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五官白净,说是在无忧宫的礼仪司供职,但也只是挂个名而已,大家都知道这位伯爵大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班文人墨客起饮酒吟诗。

  派这样的人来东督府迎接倩公主回宫,显然是经过番深思熟虑的,这样来,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可以接受。

  “叶天龙大人,您的战功在帝国家喻户晓,真是让人敬佩不已!”

  叶天龙踏进客厅的时候,萨拉伯爵正在和于凤舞聊天。他见到叶天龙,便马上站起来,伸出了热情的双手。

  客套了两句后,叶天龙重新请萨拉伯爵入座。

  “我这次前来,第个任务是请倩公主殿下暂时回宫。”

  萨拉伯爵说了两句礼节性的话后,马上便切入正题。他的话也非常巧妙,暂时请倩公主回无忧宫,意思说法斯特的皇族并没有反对倩公主和叶天龙的事情,只是叶天龙想得到倩公主的话,就要看他的表现了。

  饶得叶天龙的脸皮厚过常人,但听到萨拉伯爵这话,还是不禁老脸微微红。毕竟倩公主和他没有什么正式的手续,这种类似拐带公主私奔的事情,想来大陆的诸国中也是不曾有过的。

  “第二个任务是,请大人明早八时,出席无忧宫的会议。”

  叶天龙不由得心中暗道这班家伙好快的动作啊!他才刚刚回到艾司尼亚,居然就马上让自己参加什么会议了,显然要对他这个东督的权力是非常在乎的。这让他在高兴之余,也暗暗心惊。

  在上车之前,倩公主突然走到叶天龙的身边,仰起俏脸对他说道:“我不在的时候,你绝对不可以去偷人啊!”

  叶天龙差点儿没有听昏过去,他急忙装作若无其事的左右张望,站在他身边的于凤舞众女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强忍住没有笑出来。

  送走了倩公主和萨拉伯爵,叶天龙马上召见东督府在艾司尼亚的将领,勉励了众人番之后,劝告他们每个人让自己手下的城卫军多注意下,除了日常的治安巡逻之外,其它的活动暂时停止,以免引起别人过多的注意和不必要的麻烦。

  将切安排妥当,回到府里时已经是晚膳时间。于凤舞等人都已经在餐厅等候。

  侍女上来替叶天龙脱下外袍,然后递上洁白的湿巾给他擦脸,净手。

  “今天的菜式很不错啊!”

  落坐之后,叶天龙望着餐桌上丰盛的菜肴,十分高兴地说道。因为他看到其中几样菜肴的花色和样子很像是出自绾贞之手,而且看起来的颜色还更加鲜艳,这让他不免食指大动。

  “当然了,你也不看看今天的大厨师是谁?”

  于凤舞在旁微笑着向叶天龙说道,随后她指了指其中摆得最漂亮的几道菜肴。

  “这些可都是琴妹妹亲手所制的,很漂亮吧?”

  “真的?”

  叶天龙的眼睛下子变得溜圆,他望向了正在边得意微笑着的柳琴儿。

  “这些菜看起来和绾贞烧出来的几乎模样,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手的?”

  听叶天龙这话,柳琴儿骄傲地点点头,道:“我就是向绾贞妹子学的,做出来的菜当然像啦!”

  “太好啦!太好啦!”

  叶天龙大加赞赏,这段时间绾贞不在自己身边,他还真的是非常怀念她精妙绝伦的手艺。

  “那你就尝下,好吃不好吃?”

  柳琴儿见叶天龙如此高兴,心中更是十分得意,当下连声催促着让叶天龙动手。

  “看起来每道菜都非常好吃的样子,到底先吃哪个呢?”

  叶天龙欣然应命,举起了筷子后,却在看起来精美的菜肴上空游移不定。片刻之后,他终于看中了摆在最当中那条鱼。

  白玉盘上摆着烧成金黄铯的鱼,嫩绿色的葱段和暗红色的酱汁,真可谓是五颜六色,十分的漂亮,让人看,就忍不住食指大动。

  “看到这样的颜色,就知道它定很好吃。”

  边夸奖着,叶天龙边夹起块白里透黄的鱼肉,往自己的嘴巴里送去。

  “好吃吗?”

  柳琴儿满怀信心地望着叶天龙,不料却发现他脸上原本那灿烂的笑容瞬间变得生硬起来,接着眼中也出现了古怪的神色,她不禁有些紧张地问道。

  “唔”

  叶天龙的脸上神情似笑非笑,用力嚼了好阵子才含含糊糊地说道:“好吃,好吃!

  你们大家也尝尝这美味吧!”

  柳琴儿松了口气,而于凤舞和龙灵儿也暗暗将颗芳心放回肚子,满脸笑容地伸筷子去夹这道菜。

  哪里知道刚入口,于凤舞和龙灵儿的脸色立时大变。

  “这是”

  龙灵儿忍不住张小口,嘴巴里的大块鱼肉顿时化作满天飞舞的鱼丝,全部喷向地面。用餐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后,她有些哭笑不得地拿眼睛瞪着叶天龙。

  “你怎么这样骗我们呢?”

  叶天龙这个时候也早已将嘴巴里面的鱼肉吐掉,口中嘿嘿笑道:“大家有难同担嘛!”

  “琴妹妹啊!你到底是怎么烧的,是不是放错什么东西啦?”

  于凤舞优雅地将鱼肉吐在旁边的盘子里,微微摇头叹息。

  “奇怪,我是完全按照绾贞妹子说的做啊!”

  柳琴儿大惑不解,伸出筷子也尝了下,立刻花容失色。

  鱼肉倒也是鱼肉,只是味道又酸又苦,根本是无法吃的,甚至在口中多停留会儿,就会让人晕倒。还真难为叶天龙,居然还装模作样的咀嚼了阵。

  “我还以为琴姐姐你经过几次练习,已经学会了呢!”

  边的龙灵儿大呼倒霉,摇着脑袋直叹气。在离开青州之前,柳琴儿就已经让她们尝过她惊人的手艺,没有想到直到现在,她还没有点进步。

  于凤舞则向叶天龙娇嗔道:“知道这鱼肉是如此味道,你居然还来害我们?”

  “我想让你们也尝尝琴儿的手艺嘛!”叶天龙有些含糊不清地回道。此刻他正忙着让侍女为他端来茶水拚命漱口。

  “我真不信了!明明是完全照着绾贞妹子说的去做,怎么味道差这么多呢?”

  柳琴儿楞了阵,伸手端过旁边的那盘蜜汁肉骨头,这也是她的作品。

  “天龙,你看,用筷子抖就可以脱出骨头的蜜汁肉骨头,这应该不会差吧?”

  说着,柳琴儿夹起了块。果然,随着她的筷子抖,骨头和肉便自动脱离。

  “你尝尝,这绝对是绾贞妹子原创的风味。”

  柳琴儿将这块香喷喷的肉骨头送到叶天龙的盘中,满怀希望地望着他。

  “呃,这个”

  虽然是心有余悸,但看到柳琴儿美眸中射出的万般柔情,叶天龙终究还是不能拒绝佳人的片心意,慢慢伸出了他的筷子。当然,吸引他的还有这扑鼻的香味,以及对绾贞所制美食的怀念。

  于凤舞和龙灵儿都用种担心的眼神望着叶天龙,她们是知道柳琴儿的手艺,方才的那道菜已经让她们十分确定,柳琴儿的厨艺没有丝毫可以期待的地方。

  让她们稍微放心的是,叶天龙将肉放入口中后,并没有做出特别剧烈的反应,看来有点希望了。

  咬了两下,叶天龙的眉头皱了起来,这肉骨头光有香味和外观,可是当初绾贞烧出来的那种特有的口感完全找不到了,原本应该是入口即化的美食成为块坚韧不拔的橡皮,任凭他怎么咬也巍然不动。

  “这个不对吗?那再试试这个吧!”

  柳琴儿见到自己连败两场,心中大为羞急,又拿起另外道菜,向叶天龙推荐。

  “啊!这个吗?”

  叶天龙拿眼睛望了望于凤舞和龙灵儿,却见到她们两个各自转头吩咐侍女为她们上饭,埋头吃起来,好象没有注意他和柳琴儿之间的事。

  这顿饭,叶天龙直吃到了月上中天,才精疲力尽地从餐桌上下来,而柳琴儿还依然坐在那里冥思苦想,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弄错了?至于于凤舞和龙灵儿,则早已在很久之前就借故溜之大吉。

  摸着自己被狠狠虐待了回的肚子,叶天龙准备要找于凤舞和龙灵儿算帐,居然把他个人丢在那里应付柳琴儿的“美食”,她们也太残忍了!

  “少爷,您知道吗?琴姐姐今天可是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用掉了厨房间里大部分的佐料,还打碎了三十多只盘”

  走在半途上,叶天龙遇到了田恬,后者含笑告诉他的这番话,让叶天龙是摇头苦笑不已。

  "183"

  坐在会议室里,听着众法斯特重臣慷慨激昂的发言,叶天龙却是昏昏欲睡。昨晚上他是夜没有睡好,因为饱受折磨的肠胃不时向他发出抗议,早上起来自然是无精打采。

  这次会议的议题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要确定如何产生法斯特新皇帝的办法。因为安德列三世的突然去世,法斯特帝国的政权出现了权力的真空。

  部分大臣支持尤那亚,而更多的大臣则是支持伊春,只是尤那亚手中掌握着法斯特帝国大部分的军队,这点是他的对手无法忽视的存在。

  本来,叶天龙是没有资格参加这种层级的会议,只是他非但是城卫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官,而且又是青州总领,法斯特帝国新成立的天龙军团军团长,加上于凤舞的影响力,从而使得他可以列席会议,坐在了最末尾的个位子上。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点的进展,由于得到军方的大力支持,尤那亚现在是处在个相对有利的位置,但吉里曼斯手扶持的伊春也没有差多少,支持他的是除了军部之外的其它五部尚书,加上拥有临时国事处理权的左宰,以及大部分的法斯特皇族。

  可以说,在宫廷里尤那亚所得到的盟友非常有限。就这点而言,十五年前,负责军事方面的右相因为牵涉到谋反的案件被处死后,右相位子的空悬造成了军方在宫廷中发言权减少,是尤那亚方最为吃亏的。

  会议最终还是不欢而散,尤那亚的强势让吉里曼斯方无法如愿强行推举皇位继承人,叶天龙的暧昧态度也让他们双方吃不准。

  因为这个时候,艾司尼亚真正可以用武力说话的就是强大的城卫军。只要叶天龙的东督职位还在,艾司尼亚的所有城卫军就必须在名义上服从他的指挥。

  虽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暗中已经各自控制了部分城卫军,但毕竟这不是合法的手段,是无法正大光明的摆到外面来。

  但要说到除掉叶天龙,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都不敢轻举妄动,来是叶天龙手中的实力不俗,二来是有些担心弄巧成拙,反而将叶天龙推到对方的阵营去,使得自己方更加不利。

  这其中的关键道理,是叶天龙在回府后,个人躺在宽大舒适的浴池里,才慢慢想到的。

  被温热的池水浸泡,叶天龙感到自己变得神清气爽,头脑也越发灵活起来。他不禁为自己早上的表现暗暗庆幸,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精神的话,他也许会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来,这样来,自己就很难再保持种超然的地位。

  “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叶天龙抬起头来,仰望着浴池上面的屋顶,陷入沉思之中。

  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他都不喜欢,因此无论是哪个获得法斯特帝国的大权,对他来说,都是没有差别的。

  其实真正说起来,尤那亚和他已经结下很深的仇恨,而到目前为止,吉里曼斯并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大冲突,叶天龙应该对吉里曼斯感觉好点,可他却是在本能的讨厌吉里曼斯,可以说,他对吉里曼斯有种天生的排斥感。

  有点,叶天龙非常清楚,目前的局势下,他想明哲保身是非常困难的,中立的地位也定不能保持多久,唯能够做的就是尽力保护好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

  如果撇开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另外再找个的话?叶天龙不禁为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跳,这样来,他定会成为双方攻击的目标了。可不管是实力还是能力来说,叶天龙都清楚自己不够这个资格。

  “你果然在这里啊!”

  柳琴儿娇美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她穿著双木屐,踩着优美的步伐在地砖上轻灵的走到叶天龙的身边,娇靥如花的蹲了下来。

  “大姐在找你,问你早上的会议如何?”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我是人微言轻,只有听别人说的份啊!”

  叶天龙闻到从柳琴儿身上传来的熟悉香味,决定不去想这些恼人的事情,先将心中纷乱的思绪放在边。他神态懒散地轻轻拍打身旁的位子。

  “来,先陪我会儿。”

  “不要啦,大姐还在那里等你呢!”柳琴儿咬了咬樱唇,提醒叶天龙道。

  “没有关系的,大不了让凤舞也过来起好了。她不是最喜欢这里吗?”

  听叶天龙这样说,柳琴儿不免有些心动,但她还是有些犹豫。

  “不好吧,人家刚刚起床,就来浸浴池”

  “起床后就洗个澡是最舒服的,快点下来吧!”

  终于,柳琴儿还是被叶天龙说动了,她褪下自己的衣裳,慢慢步下了浴池。

  这个浴池是仿天然水池的,两边的池壁上用岩石堆砌出高高低低的台阶,宽宽的台阶上都有凹陷的印痕,可以方便人坐下来,而边则有个设计巧妙的靠背,可以让人舒服的躺卧着。

  叶天龙靠坐在浴池的边上,看着柳琴儿慢慢走过来,他的心情也慢慢愉悦起来。

  只见她头乌溜溜泛出光华的黑丝如瀑飘垂,雪白透粉的俏脸上,挂着明媚动人的微笑,双黑白分明的美眸内,流光四射,闪烁出朦胧如雾,似虚似幻的诱人目光。

  身的肌肤柔白细腻,胴体有如明玉雕刻般,平滑无骨的双肩下,双柔腻玉臂正半遮半掩的抱在酥胸前,但挡不住那双浑圆饱满的突挺玉峰上无限迷人的春光。

  曲线如蛇的纤纤细腰下,是双修长美白的雪玉大腿,随着她的走动之间,胯间微微露出些许乌黑茸毛之处忽隐忽现,渐渐被清澈的水掩盖起来。

  柳琴儿赤裸的美妙身躯看似令人血脉贲张,然而却有种令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端庄圣洁的高贵气质,让人感到无限的愉悦和敬慕。

  这也是她得到圣魔神剑之力后的个明显变化,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天比天强烈。

  “也许我真应该把你供奉起来,现在看起来,你比那些圣女还要圣洁。”

  叶天龙张开双臂,将柳琴儿动人的娇躯揽在怀中,在她的耳边喃喃说道。

  “不管我有什么样的改变,我都是你的妻子啊!难道你不要我了吗?”柳琴儿吓了跳,急忙仰起俏脸,向叶天龙娇嗔道。

  没有容她再说什么,叶天龙把嘴压在她的樱唇上,小香舌也立刻被吸吮过去。唇舌相交,从叶天龙口中传来微甜的气息,让柳琴儿的芳心立刻火热起来,粉脸也下子变得红润起来。

  “啊!看来我还不能成为圣女啊!”

  当柳琴儿的嘴巴重新获得自由,她横了叶天龙眼,娇柔地说道。

  “说好了,只是陪你坐会儿的,你可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喔。”

  叶天龙苦笑声,捉住柳琴儿的玉手,拉到自己的胯下,火热坚硬的感觉立刻传到柳琴儿心中。

  “啊居然这么硬了”柳琴儿的声音也有些异样,呼吸急促。

  连叶天龙也感到奇怪,为什么看到柳琴儿的身体后,他体内会莫名其妙地产生出不可抑制的欲望,似乎柳琴儿的身体对他有种特殊的吸引力,能够拨动他内心深处某个神秘的地方。

  被温润的玉手抚摸着,叶天龙心中的火焰更加热烈。他把将柳琴儿抱在自己的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让我抱着你就好。”

  话虽如此,可叶天龙的视线却是不由自主地落到了柳琴儿那美好的酥胸前,两座形状优美的银山微微颤动着,上面的两点嫣红向他发出了难以抵挡的诱惑。

  当叶天龙的手轻轻碰到已经凸起的樱桃,那种痒丝丝的感觉立刻传到柳琴儿的心底,而她的胴体更是因为粉嫩雪臀和那坚硬之物的不停摩擦变得火热起来。

  “不来了,你在挑逗人家啊!”

  柳琴儿娇嗔着,却轻轻扭动娇躯,让两个人之间的摩擦变得更加紧密,她媚眼如丝地瞟了眼,突然反手再度握住叶天龙的火烫巨物,阵激烈的上下移动。

  这下,可把叶天龙心中的火焰完全点燃了,他的双手也毫不客气地攀上双饱满丰挺的双峰,揉摸把玩,尽情逗弄。嫣红的樱桃下子发硬发涨,硬挺如石。

  “不要这样好”

  柳琴儿感到阵酥麻,张开嘴巴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声说道,雪白粉腻的胴体在水中阵扭动,被水溅得湿淋淋的黑亮秀发发出了美丽的光泽,真像条美人鱼。

  “昨天晚上害得我夜没有睡好,现在你要怎么补偿我?”

  叶天龙向柳琴儿低声说道,同时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轻轻抚摸着变得柔腻的丰美花瓣。

  娇羞的花瓣立刻将手指紧紧裹起,产生阵有节律的收缩。当被触及到花冠上最敏感的珍珠,柳琴儿的娇躯不由得僵硬了下。

  “大早的,你们在干什么啊?”

  香风袭人,于凤舞似笑非笑的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

  柳琴儿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就觉得自己的粉臀被叶天龙分,粗长之物顿时冲进了又热又湿淋淋的花瓣之间。水的清凉和巨物的火热,两种截然不同的滋味在她的花径中交集,她下子全身无力地软在叶天龙的身上,口中急速的娇喘着。

  “我们正在进行早练,你要不要也参加啊?”

  靠着水的浮力慢慢扭动,叶天龙笑嘻嘻地对于凤舞说道。

  看到柳琴儿火热的娇靥,听到她熟悉的娇喘,于凤舞不用想也知道在水下是什么样的光景。想到羞处,她的粉脸不禁红了下,摇头娇嗔道:“胡说八道,你就会作怪,我出去了,等下记得到花厅找我。”

  “你等下。”

  叶天龙见到于凤舞要转身,急忙出声。他双手抱柳琴儿的纤腰,在她的耳边道了声:“你抓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