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必须是建造在极阴之地上的。

  想到这里的格局居然是“鬼眼阴目”,柳琴儿马上将有关此阵的切仔仔细细回想了遍,越想越肯定,而这种“鬼眼阴目”的布局,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汇聚阴风魔气,从而可以豢养可怕的魔物。

  “谁会知道这个地方居然是鬼眼阴目的所在呢?”

  于凤舞出言宽慰柳琴儿道:“毕竟以前从来没有个人真正见识过鬼眼阴目的真实面貌,你能够判断出这个地方是鬼眼阴目的布局,已经是非常高明了。”

  “我现在怕的是天龙他啊!”

  柳琴儿颇为焦急地说道,她伸手指山庄中心那两座高高耸立的塔楼,那上面的两盏绿莹莹的灯笼散发出种阴森诡异的味道。

  “这是鬼眼的所在,阴目必定在它的下方不远处,当绿光变红的时候,就是阴目大盛之际,那个时候,如果天龙不小心头撞进去,那就大麻烦了!”

  "179"

  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梁平山庄的底细,四周的庄墙不高,只有丈八尺,比普通城墙的高度还要矮上两尺,看来只是用来防备小贼和野兽。

  不过它是用特制大青砖砌筑而成的,这种大青砖非常坚硬,就是用锋利的刀剑在上面砍,可能也只是留下点印痕而已。

  整个山庄占地面积也十分庞大,条发源于梁平山的小河绕庄形成天然的护庄河,包围着里面百十幢各式的房屋,格局规规矩矩,有如大方阵套着小方阵。在庄门的两边则各有座两丈四尺高的箭楼,组成了最简单实用的防卫。

  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山庄中心的两座银白色塔楼,所有的房屋都是以这两座塔楼为中心,大方框套着小方框,里面又有稍小的方框,有如螺旋迷宫,围绕着足有三层高,飞檐尖顶,像是高入云表的塔楼。

  如果是不熟悉的人进来,时半刻,还真是无法摸清路线。而在塔楼上的人却可以把入侵的人看得十分真切,甚至应敌之际,这塔楼还可以作为指挥中心。

  在薄薄的雾气中,塔楼上的灯笼好象黑夜中的明灯,引得无数的飞蛾自投罗网。

  叶天龙悄无声息地穿行在房屋之间,连他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对这里的布局似乎是非常熟悉,走起来显得是那么得轻车熟路,路上没有惊动任何个警哨,很快便接近了山庄的中心区。

  四面各有座大型的四合院,拱卫着中间的两座塔楼,附近的房舍连檐叠栋,入其中便不见天日,难辨方向。

  这是山庄的中心区,除了山庄的少数知情人之外,不许任何外人走动,是庄中的内部禁区。

  在它的外围也建有连串的大小四合院,是山庄里有地位的人士居住的,其中有部分则是住着亲信的守卫打手,负责保卫这个地区。

  前面的入口处站着两个身穿灰色衣物的大汉,他们的身子紧紧贴着照壁,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形迹。

  叶天龙停住了脚步,四下打量,在他的两边都是连绵的房舍,大青砖筑成的墙壁光滑高厚,从他站立的位子直到两个警哨之间的这段路上,没有任何可以藏身之物,想悄然潜伏过去是不可能了。

  刚想起身从屋上走,叶天龙的心中蓦然动,重新躲回藏身之处,在转弯处的墙角默运心法,用自己的六识去探查周遭的切。

  瞬间,他的心神越过了眼前的房舍墙壁,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前面的情况。

  “好险啊!”

  叶天龙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出了身的冷汗,里面的警戒超乎寻常的坚实,甚至在屋脊的后面也埋伏着四个浑身黑衣的大汉,他们每个人都手持张强弩,背上有刀,所占的方位可以将周边的所有动静尽数掌握。

  里面的警戒更是有人满为患的感觉,围绕着两座塔楼和中心那间占地极广的房舍,数十条彪形大汉按照定的方位将这带的空间完全控制起来。

  他们每个人都是身细锁子甲,背上斜背着盛有六枝标枪的皮袋,手中也握了枝。标枪长五尺,比辛西雅她们用的飞电标枪细些,也短点,是由浑铁打磨而成的,乌光闪亮,比起军队用的标枪份量要重上不少。

  最令叶天龙感到棘手的是,他们每个人的口中都含着个哨子,显然和任何个发生冲突,都会马上引起其它人的注意,除非能够在他们发出警报之前,就将他们击毙。

  想不到这个山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里面居然是这样的不同寻常。叶天龙的好奇心更加的强烈了。

  比般军队的装备还要更胜筹的武装训练有素的警哨如此严密的保护,到底在中心那间大大的房子里面有什么样的宝贝?

  正在思忖之际,叶天龙的心中倏然升起阵警兆,好象有轻微的脚步声向自己这边逼近。

  连忙收回了心神,叶天龙深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壁角凹处,用房子转角处那点突起的棱角来掩藏自己的身形,他的身躯看起来几乎已经失去了形状。

  脚步声越来越近,是五个人。接着有丝灯光穿过淡淡的雾气照过来。

  “你怎么能够让外人进入山庄投宿呢?”

  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是个中年人的嗓音,话语中有种奇怪的振动,似乎含着某种节律。

  “主人有所不知,实在是因为这些来客他们的身份有些特殊,我不得不让他们投宿。”

  这个声音入叶天龙的耳朵,立时让叶天龙的心中暗暗惊,这不是那个老门子的声音吗?看来他的身份也不低啊!

  “哦,他们是什么人啊!居然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显然是这个主人也被提起了兴趣,话语中不再带有严厉的责备。

  “那个男的是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就是传闻中无赖般的男人。”

  老门子解释道:“我本来也不想让他进来的,但看他的口气是非要进来不可,我怕到时候起冲突的话,就对我们山庄的大事非常不利了。”

  “唔,你的想法有道理。”

  看来这个主人也是个从善如流的好主人,而且心智也颇为敏锐,下子把握到老门子要说的意思。

  “像叶天龙这样个流氓无赖出身的家伙,是不可能以理来说服的。他也不知道尊重别人的想法,他只会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我们不让他进来,谁知道他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我们,也许会当场大打出手,破门而入。飞扬跋扈的他什么事情也会做出来的。绝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让他毁了我们多年的心血。”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然后问道:“那你有没有派人监视他们的行动?”

  “是的!已经派了五个人去客房那边了。”

  老门子恭敬地答道。突然间他又笑了下,才说道:“真没有想到,叶天龙的好色比传闻中还要厉害。”

  “是吗?”主人的兴趣更大了。

  “他们行人,除了叶天龙以外,全部是女人啊!”

  老门子的话语有些感叹,也许更多的是羡慕。

  “我真怀疑叶天龙是不是个疯子?出门带这么多的女人在身边,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啊?”

  主人也兴致勃勃地说道:“我倒是想看看,那个美女战神有没有在他的身边?她怎么会喜欢这样个好色如命的男人?”

  灯光往前移动,脚步声越来越远,声音也渐渐低下去。

  等到他们走得够远,叶天龙才松了口气,身躯也恢复原状。

  “混蛋,居然把我看成那样的人!”

  叶天龙忿忿地暗骂了句。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坏名声居然会为自己带来这样的效果,真不知道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

  不过,听这些人的口气,对自己的了解好象是非常深的,对自己的切显得十分熟悉,显然是把自己研究了好阵。

  可是这样个神秘的山庄,为什么对自己会这么注意呢?

  边想着,叶天龙边悄悄地查看前面五个人的动静。

  前面个男人打着灯笼在前面引路,中间是两个人,正在边走边说,应该是那个主人和老门子。而他们的后面紧紧跟着两个身形巨大的男人,步伐沉稳有力,每步的长短和步调都是完全样的。

  守卫无声地闪出来向他们施礼,随后再度隐入黑暗之中,举动,无不显出他们的训练有素。

  半空中的明月闪出种妖异的光芒,透出淡粉红色的光晕,连带着那绿莹莹的灯笼渐渐变得朦胧起来,外面开始涂上层红光。

  声尖锐的儿啼声响起,接着又是声,让人听起来烦躁不已。

  “到底怎么回事?今天它的叫声好象有些不太对劲啊!”

  正在往中间房舍走去的主人心中不禁浮起丝疑问,出声问道。

  守卫在门口处的两个大汉还没有来得及回话,跟在主人身边的那个老门子突然间脸色大变。

  “糟糕,今天居然是血月半弦!!”

  “血月半弦!?”

  主人的脸色也随之变,抬起头来望向半空中,果然看到那轮皎洁的明月此时已经有半陷入黑暗之中,剩下的那半则是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将旁边的云也染成红色,好象是月光在滴血般。

  “不好,快点里面的那几个宝贝,不要让它们冲出来了!!”主人几乎是大叫起来,瞬间在周围守卫的大汉全部现出身形,向这边跑过来。

  血月半弦,对于用魔道之法豢养的魔物来说,是无可抵御的诱惑,而且这个时候阴气达到了极致,使得克制它的魔法之物威力大减。

  此消彼长,这个被老门子称为主人的男人自然非常清楚他目前遇到的危险。

  本来这个时候就是他所豢养的魔物最危险的时刻,又加上这千年难遇的血月半弦影响,万里面的魔物失去控制,那后果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连忙指挥手下的大汉做好准备。同时昂首发出声尖利的啸声,而此时那个老门子则是神情紧张地凝神关注着房舍的门。

  七个身穿绿袍的男人有如鬼魅般现身场中,趁着对方大乱之际悄悄接近这里的叶天龙看得十分真切,这些个绿袍男人是从塔楼里面飞身而出的,步伐相当的轻灵,显然具有身不俗的功夫。

  儿啼声变得益发的凄厉,很快的,阵接着阵的猛烈撞击声从当中那个没有门窗的房舍里面传出来。

  “大家不要慌!”

  七个绿袍男人中的个开口了,声音十分尖利。他向同伴打了个手势,他的同伴马上言不发地朝那房舍行去。

  “你们守在这里,不要让外人”

  话还没有说完,巨大的黑影笼罩在众人的头上,破风声和气流的波动让所有的人都大吃惊。

  “你们竟敢逆天而行,在这里制造魔物!!”

  空中的动静和这个娇美的声音对于叶天龙来说,都是没齿难忘的。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他会再次遇到翼风族的人。

  空中共是六个翼风族的人,领头的正是那个翼风族的少女。

  梁平山庄的人看到翼风族的人更是神色大变,显然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两座塔楼的警钟这个时候才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警哨用力敲响,整个梁平山庄顿时阵大乱。

  因为翼风族的人他们走的是空中的路线,飞行的高度又很高,塔楼上的警哨根本没有料到有人会从空中入侵山庄,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地面上的动静所吸引,是以让翼风族的人轻轻松松地越过了他们的警戒线,飞到了中心区的上空。

  “不好,我们好象走错了,这个地方就是我们进来的时候走过的。”于凤舞停下了脚步,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仔细辨认方位。她们没有叶天龙那样的运气,从客房区进入山庄内部之后,就陷入了和各种小巷道搏斗的境地中。

  虽然她们都能够感觉到叶天龙的方位,但却无法步到达,只能绕着房舍,在小巷道中左盘右旋,寻找前进的门路。

  她们不能从屋顶上掠走,因为怕有些高楼上有潜伏的警哨,万惊动他们的话,就有可能变成明火执仗的冲突了。她们可只是想悄悄地察看下,把叶天龙找到而已。

  因为梁平山庄房舍的建筑完全大违常规,并不是按照已知的阵法排列,而且房舍之间都连成片,遮天蔽日,使得于凤舞和柳琴儿她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从而迷失在黑沉沉的相毗房屋中,不知身在何处了。

  “算啦,干脆我们打进去吧!”

  龙族美少女早已是肚子的火气,这样的摸索实在不合她的胃口。要不是于凤舞的劝说,她早就动手了。现在听到山庄里面响起警钟,自然是再也按捺不住了。

  “就是嘛!我们要是早点抓个人来问下,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倩公主也在边大发议论:“这个鬼山庄,真应该放把火烧了它!”

  “你们两个啊!”柳琴儿忍不住苦笑声,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山庄的警钟急促的响起来,阵紧似阵。

  “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难道是天龙被山庄的人发现了吗?”

  于凤舞她们顿时升起这样的疑惑。

  正在转念之间,山庄的灯火通明,纷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很快就有数个人从拐角处现身,手持武器,神色紧张。

  “解决他们!记住留个活口!”

  双方打照面,于凤舞当机立断,娇声喝道。而这些山庄的大汉也急吼吼地挥刀扬剑向于凤舞她们冲过来,这样几个娇美的女人,还真不在他们的眼中。

  “你们就是入侵山庄的贼子吗?”

  当头的那个青衣大汉挥刀前冲的同时,不忘记发挥下他的口舌之力。

  “是娇美的女贼耶,乖乖地束手就擒,让大爷好好疼疼你们!”

  “去死吧!”

  龙灵儿听得心头火起,爪隔空,无畏地迎上大汉的钢刀。五道劲气变成可怕的劲流,呼啸而去。

  有如被万斤的重锤击中,最前面的那个大汉下子被劲气击飞起来,胸骨塌陷成个大洞,口中鲜血狂喷,手中的钢刀更是碎成数段,飞得老远。

  出手迟了步的倩公主更是干脆,个快速的手印,急速生成炽热的气流。

  “烈焰炎狱!”

  跑在后面的那七个大汉还没有明白过来,在他们的上空出现了大团炽热的火焰,有如张火蛇编织的大网朝他们当头罩下来。

  短促的惨叫声后,灰飞烟灭,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没有个活人留下来了。

  “我要的活口呢?”

  看到两个少女瞬间就把对方击毙,于凤舞忍不住摇头问道。

  “呃,这个”

  龙灵儿和倩公主同时顿了下,然后相互指着对方同声说道:“这都怪她,活口应该是她负责的!”

  “算了,等会儿,我们还可以再抓个的。”

  柳琴儿看到两个少女又要来场争论,急忙出声排解。说罢,她指上空,便率先用鹤冲霄的身法跃升。

  小巷道的左右都是坚固的风火墙,瓦顶最低处也有丈五六,但对于凤舞她们来说,跃上去是没有丝毫的困难,只有倩公主需要点空间来起势,其它的人完全可以原地跃升。

  “小心点!”

  于凤舞惊呼了声,急忙飞身而起,玉手中已经多了把由真气凝集而成的风之真枪。随着她的武技修为加深,现在她使用风之真枪越来越自如。

  不远处有数道黑影从卧伏的檐角长身暴起,双手齐扬,暗器如雨,疾射而至。他们看到这些女人能够在瞬间就把八个同伴击杀,知道面对的是技艺非常可怕的高手,因此采用暗器偷袭的办法。

  身在半空中,毫无着力点,面对朝自己疾射而来的各式暗器,柳琴儿反而立刻镇定下来,她知道因为心急草率之故,使自己陷入个十分困难的境地之中,如果换作青峰山役之前的她,是毫无应付这种偷袭的办法。

  声娇叱,柳琴儿正在急速上升的身形突然间有了个短暂的停顿,下刻,她的娇躯大违常理的往下落,有如块石头急速掉落。

  这两下,真是兔起鹘伏,神速无比。

  两柄小飞叉,把无影神针,还有五六枝透风镖,在空中呼啸而过,击中的都是柳琴儿留在半空中的残象。

  暗中偷袭的山庄打手个个目瞪口呆,十拿九稳的次攻击居然会被对手避开,他们几乎怀疑自己面前的对手到底是人还是鬼?

  剑光展开,有如道绚丽的匹练,于凤舞已经到了他们的跟前。

  连转念的时间都没有,在于凤舞的身前呈扇形激射而出的凌厉劲气十分轻松地带走了打手们的首级。血光冲天,分成两段的尸首跌在屋脊处,阵翻滚,和血雨起落到地面。

  微风倏然,柳琴儿龙灵儿和倩公主三人也跃到了于凤舞的身边。而在她们的前面,三十多名的山庄打手蜂拥而至,呐喊着挥刀舞剑,看架势,恨不得将眼前的四个女子砍成数块。

  但他们所面对的却不是般的高手,而是可怕的女杀神,人数的优势在她们的面前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光是倩公主的魔法就不是他们所能抵御的,还有于凤舞这样的美女战神,和龙灵儿这个龙族的高手,即便是比三十,也不在她们的话下。

  仅仅是个冲错,这里便成了血肉屠场。

  三十多个打手就像撒豆子般,在接触的瞬间,就朝四面八方倒去,断肢残骸散了地,血腥中人欲呕。

  “哈哈,大姐也忘记了要留个活口啊!”

  四个人在屋顶上朝前飞驰,而两个美少女找到了共同的话题,神态轻松,丝毫没有对敌杀戮的觉悟。

  于凤舞却没有理会她们,她边往前行,边关心地问身边脸色略显苍白的柳琴儿道:“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只是有点运劲过度,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柳琴儿摇摇头,她只是因为方才在毫无准备的时候遇到敌人的偷袭,直接使用了“闪动连击”的心法,使得真气的耗损过大。

  而且说起来,她的心中还有些兴奋的感觉,通过这次的动手,她对将剑技“闪动连击”的心法化为身法又有了新的领悟,平日里的积累在生死关头终于爆发出来,获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