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消息有如阵风,传遍了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无忧宫上挂起来了白旗,艾司尼亚城头也升起了宣布国丧的旗子,无数的信使从这里出发,朝法斯特帝国的四面八方疾驰而去。

  "173"

  戒备森严的无忧宫门口,守卫们全部换上了素白的衣裳,而且在人数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那种样子几乎可以用如临大敌来形容。

  看到这样的情形,到达无忧宫的王公大臣们无不心中暗暗担心,目前艾司尼亚的局势实际上已经是到了触即发的地步。而且现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带著大批的卫士出席今天无忧宫中举行的紧急会议,整个气氛十分的紧张。

  议事大厅里,当文冶达在女官和众多侍卫的簇拥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顿时引起阵轻微的议论。

  尤那亚首先对文冶达的地位表示了质疑,个刚刚不久前因为策动阴谋试图刺杀皇帝的人,怎么可以支持今天这样的会议呢?文冶达的眼中闪过丝寒气。

  当下吉里曼斯也随声附和,提出这种情况下,应该是由德高望重的王公贵族来主持会议,才是最恰当的。众大臣自然也是纷纷点头。

  面对这样的局面,文冶达的表现显得胸有成竹,并没有因为这两大强劲对手的发难而乱了阵脚,他请出皇族的老人,个和安德列三世有著相同父亲的亲王瓦多克,他是年近八旬已经退出政坛的长者。由瓦多克主持今天的会议,自然是最恰当不过了,当老态龙钟的瓦多克出现在会场,反对的声浪下子便消失了。

  会议上,众人最关切的就是两件事情,是安德列三世在逝世之前有没有指定他的继承人;二是皇帝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面对第二个问题,皇帝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很快众人明白到,根据御医的检查,安德列三世是因为女人的关系导致心脏突然承受不住那种剧烈的活动而出事情的。

  “你肯定是这样的缘故吗?”尤那亚的眼神如刀锋般,盯著眼前的男人:“有没有检查错误的可能性?”

  站在他面前的御医额头冒出了阵冷汗,慌忙点头,嚅嚅道:“是的,是的。小人已经检查了好几次”

  “尤那亚,你就不要再追问了!”瓦多克不悦地说道,皇帝死在女人的身上,这种事情说出来实在很不光彩,可以说让法斯特帝国在大陆上非常丢脸的。而且在座的都是王公大臣,把安德列三世的这种丑事全部抖给他的大臣们,实在是让皇族中人也感觉难堪。

  尤那亚猛醒,看到吉里曼斯和文冶达的眼中都是笑吟吟的样子,知道自己方才的表现有些过头,他也不再多追问了。御医离开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双脚都已经发软,他暗中擦了把冷汗,大呼侥幸,

  而至于第个问题,最后个和皇帝在起的女官上官清儿告诉大家,安德列三世已经在前几天就指定了他的继承人,传位的诏书也已经早早写好,只是安德列三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许任何人看到诏书的内容。

  “陛下曾经说过,这诏书他放在个隐秘的地方,只有当他仙去之后,大臣们才可以打开这份诏书的!”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法斯特的皇帝指定继承人,都是在生前告知身边的大臣们,并要听取众大臣的意见,然后封其为皇太子的。

  “那么这份诏书在什么地方呢?”吉里曼斯冷笑著问上官清儿。

  “陛下在临终前告知了下官,他把诏书和传国的玉玺放在起了。”上官清儿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今天早上,下官已经和瓦多克亲王说过了,等下会议结束之后,众位大人可以起去玉玺存放的地方,取出诏书。”

  经过番商议,很快就决定了由瓦多克为首的五个人主持法斯特全国举行三个月的国丧,这五个人除了瓦多克外,包括安德列三世的三个在艾司尼亚的儿子,二太子文冶达,三太子尤那亚,六太子伊春,以及大臣中位子最高的吉里曼斯。而正式宣读安德列三世的诏书,确定法斯特的新皇帝,则是定在三天之后。

  “那个女人定有鬼!”

  从会场退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心中马上升起这样的念头,上官清儿成了他们首要调查的对象。特别是,他们在得到了消息,那原先被他们注意的三千可疑分子全部进入了无忧宫,接替了部分守卫的工作。而这个指令也是由无忧宫中的女官们发出的,这更加让他们坚定了心中的怀疑。

  当天晚上,吉里曼斯突然造访了尤那亚的府第。

  “昨天晚上,我们都中了声东击西的计谋。”见面,吉里曼斯就开门见山地说道:“那些混蛋在艾司尼亚的活动只是个幌子,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已。”

  尤那亚还没有摸清吉里曼斯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到底有何含义,只是微微点头,看著吉里曼斯继续往下讲。

  “今天下午,我刚刚得到个情报,陛下身边有几个贴身侍卫失踪了。”吉里曼斯不动声色地抛出了让尤那亚神情震的大消息。

  “可以确定吗?”尤那亚缓缓地说道:“父皇身边的贴身侍卫是他最信任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失踪了呢?”

  吉里曼斯哈哈笑,道:“太子殿下,我们不要兜圈子了,你知道,我也知道,这其中代表著什么意思。”

  尤那亚死死盯著吉里曼斯的脸,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也许是自己有些低估了吉里曼斯的实力,他居然比自己更早得到了无忧宫里面的消息,这说明了他的手已经伸进无忧宫里面。看来他除了暗中拥有公孙世家的情报系统外,定还有另外个庞大的情报组织暗中在支持他,而这点,自己以前可能忽略掉了。

  “不错,我也正在调查当时在父皇身边的人,到底有哪些?”尤那亚也抛出了自己手中的计划:“如果把那个御医弄到手,绝对是可以解开其中的谜团。”

  吉里曼斯阴阴笑,道:“那个该死的御医现在和文冶达寸步不离,根本没有人可以接近他。”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丝锐利的光芒,道:“左宰大人到我这里,不是就为了告诉我这些事情吧?”

  吉里曼斯呵呵笑,道:“殿下猜对了,我就是想和殿下商量下心中的些疑团而已,现在该是我告辞的时候了。”

  望著吉里曼斯离去的背影,尤那亚冷笑了声,很明显,吉里曼斯是想拉自己起下水,但父皇的诏书到底是真是假,还不能肯定,他自然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说不定真的有这样份诏书,谁知道父皇会指定谁来继承呢?

  而且真正算起来,自己继承皇位的可能性非常大,在局势没有明朗前,他只有暗中活动,找出对手的弱点,做好万全之策。

  想到情报组织,尤那亚不禁又想起叶天龙在青州的事情,他那些高水准的情报人员到底哪里来的呢?要培养个真正优秀的情报人员,不是天两天的事情,没有个巨大的投入,根本是无法有所收获的。

  般来说,只有规模巨大的组织才可能有实力培养和训练那些优秀的谍报干将,想到这里,尤那亚暗暗点头,叶天龙的背后定有个庞大的组织存在,应该是他得到了大陆上某个世家的支持,才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组成了支实力超群的谍报干将。看来有机会定要好好调查下,到底是哪个世家在支持叶天龙。

  三天的时间晃而过,到了宣布安德列三世传位诏书的时候。

  在王公贵族和大臣们的面前,瓦多克取出了和玉玺放在起的诏书。随著他字句的读下去,众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喉咙处。

  “传位于”众人屏住了呼吸,等待从瓦多克口中读出法斯特帝国的新任皇帝。

  “二子文冶达”

  有如声霹雳打在众人的头上,不管是谁,在心中所预料的不是三太子尤那亚,就是六太子伊春,自从文冶达婚礼上的事件发生之后,二太子文冶达已经在他们的心目中失去了继承皇位的可能性。

  虽然在宣布之前,大家心中有些意识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这几天来的变化实在有些突然,只是很多人更清楚的是,如果这样做的话,好像更加明显地说明了文冶达的问题。

  文冶达的嘴角流出丝不为人察觉的微笑,这是在看到尤那亚和伊春脸上的失望和震惊之色后,他从心底发出的胜利微笑。

  既然是皇帝安德列三世的诏书,王公贵族和大臣们也只有服从如仪,除非是想造反,不然的话,皇帝的旨意还是不能违抗的。所以,这个时候,任何跪在诏书面前的人都要表示顺服。

  就在所有人,不管他们是真心,假意,还是愤怒异常,准备三呼万岁,接受皇帝的旨意时,瓦多克突然间发出了声惊呼,有如是被箭射中般。

  “这是这是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啊?”

  众人全部吃惊地抬起头来,看著瓦多克脸色发青,气喘吁吁,整个人的身子都在颤抖,双腿也似乎是站立不住了,颤颤巍巍地说出句让人摸不著头脑的话。

  深深吸了口气,瓦多克稍微镇定了些,只是他的脸色更加苍白:“这真的是陛下的旨意吗?真的是陛下亲口告诉你们他把传位诏书放在这里,没有被别人动过吗?”

  得到女官们肯定的回答后,瓦多克再看了眼手中的诏书,突然间双眼翻,整个人往后倒去。

  下跪的人群阵马蚤动,三道人影暴起,是三个太子,显然这份诏书有问题,才会让他们的王叔大人出现这样的情况。

  文冶达更为担心,他知道这份诏书的来历,如果这个时候出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为山九仞,却功亏篑了。

  但他的动作比尤那亚慢了步,等他到达瓦多克的身边时,尤那亚已经把诏书抄在手中。这时,伊春也到了,见到诏书已经被自己的两个王兄拿在手中,他便伸手扶起几乎昏厥过去的瓦多克。

  尤那亚快速扫了眼手中的诏书,顿时冷笑声,向文冶达说道:“这果然是份造书,份造出来的诏书啊!”

  众王宫大臣无不面面相觑,心中隐隐约约猜到点的吉里曼斯马上跳了起来。

  “请尤那亚殿下把诏书的真正内容告诉大家吧!”吉里曼斯提议道,这种小事他乐得给尤那亚去做。

  尤那亚望了吉里曼斯眼,突然把手中的诏书交给了旁的伊春:“六弟,你来读下吧!”

  此刻,已经把诏书的内容看清楚的文冶达有如被雷击中般,脸上的神情剧变,如果不是他的隐忍功夫到家,也许第眼看到下面的落款,他就要狂叫起来。

  伊春犹豫了下,接过尤那亚递过来的诏书,打开快速扫了眼,他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异常,看起来似笑非笑,却又像是如释重负般的。这样的神色,更是下面的王公贵族大臣们诧异不已,不禁在心底暗暗称奇:“到底诏书里面有什么东西,让看到的人都变得如此古怪呢?”

  伊春终于开始读起手中的诏书,前面的正文部分和瓦多克所读的完全相同,和以前那些诏书的写法也毫无区别,众人不由得更加纳闷。

  “钦此”读到这里,诏书的正文已经结束,下面出来的应该是颁布的时间了,但就在众人都这样想的时候,从伊春口中读出来的却让他们时间呆如木鸡。

  “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哈哈”

  伊春连最后那两声笑声也是读得中规中矩,听起来是如此的可笑,但却没有个人笑得出来。

  片刻的死寂之后,整个大殿里面爆发出阵极大的喧哗声,有的笑,有的叫,有的在摇头叹息。堂堂的法斯特帝国宣布它的皇位继承人,这样件原本应该是极其严肃正经的事情,现在却变成连那些街头三流剧团都演不出来的闹剧。

  如果他们知道整个恶作剧的根源是在于那个此刻并不在帝都艾司尼亚的刁蛮公主倩公主,也许他们就不会这么吃惊了,毕竟这位法斯特帝国有史以来最出色也最让人头疼的公主殿下曾经有过许多不良的纪录,玩魔法时烧毁华丽的宫殿,捉弄宫中那个严厉古板的礼仪老师当众裸奔,这样的事情她都做过。

  原来倩公主在偷偷拿走真正的玉玺之后,又仿制了颗玉玺放在原处,为了逼真起见,她又用魔法进行了仔细的修饰,让这假的玉玺看起来和真的是完全样。

  但是实际上这个玉玺只能是放在那里看看的,不能真正拿出来使用。

  如果说在诏书上用这个玉玺来盖印的话,虽然当时看到的样式和落款也和真的玉玺模样,根本看不出来它是假的,但是在空气中暴露段时间后,上面假的层印鉴会消失,真正刻在这假玉玺上的段话便会浮现出来。

  这就是倩公主的个恶作剧,真正用到这传国玉玺的时候,那些人看到这样的话,定会吓得魂不附体,而安德列三世看到这句话,则就马上知道这样的东西出自谁的手,因为倩公主小时候就曾经仿制过颗玉玺,那时候她刻在上面的字就是这样句话。

  哪里知道,文冶达他们谋杀了安德列三世,然后拿出传国玉玺伪造了皇帝的传位诏书,之后他们马上就把这玉玺和诏书起封存起来,匆匆忙忙之中,根本没有发现玉玺早已被人调了包,他们苦心焦思所做的切,到头来却是场空。

  尤那亚大踏步走到放置玉玺的玉盒旁边,伸手把打开了盒盖,拿出了里面的玉玺,向众人高高举起来。

  “大家看,这是真的玉玺吗?法斯特帝国脉相承的传国玉玺是这样的吗?”

  众人发出片哗然,而站在边的那些女官们则是面如土色,现在出现这样的事情,她们铁定是死路条。大殿里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被拿在尤那亚手中的玉玺根本没有了它原来应该有的耀目光泽,露出真实面目的它只是块普普通通的玉石,这显然不可能是真正的传国玉玺。

  就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中,女官行列中上官清儿的身影不知何时突然消失了,而文冶达也开始慢慢移动他的位置。

  直十分留心的吉里曼斯看到这样情况,突然踏上步,口中淡淡地说道:“文冶达殿下,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吗?”

  文冶达微微愣,连忙回道:“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答到半的时候,他猛然间醒悟过来,这样的回答会引起别人的猜疑,急忙闭口不言。不过现在他已经无法再往外退,因为吉里曼斯所站的位置正好挡在他的路线上。

  尤那亚的眼中厉芒现,冷声说道:“大家静下,现在这事情只有让女官们来解释了。”说话的功夫,他不著痕迹地迫近了文冶达的身边,文冶达顿时感觉到股阴柔而潜力如山的暗劲斜涌而至,将他的身形牢牢锁住,这时他的脸色终于开始大变。

  尤那亚的声音十分清楚地传到大殿里每个人的耳朵里面,大殿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众人的目光都投到站在上方那些花容失色的女官们。

  个女官猛的尖叫声:“不关我的事!!不是我”

  就在这时,个淡淡的声音在众人的后面响起。

  “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回头看,上官清儿像个幽灵,无许无息地不知是何时出现在大殿的门口。

  而在她的身后,数道人影现身,手中寒光闪闪。大殿外更是脚步声轰然响起,显然大批的人马正在奔过来。

  文冶达脸上的喜色现,但身形刚刚动,直注意他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同时跨上步,从左右将他夹在当中。

  “果然是你!”尤那亚的俊脸上布满杀气,而吉里曼斯的小眼中射出了锐利的光芒,现在是生死关头,他们只有携手摆脱困境,自然也不用再隐藏实力了。

  文冶达的身形连晃,但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两个人迫在他的身前,始终保持伸手可及的距离。连两招,文冶达无法摆脱他们两个人,反而被他们逼得退了好几步,心中不禁大为焦急。

  “砰,砰,砰!”巨响过后,大殿的门窗全部被打碎,大批的带甲卫士呐喊著涌进来,手持刀剑,杀气腾腾。

  按照法斯特的法律,议事的大殿上是不准任何人携带武器进来的,而所有的武装侍卫只能在大殿的门外把守,除非是皇帝的命令,他们才可以进入大殿。所以,现在大殿里面的众人身上都是没有武器的,见到这样的场面,些贵族大臣不由得发出惊呼声。

  原来是上官清儿意识到事态不妙,便立刻到外面召集人马,采取武力的办法达到目的。只要把大殿的人全部控制起来,法斯特的皇位依然是文冶达的。

  刚刚被尤那亚的招逼退了步,吉里曼斯左拳右掌,疾如奔雷:“噗”的声击中他的左颊。文冶达不禁狂喝声,往后撞到了大殿的角柱。

  “你果然是练有护身奇术!”尤那亚冷哼声,对于文冶达被吉里曼斯打中掌居然没有什么损伤毫不惊奇,斜进步,左拳再发,沉重无比力道千钧,劲气迫得文冶达阵气血翻腾,这时文冶达才知道自己和尤那亚之间武技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轰!”的声,文冶达的身后墙壁突然破了个大洞,血光现,只巨灵血掌朝尤那亚当头压下。腥风扑面,中人欲呕。

  突变猝发,尤那亚却毫不惊慌,左拳沉,右掌引,道狂飙涌起,无所畏惧的正面迎上可怕的巨灵血掌。

  声巨响,尤那亚的身形晃,倒退了两步,而大殿外面传来了声闷哼,想要偷袭下手救出文冶达的血手天蝎显然也没有占得多少便宜。

  “厉害,居然可以看到震天真气对血光之道。”尤那亚的表现让吉里曼斯在边暗暗心惊,文冶达这时已经被他点倒在地。

  吉里曼斯是趁文冶达被尤那亚的拳劲震得立身不稳的时候,贴身进击。文冶达根本没有想到吉里曼斯这样肥胖的身材居然会采用贴身近战的手法,而且还是非常纯熟灵活,是以让他举得手。

  这几下变化电光石火,几乎是在大批带甲卫士冲进大殿的同时,这边的搏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