面。

  “魔现封神!”

  封印阵的光辉瞬间大作,口中念出的咒语也化作文字刻印在封印阵之上,运作起来的封印阵中迸发出闪电,闪闪发光的闪电其扭曲的形状好似弯曲的蛇,数十,数百,数千条雷蛇所编织起的雷光弹开了那股魔力,同时又将其缠绕起来,一层层的环绕,就好似是做着茧,将那魔力封印。

  封印阵在扩张,向着周围扩张开来,在阵眼之中,法阵的光正逐渐变的更加强烈,魔现封神已经张开了大地的口,将其封印在大地中。

  “成功了吗?”

  这是萨麦尔第一次使用这种封印阵,虽然说曾经吃过一招,后来让自己逃脱了,不过那个时候的情况和这个时候不一样,具体说原因的话,大概就是魔现封神需要借助大地的力量,而当时贝纳雷斯为了恢复自己的力量而吸收过那种力量,导致在使用魔现封神时,力量不够,让自己脱困。

  这一次的话相信必能成功吧。

  雷光从天而降,像是巨人之手按住了那股反抗的魔力,将他推入大地的口中,魔力挣扎的力量将地面撕裂,但是这并不能破坏封印阵,法阵依旧在工作着,将这股魔力一步步的拖入深处。

  “……”

  在焦急的等待中,那股魔力逐渐被吞没进了封印阵之中,雷光逐渐暗淡,只剩那封印阵还亮着光芒。

  “呼……结束了吗……我也差不多该准备过去了。”

  萨麦尔缓了一口气,这时从四面八方传来了脚步声,萨麦尔朝四周看去,只见一个个的魔导师们手持着魔导器。

  “哦,援兵吗?来的有够晚的啊。”

  萨麦尔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中拿出烟盒,但是忽然间,从背后忽然发出了的雷鸣之声,萨麦尔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在封印阵中,那魔力从撕开了口子的雷茧中伸出了手,抓住了萨麦尔。

  “混蛋!”

  萨麦尔的脸色瞬变大变,但是却丝毫没能来得及反应,魔力的力量与封印阵的力量一同拉住了萨麦尔下坠。

  02

  奈叶由一个魔导师掺扶着,靠近着异变的中心,因为长时间的战斗,在加上被艾登那破坏力极强的攻击击中,想要恢复战斗力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随着越来越靠近,奈叶看到魔导师们不知为何围起来的,到底在围着什么,随着越来越近,她看到了那中心空无一人,唯有地面的一个不知名的法阵。

  那个法阵在发着光,而且从里面传出了的魔力波动,那股强度,甚至变出了一股压力,压迫着所有人。

  那到底是什么呢?那个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萨麦尔又去了哪里呢?奈叶找寻着萨麦尔,就算眼前有着那股的让人感到恐惧的魔力波动。

  轰隆隆——

  忽然,从那阵眼中喷涌出的雷光,冲天而起的雷光似乎要把天也贯穿一般,随后雷电四散,无差别的攻击着周围的一切,魔导师们纷纷向后退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从里面有什么东西出来了,黑色东西从魔法阵浮出,黑色吞噬着周围,雷电迅速被染成了黑色,闪电就像是刀一样撕开大地,肆无忌惮的破坏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