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1/2)

加入书签

  ☆☆☆

  过完了年,冷锋再次南下,温度骤降,但寒意跨不进热闹滚滚的皇甫家庭院。

  今日,为了庆祝白夜艳完全康复,于是大伙在庭院里架起烤炉,冷风阵阵,吹送着令人垂涎的香味。

  休杰的案子确定已经完结,危险解除,至于雷震的档案为何搞得如此复杂,乃是因为另一个档案里头,是他写给他老婆的情书,可以想像当时的状况有多危急,让他只能把关于休杰的档案和情书放在一块,以密码区分,上头显示选错档案会自动毁坏,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儿罢了。

  挂在天际的初生新月,月弯如眉,娇羞而惹人怜爱,细致地抖落风情,但是比月光还闪亮的两人,却让其他三人一顿晚餐吃得很闷。

  “老公,啊——”

  “宝贝,谢谢你。”

  “不客气~”

  皇甫令和白夜艳两人在烤炉旁表演着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的戏码,如往常一般,皇甫令负责烤,白夜艳负责喂,可更可怕的是,气氛太好,竟让白夜艳一时兴起,忘了自己五音不全的嗓子,唱出情歌。

  “oh~只有为你,我愿变成影子跟随着你,寸步不离~”

  “oh~只有为你,我的心变成了一座城堡,一生一世都专属于你。”皇甫令立即唱出下一句,完全的妇唱夫随。

  “够了!”其他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吼出声。

  现在是怎么样?炫耀他们感情很好,他们这些没情人的人都应该去死一死是不是?!

  “他们吃醋了。”白夜艳好甜蜜地偎进丈夫怀里,突地发现只穿着棉质贴身背心的男人,好像泛着鸡皮疙瘩。“老公,你冷啊?”

  “不冷。”硬 汉,是不怕冷的。

  “哇,老公好厉害!”她用力夸赞。

  “当然。”咬着牙,皇甫令忍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鸡皮疙瘩。为了老婆一声夸赞,他没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真强啊,八度耶,穿背心。”孙幼翎裹着羽绒大衣喝汤配烤肉,还看了下风势,偷偷往于修司身边挪了下,利用他挡风。

  “想当年在西伯利亚时可是零下二十度,我和雷震为了要进美国驻俄大使馆,穿着背心短裤……”

  “哇,老公,你去过西伯利亚喔?”

  看着老婆潋滟的眸光满是崇拜,皇甫令好虚荣也好骄傲,从没想过她会爱上他以往的历史。

  “听你在放屁!你零下二十度穿背心配短裤,我告诉你,你只会冻到截肢!”安洁很不客气地唾弃昔日战友。竟为了得到老婆欢心,连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不过说真 的,会相信的人也真是太好骗了点。

  “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是零下二十度潜到冰河里头去啊!”于修司喝着热汤,加油添醋地美化自己的英勇,只为了博得身旁孙幼翎的欣赏,可惜,美人如冰……他要是能够融化她,才是真正的英勇吧,唉。

  “真的吗?”白夜艳很狐疑地看着他,摆明不信。

  “喂,差这么多?他说的你就信,我说的你就怀疑?”一样都很唬烂,为什么她却可以相信皇甫,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