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尤其是夏风和夏云两兄弟,面对著他们的父亲,到底还能够坚持多久呢?

  “真是该死!”文冶达望著他的师傅血手天蝎,眼中闪过阵寒光,“早知道会变成这样的局面,当初就应该把夏赫除掉,这样来,今天我们也就不会落到如此的地步了。”

  “现在说这个太迟了。”血手天蝎冷声道:“你还是多想想应该如何应付现在的局面吧!”

  “夏风和夏云的部队面对著曾经统帅他们的老将军,能够发挥多少的实力呢?”在旁的上官清儿有些不安地望著文冶达,迟疑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文冶达苦恼地说道:“但现在我们手头又没有可以换的人。真正能够领兵作战的将领中,也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和庆计他们较量。”

  “徵兵的事情怎么样了?”血手天蝎换了个话题问道。

  “很不顺利啊!”

  文冶达叹息了声,道:“谷城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了,全部人口加起来也不过十二万,我们徵兵的难度太大了。”

  “那么到现在征到多少兵了?”血手天蝎继续追问下去。

  “征了近八千名。”文冶达想了下才回答道。

  “太少啦!”血手天蝎很不满意地说道:“这样加起来,我们手中也只有二万多点的兵马,怎么和叶天龙的十多万大军抗衡?”

  “何况在我们的后面,北方军团的那头老狐狸直在暗中窥视,就等个机会出手。”上官清儿提醒道。

  “这个家伙,就知道趁火打劫。”文冶达恨恨地说道:“现在我落魄了,就换了张嘴脸。当初还不是”

  “不要说当初了。”血手天蝎挥手,打断了文冶达的话头。

  他望著文冶达的眼睛缓缓地说道:“看来还是师兄的眼力好,他收的弟子尤那亚做得就是要比你好得多。”

  “师傅”文冶达下子变得激动起来。

  “你想不输给你的弟弟,就要拿出你的实力来,不要再怨天尤人的。”血手天蝎改先前的口气,开始为文冶达打气,“虽然现在你的实力不济,但只要你肯努力,还是有办法变得强大起来。”

  “那我要怎么做呢?”文冶达的眼神下子热烈起来。连站在边的上官清儿也下子竖起了耳朵,到底血手天蝎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血手天蝎左右看了看,文冶达会意地挥手,让身边的侍卫们退下去。

  “还记得我和你说的万灵血珠吗?”

  血手天蝎压低了声音,显得十分谨慎的样子。文冶达点点头,有些疑惑地望著自己的师傅。

  “这个好像和现在没有什么关系啊?师傅你不是说要等到我登上法斯特的皇位之后再说的吗?”

  “本来是要在条件最好的时候才炼制的,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有靠它了。”

  血手天蝎的眼中闪过丝可怕的光芒,让正留心看他的文冶达和上官清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怎么靠它?万灵血珠不是用来帮助师傅您登上无上境界用的吗?”文冶达忍不住追问下去。

  他从来没有听血手天蝎说过万灵血珠的事情,所以对于这个东西没有丝毫的瞭解。

  “万灵血珠是血光之道的无上宝物,它的威力之大,绝非是你们可以想像的,它是出现在众神之战的末期,被创造出来对付天神的,用来对付夏赫他们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师傅,既然万灵血珠有这么大的威力,为什么不早点说呢?”文冶达有些不满地说道。

  “因为它需要万两千五百个人的生命和鲜血才可以炼制。”血手天蝎字顿地说出了让文冶达和上官清儿心惊胆战的话。

  “需要万两千五百名?”文冶达和上官清儿不禁面面相觑,这个数目背后的含义让任何个人都不寒而栗。

  “不错。其中有万名成年人是作为炼制万灵血珠的基石,真正炼制用的材料是五百名童男童女和两千名女的鲜血。”

  血手天蝎轻描淡写地说道,就好像是在说使用几头鸡鸭般。他的眼中却是闪动著邪恶的光芒,虽然竭力抑制,但他的语气中还是有著掩饰不住的兴奋。

  “殿下,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做出如此的行动,会带来什么样的可怕后果呢?”

  强压下心中的恐惧,上官清儿忍不住提醒文冶达,她实在想不到血手天蝎会提出这样个疯狂的建议。现在文冶达只剩下谷城这样个弹丸之地,兵少将微,如果再做出这等人神愤怒的事情来,天下还有他们容身之处吗?

  “这”文冶达呆呆坐在椅子上,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来血手天蝎想做的事情实在太恐怖了,这等事情稍微有点风声泄漏出去,引起世人的谴责是可想而知的,他的声誉将毁于旦。

  二来,在谷城这么小的地方,要下子抓走这么多的男女以及儿童,定会引起民众的反抗和马蚤乱,本来他们的徵兵行动就已经在谷城的民众心中留下仇恨的种子,如果再这样来次大规模的抓人,仇恨定会爆发出来,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军队根本无法做到这件事。

  “到底会有多少的士兵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呢?说不定,他们听到这样的命令,就会选择离开我们了。”

  面对文冶达的犹豫和不安,血手天蝎阴阴笑,道:“你不会骗他们吗?把整个事情分成几个阶段,用几个不同的名义来把材料凑齐。”

  “殿下,这件事”

  上官清儿生怕文冶达被血手天蝎说动,做出这样骇人听闻的可怕决定,便想再次提醒他,不料这个时候,血手天蝎的双眼翻,给了她个恶狠狠的眼神,那种凶狠恶毒的样子下子把她震住了,她的心阵难以言状的狂跳,手心也不由自主地冒出冷汗。自然,她下面的话也无法再出口了。

  “你自己想清楚,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这次不能挡住叶天龙的进攻,那么你的切都完了,也就再没有以后可以想了。”

  血手天蝎进步向文冶达陈明厉害。看到文冶达的神情似乎有所动,便暗暗笑,站起来转身往外行。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是愿意束手待毙,还是做次冒险?”

  留下这样的话后,血手天蝎的身影消失在文冶达和上官清儿的视线里面。

  随著血手天蝎的离去,那种笼罩在上官清儿身上的莫名压力也下子消失了,她暗暗松了口气,担心地望著文冶达。

  “殿下,我”

  文冶达微微摆手,对上官清儿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在还是让我个人好好静下吧!”

  上官清儿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来,向文冶达施了礼,转身开门走了出去。站在院子里面,抬起头来看著略显阴沉的天空,上官清儿的心也像天空样。

  “当初看上这个男人,也许就是个错误吧?”

  心中冒起这样的念头,上官清儿连忙将它压了下去,不敢再让自己的思想往这个方向蔓延过去。

  “我们定有办法摆脱眼前的困境,定!”

  ※※※

  个下午,上官清儿都没有见到文冶达的面,也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等她再见到文冶达已经是深夜了。

  “这么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夏赫的军队到达了吗?”望著步入房间的文冶达,发现他的脸上有著不正常的神色,上官清儿不禁有些担心地柔声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些小事而已。”文冶达呼了口气,侍女开始将盥洗的用具奉上来。

  “殿下,您没有同意那件事情吧?”上官清儿情意绵绵地在旁看著文冶达洗脸净手,有些不放心地柔声问道。

  文冶达擦脸的手停了下,然后慢慢放下,淡淡地说道:“不,我同意了。”

  上官清儿的心下子收紧了,她连忙说道:“殿下,您应该知道这个时候再激怒谷城百姓的话,很可能就会”

  “你放心,我们不会这样愚蠢的。”文冶达打断了上官清儿的话,将毛巾丢到脸盆里面,看著水花飞溅到地上,然后慢慢地说道。

  “明天,我就要在谷城宣布正式成为法斯特的皇帝,大封将士,然后徵召两万名民夫修建谷城的防御系统,同时徵召两千名美女和五百名童男童女入宫。”

  “这样做可以吗?”上官清儿还是十分反对:“谷城的民众本来对于我们强行征兵已经非常不满了,如果这个时候还搞这种登基仪式”

  “你说什么?”文冶达的脸沉,转身往里面的卧室行去,“作为法斯特的新皇帝,我不这样做,难道要被别人笑话吗?”

  “可是殿下您也要考虑到具体的情况和现今的处境啊!”上官清儿跟进了卧室,不死心地继续劝说。

  “闭上你的嘴巴。”文冶达大为不耐烦,“男人的事情,你们女人少管。只要做好你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

  “可是殿下,我为您担心啊”上官清儿边为文冶达铺床,边满脸忧色地说道。

  “你就不要再担心什么了!”文冶达的怪眼翻,“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多说。”

  “好吧,好吧!这茶是刚刚沏的,我把它扇凉了。”上官清儿不敢再多说,乖顺地奉上杯茶。

  文冶达把将茶喝乾,然后抛开茶杯,伸手将上官清儿抱起来,就往床上放。

  “殿下,您您弄疼我了”

  对于文冶达如此急促的举动,上官清儿心中不禁有些迷惑,当文冶达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裳时,那种粗野和疯狂更是完全和平日判若两人,这让她不由得又惊又惧。

  文冶达的双手抓住对玉山,拚命摇晃,口里更是又咬又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只是想将心中的不安发泄出去。

  老实说,他同意血手天蝎进行万灵血珠的炼制行动,但他却完全不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身下女人的痛叫和哀鸣,让文冶达的心思暂时得到了些转移,他不再去多想明天的事情,只是开始尽情享受女人动人的胴体。

  ※※※

  第二天,整个谷城因为文冶达的命令而陷入片混乱之中,到处都有民众起来反抗军队抓人的行动,但得到封赏的士兵却是遵照命令毫不犹豫地执行下去。

  缺乏经验和组织的民众自然无法抵抗军队,两万名民夫很快被召集起来了,五百名童男童女也被带到了血手天蝎的面前,但是找两千名女的事情却显得有些棘手。

  因为民众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被抓走,他们在军队到来之前匆匆忙忙地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别人,有些实在来不及的人家和少女,甚至选择放弃自己宝贵的处子之躯,天之内,谷城多了许多刚刚破身的女人。

  当文冶达知道这点后,真是恼怒万分,在谷城民众的眼中,自己的后宫居然这么可怕,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而在收集到的女中,有不少粗俗恶劣之人,根本无法让血手天蝎满意。他知道如果用这些人来炼制万灵血珠的话,可能会把他自己的生命也赔进去。

  迫不得已,血手天蝎只好让人去找些虽然不是处子,但资质上乘的女人,虽然这是个很大的遗憾,会造成万灵血珠本身的缺陷,但至少还可以把万灵血珠炼制成功。

  这下,在谷城再度掀起了片混乱,整个地区都陷入了惶恐不安的境地,加上强征美女的士兵还不时假公济私,给当地民众带来了更加深重的灾难。到处都有反抗的声音,文冶达的军队受到的阻力之大,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想。

  而这个时候的前线,庆计和左岛近收到这样的情报后,在谷城当地些民众的支持下,挥军向文冶达的军队发动猛烈的攻势。对文冶达的行动深感不满的夏风和夏云也不再有强烈的斗志,在天龙军团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天的激战之后,他们退了五十里,在他们的身后,谷城那不高的城墙和门楼都已经看得到了。

  "202"

  午休的时候,照例是叶天龙练功的时间。自从和天剑老人战之后,叶天龙对剑术的理解又更加深入了层,从这个剑术绝顶的高手身上,他学到了不少的经验和技巧,往日里有些生涩的地方下子豁然开朗。

  这种生死线的搏斗和平日里自己人之间的练习有著天壤之别,刀山剑海中体会到的技巧才是真正实用的武技。

  可是今天坐在练功的房间里面,叶天龙却无法静下心来,更不用说是什么入定练气参悟剑术了。只要他稍微静下心来,脑海中马上会冒出各种各样的念头来。

  自从昨天晨月说那番话后,叶天龙的脑海中就直在为这件事翻腾不休。连早上的例行会议也是付心不在焉的样子,幸好他的部下们早已习惯了自己主帅奇怪的作风,见到他这个样子也没有引起丝毫的在意,除了几个新加入的将领在心中暗自奇怪之外,其他的人都若无其事地汇报讨论,准备下步的工作。

  “真是该死!”

  坐了老半天,叶天龙还是没有点收获,他根本无法像往日那样的静心。他心里知道晨月的这个建议有多大的危险,但又偏偏具有令人难以抵挡的诱惑力。

  “真的会是天下第人吗?”

  想起了晨月在早上起床之前,在他耳边的喃喃低语,叶天龙不禁苦笑了声。到底什么是天下第人呢?记得第次见到晨月的时候,她也这样对他说过这个词语,而且还十分肯定地说这是远古的预言。

  既然无法静心练功,不如出去走走,放松下心情。这样打定主意之后,叶天龙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是午休的时间,整个指挥部所在的府院里静悄悄的,除了各处的卫兵外,基本上没有看到几个人。

  不知不觉中,叶天龙走到府院后面的练武场。看到场地的中央,个身材高大的巨汉正在不断地挥舞手中的大剑。

  “修罗?”

  叶天龙眼就认了出来。他走到修罗的身边,看到修罗正好使完最后招,轻巧地将大剑收了起来,开始仔细地擦拭剑身。

  “你对这把大剑可真是爱护啊!”叶天龙坐到修罗的身边。

  “是啊!”修罗没有抬头,“剑对于剑士来说,就是他最信赖的朋友,何况血狼是我在师傅的指点下亲手打造的,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部分了。”

  “血狼?”叶天龙念了次,“真是可怕的名字啊,让人听就感觉到有股杀气。”

  “再可怕也没有人心可怕啊!”修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著远方,脸上掠过丝怪异的神色。

  “你练得这么苦,到底是为什么?”叶天龙突然开口问修罗。

  从认识修罗的那天开始,叶天龙就看到修罗只要没有事情就在那里练功,对武道的追求简直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

  “因为我在追求武道的第人。”

  修罗伸手擦去脸上的汗珠,认真地望著叶天龙。他身体的回复力实在惊人,和天剑老人交手时所受到的伤势到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武道的第人”叶天龙的心中动。

  “不错。”修罗颔首道:“要做个强者,就要永无止境的追求下去,不断地超越个又个的目标,这是师傅对我说的话。武道的尽头,就是天道的,我真想看看无上的天道到底是”

  修罗下面的话,叶天龙没有再听进去了,因为他前面的话已经深深触动了叶天龙的心。

  “永无止境地追求不断地超越”

  叶天龙的心中不断重复著这两句话,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似乎被下子点亮,但仔细想去,又好像抓不到什么东西。

  但有点,他已经非常清楚,要保护自己身边所爱的人,就必须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做个真正的强者。老实说,是晨月最后那柔弱的神情点起了叶天龙心中的万丈雄心。

  “退步来说,就算是要自保,也需要做个强者。”叶天龙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的心开始猛烈跳动,手心也冒出了汗水。

  “就赌它次。”

  “有什么问题吗?”修罗看到叶天龙脸上奇怪的神情,不禁好奇地问道。

  在心中下了决定之后,叶天龙反而变得轻松起来,他笑著对修罗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到件有趣的事情。”

  “哦,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修罗好奇地追问道。

  “那是什么?”叶天龙突然发现在远处的屋脊上升起了个朦胧的影子。

  “什么?”修罗呆了下,顺著叶天龙手指的方向望去,看之下便道:“是个女人。”

  “女人?她想干什么?”叶天龙望著这修长的背影在屋脊上轻灵地跳跃,渐渐接近了他们所住的地方。

  “是飞贼,还是细?”修罗站了起来:“从她的身法来看,功夫还真不错,可惜是个没有经验的新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从屋脊上走,这不是给别人下子就发觉了吗?”

  “看来是个笨贼。”叶天龙来了兴趣,他站起来笑道:“如果是受过训练的细,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时候,屋脊上的那个女人似乎是发现了叶天龙和修罗正在看她,突然就地个伏身,消失在屋脊的下面。当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另外处的屋脊。

  “要逃了,追!”叶天龙望了修罗眼,修罗的眼中也是片笑意。两个人同时点头,纵身向前飞驰。

  “反正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抓个笨贼玩玩也是挺有趣的。”叶天龙边向前飞驰,边对修罗说道。

  这时候,两个人也到了屋脊上,看得更加清楚了。那个女人正顺著东北方向的屋脊路纵跃,似乎是因为逃命的关系,速度快了许多。

  “真是个笨蛋。”修罗笑道:“在屋脊上逃跑,虽然快了点,但目标太明显了,怎么不会想到跳下去,走小巷子呢?”

  说来真巧,修罗刚说完这话,就见那个女人纵身跳下了屋脊,消失在弯弯曲曲的小巷之中了。

  “不好。”叶天龙和修罗同时大叫起来,没有想到这个笨女贼会突然开窍了。想到自己两个居然会让个女人从眼前溜掉,他们两人都感到非常没面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