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打那里,二小姐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俏臀,似乎昨天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又回来了。

  林晚荣望着她小臀,嘿嘿笑,心道,只要你这小妞不招惹我,又怎么会揍你,我可没凌虐箩莉的毛病。

  这天便在书房里度过了。萧玉霜见林晚荣对自己不再那么凶巴巴的,话儿立即多了起来,好在那西席对小姐们读书向来是没抱多大希望,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反倒是对表少爷越发的严厉起来。

  表少爷听表妹在后面叽叽喳喳的和林三说话,心里痒痒,奈何他今天做了次好学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新形象,自然舍不得就此破坏,因此也就生生的忍受了天。

  好不容易挨到傍晚时分,趁那先生上茅房的功夫,表少爷急忙掉头对萧玉霜道:“表妹,待会儿我们去哪玩?”

  萧二小姐摇头道:“听娘亲说,姐姐今晚就要回来,我要等她回来。”

  表少爷精神振道:“玉若表妹今晚也要回来?不如我也与你起去等吧。”

  萧玉霜点点头,笑道:“没有问题。不过,姐姐上次说过,回来之后,要看看你诗经能背多少?既然表哥这样说,那自然是有把握的了。”

  表少爷面色立变,急忙打了个哈哈道:“啊,这样啊,我刚刚记起,今晚还约了王公子李公子起研究些诗词,那我就不去迎接玉若表妹了,你替我向她告个罪吧。”

  萧玉霜点点头,起身嫣然笑道:“那我先走了。”

  表少爷正要回话,却见萧玉霜目光是盯着林晚荣的,这句话竟然是对林晚荣说的。

  说我么?林晚荣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主子主动和下人道别,还真不多见。家丁做到这个份上,也算厉害的了,看来他在这萧二小姐心中还是有几分滛威的。

  表少爷自萧二小姐走后,便不见了兴奋情绪,林晚荣知道表少爷的心思,便奇怪的问道:“少爷,大小姐回来这样的大事,你怎么能不去迎接呢?”

  表少爷哭着脸道:“林三,你以为我不想去吗?只是玉若表妹为人精明能干,她要我多多的读书,每次看见我都会让我背些诗书。可是直到如今,那诗经我只背的四句,如何敢去见她?我还是在这里老老实实听先生讲课吧。”

  这个郭无常想来是受过不少次这样的折磨了,看他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林晚荣心里不由得摇头苦笑,厌学到这个份上,这个表少爷也算是生猛了。

  “大小姐这是为你好啊,只要少爷你用功读书,考取了功名,将来有什么要求,向夫人提,夫人自然会应允了。”林晚荣道。

  “林三,你对我够意思,我也不瞒你了,我对这诗书着实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你刚才教我背的那两句诗可真好,你能不能再教我背几首?”表少爷讨好的对林晚荣道。

  “没问题,少爷的事就是我林三的事。”林晚荣拍着胸脯道:“我定尽我全力,帮助少爷达成心愿。”

  表少爷听得眉开眼笑,见二小姐已走,也没什么心思装好学生了,在屋里不断的走来走去,向窗外张望着。

  林晚荣知道表少爷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便道:“少爷,听这先生讲书,也着实没趣了,倒不如我们出去寻找些灵感?”

  正文第六十二章什么叫装b?1

  表少爷听了这个充满诱惑的建议,顿时眼睛亮道:“正是,正是,还是喝酒嫖——哦,灵感来的更快。”

  表少爷不小心,将心中所想顺口说了出来,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急忙左右瞻顾,却见那林三摇头晃脑四处张望,副我没听到的样子,表少爷心里暗赞,这小子,上道,有前途。

  “不过,先生那里要如何交待呢?”表少爷皱眉道。他今天得了先生夸奖,在先生和表妹面前装了天的好学生,此时竟然隐隐的有几分留恋起来。

  林晚荣自然不愿意这表少爷去做什么好学生,试想表少爷要是这般勤奋好读,那岂不是连累了林晚荣?

  “少爷,你今天的表现,先生应该很满意了,他应该不会有意见。再说了,咱们是出去寻找灵感,又不是去做坏事,怕他什么?”林晚荣大义凛然的道。

  “对,对,我们是去寻找灵感。”少爷安慰自己道。

  趁着先生在茅房尚未归来,两个人偷偷摸摸溜出书房,林晚荣在前开道,表少爷在后面跟随,主仆二人直奔“灵感”而去。

  在院中刚走了几步,林晚荣便听后面传来个声音道:“林三,你这是干什么去。”回头看,正是那与林晚荣不合的王管家声音。

  想起这个王管家敢给自己穿小鞋,林晚荣心里动,大声道:“哦,是王管家啊,我是奉少爷之命,出去半点事。”

  “少爷,哪儿来的少爷?”王管家没看到偷偷摸摸跟在后面的郭无常,大大咧咧的问道。

  “是郭无常,郭少爷啊。”林晚荣假装恭敬的道。

  “原来是他啊,个外戚,叫什么少爷,你还是尽心尽职为萧家做事好了,那个外面来的野少爷,你少管他好了。”王管家端起架子教训他道。

  看着王管家背后表少爷愤怒的扭曲的脸,林晚荣拼命的抑制着笑,道:“这个——”

  “我干你娘,狗东西——”表少爷早已忍耐不住,冲上前来,对着那王管家就是肘子。

  王管家吃痛转头,看眼前的正是外戚表少爷,便知道上了林晚荣的当。

  这表少爷虽是外戚,却是夫人的娘家亲侄子,是知县老爷的公子,可以说的上是萧家的半个主人,虽然平日里窝囊的紧,丫鬟下人们都有些瞧不起他,但到底是半个主子,哪里是他这等当奴才的能够随便编排的。

  表少爷在这萧府中居住多年,最恨别人不拿自己当主子,再加上今天心情不是很爽,听了这王管家的话,哪能不火冒三丈?当下上蹿下跳,拳打脚踢,将那王管家揍得猪头三似的。

  碰到这等倒霉事,即便是萧府的管家,这王管家只得抱头护住脸,任表少爷顿猛揍,却声也不敢吭。

  来来往往的家丁丫鬟极多,见是表少爷殴打王管家,旁边还立着萧家第家丁林三,便都站的远远的看热闹。

  俊丁勇护少爷,主人怒殴奴才,不到会儿,这等佳话便传遍了整个萧家。

  见那王管家鼻青脸肿,倒在地上哼哼不已,看那样子没有个三五日难以恢复,林晚荣假模假样的拉住表少爷道:“少爷,王管家也是无心之失,就饶了他这次吧。咱们还是赶快寻找‘灵感’要紧。”

  表少爷这才停手,狠狠的看了王管家眼,又是脚踢到他肚子上,这才感觉有些解恨。这姓王的奴才,你要是有人家林三半的上道,老子也不会这么窝火了。

  表少爷揍人揍的爽了,赞赏的看了林三眼,拍了拍林晚荣的肩膀道:“走,寻乐子,哦,寻灵感去了。”

  两个人出了门,倒是需要表少爷带路了。林晚荣在这金陵城中,熟悉的地方也就是那么几个,除了玄武湖畔,就是萧家了,至于那启发“灵感”的地方,还从来没有去过。不过他做销售经理的时候,周倒有五天是陪着人在这种地方耍乐子,没想到今天却沦落到要靠别人带路,实在是有些惭愧。

  此时天色将暮,表少爷拉住林晚荣道:“林三,看你今天这么够意思,少爷我就好好赏赐你番,今天,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耍耍乐子。”

  “哦,少爷,只要是能帮助你启发灵感的地方,就是刀山火海,我也愿意跟你去。”林晚荣极为滛荡的笑着道。

  表少爷哈哈大笑道:“不错,只要能带来灵感,管他是什么地方。”

  “少爷英明。”林晚荣竖起了大拇指。

  受林晚荣这记马屁,表少爷甚是受用,凑到他跟前偷偷道:“林三,你听过妙玉坊没有?”

  妙玉坊?这个倒的确是没有听过,但只听这名字便知道是什么地方了。这金陵城的风月场所,林晚荣个都没听过,所以今天又成了初哥。

  表少爷神秘笑,露出个谅你小子也没去过的眼神,你们这些下人,哪能知道这等销金窟所在呢?金陵十二钗,秦淮风与月,自古以来便是金陵特色,天下闻名。

  那妙玉坊是秦淮河边最大的家青楼,里面的姑娘不仅漂亮而且都有些不俗的本事,比如,有的会唱歌,有的会跳舞,有的会品箫,诸多优点,不而足。

  “最妙的是,妙玉坊最近新来了位花魁,不仅有天人之色,更有惊世之技,最为难得的是,听说还是个清倌人,卖艺不卖身。你少爷我今天心情好,带你小子去见识见识了。”表少爷大言不惭的说道。

  妓院里的花魁?天人之资?卖艺不卖身?很有看点哦。如果再加上个暗地的侠女或者魔女身份,那可真就是部小说了。

  林晚荣嘿嘿直笑,这个表少爷看来也深的风月之精髓啊。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兴趣?”表少爷见林晚荣笑得很诡异,以为他动心了,便故意问道。

  林晚荣嘿嘿笑,问道:“少爷,和这个花魁睡晚上,大概要多少银子?”

  表少爷目瞪口呆,这个下等家丁,真不是般的粗俗啊,不过真是对了少爷我的胃口,表少爷本来就不是什么读书人,对这些粗口也没什么忌讳,当下不以为意的笑道:“有银子也睡不着,人家虽是个清倌人,但眼光高得很,每日见的才俊公子不知凡几,可从没听说有谁成为入幕之宾。”

  正文第六十三章什么叫装b?2

  这类故事电视上小说上演得多了,林晚荣不屑的道:“少爷,不瞒您说,我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些花魁了。说的好听点叫花魁,说的难听点,就是叫装b。什么花魁草魁,再花魁,她也还是表子。青楼是什么地方啊,那就是让咱们男人乐呵乐呵的地方,到了青楼,你不卖肉,就弄张小脸就想糊弄过去,把咱们男人当傻子了?光看那脸就知足了,那还不如回家找副仕女图好好的欣赏呢,花那银子做什么?”

  “哦,哦,林三,请问下,什么叫做装b?”

  “装b就是——打个比方来说吧。这青楼里的表子,明明就是给人睡的,偏偏还有什么卖艺不卖身的花魁故作清高,这就叫装b。”

  “有道理,有道理。”表少爷顿生知己之感:“林三,看不出你很有感慨那,怎么,以前逛过窑子?”

  “没有,没有。”林晚荣急忙谦虚的道:“只是听这些卖艺不卖身的花魁的故事多了,有些麻木了。我就在想,到了青楼就该卖肉,要不然还是青楼吗?还有那些什么公子才俊,在花魁前人五人六的装模作样,说是欣赏人家的才华,可是背地里却是怎样副嘴脸,咱们是男人,可都清楚的很。只有表少爷您,纯朴自然,美玉天成,那才是真正的英才俊杰。”

  表少爷眼冒金光,紧紧拉住林晚荣的手道:“林三,你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这是二十两银子,是少爷我打赏你的。你今天晚上就跟着少爷我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谢少爷。”林晚荣将银子收入手中,脸上满是“感激”之色。动动嘴皮子,便有二十两银子入帐,何乐而不为。

  “林三,看你这么有办法,能不能再帮个小忙?”见林晚荣收了银子,表少爷脸上笑成了朵花,谄媚的道。

  “但有少爷吩咐,林三无不听命。”看在银子的面子上,林晚荣豪迈的道。

  “林三,你有没有办法,让少爷我多多亲近亲近这位花魁?”表少爷略带几分腼腆的道,提出的问题却是这么的直接。

  “这个,这个,少爷,您难道不怕二小姐和大小姐有意见?”林晚荣额头冷汗,这个表少爷还真有种,这种要求也能提出来。

  表少爷叹了口气道:“这就好比是桌上的两道菜肴,道是味道虽美却完全吃不着,另道却是味道不差,还有希望能吃到,林三,你要是我,你选哪道?”

  “这还用说,自然是先吃那道能吃的。”林晚荣强忍着笑意道,这个表少爷虽然草包,这个比喻却也有几分意思。

  “对,就是这个道理。先吃那道能吃的,然后再慢慢图谋那些还不能吃的,最终把不能吃的,也变成能吃的。”听到林晚荣赞同自己,表少爷立即兴奋起来,却不小心便暴露了狼子野心。

  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个表少爷虽然草包,没曾想竟然有这般雄心壮志,实在是让林晚荣有些佩服他的脸皮之厚了。

  “怎么,你不答应?”表少爷见林晚荣愣在了那里,急忙又掏出二十两银子放在他手里,紧张的道。

  “不是我不答应,只是,少爷,你也太高看我林三了。我连那花魁的样子都没有见过,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帮的上忙?”

  “无妨,无妨,林三你足智多谋,定会有办法的。那花魁叫做秦仙儿,长得国色天香,貌美无比,你看了就知道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要那花魁秦小姐,能够多看我几眼,能与我说上几句话,就心满意足了。”

  说起这花魁秦小姐,表少爷便有些痴呆了,似乎又想起了秦小姐的美丽模样。

  林晚荣奇怪的道:“难道这位秦花魁,比大小姐还要漂亮?”

  “非也,非也。”表少爷急忙道:“就像我刚刚说过的样,个是只能看的,个是可以吃的,你会先要哪个?”

  日,这表少爷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见他那副花痴的样子,林晚荣暗自好笑,将四十两银子收在怀里笑着道:“那我就想想办法,让那秦小姐多看看少爷,多与少爷说两句话吧。”

  见林晚荣答应,表少爷高兴异常,他有种直觉,凭着这个家丁的优异表现,这位花魁秦小姐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秦淮河,古称淮水,据说秦始皇时凿通方山引淮水,横贯金陵城中,故名秦淮河。

  项羽建立大楚王朝之后,绵延千年,长盛至今,随着经济和文化艺术的发展,秦淮河带更是繁华异常。

  十里秦淮,两岸贵族世家聚居,文人墨客荟萃,当真是个读书人梦里的天堂。

  秦淮风光,以灯船最为著名。夜晚之时,河上之船律彩灯悬挂,游秦淮河之人,以必乘灯船为快。

  林晚荣站在这秦淮河边,感慨万千。眼前的秦淮河,富贾云集,青楼林立,画舫凌波,成江南佳丽之地。古迹园林画舫市街集于身,异常繁华。

  “少爷,你说的妙玉坊在哪里呢?”这是林晚荣在这个世界第次逛窑子,表现的自然要“初哥”点,怎么能抢了少爷的风头呢。

  果然,表少爷郭无常极为畅快的摆手,指着远处的处楼阁道:“你看看,不就是那里了?”

  顺着表少爷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凛立着座华丽的楼阁,有四层来高,彩旗飘扬,灯笼高挂,光鲜明亮,富丽堂皇,还没走近,便可以听见男人们的欢笑声和姑娘们的娇笑。

  郭无常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也不要林晚荣带路,径自越过他,直往妙玉坊门前冲去。

  “郭公子,你可来了。”热情的老鸨扭着肥胖的身段凑到表少爷跟前大声笑着说道,妩媚的眼神差点让林晚荣将饭都吐了出来。

  这时代的妈妈桑和自己那时候的相差甚远,林晚荣对比起自己经历的风月场所,就妈妈桑的身段与脸蛋来看,档次都比这妙玉坊高了不少。不过在这个时代,能有这么大规模和人气的青楼,在这秦淮河边,也是数数二的了。

  郭无常也毫不避嫌的在那老鸨子的屁股上摸了把道:“韩姐姐,你可想死小弟我了。”

  “哎哟,我的郭公子,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姐姐。”韩姐姐笑着回道。

  正文第六十四章愤恨

  这郭表少爷读书不怎么样,玩这些却是熟练之极,笑着在她屁股上猛捏了几下道:“这些时日出去游历了番,却不曾想冷落了姐姐,实乃小弟之过。”

  郭表少爷肆无忌惮的与老鸨子调笑起来,那眼神还真透着点点欢喜,似乎对老妇有几分偏好。原来表少爷喜欢这口啊,林晚荣阴笑着。

  二人调笑了阵,郭无常将绽白花花的银子丢到韩姐姐白生生的胸脯上,韩姐姐眉开眼笑的道:“谢郭公子打赏。楼上楼下的姑娘们,郭大公子来了,好好伺候郭大公子。”

  郭无常得意洋洋的向前走进妙玉坊大门,然后队林晚荣道:“怎么样,林三,多学着点,对着女人们,只要你有银子,想要多少有多少。谁要不服,就拿银子砸的她躺下。”他此时春风得意,浑然忘了那花魁秦小姐,似乎拿多少银子都砸不倒。

  “少爷说的极是。”林晚荣脸上副受教之色,心里却是笑翻了天,这点还要你教?我吊马子的钱堆下来可以砸死你这表少爷。

  郭无常读书识字做文章不如他,但在这青楼风月上确认为高他筹,总算找回了面子。

  自始至终,院子里的老鸨和姑娘们都没正眼看下林晚荣,在这种迎来送往的地方,她们早就练就了双火眼金睛,跟随主人起来的家奴,她们从来都不会正眼瞧的,主人口边剩下的食才轮得到下人呢。

  虽是夜幕初开,来到妙玉坊销魂的客人们可是不少,楼里到处莺莺燕燕和客人们打闹着,白花花的胸脯和大腿闪的人眼疼。林晚荣纵然是久经此道,但是这青楼还是第次来,时之间东张西望,倒也颇觉得稀奇。

  至于这院子里的姑娘们,虽然穿的暴露,但姿色都还入不得林晚荣的法眼。

  郭无常双手纯熟的在左右两个姑娘得怀里摸索着,看见林晚荣静静的站在自己身边,副似笑非笑的样子,郭表少爷奇怪的道:“林三,你不喜欢这里的姑娘么?哦,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跟少爷我出来嫖——哦,寻找灵感,所有费用当然是我包了。”

  这个郭无常虽然没点墨水,不过对于下面的人倒是不错,林晚荣呵呵笑着道:“少爷,你爽就可以了,我对这里还不太习惯。”

  开玩笑,这里又没有杜蕾斯,谁知道这些小姐们有没有什么花柳爱滋,再说,也没有对他胃口的。

  郭无常拍手道:“我知道了,林三,你还是只童子鸡吧?哈哈,难怪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