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话来。

  “你就乖乖的听话,做好我的女人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都不要多管!”

  趁著月色,在艾司尼亚的街头飞驰,血手天蝎感到无比的痛快,事情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而得到文冶达的承诺,让他对万灵血珠的成功炼制更有把握了。

  “师兄啊!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把你打败了!”血手天蝎越想越兴奋,脚下的动作也益发的快速起来:“只要得到三颗万灵血珠,我就可以超越本门所有的祖师,成为第个达到天人体的境地。”

  想到高兴处,他几乎忍不住要仰天大笑起来,不料身边突然传来了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好兴致。

  “原来是你这个老鬼,怎么会跑到艾司尼亚的?”

  血手天蝎猛的愣,停下身形,转头望去,不禁冷哼了声。

  “鲁图先,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冰血鬼族的男人正站在巷口,冷冷地打量著血手天蝎,听这样的问话,他毫不客气地回道:“我现在是问你呢!自从雪山别,已经多少年了,你居然还没有死啊?”

  血手天蝎杰杰怪笑道:“你都没有死,我怎么会死呢?”

  “哼,你在艾司尼亚小心点,免得送了老命。”

  血手天蝎眼中的凶光现,随即神色动,道:“我走了,下次我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罢,青光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鲁图先微微愣,随即也明白过来,是大队的城卫军巡逻过来了。他不禁为血手天蝎的六识修为感到意外,没有想到他现在的进步这么大,显然在听觉方面已经超过自己。

  “这个家伙,到艾司尼亚有什么事情呢?”

  摇摇头,鲁图先也快速遁走。据他所知,出身鲁甸的血手天蝎可是个相当可怖的神秘高手,很少在大陆上露脸,即便是鲁甸当地也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个高手存在,而血手天蝎所修练的“血光之道”更是风月大陆上非常神秘的个流派。

  “真是麻烦啊!艾司尼亚的神秘高手越来越多,偏偏大人又不在”

  边叹息著,鲁图先边朝东督府的方向飞驰。现在的变数越来越多,他真的要重新制定应变的计划了。

  "169"

  “这是叶天龙的真正面目吗?”

  钦差大臣米书兰望著手中的报告,有些狐疑不决,综合了多日的观察和暗中的调查,他手下的情报官员送上来的报告全部都是指出了叶天龙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人物。

  自然,他们眼中的叶天龙,最大的缺点就是好色,甚至用上了荒滛无耻的词语来形容这个男人。留连于花街柳巷,在身边又弄了大批的美女当亲卫,人又好吃懒做,好像没有看到他认真地处理过什么公务。

  青城的城主大人和他的那些亲信更是经常在米书兰的耳边哭诉,叶天龙霸占他们的财产,收受众官员的贿赂,这让米书兰更加迷惑。

  如果叶天龙真的是这样的男人,为什么青州的叛乱会这么快被平定,而且青州的民众为什么会肯接受这样的男人呢?至少目前从青州的生产和治安上根本看不出数月前,这里爆发过大规模的叛乱。

  等了好几天,从天龙府中传出来的消息终于让米书兰的心放了下来。他到青州可是奉了陛下的密旨,如果发现叶天龙真的如传闻中那样,是神龙出世的话,就要想办法收回叶天龙手中的兵权,并将他召回艾司尼亚。

  “叶天龙居然会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情来,他简直就是”米书兰不住地摇头叹息著,看起来是惋惜叶天龙的所作所为,但他心中却不知道该是羡慕叶天龙的艳福,还是嫉妒他手中的美女?

  也许这个男人只有用运气奇好来说明了他现在拥有的切。倒是他的手下还真有几个不错的人才,不过这些人也是目无尊长的家伙,是些不懂礼数的贱民。

  “大人,叶天龙他原本是个出身平民的下等骑士,突然间走运窜起,不但得到美女战神的青睐,还获得了这么大的权力,这就好像是个在夜之间暴富起来的暴发户,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做才好。自然是只有尽力去挥霍,尽力去享受自己以前只能在梦中想像的快乐。说到底,他是因为本身才学的局限,无知而又鄙俗的下等骑士怎么知道驾驭手中偌大的权力呢?”

  站在边的谋士也是大发议论,为什么这样个好色无德的男人会得到美女战神于凤舞的青睐,甚至有人推断出于凤舞可能是有特殊嗜好的女人,个欲求不满的女人,所以才会落到叶天龙这样的男人手中。

  自然也有谋士提出来,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把叶天龙召回艾司尼亚,这样个出身的男人居然能够占有如此高的地位,根本就是法斯特帝国的不幸。

  对于这样的建议,米书兰大摇其头:“我可不想无缘无故去惹美女战神,如果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来证明叶天龙有不臣之心,是绝不能动他的,陛下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凭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显然只有更加让陛下放心。真不明白,陛下为什么对叶天龙如此提拔?”

  “算了,现在终于可以写总结报告了!”米书兰感慨了番,命令部下准备返回艾司尼亚的事宜:“该是我们回家的时候了,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

  场狂欢的宴会之后,叶天龙送走了心满意足的钦差大臣。

  返回自己的府第时,已经是午后时分,穿过静静的长廊,院落内的各色花木开得正盛。眼前是绾贞的房间,从房间里面隐隐约约传出细微的对话声音,叶天龙不禁心中动。

  “咦,难道她没有在睡午觉吗?到底在干什么呢?”

  推门而入,绾贞那幽静典雅的背影映入眼帘,她正在靠近窗边的案上摆弄著束美丽幽香的百合花。而在她的旁边,则是个高挑而优美的背影,正在用甜美的声音和绾贞说著。

  叶天龙悄无声息地直走到近得可以看清楚绛红色的花粉扑撒在凝脂般的花瓣上时,绾贞她们两个人才发觉到他的到来,两个人同时回头,另外个女子竟然是神无月雪姬。

  “您回来啦!”绾贞含笑,放下手中的花:“不好意思,我正在学著插花”

  叶天龙摆摆手,道:“没有关系,你们继续吧,我在边看看就可以了。”

  雪姬微微笑,人花相映,同样让叶天龙惊艳,顿时不觉感到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大人,您和绾贞姐姐慢慢聊,雪姬先行告退。”说罢,她不顾绾贞的挽留,快步从绾贞的房间里退了出去。

  “我难道是老虎吗?”叶天龙摸著自己的鼻子,苦笑著向绾贞问道。

  绾贞抿嘴笑,请叶天龙坐下:“当然您不是老虎,但是却比老虎更加可怕。”

  叶天龙啼笑皆非,他不由得向正在为自己泡茶的绾贞问道:“我在你们的眼中有这么可怕吗?”

  绾贞轻笑了声,边为叶天龙眼前的杯子里注茶水,边道:“看看您又喝了很多酒吧?这是解酒的百花茶,我刚刚从雪姬妹妹那里学来的,您喝喝看,味道怎么样?”

  放下茶壶,她又轻笑道:“这几天来,您纵情酒色,恣意宴乐,这样的表现自然是让人家见您就有些害怕啦!”

  “你们知道我这样做的原因啊!”叶天龙苦著脸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和他们这些无聊的家伙起啊?”

  “我们当然知道的。”绾贞白了他眼,又抿嘴笑道:“您这话应该说给雪姬妹妹听才对啊!”

  “喝,连你也居然开起我的玩笑来了,真是讨打啊!”叶天龙怪叫声,跳了起来,揽绾贞的纤腰,伸手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拍了记。

  “啊!”声,绾贞的小脸顿时变得粉红,羞喜中,她吐了吐小香舌,连忙向叶天龙讨饶。

  又轻轻拍打了下,叶天龙才心满意足的重新坐下,得意洋洋的端起茶杯。绾贞看到他那付模样,又是忍不住羞笑起来。见到叶天龙的眼睛又亮起来,她急忙像只欢快的蝴蝶,飞到窗边摆弄起花来。

  “我刚刚学了点插花,让您看看好不好?”

  口香甜沁脾的百花茶入喉,叶天龙忍不住赞叹了声,然后朝绾贞含笑点头。

  看到绾贞渐渐从天河叛乱的阴影中走出来,恢复以往的朝气和活力,他自然是十分高兴。应该说,伊思和阳建他们的失败和离去,给绾贞的心理带来了不小的影响,让她的脸上失去了往常的笑容,而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也只有看在眼中,疼在心里,毕竟这种心理的转变只有当事人自己才可以摆脱。

  看了会儿绾贞摆弄手中的花,叶天龙转移视线,环顾四周。紫檀木的家俱显得朴实大气,在墙边的桌子上摆放著精致的白瓷花瓶,里面的鲜花正静静地开放。

  所有的切,都表现出种宁静优雅的内质。

  绾贞今天穿著身月白色的外衫,下面是同色束脚的长裤,只有脚上的双绣花鞋是桃红色镶著细细的金边,看起来简单又抢眼,和著她及腰油亮的长辫,以及她手中那洁雅的百合,叶天龙的心中顿时冒出典雅脱俗四个字。

  这样的种宁静安祥,和叶天龙这几天来的纵情狂欢形成了极度的反差,让他感到无比的轻松自在,时之间,他甚至不敢喘气,生怕大点的呼吸就会把眼前这份安宁幽静打碎。

  将最后枝百合花插好,绾贞欣喜地抬起头来,看到叶天龙正用种难以言语的温暖神情十分出神地望著自己,心中甜,柔声道:“好看吗?”

  叶天龙呆了下,用力点头,道:“好看,真的很好看!”

  绾贞的小嘴微微蹶,娇嗔道:“您根本就没有看花,怎么知道好看呢?”

  叶天龙回过神来,先是口将茶喝光,然后才道:“茶好,花好,人更好!”说罢,他满心欢畅的大笑起来。

  “您这不是在牛饮吗?”绾贞的脸上绽放著甜蜜的笑容,轻盈地走过来给叶天龙倒茶,口中则嗔道:“这茶可是要慢慢品,才品得出味道的。”

  放下茶壶,她坐到叶天龙的面前,柔声道:“我知道自己并不美丽,也没有想过定要别人赞美我的,因为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现在这样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看著绾贞充满女人味的颦笑,举手投足,叶天龙感到现在的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他摇摇头,对绾贞说道:“你错了!其实你真的很美,知道吗,你的美丽在于你无处不在的优雅自信与气闲神定,这是种别人无法拥有的女人味。这种美丽的感染力不是来自于难以奢求的美貌,而是个平凡的女人都能再生的神韵,这才是你最让人心动的风情啊!”

  绾贞第次听到叶天龙这样说出对她的感受,不禁大为感动,任何个女人都想得到别人的赞美,但对于聪明的女人来说,这赞美绝不能是空洞无物,毫无根据的溢美之词。而叶天龙能够说出这样的赞美,自然让自认平凡的绾贞万分欣喜。

  而叶天龙的这番话落在门外某个人的耳朵里,却让她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默然待了阵,她神情复杂的悄然离去。她的前脚消失在长廊的转角处,从不远处的花丛中便现出了龙灵儿的身影。

  “真是伤脑筋啊!不知道大姐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还不如乾脆把她抓起来多少好啊!”

  站在那里发了两声牢马蚤,龙族美少女也飘然离去,但她去的方向却是于凤舞的房间。

  和武安的军队对峙已经数月了,海鹰扬依然没有打开局面,依靠著地形的优势和抗击外敌的信念,武安的步兵发挥出其强大的战力,将法斯特的大军直挡在盖纳城外。

  “我要的魔法师编制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给我!?”

  海鹰扬忍无可忍,终于朝来往军部和后勤的特使发火了。也难怪他要发火,为了破掉五绝之地,他可以说是殚精竭虑,经过反覆的推算,终于确定了个行动计划,但问题随之而来,现在军中的魔法师远远不够实施他的计划。

  因为海鹰扬用的是以毒攻毒的办法,必须有庞大的魔法师队伍,起发动攻击性极强的黑魔法,在抵抗五绝之地的威力同时,将大地的形状破坏掉。而为了找出五绝之地的关键地眼,他已经损失了不少的魔法师。

  “军团长大人,卑职也没有办法啊!”可怜的部下只有向自己的主帅诉苦。

  “青州的叛乱,使得很多魔法师投到了新成立的天龙军团帐下,我们招募起来比较困难。而东方军团和北方军团又不肯把他们建制中的魔法师部队借给我们军团使用,时之间,神殿也派不出那么多的魔法师给我们啊!”

  “而凤舞军团最近又新败,他们正在新的副军团长指挥下重新整顿部队,自然没有什么魔法师部队可以借给我们了。”

  “好啦,好啦!”海鹰扬挥挥手:“军部难道不会下道命令,强行调集魔法师部队就可以。真是群笨蛋!”

  “可他们每个人都有十分充足的理由,又会拖延时间,”这个特使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道:“看来,他们都是想保存手中的实力,不想让我们鹰扬军团太出名了。”

  海鹰扬摇摇头:“军部的那些家伙只会拿钱捞好处,连点事情都办不好!这样的话,只有放弃军部事先制定的计划。”

  正在说话之际,外面阵轻微的马蚤动,接著个士兵匆匆跑进大帐。

  “将军大人,右营传来消息,他们的主将在昨夜被人刺杀!现在他们正在那城中严密搜查,请将军大人速下定夺!”

  海鹰扬的身躯猛的震,眼中神光大盛,因为时之间无法拿下盖纳城,海鹰扬便分派左右两路军队,逐攻占附近地区的城镇。目前整个地区,除了盖纳外,所有的城池全部落到法斯特军的手中。

  海鹰扬的心中早已有了另外的打算,如果真的无法攻下盖纳城,他就要肃清整个地区的武安军,将整个地区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然后再慢慢和武安军打消耗战,逐步蚕食武安的国土。而就在进行巩固所占领的土地之际,负责右路的主将居然会被敌人刺杀,实在是大打击。

  “到底是什么样的厉害人物,居然可以在军中刺杀主将?”海鹰扬不觉有些暗暗心惊,想来想去,武安好像没有这样高明的杀手啊?特别是根据报上来的消息,出手的仅仅是三个少女,还有个老者跟在后面根本就没有出手。这样的对手实在有些可怕。

  “原因是我们的军队在那里强行带走批女人啊!”艾顿显得有些痛心疾首,对海鹰扬说道:“如果部队的军纪再不整顿下,我们吃得亏可能要更大。现在看看下面报上来的情报吧,那些家伙简直做得太过分了!”

  海鹰扬默然不语,艾顿继续说道:“就说这个被刺杀的杨先吧,身为杨汉的头号大将,又是他的义子,可在当地大肆搜刮钱财,又抓了许多的美女,他以为是来武安发财的吗?”

  “我也知道这个家伙不好,但他是杨汉的亲信,而杨汉是殿下看中的人,出来的时候,殿下就要我注意处理和杨汉之间的关系,我不想让殿下为难啊!”

  海鹰扬慨叹声,然后对艾顿说道:“这次还是麻烦你下去趟,把整个事件调查清楚后,好好处理掉吧!”

  艾顿抬眼看了看海鹰扬,默默点头,退出了主帅的大帐。

  同样的消息传到盖纳城中武安军的耳朵里,他们也不禁暗暗称奇,武安国内居然有这样的高手,将在重兵保护之下的法斯特军大将击毙,他们却对这样的人物无所知。这样的消息真的太鼓舞人心了。

  负责后勤的将领忧心忡忡地来找到他们的城主约亚雷:“大人,现在城中的粮草已经快要告罄了,就算按照士兵减半,平民再减半的战时紧急应急标准,也只能支撑十天,而且最重要的是,已经没有可能再得到其他地区的支援了,因为国内的饥荒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军部所储存的粮草全部消耗掉了。”

  “真是麻烦啊!”约亚雷也不禁眉头大皱:“现在离收割还有好长段时间,指望种下去的粮食是没有可能了。”

  “那就去抢夺法斯特军的粮草吧!”杨希在边提议道:“趁这时法斯特军为大将被刺杀而有些慌乱的时候,派精锐的部队偷袭法斯特军的营地,就算是抢不到他们的粮草,放火破害也是好的。”

  但边的毒门之主杜比奇却是摇摇头,道:“海鹰扬是代名将,自然深知粮草对于军队的重要性,他会让人有偷袭劫粮的机会吗?”

  “杨先生的提议有可行之处。”约亚雷沉吟道:“这几个月来,都是法斯特军采取主动,不断向我们发动攻势,所以,他们应该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转而主动向他们出击的,应该可以试试看。”

  但很快武安人就发现他们的错误,海鹰扬对于自己军中的粮草保护得非常好,他们的军队根本还没有看到法斯特军粮草的影子,已经被洪水般卷杀过的法斯特骑兵打得溃不成军,直以来,受到五绝之地限制的鹰扬军团骑兵们把所有积累起来的凶猛和勇敢全部发泄出来。

  几乎是接触,武安军的队形马上就没有了,整个军队立即土崩瓦解。法斯特骑兵的两个来回,就让这支武安军消失在战场之中。

  但灰头土脸的武安军主将们,却在第二天得到了个来自秘密渠道的好消息。

  “只要我们再坚持个月,或者不用个月的时间,法斯特帝国将出现对我们有利的转变,那时候,法斯特军将从我们的土地退兵。”

  在高级将领出席的会议上,盖纳的城主约亚雷十分兴奋地说道,这时的他和昨天刚刚得到偷袭失败时的沮丧之情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对于他这个信心的来源和基础,约亚雷却是笑而不谈,只是表现出无比的信心。

  “这样也算是聊胜于无吧!”武安军的将领们自我安慰著,用种渴望的心情等待著他们城主大人所说的那个时间到来。

  "170"

  声哀怨的叹息,将背靠柳树,盘腿冥思静想中的叶天龙惊醒。他看了看捧在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