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兄与弟(1/2)

加入书签

  “萨……麦尔……”

  克罗诺张大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银发男子的背影,太像了,不止是背影,连身材,身高,面貌,甚至口气都一模一样,但是又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萨麦尔的头发和眼睛和自己一样是黑色的,但是他不一样,他的头发是银色的,他的眼睛是金色的,甚至他的衣服,都不应该是他的品位。

  等等……衣服?

  克罗诺再度看向了那件黑色的服装,黑色金边的下摆与短袖小衫,里面是骑士劲装,虽然里面的衣服不相同了,但是克罗诺还是想起来了,是疾风的款式,或者说是当初暗之书的人格管制程序所穿的那件防护服。

  然而当初的人格管制程序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女仆,那套黑色的衣服也已消声灭迹,不曾在见她穿过。

  难道……

  艾妮的衣服,萨麦尔的身体……使魔和主人……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克罗诺在目瞪口呆的同时,那个男人——与萨麦尔相似,却又不完全是萨麦尔的他,转过了身体,那散发着异样金色光彩的眼眸,让克罗诺看的双眼发直,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你……你……你真的是……萨麦尔……吗?”

  因为样子变化太多,克罗诺再一次确认道。

  “啊,你这是什么表情?已经被那个家伙打成白痴了吗?”

  “……”

  错不了,一开头就说这么让人生气的话,绝对是萨麦尔没错。

  “你才是白痴呢!”

  “哦,还蛮神的嘛。”

  “干什么这么意外!”

  克罗诺对萨麦尔露出惊讶的表情愤愤的说着,然后正经的问道。

  “萨麦尔……你这个样子……究竟……”

  “啊,这个啊,怎么样?这可是新造型啊,还蛮拉风的。”

  萨麦尔举起手腕看着自己的衣服,然后露出平淡的笑容。

  “没记错的话,那是艾妮的防护服吧,为什么你会穿在身上,不,本来你有防护服吗?”

  “恩,这是我的秘密武器,你看,我总是被无缘无故的卷进大事件中,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所以才研究出秘密武器的。”

  “秘密武器?嘛,算了,艾米和菲特呢?找到了吗?”

  “菲特已经知道了……但是……艾米……”

  平淡的笑容忽然低沉了下来,萨麦尔的表情泛出了忧伤的神色,看着他微微垂下了眼帘,一副遗憾的模样,克罗诺的心里立刻泛起不好的预感。

  “艾米她怎么样了?”

  克罗诺激动的拉住了萨麦尔的衣服,迫切的想要从他的口中知道下文,但是心里面却有一种不能去听的冲动,两者矛盾起来,让克罗诺的心情变得十分的纠结。

  “对不起……我去晚了……她……已经……”

  张口欲言,但却难以启齿,让克罗诺的心一下子跌进了谷底,在铁笼中那些死去的人的景象浮现在自己的面前,与记忆中艾米的模样相互重合,无法忍受的痛苦,仿佛心都要跟着撕裂一般,浑身都在,克罗诺激动的叫了起来。

  “不会的!骗人的!不可能会这样的!艾米……艾米是不可能……”

  他将头埋在了萨麦尔的怀里,听到了爱着的人遭遇到了不幸,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他的眼里已经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艾米死了……”

  “对不起……”

  “呜呜……告诉我……这是假的……这一定是骗人的……”

  “克罗诺……”

  “艾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克罗诺大声的叫了出来,悲痛的,让听到的人都认不出叹息流泪的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唤。

  “……那是骗你的。”

  “……”

  克罗诺抬起了头,脸上爬满泪水的他,用呆滞的表情看着萨麦尔,对方视线飘移不定,表情还似笑非笑的,克罗诺问道。

  “……骗我的?”

  “恩。”

  萨麦尔点了点头。

  “艾米……没出事?”

  “啊。”

  “……”

  “……”

  克罗诺看着萨麦尔,大概是承受不住自己的视线而看向自己的萨麦尔,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那个啊……冷静一下?”

  “冷静你妹啊!”

  克罗诺听到萨麦尔叫自己冷静一下,无法压制的怒火从心底窜了出来,暴起了口。

  “你这个家伙,竟然,竟然敢……”

  “呀,冷静,冷静一下啦,虽然我有骗人的嫌疑,但是想歪掉的可是你啊。”

  “你这个家伙!”

  克罗诺愤怒滇起拳头,向萨麦尔轰去。

  “你……!?”

  萨麦尔的表情突然收敛起来,浑身的气势一改之前的松散,啪的一下抓住了克罗诺的拳头,当时身体向一侧转去,反手从下向上一挥。

  处刑者之剑!

  黑色的魔力化作剑刃,从萨麦尔的手掌处延伸出来,并逐渐变长,进地面的声音然后变成了哗啦啦的声音,在克罗诺眼前的地面顿时被犷的切成了两半,沥青的地面从中间向两旁掀开,而在那条道上,是一只分成两半的异形蜘蛛似的生物。

  “不知道打扰别人说话是很礼貌的事情吗?怪物。”

  萨麦尔用冷淡的口气对着不远处的大汉说道。那个大汉——贝纳雷斯,在萨麦尔的心里是榜上有名的报复对象,对他半点好感都谈不上,能够站在这里说话,完全是因为克罗诺还在这里。

  “不顾别人大刺刺的站在那里谈话也算不得是礼貌啊,我们两个都是彼此彼此呢。”

  一语双关的说法,在说不礼貌的同时,还把自己说成是怪物,萨麦尔听候微微的皱起秀丽的银眉。

  “说起来你的样子变了呢,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在,真是奇怪……说起来你的仆人呢?……确实记得是叫艾妮乌斯吧,怎么样?现在还有没有想要交易的打算?”

  贝纳雷斯豪迈的说着,但是萨麦尔却没有做任何的反应,而是将手中的魔力长剑对准了贝纳雷斯,聚集了力量。

  唰!

  顿时黑色长剑靛型激增,转眼间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刺向了贝纳雷斯。

  “什么!?”

  贝纳雷斯立刻用手臂挡了下来,在他特殊靛质下,魔力的长剑只刺进皮肤一点点,血从伤口处留了下来,滴答滴答的落到了地上。

  “好可怕……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果然只有你才是最的……”

  话还没说完,从萨麦尔的手里喷出了更大的魔力,像是是潮水一样不断朝前突进,处刑者之剑靛积也变得更加壮,魔力一直达到顶端,的力量直接撞上了贝纳雷斯,突然而来的力量让贝纳雷斯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本能放抗的身体虽然想抗下来,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长剑的突进,在将地面留下两行破碎痕迹后,整个便被带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塔墙上,轰的一下便撞穿了进去。

  “好厉害……”

  看着萨麦尔慢慢收回的魔力长剑,克罗诺因为惊讶情不自禁的说道。

  “还没玩呢,他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掉的家伙。”

  克罗诺也从刚才的愤怒中回过神来,现在确实不是内讧的时候,眼前的人是穷凶极恶的大罪犯,如果不齐心协力的话,是无法制服他的。

  “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之后在谈,现在首要目标是贝纳雷斯。”

  “恩,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那么,你的近战能力没有我好,所以你在后方援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