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萨麦尔和艾登(1/2)

加入书签

  01

  愤怒,打从心底生出来的愤怒,冲击着萨麦尔的身体,为了自己以外的东西生气,在自己的记忆中屈指可数吧,但是那些都不同,因为机动六科不是自己的,自己并不拥有机动六科,自己只是应邀请而来做客的,或者说是食客,算的上是白拿工资的那种,偶然帮几个忙而已。

  但是,看着他被破坏,在自己面前支离破碎,像个玩具一样被人推倒,连一片完整的地方都没有,那些平时对自己打招呼的人都被埋在了下面,这个疾风费尽心力所创立的部队,这个一直以来都为之付出的努力结晶,在自己的面前被人弄烂了,变成了一堆废墟。

  愤怒,仿佛连灵魂都在,身体都要烧起来一样,萨麦尔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因为用力过猛,指尖嵌入里撕破了皮肤,血顺着重力作用,滴落了下来。

  “艾登,你……竟然敢……竟然敢……”

  萨麦尔因为气急而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但是浑身上下爆发出来的杀气,却非常明确的表达了他的意思扑向了艾登。

  “哦……要打吗?见识到我的力量后,还想和我对抗吗?”

  艾登似乎并没有把萨麦尔的杀意当作一回事,相反而是用游刃有余惮度笑着,在他看来,萨麦尔的力量在自己的面前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般,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那么来吧,看我怎么把你的灵魂揪出来……”

  “你太乱来了!”

  还说着,战斗机人8号的欧特来到了艾登的身边,指责道。

  “这样的破坏,这是让圣王的素材被弄坏了怎么办?”

  “没关系,圣王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弄坏的,就算是通过基因培养出来的,她也有那份自保的力量……如果弄坏了,就说她只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而已。”

  艾登淡淡的说道,贝鲁卡王朝的圣王,他认识,也曾经交过手,确实在防御方面非常的出色,这种程度的攻击,本伤不到她,前提是那个圣王的素材真的继承了圣王的要素的话。

  “你……算了。”

  欧特对于眼前的男人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不过在见识到他的力量后,他的恐怖便深深的植入在他的心中,不想与他发生任何的冲突。他招呼着蒂多,还有那些残存下来的拓发者,准备到机动六科的废墟中,挖出圣王的素材。

  只是才刚刚迈开步子,刹那间,周身便被血红色的刀刃所包围,不止是他们,连拓发者都一起被这种刀刃所包围,同时刀身上还泛着忽闪忽闪的光芒,欧特和蒂多的反应极快,立刻就做出了防御,下一秒,只听轰的一声,刀身顿时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将她们震得浑身巨疼,而那些拓发者则没有那么幸运,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了。

  “谁准你们自由行动了?一个都不要逃!”

  “……”

  蒂多和欧特朝那个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那个萨麦尔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顿时他们产生了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萨麦尔见镇住了那两个战斗机人后,立刻挥舞拳头,往艾登的方向冲去,刚才的爆炸,萨麦尔心知肚明是无法对艾登造成伤害的,如今他就在爆炸腾起的烟雾中。

  “首先要对付的……是你啊!艾登!!!”

  三步化作两步,萨麦尔的拳头放出了黑色的光芒。

  “魔法手·一百零一支黑暗箭……固定!”

  魔力从手中溢了出来,黑色的箭矢以原始的形态在萨麦尔的手中旋转,摇拽的尾部所发出的光华如同火焰般在燃烧,随着萨麦尔的手的动作在空中勾勒出黑色的一线。

  “给我死吧!”

  哗的一拳挥打过去,撕开了烟雾,但是烟雾中却没有艾登的身影,萨麦尔虽然吃惊,但是艾尼却已经洞察到周围的一切变动。

  【上面!】

  随着她的警告,萨麦尔朝后一退,瞬间艾登那凌厉的魔力从上方打下,轰的一声大地被打出了大坑,艾登收回了拳头,站好身体摆出了姿势,他的浑身被白色的魔力所包围,左手五指张开放在身前,从手指的缝隙中,看着萨麦尔的脸。

  “不能原谅,萨麦尔……竟然将萨莉亚藏起来,这样的罪,我一定要让你加倍偿还,首先就是从你最重要的东西开始,一点一点的破坏!”

  “你这个疯子,都多少年纪了,还玩专情,快点进坟墓吧,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还有,我不知道什么萨莉亚不萨莉亚的!不要老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

  萨麦尔在说的时候,就已经冲了上去,凭借着艾妮的战斗经验,迅速的对艾登所擅长的拳法做出了反应,同时间,两人的身体都覆盖上了一层庞大的魔力,只要一交手,魔力四溅化作狂风巨浪,席卷四周。

  乓乓乓乓的声响,在两人间不停的向外扩散。

  “去死!”

  “喝啊!”

  两人过了数十招,招招攻击要害,但是招招都被躲过,两人一时间都奈何不了对付,为了速战速决,萨麦尔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引得艾登的拳长驱直入自己的口,然后他左手擒住他的手腕,感觉到他的手腕似乎戴了什么,似乎像石头一样的首饰,仔细一看的话,发现那是由六块玉石所串起来的手环,只是这一会,艾登的手也迅速的做出反应,反过来擒住了自己的手。

  萨麦尔立即将右手化作利刃朝艾登的咽喉刺去,顿时黑芒大作,刹那间便以抵达艾登的喉咙口,只需01秒的时间,这黑芒就像是断头刀,刺断艾登的头颅,只是萨麦尔的算计,也被艾登所猜中,他右手朝前推去,顿时将黑芒挡下,并像是削了黑芒一样,一路向前抓住了萨麦尔的手刀,同时五指相扣,紧紧的抓住不放。

  “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吗……”

  “混蛋……”

  萨麦尔瞪着艾登,虽然双手都被限制,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这样的状况对他来说说不定算是好的,他实在是没有信心在艾登的攻势下防御多久,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还没有完呢!”

  萨麦尔大喝一声,顿时身体的魔力猛增起来,激发了浑身魔力的萨麦尔,朝对方压去。

  “哼,就这种程度?”

  艾登见状并不惊讶,也催动魔力与萨麦尔交锋一起。

  一时间,宛如两股的燃烧火焰一般,连风都开始围绕着两人旋转了起来,萨麦尔的黑色魔力与艾登的白色魔力混杂在了一起,变成了混浊的灰色,冲上了天际。两人都鼓足了力量,双手的力量也逐渐加大,都想要捏断对方的手。

  咔嚓轻微的一声,艾登的手环在萨麦尔的力道下发出了破裂的声音,这个举动似乎让艾登异常的生气,他的力量更加喷涌出的魔力,压向了萨麦尔。

  天空开始变色,大量的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在两人的周围,噼里啪啦的出现了闪电似的光芒,风,电,云,三者因为艾登和萨麦尔的力量凝聚起来,撼动大地,大气为之变色。

  “唔……”

  萨麦尔突然察觉到了不妙,自己的魔力竟然不受自己控制似的从身体中流走,这样怪异的现象让萨麦尔大惊失色。流走的魔力就像是生命的线流向了两人引起的魔力光柱中,同时又有什么东西反馈了回来。

  “怎么会这样……”

  垃圾山——许许多多的生活垃圾所堆积起来的‘山’。

  “这是我的……记忆……”

  穿着学校校服的小孩钻进了一个看似屋子的空间,然后迎接他的小狗发出了汪汪的声音。

  “住手……”

  你的名字叫做艾妮乌斯,妈妈最喜欢的银色花朵的名字,属于古老王国的幸福之花,千年绽放一次的美丽誓约,约定,将来如果我学会魔法,你来做我的使魔吧。

  “住手啊……”

  萨麦尔放声的大叫起来,但是回忆就像是潮水一样汹涌的奔袭而来。

  那一天,在那一天,自己被袭击了,被一个披着老者这层外皮的怪物袭击了,他将瘦弱的自己摁倒在污泥之中,那干枯的像是木乃伊的手死死的抓住领口,呼吸越来越不顺畅。

  血,,……耳边是这个怪物沙哑的声音,他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就像是凸出来一样,尖尖的獠牙从上嘴唇中露出。下一秒就会刺进稚嫩的肌肤,透入血管中。

  但是小狗救了自己,他咬住了对方的腿,对方松开了自己,转而攻击了小狗,而自己却缩在一旁,看着他将小狗抓在手中,看着他将獠牙扎进小狗的里,看着小狗的毛皮渐渐失去了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