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主就抛出了让叶天龙大吃惊的消息。

  “你说什么?”叶天龙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他本能地问道:“你要嫁给哪个人啊?我去砍了他!”

  “应该是别国的太子吧。”倩公主望著叶天龙,“三哥没有说是谁。”

  “混蛋,是尤那亚这个家伙!”叶天龙顿时来气了,“他难道不知道我们的之间事情吗?”

  倩公主的俏脸微微红了下,连忙摇头道:“不是三哥,是六哥和吉里曼斯他们在暗中和别国的使节密谈。我该怎么办?”

  “是他们在搞鬼!”叶天龙火冒三丈,正要说话之际,转念想,他突然望著倩公主说道:“你自己怎么想?”

  倩公主忿忿地说道:“我才不要呢!让他们自己去嫁人好了!”她走上步,靠近叶天龙低声道:“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有了她这样的话,叶天龙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想到,眼前的美丽少女可是个非常厉害的策法师,又刁蛮任性,如果不是她自己愿意,哪个国家的太子就真的把她娶回去,日子定会很难过的。他自己刚才的紧张是有些过头了。

  “我和三哥也说过了我们的事情。”似乎是从叶天龙的反应中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倩公主的语气显得十分愉快,“也是他告诉我六哥和吉里曼斯准备拿我当作条件和别国联盟,哼,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尤那亚怎么说?”叶天龙追问道。低头望著近在眼前的倩公主,身素服,略带清减的俏脸楚楚动人,他蓦然发觉几天的时间,倩公主她好像成熟了不少。顿了下,他又有些担心地说道:“万尤那亚他也用什么为国出力的名义,要把你嫁出去,还真是比较麻烦的事情。”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自己切小心。如果他们都要迫我的话,大不了我逃出宫去,和你私奔。”

  说到这里,倩公主的眼圈突然红,凄然道:“如果父皇还在,他们哪里敢欺负我”

  看著倩公主泫然欲滴的样子,叶天龙不觉心疼地拥抱了她下,“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等父皇的大丧结束,我就跟你走,我们起去为父皇报仇。”

  倩公主攅起头来,眼中闪过坚定的眼神,郑重地说道。叶天龙不觉暗暗感到头大难决,毕竟在和倩公主没有明确关系之前,有些事情会让倩公主今后的生活遇到困扰的。安德列三世去世之后,倩公主的兄长在名义上有了管教妹妹的权力,这点也是于凤舞为之担心的。

  倩公主正要催促的时候,殡殿里面的钟声响起,又是轮仪式的开始,身为女儿的她也必须要回到她的位置上去。

  临走分手之际,倩公主突然说道:“你要小心点,三哥已经在怀疑玉玺是我动的手脚,只是他下子没有什么证据。”

  望著倩公主匆匆离去的背影,叶天龙不由得阵发愣。回到艾司尼亚的短短几天里,局势的变化真的是湍急无比,出人意料的事情接踵而至,有时想想,他还真的怀念当初在西江的生活,虽然只是个普通的平民骑士,但也没有像现在遇到这样多的麻烦,生活过得逍遥自在。

  现在他的身份是高高在上了,可生活好像变得更加危险起来,也许官越大,地位越高,越是让人感到朝不保夕,这是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不过,对于叶天龙来说,这种生活也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刺激。

  “既然这样,大家就来好好斗场吧!”

  想到是为了自己和自己所爱的女人,叶天龙就精神振,现在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只有不断向前进,才是保护自己和自己身边亲人的唯好办法。

  等倩公主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叶天龙也快步回到了殡殿。他们两个人失踪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但不免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俊美的嘴角掠过了丝不为人察觉的微笑。

  叶天龙刚刚走到于凤舞的旁边,就听到从殡殿的外面传来了个粗重的声音。

  “情势危急,现在我们应该尽早拥立位新的陛下,好出兵征讨犯上作乱的逆贼文冶达!”

  接著另外个声音续道:“将军所言极是。从逆贼文冶达手中夺回无忧宫的尤那亚殿下实为众望所归,为何诸位大人迟迟不决?”

  奇怪的是,来人这样大的喧哗声,外面的诸位大臣居然没有个出言阻止的。看到于凤舞的眉头微微皱,叶天龙便马上大步走出殡殿,大声呵斥道:“先皇的殡殿,怎能如此无礼,大声喧哗!”

  “哦,原来是东督叶大人!”

  来人并没有理会叶天龙的话,而是十分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叶天龙这时已经看得明白,说话的是北督贾拉德,他的身后跟著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纵然是身的宽大素服,也掩饰不住这两个大汉全身贲起的结实肌肉。

  “大胆!见了本府为何不拜?”

  叶天龙的脸色沈,这个家伙居然在安德列三世的殡殿前面如此无礼,让他感到十分意外,同时也忍无可忍,难道仗著尤那亚的势力,贾拉德就可以任意妄为了吗?

  贾拉德的眼中凶光现,狠狠地说道:“殡殿之前,无职务可言,不用行大礼的,难道叶大人要仗势欺人吗?”

  叶天龙呆了下,突然间醒悟过来,按照法斯特大丧的规定,贾拉德所说的并没有错,没有想到这个貌似粗暴的家伙居然还颇有头脑。

  "185"

  原本充斥于身边的声浪突然间停下来,四周变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安静,叶天龙知道很多的大臣都在冷眼旁观,看自己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望著贾拉德嘴角的丝冷笑和他身边两个亲卫眼中不屑的神色,叶天龙心头阵无名火腾地窜起来。

  这个时候自己在气势上绝不能够有丝毫的示弱,免得让人小看,加上方才倩公主的那番话引起的怒火尤在中烧,叶天龙正想找个地方发泄下,现在贾拉德的表现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你眼中还有殡殿的存在吗?”

  叶天龙猛的踏上步,神色凌厉地直视贾拉德,那种威势使得贾拉德身边的两个亲卫本能地向前挺了下身子,似乎是要抢上前保护自己的主子。

  “先皇的灵柩就在里面,你竟敢在外面大声喧哗,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还有什么颜面谈帝国的法律?”

  面对叶天龙的强硬态度,贾拉德也毫不示弱,将胸挺,生硬地说道:“我没有大声喧哗,只是和部下说自己的些心里话而已,这点,我想诸位大人也可以作证的。”

  然后他盯著叶天龙的眼睛,缓缓地说道:“叶大人的言词咄咄逼人,硬要往本府的头上栽罪名,到底是何居心?”

  看到城卫军的东督和北督如此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样子,完全不同于袍泽之间的争吵,有几个原本想出头说几句劝解话的大臣也缩了回去,免得引火烧身,在这样的局势下,明哲保身才是第要务。

  心中怒火更炽,但面对贾拉德完全反常的表现,叶天龙的头脑反而渐渐变得清醒起来,作为个官阶比自己低半级,名义上又要接受自己领导的城卫军北督,贾拉德此时的表现可以说是完全超越了正常的情况,这种样子明摆著就是撕破脸大干场的,或者说,贾拉德是有备而来,心中定有什么企图。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眼中杀机现,让贾拉德和他身边的两个亲卫无不心中暗暗凛,但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叶天龙的语气却下子变得缓和起来。

  “贾拉德大人,就事论事,你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以下犯上,妄自非议上司呢?”

  贾拉德神情微微变,他原本以为叶天龙会怒不可遏地朝自己大发雷霆,却不想得到如此的回覆,这种突然间的变化让他时有些措手不及。

  把贾拉德的表现看在眼中,叶天龙心中更是有数,他暗暗冷笑了声,继续说道:“贾拉德大人,你带著亲卫在先皇的殡殿前面随意大声说话,作为你的上司,我是可以依法从重处置啊!”

  “你敢!”叶天龙的这句话刺到贾拉德的痛脚,叶天龙这样的人居然会是他的顶头上司。

  想也不想,他便顺口回道:“尤那亚殿下和众位大臣都在,你竟敢出手?”

  “是吗?”

  叶天龙拉长了声音,扫了眼刚刚从殡殿步出来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知道他们起先在里面听戏的,见到自己和贾拉德的冲突下子严重起来,才会急急忙忙出来准备劝解的。

  “你说我敢不敢?”

  双眼中闪动著骇人的杀机,叶天龙缓缓踏上了半步,杀气顿时向贾拉德和他身边的亲卫狂飙般的涌去。

  感受到直憾心神的杀气,贾拉德和他两个贴身亲卫的脸上终于微微变色,虽然在言辞上没有什么激烈的争吵,可叶天龙反应的激烈程度却大大超过了他们原先的预计,使得他们的计划步骤完全被打乱了。

  “毙了他们!”

  看到贾拉德两个的亲卫神色有异,双手摸上腰间。叶天龙猛然大喝声,但他整个身子却不进反退,迅捷的朝后方飘飞。

  与此同时,贾拉德的两个亲卫双手齐扬起,四道淡淡的针影破空而飞,目标正是叶天龙原来立足之地。

  很难想像,两个如此雄壮的大汉使用这种细细的飞针做武器,而且还用得如此熟练,深得其中的三味。

  受到叶天龙的杀气压迫,更是担心自己的行藏已露,不想再等下去,因此贾拉德的两个亲卫情急之下,只好先下手为强。

  双方相距不足五尺,几乎伸手可及,手伸针飞,按理应该断无不中之理。而且两个亲卫在针出手之后,人亦向前扑,双巨掌成了杀人的利器,掌劈指点双管齐下,下手极为凶狠快捷,毫不留情。

  这是次非常完美的出手,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对手会在他们出手的前刹那已经往后退了,目标的偏差让贾拉德的两个亲卫惋惜不已。

  但更让他们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

  两道目力难及的身影如电般的掠来,是从殡殿的方向射来的,尚在八尺外,两股强烈的劲气有如怒涛般狂涌而至,激旋的气流中甚至可以听到隐隐的风雷声。

  是龙灵儿和柳琴儿,在听到叶天龙的命令后,她们便各自朝贾拉德的亲卫攻出了掌和爪。

  强烈的寒涛和狂野的龙气,左右,呼啸而出,在前面形成猛烈的涡流,爆发的寒涛波波向外迸散。

  站在远处的大臣身不由己地连退了数步,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则是脸色变,叶天龙身边的两个美女亲卫居然会拥有这样可怕的实力,这种级数的高手即便是放眼大陆,也是不多见的。

  相比之下,贾拉德的两个亲卫几乎是天壤之别。

  “住手!”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声音,但吉里曼斯在往前赶的时候,却故意抢在了尤那亚的前面,十分巧妙地把尤那亚的步伐挡了下。

  如此强劲的劲气及身,贾拉德的两个亲卫根本无从抵御,护身真气在接触的瞬间便宣告破裂,四散而泄。

  殷殷风雷骤变,两声劲气锐鸣声似在同瞬间爆响,两个大汉前扑的身影倒飞而起,连惨叫声也仅仅只有声传出。随即两个身躯倒震出三丈外,这才缓下飞势,后空翻匝后臀部先著地,此后再无响动。

  风消气止,柳琴儿和龙灵儿的身影现在叶天龙的左右。

  这连串的事情其实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发生的,几乎是电石火花,转瞬之间,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下完台阶之前,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贾拉德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站立在叶天龙身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那种蓄势待发的劲气完全将他的心神压制住了,他除了全神贯注地戒备,甚至连开口出声的余力都没有。

  面对这样两个美貌如花曼妙多姿的美女,本来应该是非常愉快的件事情,但此刻的贾拉德却感到全身发冷,他第次感觉到死亡的阴影在心中扩大,这是种非常难受的感觉,种足以让他这样的人为之发疯的失败感。

  闪过飞针的叶天龙并没有停下身形,而是足尖稍微沾地,就马上又腾身而起,落在贾拉德的面前,面带寒霜,缓步直迫贾拉德而去。

  这个时候,叶天龙已经非常清楚的意识到,贾拉德和他的两个亲卫是来对付自己的,从他们的准备和出手来看,他们就是想挑起和自己的争端,然后乘机杀死自己。

  “你的亲卫居然私下携带武器进入殡殿,并在殡殿之前出手袭击,罪该万死!”

  虽然叶天龙的步伐不是很快,但他所踏出的每步都给贾拉德的心神增加无穷的压力,这是种包含天地玄机的步伐,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完美,找不到丝毫的多余。

  这刻,在贾拉德的眼中,叶天龙就似乎是与整个天地浑然体,完全融合在起了。这是让他不知道如何去抵抗的力量,他也无从下手。

  在边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叶天龙显然已经动了极大的杀机,要在这个时候出手除掉贾拉德。

  而受到龙灵儿和柳琴儿两个高手从左右的气机牵制,贾拉德根本无法反抗叶天龙的步步逼近。

  贾拉德的眼中闪过丝的恐惧,但很快就被暴戾的神色所掩盖。他绝不甘心束手待毙,不过他知道自己有任何的轻举妄动,都可能招致叶天龙无情地打击,再加上柳琴儿和龙灵儿的强大攻击,那时肯定要落得个命丧当场的结果。

  因此,他只有等待个恰当的时机,个可以让他出手的机会。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这时都纷纷出声,想拦住叶天龙对贾拉德的出手,但已经是为时过晚,就算他们想纵身出手来拦,也无法下子赶到叶天龙和贾拉德的前面。

  在此刻,这两个人的心中都升起了种惊诧的感觉,短短的时间里面,眼前这个好色轻浮的男人居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发怒的时候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惊人气势让人不寒而栗,这是种常人不及的霸气,而这样的霸气原本只是在天生的霸王身上才可以看到。这个流氓般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表现出这样的霸气呢?

  叶天龙距离贾拉德已经不到步之遥,几乎是伸手可及,冰冷彻骨的杀气整个将他淹没。

  贾拉德的额头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双眼怒凸,死死地盯著面前的叶天龙,他低垂在腰间的双手更是反射性地张合不已,他想出手但又怕露出破绽。

  “叶大人,且慢!”

  千钧发,叶天龙就要出手之际,个清澈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语速缓和有力,字顿,每个字都像是落在叶天龙的心头上,直撼心肺,深透胸腑。

  最让叶天龙感到难受的是,这个声音带著种奇怪的节律,刚好是在他的呼吸和步伐的间隙响起,让他原本和天地凝集成体的步法再也无法连贯,让他的威势和劲气无形之中受到冲击,破坏了他的完美节奏。

  当最后个字响起在叶天龙的耳边时,他的步伐终于乱,他和龙灵儿以及柳琴儿三人合力组成对贾拉德的强大压力顿时宣告破裂,原本笼罩在贾拉德身心的无形气势下子支离破碎。

  贾拉德暗暗松了口气,急忙往后退了步,从叶天龙三人的三面压迫下脱身出来,重新布下严密的防守。

  “天龙,小心海鹰扬!”

  正当叶天龙不甘心地再度想要出手,他的耳边响起了于凤舞的莺声,他不假思索地立即收住脚步,刚刚稳住身形,果然从侧面有股潜劲汹涌而至,从他的身前急速掠过,掀动了他的衣袍。

  如果叶天龙出手的话,这道劲气刚好是攻击到他的侧面。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正面的交手,但叶天龙从这道劲气中还是体会到海鹰扬的惊人实力,这个和于凤舞齐名的军团长的确有著深不可测的武技。

  这是叶天龙和海鹰扬在武技上的第次真正接触,也让叶天龙认识到自己和他的差距。

  而此刻站在边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对于叶天龙更是有了全新的认识,他们都在心中暗暗惊愕,叶天龙他居然能够和帝国中数数二的绝顶高手海鹰扬交手招而不落下风,对于他们这些瞭解叶天龙在离开艾司尼亚去青州时武技水准的人,这样的进展委实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了。

  海鹰扬的心中更是惊诧不已,他为了挫这个好色男人的锐气,刚刚这掌已经包含了七成的潜劲,根据他对叶天龙之前的武学认识,这下肯定会让这个好色的男人在众人面前出丑。

  可叶天龙非但识破了他的出手,而且还十分巧妙的化解掉这掌,让他无法判断出对手的深浅。

  感到叶天龙的情况,柳琴儿和龙灵儿劲气半收,含而不发,悄然抢上半步,起注视著从侧面向叶天龙接近的海鹰扬。后者马上微微顿身形,站立在原地,含笑望著叶天龙。

  “能够将飞针用得如此水准,只有天鹰门下的刺客。贾拉德大人怎么会让刺客来做自己的亲卫?”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还没有开口说话,于凤舞出现在殡殿的台阶上,针见血地指出。

  马上有两个侍卫上前检查了下倒在地上的那两个贾拉德亲卫,发现他们早已毙命,他们很快又从这两个人的身上找到了两把特制的短剑。

  这种不足三寸,剑锋微斜的短剑在大陆上是只有天鹰门的刺客专用的,无疑证实了于凤舞所做的判断完全正确。

  这下,不管是尤那亚,还是海鹰扬都无法向叶天龙兴师问罪了。因为贾拉德带著天鹰门的两名刺客进入殡殿,而且身上还怀有如此利器,这都是大大的罪名。

  更何况,这两名刺客还抢先向身为东督的叶天龙出手,显然是要刺杀叶天龙,这可是死罪条。

  如此来,叶天龙的下令出手就是完全必要的,对于他在殡殿前杀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无法抓住他的痛脚。

  相反的,贾拉德的处境就非常不妙了。原本对贾拉德的凶残作风非常反感的众大臣纷纷指责他这次有图谋不轨的嫌疑,居然要杀死自己的上司,他们致要求对他进行严厉的处置。

  面对众大臣的指责,贾拉德倒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怯色,反而在眼中更是闪过丝凶光,他正要开口说话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