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龙对城卫军的指挥权取消掉,就已经是达到目标了,不管怎么说,叶天龙的东督府还有万七千名城卫军将士归到他们的手中,这足以改变艾司尼亚的势力分布。

  而对于叶天龙来说,在名义上,他现在的地位是升高不少。

  以个军团长的身份,他现在手中拥有三个州的军政大权,这是于凤舞和海鹰扬也没有得到过的惊人权力,翻开法斯特帝国的历史书,也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拥有过两个州以上的领地。

  法斯特帝国现今共有三十个州,可以说叶天龙就控制了十分之,只不过现在真正在他手中的只有青州,其他的两个州还需要他自己去努力争取。

  在离开艾司尼亚之前,东督府的原有部曲,叶天龙是决定要全部带走,但头个参军石义信却决定留在艾司尼亚。

  “只要艾司尼亚的东督府存在天,我这个东督参军就要坚守天的位子。”

  望著石义信坚定不移的眼神,叶天龙原本打算让他到青州出任政务官的念头也只有放到肚子里面去了。

  和石义信起留在艾司尼亚的还有鲁图先,因为知道他真面目和底细的人非常少,留在艾司尼亚,他可以继续发挥耳目的作用。

  “有他们两个人留下来,至少可以帮你看住东督府的城卫军,不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完全掌握东督府。”

  于凤舞得知他们这样的决定,十分赞同。

  她本来就不赞成叶天龙完全带走东督府部曲的做法,因为这样来,等于是把东督府的势力拱手相让,日后想要重新进入艾司尼亚,就比较困难了。

  “虽然说,留下来是有定的风险,但这是非常需要的。你把自己的部曲全部带走,不但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更加容易控制城卫军,而且对你的戒心将更大。”

  叶天龙之所以想到把东督府里自己的部曲全部带走,是怕他们留在艾司尼亚,会受到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威胁和计算,甚至是遭遇杀身之险。

  现在听于凤舞这么说,他也不得不点头。

  明白到自己主将的良苦用心,东督府的部曲自然是心怀感激。自告奋勇留下来的部曲也不在少数,经过番仔细的斟酌,终于最后确定了留下来的人选。

  根据法斯特军队的规定,任何个将领出征,都不得随军带自己的妻妾,加上于凤舞也想等到安德列三世的葬礼结束之后,再离开艾司尼亚,因此,于凤舞她也留在了帝都艾司尼亚。

  这样来,连带著叶天龙身边的其他诸女也都留在了艾司尼亚,因为向来唯于凤舞马首是瞻的她们要等于凤舞起动身。

  就这样,在全国各地的众多皇亲贵族赶往艾司尼亚奔丧之际,叶天龙带著三千城卫军踏上了前往登州的征程。

  这次出征,他的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混在城卫军大帮男人的中间,叶天龙也似乎是回到了他以前在地方上单身的日子。

  虽然是第次独立的带兵出征,但叶天龙在这段时间里从于凤舞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军学兵法,而且也经历了数次大战,现在的他和年多前那个地方警备队的百骑长已经是判若两人。

  离开艾司尼亚,叶天龙马上派遣信使快马加鞭,前往青州调集军队,除去必要的地方守备部队外,命令所有天龙军团的部队全部集结到青州和高阳州交界,做好全面出击的准备。

  而他自己则带著三千的城卫军火速赶往登州,兵贵神速,深知登州重要性的叶天龙是绝不能让登封仓和布格亚落入夏赫的手中,否则夏赫军将如虎添翼。

  根据军部的情报,进入登州的夏赫军总共不过两万人马,他们兵分两路,从两个方向朝登封仓进发,路上摧城拔寨,势如破竹,地方警备队根本无法对其做出有效的抵抗。

  因此,叶天龙定要尽早赶到登封仓,组织当地的警备队协同作战,如果稍有迟延的话,光靠登封当地的警备队和区区三千名登封仓的守军,是无法与夏赫的正规军相抗衡的。

  走到半路的时候,前方的消息传来,夏赫的路军队已经抵达登封,但被当地的守军依靠地利的优势挡了下来,无法再前进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够带领登封仓的守军抵抗夏赫的军队?”

  叶天龙在催促手下加快行军速度的同时,不免对登封仓的守将产生兴趣。

  “是个名叫乌言灼的偏将。登封仓的守将早在夏赫的军队到达之前就想投降对方了,但被他的手下偏将乌言灼发觉而阻止,才不得不率军抵抗的。”

  在得到叶天龙出征的消息之前,绿芙蓉夫妇就已经派遣大批的天龙秘谍潜入高阳州和登州,收集切可以利用的情报。

  现在站在叶天龙面前的也是来自天龙秘谍的信使,显然他在来之前,已经收集到了十分详细的情报,因此,回答起问题来显得十分流利。

  叶天龙又问了问夏赫军的部署情况,在心中略微盘算了下,便马上传令全军改变方向,朝赤河城前进,他要截断夏赫军的后路,从夏赫军的后面发动攻击。

  既然那个叫乌言灼的偏将可以率军抵挡夏赫军的攻击,那么在得到叶天龙的援军马上到达的消息后,想来总还能够再多支持几天的时间。

  为了给登封仓的守军最大限度的鼓舞,叶天龙连续派出三组快马,以连续的方式向登封仓的守军传达大批援军马上赶到的消息。

  同时传令让登州各地的警备队转入战事编制,召集预备兵,加强守备能力。

  切布置妥当,叶天龙便带著三千城卫军抄小路星夜扑向赤河城。

  路上,叶天龙他们遭遇了几次夏赫军的游哨兵,人数都在两百人左右,显然在攻打登封仓的同时,夏赫军也在向四面八方扩张,意图控制外围的区域。

  这些零星的遭遇战,叶天龙都是争取举全歼对手,让手下的城卫军充分发挥甲胄骑兵的高速机动性,加上又是占有绝对的优势,自然打得十分轻松漂亮。

  从俘虏的口供中得知,进入登州境内攻打登封仓的夏赫军是由夏赫的侄子夏云所统帅的,在出发之前,夏云便已经被文冶达封为登州总领,也就是说,只要夏云打下登州,这地方就是他的领地了。

  因此,夏云在进入登州之后,兵分两路,他自己带著主力攻打登封仓,而让另外路军队走不同的路线,让他们边收服沿途的城镇,边扩充军队的实力,最后对登封仓形成合围之势。

  对于叶天龙来说,有意思的是夏云让这路军队走的路线刚好和他选的路线完全样,只不过他的是对方的终点,而对方的则是他的目标。

  故不可避免的,叶天龙他们要和夏云的这路部队在半途正面相遇。

  但由于叶天龙推进的速度奇快,而对手要收服路上的城镇,招兵买马扩充队伍,行军的速度缓慢,双方的相遇点预计会在赤河南部地区。

  "187"

  “前面有敌人出现。”

  前哨游骑兵不断将消息传到叶天龙的中军。

  “人数有多少?”

  叶天龙边下令全军备战,边问道。

  “小的略微数了下,大概有五千多人。”

  被问话的骑兵想下马回禀自己的主帅,却被叶天龙挥手示意,他便在马上弯腰行军礼后恭敬地回道。

  叶天龙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中马上有了个主意。他各派了千骑兵埋伏在两边的丘陵上,等候他的指令。

  然后自己带著剩余的千骑兵稍稍往后退了段距离,在块开阔的草地上摆开了阵势。

  片刻之后,在前方的视线中出现了敌军的旗号,黑压压的人影渐渐占据了叶天龙的视野。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数队手持长矛的步兵,在他们的后面是身披盔甲的重步兵,走在队伍后面的是弓箭手,而为数不多的轻装骑兵则是放在队伍的两翼,作为游弋策应的部队。

  眼前的情况和叶天龙的判断差不多,根据所得的情报,夏赫的大军本身编制里面就没有多少的骑兵,在树立反旗之后,自然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建立支强大的骑兵,因为这需要大量的金钱和优秀的人才。

  因此,在夏赫的军中,真正唱主角的只能是步兵。何况出兵登州的夏云只是作为夏赫大军的前锋,更加不可能带有多少骑兵。

  这也是叶天龙敢带著三千甲胄骑兵来迎战夏云的原因之。毕竟这些甲胄骑兵的机动性和攻击力都是步兵无法比拟的。在帝国的军队中,论到战力,没有哪支野战部队可以和拱卫帝都的甲胄骑兵抗衡。

  敌军虽然看到叶天龙的骑兵在前面列阵,但依然十分沉稳地向前推进,那种从容不迫的步伐和严整的队形让叶天龙也不得不暗暗赞叹夏赫的治军。

  直以来,叶天龙都是和法斯特军起与敌人交战,现在面对其中的部分法斯特军,他才体会到法斯特军的严整给对手的压力。

  这支五千人的夏赫军直推进到叶天龙的面前,才开始布下阵势,以长矛手为主的轻装步兵站住阵脚之后,二千名重步兵在他们的后面排成字横阵,骑兵则是在两翼往后缩,将弓箭手的队伍保护起来。

  在对手进行布阵的时候,叶天龙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让夏赫军的指挥官感到有些意外,叶天龙应该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在他们没有列好阵势之前发动攻势,骑兵如果等到步兵布好阵势后再冲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难道他相信甲胄骑兵的战力真的可以突破步兵的密集阵势吗?”

  他正在狐疑之际,叶天龙已经吹响号角,催动千甲胄骑兵向前缓缓逼近,不容再多想下,他也下令吹响进军号,整个阵势向前推进。

  后方的弓箭手正要准备第次攻击的时候,忽然间感到脚下的大地发生微微的颤抖,紧接著,急促的马蹄声有如暴雨般的在两侧响起。

  “该死!是敌人的骑兵!”

  夏赫军立刻意识到中计了,叶天龙站在他们的前面只是作为个诱饵,真正的攻击是从他们的两翼和背后发动的,而这正是步兵密集阵势最大的弱点所在,要想转身迎战的话,势必要打乱已经布置好的阵势,而且也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们变阵。

  从甲胄骑兵在丘陵的背后现出身影到他们冲到夏赫军的身边,只不过花去了片刻的功夫,敌人的弓箭手仅仅来得及发出箭,而且因为事出突然,原本准备就绪的齐射变成了毫无章法的漫射,加上甲胄骑兵的冲锋阵形拉得比较开,弓箭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是非常轻微的。

  这时,守护在阵势两翼的轻装骑兵纷纷掉转马头,迎著甲胄骑兵冲上来,为自己的本阵争取更多的时间来转变阵势。

  但他们和甲胄骑兵之间的实力差距在这接触的瞬间表露无余,无论是训练上装备上还是骑兵的战斗力上,他们都相差了个以上的级数。

  双方的骑兵很快完全撞在起,刀剑在空中猛烈的撞击著,爆发出点点的火星,下刻,血烟升起,和不断响起的惨叫声组成了战场上第部乐章。

  轻装骑兵的剑砍在甲胄骑兵的身上,发出的是金属碰撞的声音,而甲胄骑兵挥出的剑却是将他身上的皮甲连同里面的血肉起撕开。

  鲜血随之狂涌而出,剧痛让他无法再在马上端坐,晃动了两下便重重的跌落到地上。

  后面上来的甲胄骑兵无情地从他的身上踏过,血花飞溅,轻装骑兵最后的悲鸣声在马蹄的轰鸣声中显得是如此的轻微。

  法斯特的甲胄骑兵毫无困难地撕开了夏赫军的两翼防线,敌人的轻装骑兵们甚至无法使他们的冲锋步伐变得慢点。

  除了少数的甲胄骑兵分出去追杀溃逃的轻装骑兵,清扫战场,大部分的甲胄骑兵则是以个半月形的阵形向夏赫军两翼猛扑过来。

  夏赫军并没有因此而失去斗志,动作灵活的轻装步兵长矛手从队列之间的空隙朝两翼涌去,试图阻挡甲胄骑兵的攻击,好保护毫无近战能力的弓箭手,让他们发挥出可怕的远程攻击。

  可惜是的忙中出乱,他们和第二线正在同时移动的重步兵发生了轻微的碰撞,使得整个阵势出现了些混乱。

  叶天龙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声号令,他马当先冲了出去,身后的千名甲胄骑兵齐声呐喊,各举手中的武器,紧紧跟随著自己的主帅,向眼前的敌人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装备精良的甲胄骑兵冲锋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瞬间就逼近了敌人的身边。来不及转身的长矛兵被接二连三地砍倒。

  后面的重步兵马上站到前方,进行顽强的抵抗,但他们的反抗在叶天龙面前变得微不足道,神器烈火剑有如道眩目的惊虹,卷起了漫天的血雨,每次的挥动都吸走敌人的生命。

  主帅的神勇表现益发激励起甲胄骑兵强大的斗志,他们人如虎,马如龙,无时无刻不在收获敌人大量的生命。

  但受到夹击的夏赫军还是在努力的坚持,他们的纪律和斗志并不输于他们的强大对手。

  可是失去阵势掩护的步兵在甲胄骑兵面前无疑是最脆弱的对手,很快便在战场上倒下了成排的尸体和大量折断的长矛刀剑。

  叶天龙连突破了敌人重步兵的三道阵线,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敌人倒在自己剑下,鲜血将他连人带马都沾满了,手中的神器烈火更是因为吸收了大量的生命显出异样的光彩,不时爆出夺人心魄的血焰。

  迎面个高大的敌人怒吼著剑砍过来,叶天龙不避不让,翻手也是剑,将对手连人带剑砍成两半,蓬血雨在他的眼前绽开。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束冷光突然从左侧刺来,劲气扑面,显出对手的实力不俗。

  身躯晃,支长矛从他的肩头上掠过。在坐直身子的同时,叶天龙的反手剑将这个想趁机偷袭的重步兵砍倒。

  战斗进行了刻钟,夏赫军终于抵挡不住了,随著中军的军旗被叶天龙砍倒,整个阵势宣告瓦解,被完全击溃的士兵丢下手中的武器,转身向后逃亡。

  接下来的战斗就变得十分简单,甲胄骑兵在叶天龙的率领下跟在夏赫军的后面穷追猛打,口气追杀了整整二十多里才收手。

  这仗,甲胄骑兵仅仅损失了百四十二名,而五千的夏赫军阵亡了三千多,其余的也被完全打散,几乎是场完胜。

  经过简单的休整,叶天龙马上指挥军队继续向前快速推进,路上的夏赫军触即溃,再无抵抗之力,任由叶天龙的军队夺回沿途城镇。

  连续的胜利让叶天龙和他的部队全部士气高涨,他们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距离赤河城六十里的地方,他们和从赤河城出发的支夏赫军遭遇,双方在赤河的支流波河畔才接战,夏赫军便往后退却。

  “前进!我们就在赤河城中开中饭。”

  叶天龙意气风发,扬剑大声下令。踌躇满志的甲胄骑兵发出了轰然的应声,咬住敌人尾巴乘胜追击。

  有著法斯特最精锐部队称号的他们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已经完全不把他们的对手放在眼中。

  败退的夏赫军涉过波河,往后面的平地退却,叶天龙带著甲胄骑兵也相继策马渡过波河,斗志高昂地掩杀过去。

  退到平地上的夏赫军并没有收住阵脚,在甲胄骑兵的压迫下继续后退。在距离波河两里半的地方,有处长满林地的斜坡,到了这里,夏赫军的士兵便很快消失在林地中。

  踏上平地之后,叶天龙的心中就莫名其妙地升起阵不安,当追击到斜坡下方的时候,他心中的不安越发得扩大,特别是看到斜坡上方那片茂盛的林地,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就从叶天龙的身上油然而生。

  “停!”

  白云跃上斜坡,蓦然前足软,虽然叶天龙马上提缰绳,重新立稳身形,但他终于确定了心中不安的来源,忍不住大喝声。

  城卫军纷纷拉住胯下的战马,惊疑不定地望著自己的主帅。叶天龙无暇顾及他们的感受,用心仔细观察周遭的环境。

  在波河和斜坡之间的平地上,有数道纵横交错的灌木丛,直延伸到远处条干涸的小河,小河的河岸上长满了茂密的灌木。

  再回过头来看让自己心中顿生不安的近处这片林地,叶天龙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整个战场上片寂静,除了城卫军胯下的战马发出不安的嘶叫声外,他居然再听不到点别的声音。

  那些溃逃的夏赫军进入林地中,就好像凭空消失了,点动静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只能有种解释,那就是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心急速跳了两下,他仰天深吸了口气,功行百脉,平心静气,瞬间他的心神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首当其冲的便是眼前不远处的林地。

  扩展的心神刚刚越过前面数排树木,蓦然间股可怕的大力迎头撞击过来,生生打断了叶天龙的气机,并将他的心灵之眼和本身的联系截断。

  “好厉害!”

  叶天龙吐了口气,强压心中的惊骇。这种情况是他练成心灵之眼后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可以肯定的是,在林地中有个武技强横的高手潜藏,而且他对心灵之眼这类的武技非常瞭解。

  本能告诉叶天龙,现在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特别是眼前的林地,定有非常凶险的事情潜伏,必须马上离开此地。

  但不容叶天龙再多想,从林地中飞出了三条细细的黑影,疾如奔雷,直奔叶天龙而来。

  三枝高速射来的标枪,带著强劲的旋风呼啸而来,轻轻颤抖的枪身在空中发出了轻微的脆鸣声,尚未近身,无穷的潜力压得叶天龙呼吸都有些困难。

  叶天龙瞠目大喝,剑劈在当中那枝标枪的枪尖上,将其击落在马前的地上。与此同时,个迅疾无比的假身,旋风般的扭身让过了其余两枝标枪。

  两声惨叫声同时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是他身边的两个甲胄骑兵无法躲开如此迅疾如电的标枪。

  被击中后,他们那厚厚的胸甲应声破裂,硬生生被破开了个大洞,鲜血顺著标枪上的花纹狂涌而出。

  标枪直穿透了甲胄骑兵的身体,枪尾卡在胸骨上才停下了前进的力道。两个甲胄骑兵的身躯沉重地跌落马下,让所有的人都为之震。

  这三枝标枪的攻击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