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高兴,连忙叩谢。

  此时站在边的众大臣心中更是起伏不定,他们都惊异于陛下对叶天龙的特别。

  尤那亚和马可布威交换了下眼神,两人眼中都是杀机隐现。而另边的吉里曼斯则更加坚定了拉拢叶天龙的心,虽然他现在还不明白陛下为何会对叶天龙另眼相看,但他知道如果叶天龙投入他的阵容,他就更有力量和三太子对抗了。

  在长串的繁文缛节后,叶天龙从皇帝手中接过了万骑长的印信,还有帝国男爵的勋章。吉里曼斯心知肚明,陛下封叶天龙为男爵的目的就是让他顺利登上帝都东督的大位,于是他和杰夫特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色,静气等候侍笔女官宣布对叶天龙的任命。

  出乎意料地,侍笔女官并没有宣布叶天龙为东督的任命,而是掌印女官宣读了皇帝陛下的圣喻:

  “任命法斯特帝国新任万骑长叶天龙男爵为迎亲使,率领五百骑兵,三天后出发前去迎接从武安国来的送亲队伍。”

  吉里曼斯心中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皇帝又改变主意了吗?他的视线落到另边的尤那亚时,当下心中有数了。

  望着尤那亚嘴角那丝奇异的笑意,吉里曼斯不禁心忖:“毕竟是他们是父子,自己对皇帝的影响力还不如尤那亚。”

  ※※※

  走出无忧宫,叶天龙望着身边满心欢娱,笑靥如花的柳琴儿,他的心中也是极为惊喜的。他万万没有想到会被封爵,法斯特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度,最下等的自然是奴隶,然后是平民骑士贵族皇家,每阶级之间都有很大的分别,不同身份的人拥有差别很大的权利。

  但身为贵族,就表示踏进上流社会,可以免去赋税劳役,即使犯法也有爵位的保护,除了少数几项重罪如大逆不道的叛乱以外,很少会被获罪上刑。所以进封爵位是骑士的目标,那份荣耀是无与伦比的,简直有步登天的感觉。

  虽然叶天龙没有到那种程度,但心中的喜悦也是难以言表的,对于三日后去迎接使者的事,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了,在法斯特的国境内,自己又带着兵马,还不是轻松搞定吗?

  叶天龙正边和柳琴儿说说笑笑,边满怀喜悦地想骑上马。不料变故突起,在他的头上不知何时聚集了大团的水气,在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水气突然化作水球,“哗”地声,如同盆凉水当头浇下。

  全身湿透的叶天龙疑惑地抬头望望万里无云的晴空,百思不得其解。身边的柳琴儿早已笑弯了腰,那些宫廷侍卫看到如落汤鸡般的叶天龙也是暗自微笑,但也心中凛然,生怕被那个小魔头找上身来。

  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叶天龙傻傻地问道:“琴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没有下雨,这水是从哪里来的?”

  柳琴儿边掏出丝巾擦拭着叶天龙,边笑道:“你说会是怎么回事?”

  叶天龙跺跺脚,半恼怒地道:“我知道了还会问你吗?”

  “我的大少爷啊,刚才是个魔法很厉害的人和你开了个玩笑啊!”柳琴儿娇滴滴地嗔道,“晴空万里,只有精通水系魔法的人才会给你下这场小雨的。”

  叶天龙转头四顾,恶狠狠地说道:“谁,谁,谁?哪个无聊的家伙,给老子抓住了,非让他好看不可!”

  柳琴儿拉拉他的湿衣服,道:“人家会让你抓住吗?小心她再给你来下!你还是回去把衣服换了吧!”

  叶天龙知道自己功力不够,不能查出作弄他的人,只好自认倒楣,带着肚子的火上马驰出。

  才驰出几步,叶天龙突然勒住缰绳,转首望着嘴角含春的柳琴儿道:“看你笑得这么开心,你是知道的吧!快告诉我是谁?”

  柳琴儿眼珠转,含笑点头道:“你才想起来问啊!据我所知,在帝都会作这种事的人只有个,她就是”

  “叶天龙!”声大喝将柳琴儿的话语打断,叶天龙和柳琴儿愕然转首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前方大步行来位身高腿长的年轻贵族,满脸忿然地瞪着叶天龙。

  叶天龙迷惑地看着来人那双布满红丝的双眸和胡乱扎起来的金发,正待询问,忽听身边的柳琴儿惊叫声:“克里夫?!”

  克里夫朝柳琴儿强笑下,“柳姑娘,您好!”然后转首望着叶天龙,双眼射出深深的恨意,“叶天龙,你好”声音似乎是从齿缝露出来般。

  旁发觉不对的柳琴儿还未有所行动,克里夫突然将手上戴着的皮手套脱下来,丢到叶天龙的马前,然后又拔出把短剑扔,短剑准确地插在地上的手套上。

  望着仍然在颤动的短剑,柳琴儿跳下马来,她的芳心阵下沉。这是在法斯特非常盛行的种约定,种向别人发出挑战的信号。以战立国的法斯特武风极盛,英雄式的约斗是最受人欢迎的,经过多年的发展,慢慢形成套决斗的规定。帝国禁止毫无理由的私自决斗,也反对不同阶级之间的决斗,只要有好的理由,也可以不接受别人的约斗,但对于血气方刚的青年人来说,逃避就表示胆怯,你以后就会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虽然她还未明白克里夫为何要向叶天龙挑战,但想来叶天龙肯定不会示弱的。

  果然,叶天龙望了望马前地上的短剑,眼中闪过丝怒色,但这突如其来的挑战时让他摸不着头脑,他跳下马来,将地上的短剑拔起来,走到克里夫的面前,不解地说道:“为什么?”

  克里夫苦涩地望了下正担心地望着叶天龙的柳琴儿,心横,嘲弄道:“看你像只落水狗样,好可怜啊!怎么?你害怕啦!”

  此言出,柳琴儿柳眉蹙,不悦地正待开口,被人作弄了正满肚子火大的叶天龙气极反笑,连声道:“好!好!”

  柳琴儿见势不妙,正要出声,叶天龙已经猛地将手中的短剑折成两段,把半的短剑丢到克里夫的脚下,冷冷地望着他。

  克里夫道声:“好!”柳琴儿则是花容失色,叶天龙这样的举动表示这次决斗他不但答应了,而且还是次生死不计的决斗。

  她不禁叫出声来:“天龙!”

  克里夫深深地注视了会儿柳琴儿那让他魂牵梦萦的娇美玉容,发现她眼中根本就没有丝的自己,不禁心痛欲绝,猛转首对叶天龙说道:“明日上午十时,观菊楼。”言毕,掉头急步离开。

  "20"

  “什么?克里夫要与叶天龙决斗!”不管是吉里曼斯还是尤那亚听到这个消息都是脸的不信,但接下来的反应两人是各不相同。

  马可布威嘴巴撇,冷笑道:“那个家伙还真是有意思,才到帝都居然就和克里夫约斗。连我都没把握击败克里夫,叶天龙倒真会是找对手啊!”

  尤那亚的心中先是喜,又不禁后悔自己的决定下得太快了,可能那个大代价白花了,也许用不到那招棋,他的心愿就已经达成了。

  吉里曼斯则是顿足大骂,道:“叶天龙也太不知好歹了,居然会和帝都四剑客中以快剑出名的克里夫决斗,真是找死啊!枉费我的番心机了。”

  杰夫特阴阴笑,道:“大人多虑了,其实这战无论输赢,我们都是有好处的。叶天龙胜了,他就得罪了中立的派,因为克里夫的父亲是中立派的重要人物,他只有选择加入我们了;如果他败了,则说明他不值得我们下气力去拉拢,省得白费本钱。”

  这番话说得吉里曼斯转怒为笑,连连点头,对杰夫特大加赞赏。

  在回府的路上,摇着军扇的乔给沾沾自喜的杰夫特浇了盆冷水。

  “大人以为左宰他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吗?”

  杰夫特闻言心中惊,抬眼望着这个来自冥数教的高手。

  “那头老狐狸早就心中有数了,他在故意装傻呢!”乔接着说出自己的看法,“说不定连这次决斗也是他安排的呢!”不过这点,他倒是将吉里曼斯高估了。吉里曼斯是想过要试试叶天龙的身手,但还没有这么快,这突发的事件倒让他省了不少心。

  现在吉里曼斯正接到个让他更加高兴的消息,问剑斋的人两天内就要到达帝都了。他是在密室内接待了为他传递情报的甘宗明,因为甘宗明是他的另颗棋子,颗在暗处的伏子。

  望着略显忧郁的甘宗明,吉里曼斯语带关切地说道;“怎么啦,身体不舒服?”

  甘宗明恭敬地施礼道:“大人,他们这次总共来了十三个好手,都是剑主的得意弟子,无不是以挡百的好剑手。”

  吉里曼斯满意地拍拍甘宗明的肩膀,说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她有没有起疑心啊?”

  甘宗明犹豫了下,说道:“没有!”

  “好!好!”吉里曼斯望着眼中满是期待的甘宗明,心中暗笑,但脸上还是十分关切的,说道:“她在后面等你呢!快去吧!”

  甘宗明大喜道:“多谢大人!”说罢,如阵风般冲出密室。他没有看到背后的吉里曼斯眼中那丝怪异的神色。

  ※※※

  无忧宫的后花园,九曲桥西侧的秋千架上坐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面如芙蓉,柳眉淡淡似春山,双眸盈盈恍若弯秋水,冰肌玉肤欺霜赛雪,秀目灵动间华贵之气显现。最让人惊奇的是她晶莹嫩白的纤指上戴着个黑玉指环,要知道这种指环全大陆也不超过十个,它是经魔法公会的长老大会严格考核后颁发给大策法师的。

  在风月大陆上会魔法的人基本上可分为四种,分别是白术士魔剑士黑术士策法士。其中白术士擅长白魔法,以及防御和修复性的魔法;黑术士擅长攻击性的魔法和可怕的黑魔法;魔剑士则精于至二门的魔法,以及高超的剑术;而策法士是唯擅长黑白魔法的人。魔剑士和策法士经过进步修炼便可升级成为魔剑师和策法师。

  这是因为人类和其他族类者不同,魔法只能是有资质的人才可以修炼的。有些人天生与魔法有缘,适合修炼各种魔法,而不同的魔法对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适应性,如果没有达到定的程度,却去强行修炼的话,就有可能招致形神俱灭的下场。

  被誉为大陆上最强策法师的路德奥就是因为强行修炼终极魔法“法无天地”而形神俱灭。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修炼“法无天地”了。因为黑白魔法同修带有很大的危险性,资质稍差的人则更加容易出问题,所以世上的策法士是越来越少了,倒是单练门的魔剑士越来越多了。

  这样个清丽少女,看年纪仅十五六岁,居然是个大策法师,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此时她正无聊地踢着双小巧玲珑的纤足,让秋千架微微荡着。

  忽听远处传来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叫道:“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两个身穿大红锦衣,年约十四五的少女飞奔而来。

  到了九曲桥边,只见她们莲足轻点,娇躯腾空而起,三两个起落间便越过了桥身,显出她们身不俗的功夫。

  望着两个侍女前后来到自己的面前,美丽的公主柳眉微蹙,责备道:“怎么这么迟,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说着,纤指轻弹,也不见她怎么作势,两点火星从葱白指尖上飞出,直奔向两女的胸前。

  知道这位公主的脾气,两个清秀的侍女乖乖的站着不敢躲避,提心吊胆地望着朵火花朝自己微隆的胸脯飞来。眼看着就要碰到衣服了,那火花突然闪,立时消失了。两人都暗中松了口气。

  “这次就先饶了你们。”美丽的公主从秋千架上跳下来,走到两个长得模样的侍女面前,焦急地问道:“有什么有趣的消息啊?”

  稍微靠前的那个侍女用她那清脆的声音说道:“公主殿下,明天他们要决斗了!”

  “谁?是哪两个家伙?”公主秀目亮,对那个直没有开口的侍女说道,“小秋,你来说吧!”

  “是!公主殿下。”小秋恭敬地说道,“是新升为万骑长的叶天龙男爵和克里夫少爷。”

  “嘻!就是刚才被殿下您淋得像只落汤鸡,胆大妄为的好色鬼和那个自命不凡爱耍威风的花花大少。”那个声音清脆的侍女不甘寂寞,在边接口道。

  公主不禁笑骂道:“小春,我又没叫你说。你还真是牙尖齿利,小心哪天被谁把你的舌头割掉!”

  小春将粉红的小香舌轻吐,笑嘻嘻地说道:“公主殿下,那些还不是您说的嘛?”然后她学着公主的口气说道:“个带着女人招摇的家伙居然在朝觐父皇时还这么不老实,连行礼时都敢偷看,真是胆子不小啊!小春,我们给他点颜色看看!”

  小秋在旁惶恐地说道:“姐,你少说几句吧!不管怎么说,别人都是帝国的贵族,我们这些小丫头怎么可以这么讲呢!”

  公主纤手摆,毫不在意的说道:“你们两姐妹真有意思!孪生姐妹居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要不是你们两人长得模样,我真怀疑你们不是亲姐妹了。”然后指指小春,道:“你这么喜欢说,那以后都由你说吧!”

  小春施礼道:“遵命!公主殿下!”然后她兴致勃勃地说道:“殿下,您知道吗?他们是订了决生死的约斗。”

  “哦,这在贵族中倒很久没出现过了。他们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吗?居然要进行生死决斗。”

  小春香肩耸,道:“这就不知道了!按说叶天龙才刚到帝都,不会这么快和别人结仇的。”

  公主挥挥纤手,说道:“算了,我们还是别管这些事了。”

  她轻灵地做了个如蝶舞般美妙的姿势,高兴道:“我们还是去练功吧!”

  此言出,小秋和小春马上俏脸变白,四只嫩白的手掌齐摇,齐声叫道:“公主殿下,您还是找别人吧!比如说那些武艺高强的宫廷侍卫,奴婢还想多休息几天。”

  公主跺脚道:“没用的丫头,”

  心思灵巧的小春眼珠微转,打岔道:“殿下,您不想去看他们的决斗吗?”

  公主的注意力果然被移开了,小巧红润的樱唇微扬,用她那又俏又甜的声音说道:“两个傻瓜砍来杀去,倒也有点看头的。不过”她笑吟吟地望着小春,“这种靠蛮力的打法看来看去都差不多,没什么新意。”

  “蛮力?!”小春在心中叫道,她是知道克里夫的实力,那可绝不是用蛮力来形容的。“有几个能像你这样天赋绝顶的,小小年纪就拥有身举世罕见的魔法。”

  心里这么想,小春那小小的俏脸却现出副深有同感的模样,应道:“是啊,他们那些笨家伙怎么能像公主殿下您样有头脑,他们除了用这种笨笨的办法来显示自己的实力外,哪里想得出别的好办法来呢?”

  这记小小的马屁拍得公主笑靥如花,大为高兴,只见她乌溜溜的眼珠阵转动,突然脆生生地说道:“不如我们给他们弄点。”

  小秋心中大呼不妙,刚想开口反对,她那个孪生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姐姐小春早已举双手赞成了,急道:“好啊!好啊!公主殿下您快说吧!”

  公主的俏脸上浮现出甜甜却是让小秋心跳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小秋十分熟悉,每当这个公主想出作弄人的法子时就会露出这个笑容来,而且想法越疯狂,那笑容就会越甜,特别是像现在这样的笑容,小秋尤其记忆犹新。

  记得那是在半年前看到过同样的笑容,那次的后果就是将朝觐堂烧塌了半,让几个大男人在宫中表演了番裸奔。真不知道这次这个刁蛮公主又会想出什么可怕的主意来,她不禁为那两个明天要决斗的人担心,老实说她对克里夫的印象很好,毕竟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总是会让少女心动的。

  公主的秀目闪过古怪的神色盯着小春,直看得她芳心发毛,俏脸上的笑容变得生硬起来,浑身感到不自在。正当她芳心忐忑不安地想要探听下,公主已经移动莲步往王宫去了。两个可怜的侍女连忙随后跟上。

  ※※※

  就这样,叶天龙和克里夫决斗的事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很快成了众人口中的主要话题。好事者甚至开起盘口,让人下注赌两人的输赢。自然大多数人都看好位列帝都四剑客之的克里夫,毕竟叶天龙只是个从地方刚上来的默默无闻的人,在帝都谁知道他是老几。

  这些事叶天龙自然是不知道的,这时候他正在苦眉愁脸地望着面前的柳琴儿,他们现在是在飞凤府的后院。

  自被克里夫这事打岔后,叶天龙再也没有兴趣向柳琴儿追问了,柳琴儿也言不发地陷入深思之中,两人就这样路无言地埋头策马赶回飞凤府。

  到府里,等叶天龙换过衣服,柳琴儿就将他拉到了后院,让叶天龙真正施展了下他的拿手武功,结果让柳琴儿大惊失色,不禁为之顿足。柳琴儿她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就和克里夫切磋过,对他的实力有很深的印象,她知道凭叶天龙现在的身手,明天的胜算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原来,叶天龙的身手对付那些小角色是绰绰有余的,但离真正的高手还是差了点,而克里夫偏偏就是个真正的高手。在四剑客中克里夫是以剑术如风出名的,老实说,在帝都想找个比克里夫的剑法更快的人还真是困难重重。

  看到叶天龙副不信邪的样子,柳琴儿不禁气忿忿地道:“你看仔细了!”说着,她将根树枝抛到半空中,叶天龙刚想开口询问,却见剑光闪,柳琴儿拔出了宝剑。

  叶天龙就觉眼前花,柳琴儿娇躯漫舞,恍惚是下子多出了好几个柳琴儿般,空中的白虹连闪,破风声不断。

  “唰!”的声,柳琴儿将宝剑入匣,空中那根树枝变成长短如的木块,如雨点般纷纷落下。

  柳琴儿脸不红气不喘,对叶天龙说道:“你看清楚总共是几剑吗?”

  叶天龙沉吟了下,迟疑道:“十八剑?!”

  “总共是二十剑!”柳琴儿摇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数数地上的树枝。我三年前离开帝都时,克里夫的“闪动连击”有连出十九剑的实力,想来现在他也差不多有这个水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