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面两只怪物则是长着两个虎头的老虎,而它们的尾巴却是条不住伸缩游动的毒蛇,火红的蛇信正在吞吐不定。

  "181"

  三个绿袍男人用力拉住系在那三头魔物腰间的铁链,而每只双头虎都由两个绿袍男人在照顾着。

  “这是什么啊?”

  “哇!好可怕的怪物啊!”

  正在庆幸从翼风族少女的杀招下逃生的打手们,突然间看到如此可怕的魔物,全部都惊恐万状,双脚打颤。

  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接近过双塔楼中间的房舍,自然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们被告知的只是这里养着魔物,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庐山真面目,如果早知道自己的主人在豢养这等怪物,他们早就逃之夭夭了。

  嗅到场中浓烈的血腥气,三头魔物越发狂躁起来,那个长着美人头的魔物发出了儿啼般的鸣叫,让人头昏脑胀,浑身发软。

  风筱雨和其余的翼风族人全部暗暗吸了口气,这次的任务真是越来越棘手,起先她们还以为是普通的小魔物而已,没有想到梁平山庄居然有能力可以培养如此的高级魔物。但事到如今,她们也只有奋战到底了。

  看到翼风族人紧张的神色,山庄主人爆发出阵狂笑。他双臂振,身上的衣物碎裂而飞,露出了黝黑的身躯,更为怪异的是,他倏然长出了两个尖尖的角,交叉着竖立在他的脑后,不住地晃动。

  “原来你是魔人族中的双角魔人!”

  风筱雨的美眸中爆出冷电,脸上的线条下子僵硬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吗?”

  叶天龙也是看得目瞪口呆,情势的变化越来越复杂了,居然连传说中的魔物和魔人都出现了,这种东西不是只能存在于魔界的吗?

  在人类遥远的传说中,据说是在这片大陆的某个地方,存在着通过异世界的空间门户,通过这道门户,是块和风月大陆的生态完全不同的大陆,在那里长年不见天日,经常为黑色的雾气笼罩着,众神大战之后的魔人族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称其为魔界。

  这是创世神鉴于魔人族的实力过于强大,将他们赶出风月大陆,并在两者之间设立了结界。

  在百族大战之前的遥远过去,作为魔三族中最神秘的魔人族曾经发生入侵风月大陆的事件,但很快魔人就退了回去,那个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从来就没有人知道。

  只有很少的点传闻被留存下来,据说是因为魔人族中发生严重的内乱,各种族的魔人相互厮杀。也有人说是创世神的诅咒,魔人们无法适应大陆的生态。

  此后,只有魔人族中的支,血翼族留在了大陆,在百族大战的时候,他们也很积极的参与,但很快就消失了。不过魔人族的魔物技术却不知为何被遗留了下来,偶尔会有人使用魔物技术来培养低级魔物,旦被人发现的话,就会成为全大陆的公敌。

  因此,在百族大战结束之后,所有关于魔界的事物几乎完全从大陆上消失,留下的只是鳞半爪的传说。

  这时候,其它的七个绿袍男人也撕掉了身上的衣裳,他们并不是魔人,但显然他们得到了魔人的血,或者说,他们是用魔物技术改造过自己的身体,他们的身体上有层密集的鳞片。

  双角魔人的眼中透出碧绿的幽光,向前挥手,绿袍男人会意地松掉了魔物的控制。

  厉声刺耳,三头可怕的魔物下子窜了出来,但它们并没有马上朝翼风族的人冲过去,而是冲向了劫后余生的山庄打手。

  刹那间,血肉横飞,被吓得身软腿颤的打手根本就无法抵挡魔物的攻击,眨眼的功夫,所有的打手全部倒在血泊中。

  他们到死也不明白,是他们身上的微弱魔物之气引发了魔物的狂性。因为培养这些魔物的时候,魔人就是用这样的活人来饲养它们的。

  “没有想到,我来到这里不过百年,已经再三掩饰了,可还是你们发现了。”

  双角魔人毫不在意打手们的死亡,带着七个绿袍男人开始向风筱雨她们逼近。经过老门子跌坐的地方时,他冷冷地看了眼惊恐万状的老门子,猛的挥手,血光顿现。

  老门子仅仅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呼,便被他的手刀劈飞了头颅。

  再没有多余的话,风筱雨和其它的翼风族人都知道现在面临的处境,你死我活,如果不把对方杀死,她们就会没命。

  场恶战,双方都是竭尽全力,在魔物的协助下,双角魔人和他的七个仆从主导了战斗的主动权。起先被消耗了不少的力量,加之又有伤在身,翼风族的人渐渐落入下风。

  幸好风筱雨奋力缠住了双角魔人和头魔物,不然的话,翼风族人早就要出现死亡了。但现在的局势也越来越不妙,只要不小心,翼风族人的身上就会多条伤口,那两个受伤最重的翼风族人甚至步伐凌乱,招架无力了。

  激斗了片刻之后,只听得两声惨呼,终于那两个翼风族人没有能够再坚持下去,个被双头虎形魔物身后的那条毒蛇咬住了大腿,接着被旁边的个魔人仆从狠狠刀,削去了半个脑袋。另外个则是被魔物咬掉了半条手臂,失去重心后跌倒在地,成了另外头魔物的口中之物。

  不过,这两个翼风族人在死之前的反击,也让魔人的两个仆从失去了生命,同时头魔物的身躯受到重创。

  双方此刻都杀红了眼,同伴的死只能激发起他们更大的杀机。

  在看到魔物向打手发动攻击的时候,叶天龙感到自己心中的杀意下子冲上了头脑,恨不得自己也下去大杀场,对于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起先他还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就变得十分自然,好象这本来就是他的想法。

  叶天龙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内心深处的魔性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了,而月女神和暗黑魔神得到环境的帮助,获得了比风女神更强大的力量,也在他的身体里面鼓动,对他进行推波助澜。

  其实,当他迈出第步的时候,就已经把潜伏在体内的魔性释放出来,而这个时候的所见所闻,血光大阵和鬼眼阴目的作用,以及魔物气息的刺激,终于让他的魔性深深植根在他的脑海。

  略微观察了下场中的战斗,知道双方还有阵好杀的,叶天龙便不再理会这里的情况,而是飞身朝塔楼上扑去。要破血光大阵,就必须要先将塔楼上的魔法器物毁掉。

  塔楼上的打手和警卫早已全部到下面了,所以叶天龙毫无阻拦地直冲到了塔楼的顶端,迎面是个身穿绿袍的男人,看来也是魔人的仆从。

  二话不说,叶天龙挥剑,便将他击毙了,出招得心应手,让对手毫无抵抗的时间。

  将发动血光大阵的器物毁掉之后,叶天龙又冲到另外座塔楼上如法炮制番。

  虽然血光大阵的器物已经被毁,但它经发动,消退还是需要很长的段时间,只有日升月落之际,才会消失。

  切完成,叶天龙才现身斗场。这个时候,场上只有风筱雨和那个双角魔人在激烈交手,七个魔人仆从和其它的翼风族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已经同归于尽了。而三头可怕的魔物也是伤痕累累,正躲在边舔伤口。

  由此可见,翼风族人的实力有多么可怕,叶天龙想到自己居然能够从翼风族人的手中逃得性命,不禁在心中暗自庆幸。

  看到叶天龙出现在场边,激烈交手的两个人也无暇顾及,但三头魔物却是火速摆出了副要扑上来的架势,叶天龙不由得本能地退了步。

  但三头魔物并没有马上扑上来,这不禁让叶天龙暗暗称奇。不过,很快他就明白其中的原委了。原来这三头魔物也是受伤不轻,正在恢复中。而让他更为惊异的是,这三头魔物居然开始啃咬起翼风族的尸体。

  “它们要得到神族的血肉?”

  略微楞了下,叶天龙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虽说翼风族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但看到他们的尸体被魔物这样糟蹋,还是让人感到十分愤怒,更何况,魔物得到神族的血肉之后,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和可怕,这可是和他有切身厉害关系的事情。

  “你们这些该死的魔物!”

  当机立断,叶天龙大喝声,扬剑冲了上去。显然这声大喝,让激烈战斗的两个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

  风筱雨的眼中不禁掠过丝迷茫之色,这个男人曾经是她和她的同伴想尽办法要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敌人,他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出手来帮助自己。

  老实说,看到同伴在死后还要被魔物这样糟蹋,她的心中是万分痛苦的,可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哪里还能顾及这些。

  现在叶天龙居然为她出头,这让她不免十分意外。可就这样稍疏忽大意,她被魔人背后的枝尖角狠狠刺了下,疼得她闷哼了声,再也不敢分心。

  做好了要和魔物狠狠斗场的准备,叶天龙在冲上去的时候,是十分的小心,浑身的功力也提到了极致,毕竟魔物这样的对手是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厉吼声中,魔物也冲向了叶天龙,但就在快要接触的那瞬间,三头魔物猛的顿,流露出种畏惧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也不禁楞住了。他试探性地向前踏上步,三头魔物居然低低的吼叫了声,也慢慢往后退了步。因为它们感受到了叶天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魔神之气,这是它们十分害怕的种气息。

  这次,连双角魔人也感受到叶天龙身上的这股魔神之气,他的感觉虽然不如魔物那样的灵敏,但也远比常人强上百倍,因此,这样的气息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他的心理波动,正在和他激烈交手的风筱雨很快便感觉到了。顿时,她的气势大涨,唰唰两鞭,将劣势扳了回来。

  发现到魔物居然在害怕自己,叶天龙不由得暗自得意,他是得势不饶人,连数步上前,将三头魔物逼得离开了翼风族人的尸体处。

  困兽犹斗,魔物受到这样的逼迫,似乎是有些愤怒起来,特别是那个有着美女头的魔物,眼中凶光闪闪,口中不时发出刺耳的儿啼声,令人烦躁头昏。

  见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心中马上有了个决断。他改变方向,挥剑朝另外头看起来受伤最重的魔物逼过去。另外两头魔物见状顿时松弛戒备,趁机向翼风族人的尸体跑去。

  叶天龙的嘴角流出丝冷酷的微笑,身形突然动,快如迅雷,疾若奔马,直扑那个有美女头的魔物。

  “呱!”

  凄厉的儿啼声中,那魔物急速后退,同时胸前探出的利爪狠狠朝叶天龙抓去。

  不过,毕竟是心有余悸,受到的心理压力过大,魔物的动作显得凶狠有余,灵巧不足,而且速度也慢上许多。

  叶天龙的身子扭,轻松避开了魔物的攻击,手中的烈火剑化作道破空的长虹袭向魔物当中那个美女头。

  神器烈火此刻也显出其不凡之处,真正的剑还在尺以外,从剑身爆出的道火红色剑芒已经到达了魔物的跟前。

  红光闪而过,魔物虽然是竭力躲避,但无坚不摧的剑芒还是将它连肩带背削下了大块,连肩头上那个蛇身般的脑袋也飞出老远。

  受到重创的魔物凶性大发,不再后退了。它悍不知死的疾冲过来,恨不得要把叶天龙爪击毙。同时口中急促的发出“呱呱”的叫声,在它的催促之下,其它两头魔物也开始畏畏缩缩地向叶天龙逼过来。

  剑伤敌,叶天龙已经大有信心了,见状便哈哈笑,不慌不忙地闪身,烈火剑展开,人单挑三头魔物。

  有了魔神的力量,又有神器烈火在手,叶天龙应付起来相当自如,甚至于打斗起来还不如旁边双角魔人和风筱雨的激烈。

  他们两个人虽然都已经是大汗淋漓,但还都是咬牙坚持,手上的劲道点也不敢放松,越是消耗下去,两个人越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现在双方都是在尽最后点力量,任何的疏忽就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连两剑,叶天龙在那美女头的魔物身上开了两个血洞,让它痛苦的尖叫,乖乖地退了两步。然后他便闪身到了只双头的虎形魔物前。

  这魔物显然感觉到危险来了,突然间怒吼了声,整个身子矮,钢爪抓地,肚皮几乎擦着地面,两个虎头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那两排利刃似的牙齿。身子后面那根毒蛇尾左右微拂,像条钢鞭。

  叶天龙的剑引,它突然猛扑过来,势如奔雷,慑人心魄。快要近身的时候,钢爪猛的伸,两个头同时狠狠咬过来。先天上的压迫感让它心中十分害怕,知道无法躲避,所以干脆就采取先发制人的办法。

  但叶天龙早有准备,直到钢爪到了自己的面门前,他才动了。身形蹲,神器烈火斜着击中了魔物的前胸,红光立刻透体而出。

  凄厉的吼声中,魔物轰然倒地,连脚下的土地也微微震动了下,但它没有马上死亡,还在地上拚命挣扎着,好象还想站起来,而让人防不胜防的是,身后那根毒蛇尾巴居然脱体而出,直奔叶天龙而来。

  “混蛋,竟然会使这么阴险的招数!”

  没有想到快死的魔物会有如此招,手忙脚乱的叶天龙差点儿被在空中狂舞的毒蛇咬上口。

  险险避过之后,叶天龙个火大,纵身上去,神器烈火阵翻飞,把魔物的毒蛇尾巴砍成无数段肉块,这才解了心头之恨。

  兔死狐悲,剩下的两只魔物更加发狂的朝叶天龙扑过来,它们知道今天是逃不过这个人类的毒手了,只不过让它们不明白的是,为何叶天龙的身上会有魔神的气息,这是让魔物天生为之惧怕的气息。

  叶天龙终于体会到魔物的可怕之处,虽然是两头受伤的魔物,但还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只是当魔物攻到他的身边时,就会突然变得缺乏勇气,显得后劲不足,这让他占了不少的便宜。

  翻翻滚滚,斗了数个来回,叶天龙看准个机会,剑将魔物的美女头砍掉。

  顿时道血柱冲天,只剩下个小小的毒蛇头的魔物发狂般的乱冲乱撞,飞砂走石,烟尘飞扬,所到之处毁天灭地,将所有碰到的东西全部摧毁,最后和另外头魔物撞在起,硬生生撕抓掉它的个虎头。

  那个虎头蛇尾的魔物顿时厉吼震天,临死反噬,狠狠咬住了它唯剩下的毒蛇头。

  轰隆声,两只魔物同时倒地,在地上自相残杀,血肉横飞,肢飞体裂,场面非常惨烈。连魔人和风筱雨那边的激斗也受到它们的影响,不得不将部分的精力用在防备飞来的横祸上。

  而造成如此情况的男人却早已跳到了边,远离这两头发狂的魔物。这样的结果是他最乐于见到的,不用自己动手,轻松达到目的。

  “真是完美的击啊!”

  自我陶醉了下,叶天龙不禁感到有些遗憾,因为身边缺少了可以表现的对象。想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下还在激烈交手中的两个人。

  这个时候,两头自相残杀的魔物已经滚到了风筱雨和魔人交手之处,渐渐没有了声息,看来是同归于尽了,但它们惊人的声势余威强劲,迫使交手中的两个人只好飞身闪避。

  风筱雨刚刚立稳身形,突然发觉到身前被两只魔物搅起的漫天烟尘中,股强烈的杀气如刀锋般的冲来。

  想也不想,风筱雨马上纵身闪避,同时挥剑鞭还击魔人的偷袭。

  烟尘在劲气的冲击下四散,前面空荡荡的,并没有敌人的身影。风筱雨全力的击落空,心中顿升不详之兆,知道自己是中了魔人的声东击西之计。

  果然在她背后有两道劲气无声无息地疾冲而来,风筱雨无暇转身,只有奋力往前冲,同时收鞭后击,但原本是全力向前挥的鞭子突然改变方向,力量就无法真正完全用上了。

  魔人毫无困难地把抓住了剑鞭的鞭身,拉之下,风筱雨的身形不由得顿。他等这个机会好久了,终于借着对手分心的机会,创造出这样的良机。

  直在背后的尖角倏然伸长,从他的肩上弯过来,有如毒蛇的利牙,毫无阻碍地突破了风筱雨的护身真气,刺进了翼风族少女的肩膀。

  “呜完了”

  阵麻痹感从肩膀处飞快地蔓延到风筱雨的全身,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血通过尖角流到魔人的身体里,原本就已经透支的力量再也无法支撑她的身体,双腿软,就要往地上倒去,可是刺入肩膀的双角牢牢地将她的身子架住。

  正吸得痛快,魔人的脑后突然阵劲风,让他心寒的杀气直迫他的心脏。

  “你去死吧!”

  魔神的气息让他的反应稍微迟疑了下,就听到声厉喝,红光在眼前闪。

  神器烈火十分轻松地砍断了魔人刺在翼风族少女肩头的双角,从断口的两边同时喷出大量的鲜血。

  风筱雨的身躯软倒,跌扑在地上。而魔人则是跳三丈高,阵狂吼乱叫,居然也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这让叶天龙是头雾水,原本还打算要和魔人狠狠打上场的,没有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问题了。

  叶天龙他不知道,双角魔人的要害部位就是他的双角,其它任何部位受伤都可以很快恢复,所以般情况下,双角魔人总是将自己的双角保护得非常好,而且双角也是非常坚固的,寻常的武器是无法损伤,更不用说是砍断了。

  这个双角魔人从魔界潜入大陆也有百年的时间,对人类的了解相当深入,也因此他对叶天龙也用常人的观点来看待,不曾想到,在叶天龙身上的魔神气息威吓到他的正常反应,而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更是非般的神兵利器,偏偏他这个时候又急于吸食翼风族少女的神族之血,让双角处于最不利的情况下。

  误打误撞,叶天龙剑砍断了双角,自然也就要了魔人的命。

  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叶天龙是想不到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手去砍魔人的双角,好象这是非常自然的件事。

  看到地上的翼风族少女沾上血迹和烟尘的洁白羽翼虚弱地抖了两下,叶天龙的心中动,走过去将风筱雨肩膀处已经断了的长角拔掉,这时她的血已经流出不少。

  将她翻过来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