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1/2)

加入书签

  书名:近似平行

  作者:八角变色龙

  文案:

  他们曾是儿时的玩伴,却在八年后再度重逢。原本看似平行的两条人生轨迹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微妙的交集。有人说他们之间的是爱情,也有人说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还有人说他们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其实他们之间根本无需任何的定义。如果非要给它加上一个标签的话,那也只能说是一种命运。

  你相信命运吗?

  我信。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怅然若失青梅竹马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零,东野静弦┃配角:王思远,沈飒,方见月,辛雅┃其它:校园,青春,懵懂,悸动

  ☆、第一章

  第一章

  因为受到强台风的影响,雨从白天一直下到晚上,一刻也没有停过。东野静弦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黑黢黢的窗外,收拾好书包起身关上了琴房的灯。夜里的雨势相比白天稍微小了一点,路上到处可见被风刮落的断枝残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土腥味,让人无端生出一丝郁闷。

  东野静弦,十七岁。父亲东野正彦是东京国立音乐学院的教授,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钢琴家。三岁时他便跟着父亲开始学习钢琴,九岁就已经拿到了全国钢琴比赛少儿组的第一名,十三岁那年更是一举获得了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的金奖,从而也成为迄今为止这一奖项年纪最小的获得者。眼看着儿子越来越出色,东野正彦终于感到一丝欣慰。失败的婚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而可以看着儿子继承自己的事业便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安慰。对于儿子的将来他早就已经有了打算,汉诺威的莫顿教授是自己的多年好友,相信有了他的推荐,儿子去德国留学的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呀,这孩子将来也许会超过自己呢。不,不是也许,是一定!每每想到这里东野正彦便会露出一丝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笑容。

  雨还在下,白天喧嚣热闹的球场此刻却显得有些冷清。橘黄色的路灯照射在积满雨水的地面上,反射出一种寂寥而又凌乱的光晕。因为没有带伞,东野静弦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可就在刚拐进球场边的路口时却冷不防迎面撞上一个人。伴随着一阵动物凄厉的嘶叫声,一团毛茸茸的黄色物体腾空跃起,转眼间便窜进路边的矮木丛里消失不见了。

  “该死!”男孩低声咒骂了一句,一边低头去看手背上的抓痕。

  “对不起。”东野静弦先道了声歉,接着望了一眼矮木丛疑惑地问道:“刚才那个是…”

  “猫。”男孩不耐烦地答了一句。

  “猫?!你说的是…喵喵叫的猫?”东野静弦不太肯定自己理解的和男孩说的是一回事。

  “你有见过汪汪叫的猫吗?”男孩说着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不太友善的脸。

  男孩的语气让东野静弦有些不快,可是看见他手背上鲜红的血痕还是礼节性地问了一句,“你的手没事吧?”

  男孩没有回答,似乎对这个问题颇为不屑,随即质问道:”大半夜的你不在宿舍里好好睡觉,还在外面瞎跑什么”

  “大半夜的你不在宿舍里好好睡觉,还在外面瞎跑什么”没曾想东野静弦居然一字不差地又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男孩皱起了眉头。

  东野静弦不想跟他多做纠缠,转身便走了。

  “喂,你看起来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男孩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那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东野静弦头也没回地答了一句。

  手背上的伤口还在火辣辣得疼,刚才还不觉得,现在好像疼得越发厉害了。骆零用肥皂反复清洗着伤口,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那家伙是谁?为什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theheroeback!”宿舍的门刚一打开,早等候在房里的方见月便嚷嚷开了。然而当发现门口的人两手空空时,顿时便傻了眼。而与之相反的,房里的另外两个男孩则立刻欢呼了起来,兴高采烈地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嘿嘿,我就说他们一定会输吧?南瓜那家伙早就成精了,想抓它哪那么容易!“刚才还一直紧张兮兮的沈飒如今却开心地像是中了彩票似的。

  “还好我没有站错队!“刘昊兴奋地和他击了一下手掌。

  “当然了!选我准没错!!“

  “可上回我选的也是你,结果还不是替他俩打了整整一个月的饭?“刘昊收回手说道。

  “哎,上回是上回,现在还提这个干嘛?“沈飒不快地推了他一下。

  面对这种情况骆零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躺在床上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你都去哪儿找了食堂去了吗”方见月似乎还不甘心。

  骆零两只手枕在脑后懒洋洋地说道:“去了,其实我已经抓到它了,不过半路又让它跑了。”

  “跑了?怎么回事?”

  骆零把刚才的事又说了一遍。

  “这么说南瓜逃走和我们无关,总之我们已经抓到它了。”方见月似乎很怕输,还在妄图争辩。

  ”喂,我们打赌的时候可说得清清楚楚,必须把南瓜带回宿舍才算赢。现在我连根南瓜毛都没看见,当然算你们输了。“沈飒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他蒙混过关。

  “说得对!”刘昊随声附和道。

  “那…算打和好了!“方见月大度地摆了摆手,倒像他才是赢家似的。

  “你以为我傻啊?打和?明明就是你们输了,你可别想耍赖啊?”沈飒哪有那么容易上当,当下摆出一副没得商量的架势。

  “算了,是我们输了。“骆零倒是一脸淡然。

  “哎,这就对了嘛!俗话说认赌服输,再说不就是穿个裙子嘛,又不是让你们穿比基尼。”沈飒嘚瑟起来就没个完。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幼稚,都多大了还玩这种游戏?要不…我们玩点更刺激的?”方见月还在继续周旋。

  “不用,我可没那么狠,这个惩罚就足够了。“沈飒得意地挑动着眉毛,十足一副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表情。

  “你小心出门被雷劈!”

  “如果能看你穿一次裙子,就是被雷劈一百次也值了。“

  “想死是吧,好,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