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达居然没有在太芓宫里,那么他能够躲到什么地方呢?

  “给我仔细搜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道和暗室之类的东西。”

  尤那亚想了想,下令道:“太芓宫里定有不少的复道和夹壁,不要漏掉任何点的蛛丝马迹,绝不能让文冶达逃走。不然的话,我要把你们的脑袋全部砍下来!”

  “遵命!太子殿下!”

  可怜的士兵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离开了盛怒中的主君。

  满身血污的乌尔玛被带到尤那亚的面前,他的胸口有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左手臂更是齐肩而断,看样子是已经活不成了。

  “你告诉我,文冶达躲在什么地方?”

  尤那亚做了个手势,让人将乌尔玛架起来,神色凌厉地望着他。

  “那我有什么好处呢?”

  乌尔玛吃力地笑了笑,用力抬起右手擦了下脸上的血迹。

  “当然,我会给你个痛快!”

  尤那亚威风凛凛地说道:“刀砍下你的脑袋!不然的话,我就让你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底是什么滋味。”

  乌尔玛的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神情下子变得僵硬,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神数变,先是闪过愤怒之神色,接着陷入思忖之中。

  片刻之后,他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牵动气机,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尤那亚直很有耐心地望着乌尔玛,等他咳嗽缓下来后,才缓缓开口道:“你想好了吗?”

  乌尔玛喘息了阵,黯然点头道:“文冶达殿下他已经离开无忧宫了!”

  尤那亚的眼睛顿时大亮,紧紧吸住乌尔玛的眼睛。乌尔玛也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尤那亚,神情没有丝毫的动摇。

  站在边的费先哲突然轻轻地对尤那亚说道:“封锁无忧宫!”

  尤那亚的身躯微微震,点头道:“果然是好心计啊!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还真不愧是我的兄弟!”

  听到尤那亚和费先哲的对话,乌尔玛的眼中突然闪过丝异色,他昂起头对尤那亚说道:“尤那亚殿下,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此刻尤那亚却无暇顾及乌尔玛,他马上向身边的亲卫下达命令,让城卫军将无忧宫全部封锁起来,特别是那些投降的侍卫们,定要严加小心看管,绝不让个人离开无忧宫。

  “我也去趟吧!”

  费先哲等尤那亚发布完命令,便向他自动请缨。

  “虽然可能是来不及了,但我还是想争取下。”

  尤那亚点点头,费先哲便疾步下堂离去。

  切安排停当,尤那亚这才转首对乌尔玛说道:“你想不想为我做事?”

  “可恨相遇太迟!”乌尔玛说完这句话,便闭口无语。

  “好!”尤那亚轻喝了声,令手下的武士将乌尔玛推出去斩首,然后将他好生安葬。

  不到刻的时间,费先哲重新出现在堂前,脸上的神情颇为沉重。

  “我们迟了步,文冶达伙四个人在我们攻打他的太芓宫时,就悄然离开了无忧宫,还把几个可能看到他们行动的城卫军士兵杀死了。”

  “这下真是麻烦啊!”

  尤那亚微微叹息了声,站起来在堂前来回踱了几步。想不到文冶达等人会出这招,假扮成无忧宫的侍卫,混在大队侍卫中向城卫军投降,然后利用乌尔玛等人死守太芓宫来引开别人的注意力,趁乱逃出无忧宫。

  “殿下,我太自信了,实在是有愧您所托!”

  费先哲在边也深感自责,文冶达能够在紧急关头使出这样的办法,可见他们也是很有些急智的。而他居然忘记了要防备,只是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太芓宫的逃生地道上。

  “我应该想到他们可能会采取这样的办法脱身的,如果多重视下对手的话,他们就无法玩出这样的把戏了。”

  虽然心中也十分懊恼,但尤那亚还是劝慰道:“这不怪你,我还以为他们可能会从地道中脱身的,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样的办法。这是次教训,以后即便是占有绝对的优势,我们也不可以掉以轻心的!”

  “殿下,我们在夹壁中找到了几个女官!”

  贾拉德大踏步走来,在他的身后,几个可怜的女官花容惨白,五花大绑的被如狼似虎的士兵推搡着进入大堂。

  “太芓宫中还有不少的俘虏和女人,怎么处理?请殿下示裁!”

  尤那亚冷冷地望了眼这几个女官,如果不是这些女人,父皇就不会死了。

  他厌恶地挥挥手,对贾拉德说道:“将她们推出去斩首示众!”

  “至于二太芓宫里的人就随便你们处理吧!只要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无忧宫中再没有文冶达的余党就可以了。”

  “殿下!”

  所有的女官顿时发出片哀鸣,双腿软,几乎连站都站不住。如果不是后面士兵架住她们,早已瘫软在地了。

  贾拉德却是非常兴奋地应了声,示意手下的亲卫将她们拉下去斩首。

  “还有,我不想再看到二太芓宫!”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丝愤怒的火焰,他的话让费先哲和身边的人都吃了惊。

  “殿下,里面还有个武安的秀公主啊”

  费先哲的话并没有对尤那亚产生效果,反而更加引起尤那亚的怒火。

  “这个女人,连她的丈夫都不要她了,那就让她和二太芓宫起消失吧!”

  “遵命!下官定会处理得十分完美的!”

  贾拉德躬身行礼后,兴冲冲地离开了。

  “殿下,您为何要让贾拉德做这样的事情?”

  费先哲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

  “就算是养条狗,也要不时给它吃点它喜欢的肉骨头,顺便磨利它的牙齿。而贾拉德是个本性嗜好杀戮和劫掠的家伙,他来投靠我,自然是想我能够好好使用他的长处。”

  听着尤那亚淡淡地说出这样番话,费先哲时无语。

  “算了,不谈这些了。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快找到文冶达他们几个人的下落。这事情绝不能让吉里曼斯他们抢在我们的面前。”

  尤那亚笑了下,将话题转变过来,提出他们目前最为重要的个目标。

  “是的。我刚才已经让马可布威大人率领城卫军封锁艾司尼亚的各处城门,对进出的人严加盘查。”

  费先哲马上收回心神,对尤那亚说道。

  “现在我们应该去见下吉里曼斯了。他知道这个消息,定会很高兴的吧!”

  尤那亚笑着对费先哲说道。费先哲也不禁微微笑,随着尤那亚步出了大堂。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秀公主的心中却是片茫然。她不知道今后自己的道路究竟如何,也不敢去想今后的事情。

  从出生的那刻起,她都是生活在别人的安排下,她的道路直被那个女人的阴影所笼罩。

  原本以为嫁给法斯特的二太子,可以摆脱那个女人,但没有想到反而更加陷入了可怕的境地,也许真的是自己太单纯了。

  “姐姐”

  她真的想忘记这个词的主人,但这个女人的身影已经完全印在她的内心,是她无法摆脱的。

  她所遭遇的切,都是这个和自己流着同样血液的女人有关。这个女人仅仅是比自己早点来到这个世界,可她却控制了自己的道路。

  外面隐隐传来了法斯特士兵们的叫骂声,下人奔走呼号,以及女人的惊呼和哭泣声,让她更感觉到无助。

  “公主殿下!”

  个侍女跑进来,神色十分紧张,看起来恐慌万状。她是随秀公主起从武安来到法斯特的陪嫁侍女,服侍秀公主多年了。

  “法斯特的士兵把宫里的男人都赶到大殿里面,连些年纪大的侍女也被赶到那里关起来,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秀公主忍不住苦笑了声,道:“我怎么知道呢?”

  蓦然,外面传来了阵极大的喧哗,好象万千人在同声呼号。房间里面的两个女人不禁面面相觑,各自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心中的惊恐。

  她们没有想到,更加可怕的灾难已经临到了这座原本风光无限的太芓宫。

  很快的,呼号声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是贾拉德的士兵在屠杀手无寸铁的男人和女人。

  执行命令的是贾拉德手下的亲信部队,支被人称为“疯狂火焰”的铁血军队。他们曾在镇压河东民乱的时候,口气屠杀了四万人,几乎将个颇具规模的城镇完全摧毁。贾拉德的屠夫称号就是那个时候得到的。

  近两千的男人和女人在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地上没有意识的尸体,那场面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后果,也许他们就会死战到底了。

  “好,现在大家尽情去开心!”

  贾拉德的眼中闪动着兽性的光芒,站在台阶上手按剑,对自己的近卫团下令。

  “现在里面只有年轻漂亮的女人,你们可以随心所欲。但记住点,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个地方将被付之炬,如果到时候谁要是乐昏了头,那就只有和它起消失了!”

  士兵们发出阵哄笑,随即便哄而散。他们争先恐后地朝宫里面跑去,生怕落在别人的后面。

  因为他们知道里面只有百多名的宫女,而他们的人数却在千人左右,动作太慢的话,说不定连汤都喝不到,只能在边看了。

  “这班混蛋!抢起女人来真是不要命啊!”

  贾拉德笑骂了声,对身边的亲卫说道:“你们也去尝尝宫女的味道吧!”

  他身边的亲卫们顿时眉开眼笑,向贾拉德行礼后,急急忙忙往里面跑,虽然说身为亲卫的他们有定的特权,但如果别人已经上马的话,难道要把对方中途拉下来吗?

  贾拉德心情愉快地背着双手,慢慢往原本属于文冶达的太芓宫里行去。连经过数个房间,见到的都是让人发指的场面。

  群赤裸着下身的士兵围住个身无寸缕的年轻女人肆意施虐,就像是群狼虎围住了只无助的羔羊在戏弄。

  而参与人数的多寡则是和那个可怜的女人的相貌成正比,少者四五人,多者达十来人。

  在男人的滛笑声中,女人的悲鸣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她们哀求着怒骂着,用尽切的办法来奋起抵抗野兽的侵犯。

  但最终她们的反抗都是徒劳的,而且更加激发了男人心中的黑色欲望,让她们吃到更多的苦头。

  整个华丽的宫殿,在此刻已经变成了人间的地狱,浓烈的血腥味漂浮在空中,到处可以看到腥红的血迹,现在又加上了惨遭蹂躏的女人那无助的呻吟和哀求,这切都足以让个正常的人为之发疯。

  但看到如此的场面,贾拉德却是更加感到兴奋。他笑眯眯地踱进了间看起来人数众多的房间。

  “啊敬礼!”

  个站在最外围的士兵看到了贾拉德进来,本能地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瞬间,所有的士兵全部站直身子,就连那个已经压在女人身上的士兵也本能地跳而起,挺起胸膛向自己的将军大人敬礼。

  贾拉德看,几乎失笑出声,眼前的场面实在是滑稽可笑。近二十来个士兵神情严肃地举手敬军礼,但他们的下身却是光赤的。

  “混蛋,这个时候难道还要举枪行礼吗?”

  贾拉德笑骂了声,终于还是忍不住暴笑起来。那些士兵不由得讪讪地放下手,再看看自己下面的样子,也忍不住笑出来。

  躺在地上的女人有着具雪白丰盈的胴体,怪不得有这么多的士兵看上她。贾拉德走过去的时候,她除了胸口剧烈地起伏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

  雪白的酥胸上,那两座丰挺饱满的银山已经布满了青红的印痕,连那两颗娇嫩殷红的||乳||珠也被弄破出血,而她被强行打开的双腿更是无力合拢,露出了大腿根处那神秘桃源。

  因为经历了可怕如狂风暴雨般的摧残,美丽的花园惨不忍睹,上面的乌黑毛发东倒西歪,沾满了乱七八糟的秽物。

  “你们继续吧!”贾拉德微微笑,他知道自己这些手下士兵的德性,落在他们手中的女人只有被完全毁灭。

  因为有着武安公主和法斯特太子妃的双重身份,秀公主她便成为很多士兵最向往的猎物,因此,第时间内冲进来的士兵几乎将整个房间填满。

  曾经华丽的房间,很快就变得狼藉不堪,上好的紫檀木家俱四分五裂,所有值钱的财宝饰物被搜刮空。

  秀公主的心中滴血,她想哭,但眼中的泪水却早已流干了。耳边传来自己贴身侍女的哀鸣声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处身在无间地狱之中。

  当房间的门被大力撞破的时候,她已经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十数名士兵瞪着血红的双眼,狂笑着冲进来,让她和她的侍女几乎软倒在地上。

  “就是她,她就是秀公主!”士兵兴奋地乱嚷嚷,朝她猛扑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突然闪现婚礼当时,她被叶天龙撕裂衣裳,在众多来宾面前裸露胴体的场面。

  侍女大着胆子上前呵斥,却被当头几个士兵下子打昏过去,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场面的她完全被吓傻掉了。只有当几个士兵七手八脚的上来撕破她的衣裳,她才蓦然尖叫起来。

  强壮的士兵滛笑着,将她围在当中,不断撕扯她的衣裳,又在她裸露出来的雪白胴体上抓捏。

  她羞辱难当,泪如雨下,可反抗却是越发激起士兵的兽性,无数双手在她的胴体上到处乱摸。

  在无数双魔爪的撕扯下,华丽的宫服变成破烂不堪的布条,晶莹温润的双玉峰成为士兵追逐的对象,粗糙的手在雪白柔嫩的冰肌玉肤上肆意揉捏,娇嫩的花蕾受到无情的摧残,而她大声的哭求和悲鸣换来的却是士兵们兽性的狂笑。

  娇柔的她被孔武有力的士兵牢牢地压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士兵几乎占满了她的每寸肌肤,口舌并用,揉捏抓搓,疯狂地发泄着他们心中的兽性。

  连话也不能说的她被迫张着樱桃小口,娇贵的身子在粗暴的撞击下颤抖着,鼻子里不住的发出悲戚和绝望的呻吟,泪水不住从她的眼角流下来,但也很快就被士兵的舌头舔掉。

  因为没有轮到的士兵将她团团围住,正在尽其所能地玩弄。

  耳边突然传来个士兵的狂叫,在她的身体深处发泄了兽性的欲望后,这个士兵喘着粗气从她的身上爬起来。但马上又有个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无情的蹂躏再次开始。

  她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士兵了,她只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这个被极度玷污的肉体,漂浮在半空中,好象是站在个奇怪的地方,冷眼旁观下面的人间惨剧。

  在那张凌乱不堪的大床上,衣不遮体的女人在士兵粗暴的蹂躏下痛苦的呻吟着,被撕成布条状的华丽衣裳不时被从旁边伸过来的魔掌扯掉,使得晶莹雪白的娇嫩女体更多的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有些迟了步的士兵根本没有办法接近秀公主,他们只好将目标转移到旁边那个被打昏过去的侍女身上。

  六只粗壮有力的手臂组成了可怕的肉网,阵撕扯之下,无助的女体便完全暴露出来。

  抢先步的个士兵粗暴地分开侍女的大腿,没有任何前戏就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剧烈的痛楚使得她浑身不住的颤抖。

  而剩余两个不甘心的士兵则各自抓住只雪白的玉||乳||,狠命地揉搓,又低头张口含住柔嫩的新剥鸡头肉,又咬又舔,又吸又吮,甚至用力咬住上面殷红的嫩蕾往上拉扯,让可怜的侍女大声地哀号起来。

  忠心的侍女绝望的哀号声和她的主人细若游丝的呻吟声,在士兵们兽性的狂笑和粗重的呼吸声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几乎完全被淹没了。

  不用多时,两个女人都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浑身酸痛。

  她们的身上布满了青红不的痕迹,除了肉体本能的反应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

  “喂,你们在做什么?”

  把悦耳动听的女声突然在门口处响起,让房间里面所有的士兵为之楞,全部都停下了动作。

  传来香风阵阵,引得众士兵猛掀鼻子,他们急忙回头去看。

  是个美丽的少妇,正袅袅婷婷地踏进房间。这瓜子脸的美少妇,眉目如画,玉体丰满,穿身月白色的宫装,披同色坎肩,曲线玲珑的丰盈胴体极为动人。

  随着美少妇的走近,香风中人欲醉,满室生香。

  “好美的小娘子啊!”

  房间里面的士兵个个像只呆头鹅,目不转睛地望着这美少妇移步。

  美少妇双水灵灵的眼睛好象会说话般,顾盼之间具有勾魂摄魄的魔力。头翠绿的秀发用同样翠绿色的玉环绾住,垂下及腰的长发尾随着她美妙的步伐微微摇摆,十分的迷人。

  最为奇特的是,当这美少妇仪态万千地举起只肌色晶莹,白里透红的玉手轻轻拢耳边的秀发,露出来的居然是尖尖的耳朵,在美丽的三角形耳朵下,大红宝石所嵌的耳坠光华四射。

  翠绿色的长发,尖尖的耳朵,以及魅惑的眼神,当这三个特点联系在起的话,让人想起来的只有那在百族大战中惊鸿现的精灵族。

  可惜的是,现在房间里面的士兵都已经被满腔的兽性冲昏了头脑,他们唯想到的就是,这样个美丽绝伦的美少妇居然没有被早点发现,要不然的话,第个要上的定是她了。

  “都去死吧!”

  士兵们心中的滛邪念头刚刚升起,还没有来得及把它化为实际行动,这精灵族的美丽少妇突然间变了脸色。

  杀气在她的眼中如怒涛般的涌起,也没有见到她怎么做势,整个人便化作了阵风,冲向了眼前这些丑态百出的士兵。

  惨叫声短促无力,不知何时,她的手中已经多了枝尖细无比的刺剑,在眨眼的工夫,刺透了十数个士兵的喉咙。

  细细的血烟中,她到了秀公主的跟前。直到这个时候,那个正在秀公主身上大肆活动的士兵才刚刚回过神来。

  来不及出手的他本能地用手臂挡向敌人的刺剑,这是在战场上千锤百炼下的反应,而作为贾拉德亲卫的他,也具有平均水准之上的反应和武技。

  但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对手和他之间的实力有着天壤之别。刺剑在空中有个奇妙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