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我的学生不可能这么可爱(1/2)

加入书签

  胀痛、冷痛、灼痛、、绞痛,好似一般帝痛,又如同撕裂般帝痛,如同瘟疫蔓延般,延至骶腰背部,然后扩散到大腿及足部。

  八神疾风就是被这样帝痛从梦中惊醒。简直堪比几年前遭到暗之书侵蚀帝,不,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疼……”

  她捂着最痛的小腹,发出了痛苦的,漂亮的眉毛因为疼而拧到了一起,像虾米一样倦缩起到她,如今已经是冷汗淋漓。

  “怎么会这么疼,难道真的是吃坏东西了吗……”

  疾风咬紧牙关,没有让自己叫出来,她将头深埋在枕头中,浑身不停的着,祈祷着这种疼快点离去。

  些许是祈祷有了作用,渐渐帝痛从身体上消散,疾风这才缓了一口气,已经是满头大汗的她,想要翻转身体,却发现浑身乏力的厉害。

  咬着牙,使劲的翻了一个身,疾风躺在了床上,看着雪白奠花板,这种经历从未有过,让她有些稍稍的忧虑。

  “我是不是应该去医院问问医生。”

  疾风休息了片刻,身体的力气逐渐的恢复了过来,只是头还有些昏沉,不过影响并不大,她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现在到底是几点了?糟糕,该不会已经上课了吧?”

  想到这里,疾风暗道不好,急忙准备下床,但就在这时,一片鲜红的色彩了自己的视线。

  “这个是……”

  裙子上,大腿上,床单上,血一般的红色,这样的色彩化作了的力量,冲击着疾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充斥在小小的医务室中,窗户为之震动,放在桌角的水杯落了下来,打湿了地面,而同时,在隔壁的病床上,正在做美梦的萨麦尔被吵醒了。

  他坐直了身体,有些紧张的看着四周,突然在自己身边发出的声音,明显是带着恐慌,就好象是看到了凶杀案的现场一样,这不得不让萨麦尔担心起来,自己是不是又要卷入奇怪的事件中去了。

  “呜呜呜呜呜……”

  女孩的哭声在隔壁传来,透过白色的帘幕,可以看见坐在床上的人影。

  之前有人睡在那里吗?该不会是碰到鬼了吧?

  黑色的人影抖动着,让萨麦尔的嗅了起来,小心的问道。

  “是谁?”

  “呜啊!”

  得到的回答是惊慌失措的叫声,以及向后退缩的影像,她似乎在害怕。

  这到底是……

  萨麦尔满腹疑问的下床,将面前的帘幕拉了开来,然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抱着脑袋倦缩在床角的女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栗色的头发因为满头大汗而黏在额头上,但是萨麦尔还是认出来了,这个女孩是——

  “八神!?”

  他惊讶的叫了出来。

  “老……老师?”

  疾风抬起了头,露出了她那双动摇的双眼。

  “你到底是……呜啊!你干什么?”

  见到如此奇怪的疾风,萨麦尔向前想问个情况,但是她却突然扑了过来,措手不及的萨麦尔反的抱住了她,因为冲击力,他的身体向后倾去,不过好歹也是成年人,他并没有被扑倒,马上就稳住了身体,不过还是踢翻了放在床边的垃圾桶。

  “老师……呜呜……老师……老师……”

  面对萨麦尔的疑问,疾风并没有回答,只是一边哭着一边叫自己,这样的情况让萨麦尔一头雾水,他实在是搞不懂,是什么让老是让自己头疼的小丫头变成这样。

  “喂喂,你到底是怎么了?”

  “呜呜呜呜……”

  疾风依旧在哭泣,萨麦尔哭笑不得,同时看着这样的她,内心一阵感慨。

  什么啊,你原来也有这么一面啊……

  一直以来对自己胡闹的家伙,竟然会表现出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老实说非常的意外啊,就连她将眼泪擦在自己衣服上这件事情,也没有追究。萨麦尔意外的展现出了温柔,他轻轻的抚着疾风的头,在她的耳边说道。

  “乖,乖,不哭了啊,不哭了……”

  “呜呜呜……”

  怀里的疾风渐渐停止了哭声,但是肩膀的浮动表示她依然抽泣着,她抬起了头,俏丽的脸庞上纵横着眼泪,柔弱无助的看着萨麦尔说道。

  “老师……帮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唔。”

  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萨麦尔的心突然一紧。

  这……这家伙……有这么……有这么可爱吗?

  不可置信,简直难以置信,此刻充斥在内心的,竟然是这张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脸,明明是小鬼啊,明明是个小鬼啊,不行,不行,这不符合我的品味,一定是哪里出错了,这个小鬼是我最讨厌的,一定是感冒害的,对,一定是这样,感冒影响了呼吸,导致了脑部缺氧,才会产生小鬼很可爱的危险想法,真危险啊,差点就迷失方向了,原来如此,感冒,真是不得了的疾病呢。

  萨麦尔的内心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注视着自己的疾风,因为自己的发呆,疾风已经叫了自己很多次了。

  “老师……老师……”

  “啊?啊,什么?”

  被疾风叫醒的萨麦尔,摇了摇头,然后看向疾风。

  “嘛,总之先冷静下来,不要老抱着我,坐下来吧。”

  萨麦尔说完,便将疾风轻轻的推了回去,然后自己也做到了她的身边。

  “那么,说吧,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这个……”

  疾风支支吾吾的样子,似乎是难以启齿,她那苍白的脸渐渐的红润起来,视线也闪躲不定,不肯看萨麦尔的眼睛。

  “到底是怎么了?”

  疾风的模样,让萨麦尔感到有趣,这个对自己总是肆无忌惮的小丫头,也有这样的时候呢。

  不过好歹疾风已经停止了哭泣,萨麦尔耳边也清静了,他手放在身后,支撑着身体,侧身问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