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锦绣花墩,还有各种宝光四射的种种摆设,壁角座兽鼎中袅袅升起缕奇香。

  这是左宰府中最隐秘的房间之,也是吉里曼斯最喜欢的寝室,在那张软绵绵香喷喷,锦被豪华温暖的大型绣榻上,吉里曼斯不知道已经渡过了多少个快乐无比的夜晚。

  他只知道那袭深垂的巨大香罗帐上已经画满了漂亮的桃花,而这每朵的桃花其实是他在享受过个处子之后,用那宝贵的处子之血画在这几乎透明的香罗纱上的。当微风吹动时,形态各异的花朵便显得极为突出而美丽。

  细碎的脚步在走道上缓缓响起,吉里曼斯的心跳顿时加快了许多。他几乎是屏住自己的呼吸,这种迫切的期待真是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紫檀木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两名千娇百媚的女郎当先走进来,她们色的高顶髻,珠翠满头,身水红色的薄秋裳,窄袖子的下端裸露著半截玉藕似的丰润小臂,小坎肩半露粉颈,同色罗裙下,轻俏地吞吐著莲尖儿。

  两个女郎左右,袅袅娜娜地往里走,举止齐,冉冉而至,人末到香风先至,令人欲醉。但吉里曼斯根本没有在意,他的视线全部被后面进来的那个人所吸引了。

  虽然后面的这个人脸上挂著张怪模怪样的面具,而且双眼中射出的视线冰冷彻骨,但紧紧贴在面庞的面具还是将她的完美脸形表露无余,脸颊上的神秘符号更是和她那将所有切全部不放在眼里的眼神组成了道奇特的魔力。吉里曼斯更是知道,在她这身纯白色宽袍的下面,有著玲珑的曲线和绝代的风华。

  两个侍女到了吉里曼斯的面前,盈盈敛衽行礼,银铃似的燕语齐吐:“老爷,贵客请到!”说完,向两侧闪开。

  吉里曼斯没有说话,只是挥挥手,两个侍女会意地再度行礼后,轻手轻脚地退下去了。

  看著房门被带上,吉里曼斯吸了口气,稳定了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在脸上泛起个笑容,和声道:“姑娘请坐!”

  “不用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带面具的女人冷冷地说道。

  吉里曼斯毫不意外地笑了笑:“当然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和姑娘说了。”他的脸色正,表情十分严肃地说道:“是有关于我们圣殿的事情。”

  冰冷的眼神出现了丝迷惑,这让吉里曼斯不禁暗中愣。

  “圣殿!?什么圣殿啊!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吉里曼斯猛然间醒悟过来,她并不知道神殿的事情。心神电转,他连忙乾笑了两声,十分抱歉地说道:“啊!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说话之间,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了眼壁角的兽鼎。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告辞了!”带著面具的女人眼神恢复了清冷。

  “等等!”吉里曼斯连忙出声挽留道:“有关华柔小姐这次的行动计划,我想和姑娘你好好商议下。”

  “这些事情和我无关!”冰冷的话中没有丝毫转圈的余地。

  见到这个带面具的女人要转身离开,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发急的神情,这样的机会可是他费尽心机才造成的,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呢?

  咬牙,他的口中发出了阵怪异的音调。

  已经转身的女人身躯顿时震,有些呆滞地回转过身来面向吉里曼斯,清冷的眼神也变得迷乱起来。

  吉里曼斯暗中松了口气,幸亏自己在神殿的时候偷偷学了手,总算是发挥作用了。

  随著吉里曼斯口中的音调,面具上的那些神秘符号发出了奇怪的光芒,好像是要从面具上浮出来,七彩的光芒旋转著。那个女人的神色渐渐陷入迷茫之中。

  “我现在是你的主人”吉里曼斯强忍心中的狂喜,用种怪怪的声调说道。

  “主人!?”女人喃喃地低语,眼中的神色更是数变,突然她摇摇头,神情迷茫地说道:“你不是我的主人”

  吉里曼斯暗中吓了跳,情况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但现在他只有硬著头皮继续说下去。

  “好好听我的话!”吉里曼斯放缓了声音:“你不会反抗我的话,我的话就是命令!”

  眼神挣扎著,但面具上的光芒更加强烈,终于她还是抵抗不住符号神秘的力量。

  眼中的神色变得茫然无助,只是空洞地望著吉里曼斯。

  依著吉里曼斯的话,这个女子脱下了身上的白色宽袍,顿时露出身黑绸缎的紧身劲装,曲线玲珑的动人胴体完美迷人,恰到好处的酥胸透出令人心动神摇的魅力,阵阵如兰的肌肤香更是中人欲醉。

  兴奋不已的吉里曼斯再也忍受不住了,他连忙上前伸手将她揽在怀中,步上了绣榻并排坐下。

  面面相对,吉里曼斯不仅被对方的肌香撩得气血,那娇柔胴体特有的弹力和窈窕更是极大地刺激著他的欲望。

  他伸手抓起只小手,但见她的手晶莹如玉,红润纤巧,五只柔夷般的手指令人心动,著手处是温润腻滑,阵神秘的快感立即从手掌传遍了全身。

  腰带轻卸,上衣徐弛,圆润的香肩顿时暴露在他的眼中,在黑色的绸缎衬托下,她的肌肤是如此的雪白柔嫩,时之间让吉里曼斯感到眼前片眩目的光芒。

  单薄的胸围是用细细的带子吊在肩上,这种带子太脆弱了,拉便断,胸围子松,那晶莹玲珑的玉||乳||立时怒突,酥胸半露,眼看春光就要外泄了。

  蓦然,吉里曼斯的视线被香肩上的道黑色图案吸引了。黑色的蛇形图案,在雪白的香肩衬托下,透出股难以言语的景像。

  “暗黑族,果然是暗黑族!”

  吉里曼斯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气息咻咻。

  “玉珠啊!玉珠,自从那天在叶天龙的身边看到你,我第眼便看上了你,知道你定是非常不同般的好女人,你果然有让男人疯狂的魅力啊!不过,你放心,我定会好好疼你的!!”

  说到得意之处,吉里曼斯几乎是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叶天龙啊!叶天龙,你知道吗?你的爱妾现在可是我的人啦!她将任由我的摆布,真想让你看看啊!哈哈!!”

  滛邪的笑声在房间里面回荡著,因为受到面具上神力的制约而失去了心神意志的玉珠却只是无助地睁著她那双美丽的明眸望著眼前的吉里曼斯,迷茫的眼睛似是水汪汪的,浮动著层迷蒙秘艳的味道,益发刺激著男人的欲望,更加的撩人情思。

  "165"

  单薄的黑绸胸围徐徐地滑下,凝脂般的酥胸渐渐暴露。

  吉里曼斯的手轻轻抚摸著晶莹温润的粉肩,那种白皙嫩滑的感觉简直是无以伦比的。为了这天,吉里曼斯他已经等了很久,所以,他决定要好好的享受眼前的美女。

  隔著薄薄的胸围子,吉里曼斯的手抚上了坚挺高耸的双峰。肌肤的香泽和惊人的弹力立时传入他的心底。

  “太好啦!”吉里曼斯喃喃的在玉珠的耳边低语著:“像你这样的美女叶天龙居然肯让你离开他的身边,他还真是没有眼力啊!现在就让我好好地疼你吧!”

  既窈窕而又丰满的娇躯被上下的摸索著,玉珠的美眸中闪过复杂多变的神情,雪白柔嫩的肌肤上更是出现了不规则的颤动。

  “做我的女人吧!”吉里曼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前的玉体横呈,令人心动神摇的上身已经将他的所有注意力吸住了。

  “我的小乖乖,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火热的呼吸喷在秀气的脖子上那腻滑的肌肤,而吉里曼斯的话更是在玉珠的耳边不住的响起,渐渐深入她的内心深处。

  “你是我的小乖乖我的小乖乖”

  似乎是内心深处的什么地方被触及到了,玉珠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她的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些记忆的碎片,虽然零乱缤纷,又只是些片断,但却足以让她的心神变得清晰起来。

  “我忘记了什么东西吗?”

  玉珠的心中光芒现,曾经有过甜蜜的记忆顿时如潮水般的涌进她的脑海,将她的心中的某个被黑暗压抑的东西点燃,这道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是我的爱人!”

  玉珠的美眸中下子亮起来,她的心中闪过个模糊不清的形像,但这个形像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朗。

  “公子!公子!!”

  玉珠的口中先是低低的,然后猛的喊了起来。她知道自己意识中的被压抑的是什么了,那个被黑暗之幕遮蔽的男人露出了他的笑容,这笑容是多么的温暖。

  “真受不了了!!”

  吉里曼斯已经不满足于抚摸和摸索,要慢慢享受的想法立时被抛到脑后。他的手抓住了玉珠的腰带,再拉下去就是春光尽现了。

  玉珠的声尖叫,让吉里曼斯的手停了下,听出玉珠的叫声是什么后,他不禁狞笑声,得意洋洋地说道:“哈哈!现在你的公子是不可能来救你的!你就尽量叫吧!你也许不知道,女人的呼号在男人的眼中看来,那是无价之宝,快意极了呀!”

  这种口舌的玩弄让吉里曼斯的心中升起更加强烈的欲望,知道玉珠的心神已经被“暗月之面具”上的神力所控制,不可能做出更多的反抗,他更是兴奋莫名。

  但吉里曼斯浑然没有发觉到此时玉珠的眼中正闪过道可怕的黑色电芒,那是来自无间黑暗的火焰,被触动天神契约的禁忌,使得控制玉珠心灵的月之神殿千年秘传“暗月之面具”上的灵符之神力出现了裂痕。

  欲望的火焰已经到顶点的他再度动手的时候,可怕的灾难突然降临了。

  “滚开!你这头猪!!”

  娇叱声在耳边有如惊雷般响起,接著而来的是记响亮的耳光,将他整个人打下床去。

  得意忘形的吉里曼斯根本没有料到紧要的关头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脸上的剧痛更是让他感到有些晕头转向。糊里糊涂地站起身来,还没有真正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玉珠的脚尖已经光临到他的胸口。

  小巧玲珑的天足握在手中的感觉是十分的美好,但如果挨上下,却是足以让人疼到骨头里面去的,而且玉珠又是盛怒之中的出手,这下非但把吉里曼斯的欲望之火全部熄灭,更为不幸的是,这道庞大的劲气直冲击到他的下身。

  声惨叫之后,又是“砰!”的声沉闷撞击声。

  吉里曼斯那庞大的身躯从地上直滑行到墙壁的角,重重地撞在墙上,连墙壁也摇晃起来。顿时眼前满天星斗,如果换成是普通高手的话,可能这两下就已经要去了大半条性命。

  不过就算吉里曼斯的武技再高明,他所修练的护身真气能够在受到打击的瞬间马上发挥出作用,但玉珠的出手所蕴含的力量之浑厚,还是他难以抵抗的。最明显得是,他的嘴角和鼻子都渗出了血丝,可见是内腑受到损伤。而此刻他的双手却是紧紧护在自己的胯下,扭曲的脸部神情说明了他的极度痛苦。

  “我是公子的人,你这头肥猪居然敢动这种念头!!”

  玉珠火速穿好身上的衣服,从床上跃而下,到了嘴角流血,坐在地上呻吟的吉里曼斯跟前。

  “你该死!我要把你的双脏手砍掉!!”

  她的眼中闪动著令吉里曼斯心寒胆落的杀气。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心神已经控制的玉珠会突然间清醒过来,但这时候不是寻求这个答案的时机,保住自己的生命才是第重要的。

  果然不出吉里曼斯所料,玉珠的攻击有如暴风骤雨般,根本让他无法开口求援或者分说,这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华柔说玉珠的功夫厉害到底是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反抗是毫无希望的,手动打击临手,脚动打击临脚,似乎他所练的神殿秘传技击术,完全忘了,根本派不上用场,气散功消,神意不合完全走样。

  吉里曼斯想像自己就是那铁砧,正受到铁匠的大锤猛敲,他只感到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飞,景物完全走了样,痛禁像浪潮般君临。

  “哎噢噢”

  他只有本能地叫喊,狂风暴雨似的打击快令他的神志崩溃了。个肥胖的身躯仆倒爬起,爬起仆倒,记记潜力十足的拳掌落在皮肉上,发出爆炸的声响,那是他体内的护身潜能被打散的声音。

  “住手!”华柔的声音终于在门口处响起,听到吉里曼斯的耳朵里面,简直就是九天的仙乐。

  被华柔抓来带路的两个侍女这时急忙跑过来,想从玉珠的手下救出自己可怜的主人。但她们根本就不是盛怒中的玉珠的对手,还没有近身,就被玉珠的双手分张,当下两个身躯飞到五尺开外。

  看到这样的情况,心中大骇的华柔连忙出声引导玉珠的注意力,发动“暗月之面具”上的神秘灵力,干扰玉珠的心神,然后再上前出手架住她对吉里曼斯的狂野攻击。

  两个女人的这交手,真可以说是场惊心动魄的快攻,每招皆半途诡变,因而根本无法看出招式,只看到人影急剧的闪烁,手脚已难分辨形影,完全是场神意的搏击,攻招化招已经不重要了。

  整个豪华的房间遭了殃,被四散的劲气冲击得面目全非,豪华的家俱全数变成堆碎片。华柔渐打渐退,慢慢将玉珠引出了房间。

  哼哼唧唧,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吉里曼斯望著整个塌糊涂的房间,感到浑身的肌骨更疼痛了。低头看,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胯下已经片血红,顿时阵惊天动地的声音从已经不成样子的房间里面传出来。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的我的我不行了啊”

  因为这是左宰府中的内室,没有吉里曼斯的命令,根本没有人敢靠近的,所以里面虽然是闹翻了天,府里的人也不知道。自然,吉里曼斯的凄惨叫声也没有了听众的可能。

  欲哭无泪的吉里曼斯刚想捶胸顿足,哪知动全身肌肉就像是散掉了般,仔细检查下,骇然发现自己已经是内伤严重,十成的功力已经去掉了八成。

  急忙就地运了好阵功,吉里曼斯才算是恢复了些许的元气,他正要垂头丧气地离开此地之际,只见人影闪,华柔再度出现在门口,她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

  “你还真有实力啊!居然经受得起她如此的打击。”华柔的语气中带著明显得嘲讽:“不过,以后你不要再动这样的脑筋了,不然的话,我也不能控制她了。”

  吉里曼斯自知理亏,也只有忍气吞声,他故意不住大声的呻吟,免得被华柔看出他在暗中练习了神殿中的绝秘武技。

  华柔仰头微微嗅了下,她脸上的神情变得缓和下来,淡淡的说道:“还好,原来你是用了药物。我还以为是她的心灵控制出现问题了呢!”

  看到吉里曼斯鼻青脸肿的五花脸,华柔在好笑之余,也感到暗暗心惊。

  “不过,也算你有眼无珠,她可是我们暗黑族中千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女人,你这种药物怎么可能摆平她呢?你没有被她打死,已经是非常幸运了。”又说了两句,华柔才飘然离开。

  “我最后次警告你,绝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不然的话,就算你是拥有特权的外务长老,我也只好动用圣殿之法来处分你了!”

  华柔的话从走道飘入吉里曼斯的耳中,他几乎是爆发性地喊出来:“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有办法打女人的主意吗?她把我的”

  狠狠发泄了两句,吉里曼斯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马上找高手医治,说不定还有办法可以恢复被损毁的经脉。不然的话,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再不能享受女人,这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地离开,暗中派人四处寻找名医良方。

  吉里曼斯没有说出完全真实的情况,华柔也无法推断出来,使得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实际上这个时候,玉珠的心里其实已经出现了细微的变化。虽然华柔马上重新用“暗月之面具”的黑暗神力遮掩了玉珠的心神,可是这次的丝亮光却留在了玉珠的内心深处,让玉珠的心中不时闪过往日的片断,让她可以苦思她心中那些模糊不清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华柔对“暗月之面具”的力量太有信心的缘故,毕竟这面具是由天神月亲手所秘制的绝世神器,它能够将个人内心深处的黑暗面全部激发出来,从而形成对其心灵的控制。所以,像玉珠这样的超凡高手也不能幸免。

  但这次,吉里曼斯用他偷偷学到的手法引发“暗月之面具”上的力量,想控制玉珠的心神,反而触发了玉珠心中的天神契约,使得暗黑魔神之力在玉珠被控制的心灵之中挖出了个缺口。

  连几天宫廷会议,吉里曼斯的缺席引起了不少人的疑问,这位左宰大人居然在这样的时候生病了,而且还不见任何的外人。

  “这其中定有什么问题!”这样的想法自然而然出现在大臣们的心中。

  身为吉里曼斯最大的对手,尤那亚更是大为不解,这段时间吉里曼斯针对自己的各种行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不想紧锣密鼓之中他突然来这么手,简直是奇兵突起。

  尤那亚综合了手头上的各种情报,也推不出吉里曼斯用这招的原因,因此,他只有告诫自己提高警惕,绝不能让吉里曼斯的计得逞。

  交待完手下好好注意吉里曼斯伙的事项,尤那亚望向边的手下,后者马上会意地禀报:“殿下,青州的消息到了,可是”

  他神色中轻微的迟疑,自然逃不过尤那亚锐利的眼神:“到底是什么事情?”

  “公主殿下现在天天和叶天龙在起,他们”说到这里,这个手下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主人神情突然发生变化。

  尤那亚的神色变,眼中爆出骇人的光芒,半晌之后,才喃喃地说道:“她真的去找叶天龙了,那个混蛋到底有什么地方好啊?”

  站在尤那亚前面的几个手下连大气也不敢出,静静的等候著。尤那亚突然叹了口气,挥手将他们打发下去,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我们的客人在做什么啊?”叶天龙舒服地坐在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