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余波反旋抛出在半空中,而这个时候,血蝠的攻击到达了尤那亚的身上,在旁边的人看来,只是看到团血雾将三个人的身形完全包围起来,不时从中传出了几声喝叱,还有就是让人闻之心神发颤的怪异鸣声。

  尤那亚迎著漫天飞舞的血色蝙蝠,嗔目大喝声,张口猛的喷出了口雪白的真气,白色的气体到空中便向四下扩散,和血色的蝙蝠群混合在起,红白相间,煞是好看。

  尤那亚的时机选择得非常巧妙,正好是血色蝙蝠将他合围起来,张开那尖利的针嘴破他的护身真气,就要向他下口之际,他那极阴至寒的玄冰真气喷出,也就是这个时候,这些不畏任何打击的血色蝙蝠露出了自身唯的破绽。个中的机巧是外人无法瞭解的,就是身在其中的两个人也难以想像。

  “波,波”

  起先是轻微的响声,接下来就变得大海波涛呼啸的声响,到后来更是有如裂岸的惊涛骇浪猛烈撞击的震天巨响。

  “轰隆!”

  红白相间的气团猛然间爆炸,强烈无比的劲气向四面八方流窜,飞沙走石,大街两边的行道树全部被当场折断,甚至连旁边的房子也是阵剧烈摇晃。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连尤那亚和血蝠两个人的身子全部被如此猛烈的冲击波推著飞起了半天高,离开了有六丈的光景。红蛛的身子本来就已经在半空中飞腾,现在更是被远远地震出十丈开外。

  那些正想合围上来的人更是不堪,特别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些杀手,正面受到冲击波的洗礼,肢飞体裂,血花飞溅,根本找不到具完整的尸体。跟在后面,离开战团远点的那些杀手就像是被强风刮到的稻草,东倒西歪,在地上翻滚,场面混乱之极。

  只有几个身手特别好的杀手,他们虽然也冲在前面,但护身真气还是发挥了定的作用,使得他们没有像他们的手下那样成为地上的断肢残体,血肉碎块。

  但是看到如此可怕的搏杀和强大如斯的劲气,他们除了目瞪口呆之外,脑子里面时间再也没有什么想法。

  “居然可以这样”

  “个人能够做到如此吗”

  相对而视的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是极度的惊骇,这样的威力,就连他们视之为神的总师主飞鹰老人也做不到。

  在屋顶落下,双足沾青瓦,尤那亚就感到胸口阵气血翻腾,四肢百骸就像是散开了般,口真气转不过来,喉咙处甜,股腥味直冲鼻腔。

  “哇呃”

  接连吐了两口鲜血,尤那亚骇然发现在鲜血中居然还杂有血块,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及内腑,如果不及时得到医治的话,本身的功力将会大减,甚至有生命的危险。

  他不敢怠慢,强压下胸口涌起的血气,将口到了喉咙处的血硬生生地重新咽了下去,原本雪白如冰的脸色现在变得潮红无比,几乎就要滴出鲜血来。

  声震天的长啸,尤那亚的身形冲天飞起,如流星般,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快速飞掠,看到受伤之后的尤那亚依然有这样的气势,在场的没有个人敢起身追赶,全部眼睁睁地望著尤那亚的身形消失在夜幕之中。

  虽然血蝠和红蛛知道尤那亚其实是强弩之末,根本就不堪击了,但他们却是连开口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被玄冰真气伤及内腑之后,他们十分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是麻木掉般,从骨髓中渗出的寒气让他们有如置身于无间地狱的阴寒之处。

  他们知道绝不可以让玄冰真气将自己的内腑完全侵占,不然的话,等待他们的只有是死路条。他们只有拚起全身剩下的那点护命真元,保护自己的内腑不受到玄冰真气的入侵。

  等到回过神来的众杀手们将血蝠和红蛛往吉里曼斯的临时指挥部护送的时候,整个艾司尼亚已经陷入片杀戮之中,到处是震天的喊杀声,不时冲天而起的火焰在夜幕下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怕。

  属于尤那亚派系的大臣以及些正在向尤那亚靠拢的大臣们根本没有想到,就在尤那亚忙于召开会议确定皇位继承人之际,吉里曼斯暗中买通了贾拉德身边的护卫,和贾拉德进行了次会晤。

  经过番讨价还价,吉里曼斯以三军大都督的代价说动了贾拉德倒戈,当然,尤那亚在殡殿前的表现让贾拉德不满也是他倒戈的原因之。而尤那亚忙于拉拢大臣,没有太多的心思注意到自己这个心腹大将身上那股天生的杀戮之气,在吉里曼斯的引诱之下,完全被引发出来了。

  这样来,艾司尼亚的实力在夜之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吉里曼斯手中有了北西两大都督府的城卫军,东督府的停摆又给了他们活动的自由空间。而原本实力最大的尤那亚却只剩下了南督府的力量,虽然说海鹰扬的军队马上就可以到达艾司尼亚,但在这个空档中,他的力量却是不如吉里曼斯了。

  加上吉里曼斯精心策划了整个行动,他决定以武力来说话,要趁这个机会在夜之间将反对自己的势力从艾司尼亚抹杀掉,反观尤那亚却是没有想到吉里曼斯竟然在艾司尼亚发动这样大规模的叛乱,这样的行动在法斯特建国以来都是没有出现过的,因为公然出动军队争夺皇位,分明就在告诉别人,这是次叛乱,自然也不可能得到国内众贵族的承认,也不会得到军队的承认。

  更何况,现在全国大部分的军队都是在他尤那亚的手中,吉里曼斯会冒这样个天大的险,这也和吉里曼斯平日的性格完全不样。

  有心算无意,吉里曼斯的这次行动计划可以说是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差点儿就让尤那亚命丧长街,尤那亚派的大臣则是被网打尽,几乎是全部被格杀于当场,只有海鹰扬在受到两个残神围攻,身负重伤后,却在他的鹰扬铁卫救护下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现在杰夫特和贾拉德的军队正在进行合围,将他和尤那亚起围困在西郊的处府第。

  但艾司尼亚的情势很快变得不受控制了,被紧急组织起来的尤那亚家将和吉里曼斯的家将开始陷入混战之中,受到过严格训练的他们比起吉里曼斯的家将来,战力要更胜上半筹,只是被抢了对手先机,而且对手的计划周全,因此才在战斗中处于明显的劣势。

  数万人在城中到处厮杀,整个艾司尼亚陷入了片混乱之中,特别是在吉里曼斯的家将获得了圣殿骑士团的支援之后,群龙无首的尤那亚家将便完全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力量,他们四散溃逃,将混乱的因子传到了艾司尼亚每个角落。

  经过拚死的厮杀,身受重伤的尤那亚和海鹰扬在数百名鹰扬铁卫的保护下逃出了艾司尼亚,留下来断后的南督马可布威则战死于艾司尼亚的城门口。

  杀红了眼的贾拉德暴跳如雷,他和杰夫特都知道让尤那亚和海鹰扬逃走的后果是不堪想像的,杰夫特马上率领城卫军拚死追杀,但贾拉德却是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他下令自己的部下在城中大开杀戒,尤其是对属于尤那亚派的那些大臣府第,他的部队更是大肆杀戮,烧杀劫掠,时之间血流成河。

  吉里曼斯起先还想控制下局势,但很快他发现这根本做不到,就连他自己的家将也加入了抢掠的行列,被杀戮和鲜血冲昏头脑的野兽们横行于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

  艾司尼亚在哭泣,这座名震中外的大陆名城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这夜的艾司尼亚,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在逃命,都在流血。

  ※※※

  剑合气聚,风雷乍起,眼看叶天龙前后受敌,命在须臾。蓦地,他的身形猛的旋,半途出招,剑虚点,将众人的攻击引向自己的身右,劲气收发由心,人向左闪,神器烈火挽,已经靠近了个卫士的身,接触,这个卫士的剑和盾同时飞起,再循身切入,股莫可抵御的劲气压得卫士当下口鼻出血,断了生气。

  接著闪至另外个卫士身侧,当胸兜心就是脚踢出。同时神器烈火后点,从卫士的盾旁捣入。

  “啊”

  被踢中的卫士狂叫声,向后便倒,胸骨尽折,口中鲜血狂喷。

  “哎”

  后面的那个卫士刚从盾侧现身递剑,却惨叫声,神器烈火已经到了,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他想重新躲至盾后,已来不及了。他百忙中推剑去架,但他的剑如何架得住神器烈火。他眼睁睁地看著神器烈火进入他的右胸,直贯肺部。

  几乎在同瞬间,叶天龙扭身,神器烈火轻转,剑尖上暴涨的剑芒在空中划出道美妙的半弧形,扫到了刚著地招落空的夏风,势如流星赶月,迅疾如电。

  夏风也恰好个转身,剑横扫。

  叶天龙志在必得,势如疯虎,“叮”声,两剑相交,夏风的剑下子变成了两截,上半段飞起老高。

  叶天龙的人向侧闪,神器烈火在空中闪而过,迅捷逾电光石火,“嚓”的声,剑尖插入抢在夏风身前的那个卫士的左胁,洞胁穿胸。

  再看夏风,早已面无人色,为了保住性命,使出了最难看的招数,在地上连滚带爬,什么“懒驴打滚”,“蛇行狗爬”都用上了。

  而他那些卫士则是蜂拥而上,拚命挡在自己的主将面前,掩护夏风逃过叶天龙的烈火剑。

  “你们都得死!”

  叶天龙大吼声,杀性大发,手中的神器烈火飞旋扑击,每剑都狂野如雷击电闪,把眼前的卫士杀得溃不成军,人仰马翻,下子就倒下了十来个。

  在山庄门楼上的计无咎看到这样的情势,马上下令全体出击。

  早已跃跃欲试的近卫团战士有如出山之虎,呼啸著冲了出来,被叶天龙的神勇震慑了心神的夏风看到这样的情况,当下不敢再交战了。

  “收兵!”

  声令下,夏风的军队开始收拢队形,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快速往后撤退。

  和修罗猛斗了数招之后,血手天蝎不禁暗暗吃惊,这些年来,他的武技有了很大的进步,满以为可以和风月真君较高下,但看来还是不行,就连他的徒弟修罗也有这样的实力提高,能够和自己不相上下。

  随著出手的速度和力量在增加,两人逐渐额上见汗,神色愈来愈凝重,圈子也愈收愈小,即将近身拚搏了。

  又是次正面对招,两个人各自退了半步。这时候,两个后退的卫士看到有便宜可以占,剑枪,直扑身形尚未稳定的修罗,从后面进招,声势凶猛已极。

  修罗就像是背后长了眼,声怪啸,伸左手向后勾抓,闪电似的抓住了扫来的长枪,火速旋身,剑发似电光闪,剑便将这个卫士的脑袋斩得飞起来。

  此刻另外个卫士的剑才刚刚点到修罗的身子,却看到修罗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朝自己咧嘴笑,巨大的剑已经到了自己的胸口,不由得把他惊得脸色泛灰,他只感到手中剑沉重如山,运转不灵,尚未转过什么念头,巨大的剑虹便到了,他只好丢剑后退逃命,本能地伸手向到了胸口的剑拍去。

  切都晚了,巨大的剑身已以令人难信的奇速,贯入他的心坎,掌虽然拍中剑身但手掌应剑而折。

  剑将这个卫士的尸体挑起来,抛向正向自己冲过来的血手天蝎,修罗的身形随之抢进,巨大的剑花在空中绽开。

  而此刻的叶天龙也将个落后的卫士斩杀,闪身到血手天蝎的身边,神器烈火如电,剑动雷声发,行雷霆击。两个人的出手配合十分默契,下子将血手天蝎逼到难以招架的地步,除了后退之外,别无良策。

  呐喊声如雷,近卫团的战士也杀到了,血手天蝎见势不妙,便趁势跳出了这个斗圈,顺势掌迫开了近身杀过来的近卫团战士,击飞了向他投掷的数枝标枪,狂叫声,跟随在夏风的军队后面如风般的撤退了。

  仅仅追杀了数百步,叶天龙便下令收兵整队了。他知道眼下自己等人是在敌人的心腹之地,如果再追赶下去,万遇到敌人的大军,那么这么少的部队就会万劫不复地陷入重围中。

  按照原定的计划,叶天龙带著部下很快离开了山庄,沿著事先选定的路线往登州撤退。就在他们离开山庄不到柱香的时间,夏风的大军便从四面八方朝山庄包围过来。

  发现叶天龙的队伍已经撤退,夏风立刻下令他的大军展开全面的搜捕,他自己知道自家的事情,自己的父亲夏赫是绝不能出现在两军对阵的时刻,不然的话,他帐下的十万大军将所剩无几,自己也将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六支千人的军队在数十名跟踪好手的带领下,循著叶天龙他们撤退的方向追逐下去,后续的军队则是全部备上快马,旦前方发现叶天龙他们的身影,马上便追杀过去,力求将他们这群人击杀在往登州的半途之中。

  "196"

  “我们在这里休息下。”叶天龙转身对近卫团的战士大声说道。

  众人听,都松了口气,纷纷找地方坐下来休息。

  从山庄撤退后,叶天龙他们口气向南走了六十多里,直到进入这个名叫济台的山地。此刻天色早已是近午,战士们都又累又饿,叶天龙知道如果不休息下的话,可能等会儿,他的士兵就会倒下去了。

  “大人,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计无咎从后面赶了上来,他是和修罗两个人留在后面对痕迹进行仔细收拾,给后面的追兵设置假象,将他们引向歧路。

  “你看看他们,难道真的要把他们累趴下吗?”叶天龙走到块大石头边坐下来,望著自己的参军:“说不定前面还有敌人,我可不想他们以这样的状态去和敌人交战。”

  计无咎习惯性地摸了下自己的山羊胡,沉吟了下,突然睁开眼睛望著叶天龙道:“前面有两条道,条是我们来时的小道,地窄路险,崎岖不平,行走不便,而另外条则是大路,宽敞平整,但要比小道远上五十多里。大人您要走哪条道路?”

  叶天龙舒服地靠坐著,望了下计无咎,然后又看了看走到自己身边的夏赫和陶鲁斯,突然笑道:“我们走大路。”

  “不行,这可万万使不得。”

  计无咎点头不语,可陶鲁斯却下子叫了起来,他望著叶天龙道:“将军大人,我们来时的小道虽然崎岖难行,但却没有敌人,又近上许多,为何反而要走可能有敌人把守的大路呢?”

  叶天龙笑了下,没有回答陶鲁斯的话,而是转脸朝向夏赫,见到他的眼中闪过丝亮色,不禁暗中点头。

  “派去侦察的人回来了吗?”叶天龙站起来,望著四下正在吃乾粮的战士,向身边的战士轻声问道。

  “是的。”

  个战士应声出现在叶天龙的跟前。精瘦的脸庞明亮的眼睛,浑身上下显出精明强干的气质。

  “小道上没有任何动静,但在大路上却是看到不少的旗帜,也有数队士兵在来回巡逻,盘查过路的行人。”

  听到这样的情报,陶鲁斯更加紧张。

  “将军大人,您看大路上已经有敌人的士兵了,我们还是走小道安全。”

  “这里的道路,夏风他们定是知道的,对吗?”

  叶天龙边向前走,边对陶鲁斯说道,计无咎则转身朝后面行去,准备和修罗等人会合。

  “这应该是吧”

  陶鲁斯愣了下,犹豫地望著叶天龙,发觉到叶天龙已经走出好几步,刚想迈开大步追赶,身后直不发言的夏赫出声叫住了他。

  “不要再去麻烦叶天龙大人了。答案已经在他的话中了,你自己好好想下。”

  陶鲁斯愣住了,他回首望了望自己所服侍的主将,惊异地发现在他的眼中出现了难得见的赞许之色。

  夏赫望著叶天龙的背影,缓缓地说道:“以前在艾司尼亚,我看不起他,但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外面的那些传闻给人们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个男人,法斯特有这样的个将军,真的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正在迈步的叶天龙将夏赫的话字不落地听在耳中,他蓦然停下了脚步,身影沉,随即转过身来,望著夏赫笑道:“夏赫大人实在是太看得起小子了,我不过是个好色之徒,怎么当得大人如此的评价。”

  夏赫慢慢摇头,道:“宠辱不惊,大将的风范。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做自己认定的事情,所有这些,并不是般男人可以做得到的。”

  看到叶天龙还要再说什么的样子,夏赫连忙摆摆手,道:“叶天龙大人可以将选择走大路的理由说得清楚点吗?我和陶鲁斯都想知道真正的答案。”

  “好的。”叶天龙点头,然后解释道:“夏风他们定非常熟悉这带的地形,知道这里有两条道路可以通往登州,而且他们也定查得到我们来时走的是那条小道。”

  说到这里,叶天龙笑,继续说道:“人都是有惯性的,来的时候走小道,回去的时候,般也都会选择小道,更何况小道向来没有军队驻守,比起大路要安全不少,又比大路近许多,逃跑中的人定会选择小道的。”

  “我们知道,别的人也知道,因此夏风也会想到这点的。如果他是有头脑的指挥官,自然会把军队埋伏在小道的两边,等我们过去时杀出来。而在大路上留少数的疑兵用来吓唬我们,迫使我们放弃大路。因为在仓促之间,他无法调集大军过来,可以用的就是在附近的军队,不可能完全照顾到两条道路。”

  听到这里,陶鲁斯的眼睛亮,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愚笨的人,自然领悟到叶天龙所说的是什么。

  他拍双手,道:“将军大人果然是神机妙算,听将军大人这番分析,真是有茅塞顿开之感。”

  叶天龙笑,道:“方才侦查的人回来说,大路上布满旗帜,这更说明了夏风的布置,正是因为把军队埋伏在小道了,所以在这大路上故布疑阵,迷惑我们。”

  说话之间,队伍已经到了大路的附近,叶天龙走到前面布置队伍攻击的行动了。陶鲁斯突然间想到点,急忙对夏赫说道:“如果大公子他采用虚虚实实的诱敌之计,把真正的队伍埋伏在大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