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八十骑不见踪迹,后经查问得知,庆计是方才在混战中从东门路追杀下去了。

  “这个家伙,好快的动作啊!”

  叶天龙不禁苦笑声,他的速攻战法已经很快了,但庆计的攻击速度比他更为迅猛,狂野。

  庆计马当先冲出东门,身后跟随的是他红色枪骑兵中的亲卫勇士,对他忠心耿耿的批勇士。

  逃出新台镇的天河新军士兵衣不整甲,马不及鞍,正在几个将官的指挥下匆匆列阵,还不知庆计已经出城杀过来,黑压压大片乱轰轰地不知有多少人。庆计举起烈焰枪,向身后的亲卫叫道:“跟我来,杀他个骤不及防。杀!”说罢,他挺枪直上,胯下神驹奋蹄,红光闪亮,无畏地冲入乱兵丛中,烈焰枪左挑右荡,登时便杀开条血路。在他的后面,八十骑狂喝声,纷纷策马扑上来保护庆计的后方。

  毫无准备的天河新军士兵逃出来不过刻左右,毫无抵抗之力,杀声传到,根本不知对方只有数十骑踹阵,心中早生怯意,这时便只顾逃生,不知反击。兵败如山倒,说来委实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确是如此,军心乱,便不可收拾,千百人中,只有逃命的人,而没有反抗的人。人喊,马嘶,血肉横飞。成百上千的士兵被庆计的八十骑像赶鸭子般,追得四处乱逃。

  中途有些聪明的人就从队伍中脱离,走旁边的小道逃生,加上被庆计他们追上后击杀的,逃生的队伍变得越来越小了,他们没命似的向西逃。而后面不到半里的地方,庆计与八十骑兵穷追不舍。

  跑啊,跑啊,路跑得十分辛苦,追击的人也很辛苦。

  不久到了个小镇,有些人想停下来就地组织抵抗,但更多的人却是觉得这个地方没有可以依仗的防卫,还是选择继续逃生。

  这样来,留下来的人也是无心恋战,根本无法抵抗庆计他们的冲击,两下三下便被击溃,然后四散而逃。只是他们这样的举动,将庆计和前面逃跑的队伍拉开了段距离。

  路上,经过了三个小镇,庆计和天河新军的距离也拉开了整整三里多地,但他还是不肯停止,三个小镇都是冲而过,置之不理,鼓作气地继续追击下去。当庆计出现在新台城关镇的前面时,已经是经过半天夜的追击,每个人都累得快要不行了。正好此时是郭回盘问完那些逃兵,听到报告说有数十骑天龙军团的士兵居然已经到达了城关镇,不禁跳而起。

  追得人困马乏的庆计看到前面黑压压的城关镇和它后面那高高的关隘,便知道自己行人已经冲到了天河新军的腹地,也不禁暗中吓了跳。

  “我们回去!”庆计转头对手下的亲卫叫道。

  话音未落,关隘的城门轰隆隆地打开,队天河新军狂野地冲出来,当头的员大将身穿青色的战甲,天青色头盔,跨下是天青骝驹,手中提着把三尖两刃刀,虽然相貌朴实无华,但双眸中却是寒光闪闪。

  “列阵!”

  庆计猛的大吼声,身后八十骑虽然已经十分疲劳了,但还是十分迅速地在他的身后雁翅排开,即便是面对着眼前汹涌而至的近千敌军。

  因为本来就决定今天出兵的,所以郭回这次出击根本就不用再怎么准备,看到对方不足百骑,他也只带上千名骑兵,以这十倍于敌人的数目出战,想来敌人会望风而逃的。

  但让郭回感到意外的是,天龙军团这些身火红的骑兵居然毫无惧色,虽然是力量悬殊,依然列阵相迎,那种气势委实惊人。

  庆计和他的亲卫骑兵都是穿身火红的战甲,火红盔,跨下也都是色火红的战马,红杆长枪。每个人的身高都在八尺以上,雄壮如狮,坐在马上可以说神气极了,特别是庆计,英俊的相貌,傲视切的气势,真像是天神下降。

  “这样的士兵是怎么调教出来的啊?”郭回不禁暗中惊叹,怪不得天河新军败得这么干脆,面对这样的敌军,本来就是临时成军,缺少训练的天河新军如何是对手。

  庆计策马向前面行了数十步,和天河新军的距离只有四百步左右,他停下马,将手中的烈焰枪向前指,平端,纹丝不动。

  天河新军的队伍中出现了轻微的马蚤动,这个敌人实在太猖狂了。但郭回却压下了身后众将士的冲动,他也个人策马迎向眼前火红的骑士。

  "163"

  看着渐渐接近自己的郭回,庆计也不禁暗暗称赞了声,看不出来,这个敌人的将军虽然相貌平凡,但此刻表现出来的却是种非凡的气度。

  “天龙军团副将庆计!”战马长嘶,庆计的声音清晰宏亮。

  “天河新军新台镇守使郭回!”郭回也用十分稳定的话语回答。

  通名报姓的两个人都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在心中升起,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种无声的默契让他们两个人都开始驱马前冲。

  二百步,百五十百步了

  此时双方的将士都知道两位主将要做的是英雄式的决战,不由得同时发出震天的呐喊声。

  战斗的方式自古以来皆不断演变,人口在日渐增多,往昔两军对阵,两万人已是空前的大战,但在百族大战之后,数万人的战斗已经变得十分普遍,再后来动辄便是二十万人决胜负,战斗的方式也不得不随着改变,兵对兵,将对将的时代过去了,将才已不在勇而在智啦!

  但对于任何位将领和士兵来说,在两军之中,万众注目之下,先行做主将之间的决战,是种无比的光荣,对于军心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说有方不敢接受,那么兵士们的军心士气便会受到严重的打击,严重的话甚至有可能不战而溃。

  因此,有些主将心中有数,明知不是对方的敌手,便得设法避免对方的挑战,避免的手段便是列阵之后径自发起冲锋,遇敌便挥兵进攻,不让敌人的主将有提出决战的时间。

  青骝与烈火相对冲锋,速度奇快绝伦。庆计和郭回两个人都是平举武器,护住自己的胸腹,身形微俯,摆出攻守兼备的架式。但仔细比较起来,庆计的气势更强烈些,烈焰枪的冲刺有如白虹贯日般。而郭回却是沉稳如盘石般,三尖两刃刀摆开,好象是将身前的空间全部笼罩在自己的刀下。

  两个人的手都坚定如铸,仅仅是呼吸之间,照面了。

  “蓬”声大震,两个人皆全力以赴,攻出了记十成的武技。

  火星爆射。

  战场瞬间静了下来,这两个人都是硬碰硬的,没有点的花巧,完全是凭着真才实学在进行决战。

  “通,通”

  庆计和郭回两个人的身形在马上都摇晃了下,然后在强大的劲气推动下,连人带马往后退了数步。

  这是非常罕见的个场面,般这种马上的决战,双方个回合,就是两次冲马交错而过,各自攻出两招,而像他们这样不避不让,正面硬碰造成的局面极其稀少。

  只有完全势均力敌,而且座下的战马都是万中选的神驹,所以才会和主人形成浑然体,如果是普通的战马,说不定早已被这股劲气压趴下了。

  “好身手!”稳定身形的庆计长出了口气,诚挚地说道:“但我军中如我这般的身手之将并不在少数,而且叶天龙大人更是胜我甚多,还望郭将军三思!”说罢,转马回身,在他那些亲卫勇士的簇拥下,疾驰而去。

  “不要追了!”

  郭回制止了手下将士要追击的举动,他望着庆计行消失的方向思绪万千。他知道自己的武技实际上不如庆计,因为庆计是在长途奔袭之后,还可以和自己硬碰硬地打个平手。而庆计说的话,更是让他感到心寒,就算庆计说的有些夸大,但也说明了叶天龙的麾下拥有不少的好手,这样的实力,的确是自己难以抵抗的。“叶天龙,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个人呢?”

  回城的途中,郭回无语望着城头上天河新军的军旗。这个男人的崛起仅仅只有数月之间,但他的传闻却已经远远超过法斯特帝国任何个人。

  “神龙出世吗?”郭回不禁苦笑声,没有答案的他只有收拾自己的心情,着手准备防御的事情。

  叶天龙的大军在第四天午时出现在郭回的视野中,直迫至新台城关两里左右扎下大营。

  叶天龙亲自率中军万五千骑兵,建帐竖旗立栅升起了天龙军团的战旗。前锋由五千步兵与千名骑兵组成,直迫自城东北里安营。左右锋也由五千名步兵加上两千名骑兵组成,后卫的兵力也相等。

  万五千骑的中军建帐五百,五方安营有章有法,极为壮观,声势骇人。后续人马仍陆续到达,由后卫分配序列与扎营区,人马不住增多。

  郭回在城头察看敌势也有点暗暗心凉。对方的中军营外是拒马,内是由六百辆车组成的车城,戒备森严,想偷营劫寨势不可能。再看自己的部属,也是脸上隐隐约约显出惧容,便知道军心已经有些摇动,不由得心中暗自叹息。

  先前在对付夏赫的十万大军,他们也没有多少害怕,但现在不同了,叶天龙的军队已经消灭了天河新军主力部队,就连天河新军的大帅张烈也被叶天龙击毙,而之前的突袭又让新台地区完全陷落,可以说新台城关已经成为座无依无靠的孤城,这种无形的压力让新台城关的每个士兵感到绝望。

  正在苦思应敌之计,到了半夜时分,从城门处响起了震天的喊声,个士兵跑来报告。

  “城门已经被打开了!”

  “什么?!”

  郭回猛的震,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报信的士兵。

  居然是那些从天河城溃败到新台城关这边来的部分天河新军士兵突然倒戈,向把守城门的天河新军士兵发动攻势,八百名如狼似虎的士兵瞬间便将把守城门的天河新军士兵杀死,将城门牢牢控制在他们的手中。

  郭回颓然跌入座位中,他完全明白了,自己是中了叶天龙的计谋,他不禁为能够想出这样的计谋的人感到折服。能够在攻陷天河城的同时,就已经为日后的攻击计划安排好了埋伏,委实老谋深算到家了。

  看到城门打开,叶天龙在命令部队杀入城的同时,忍不住拍了下站在身边的计无咎,赞道:“不错啊,你的谋定而动果然是厉害!”

  计无咎苦笑声,道:“大人过奖了,这件功劳应该是属于我的师弟维尼,整个计划都是他安排的,我也是在出发之前才知道的。”

  叶天龙的眉毛挑,奇怪地说道:“那为什么他自己不和我说呢?”

  “曾经是天河新军的份子,现在却要设谋将最后点光熄灭,他实在感觉到有些难以启齿。”

  “真是搞不明白,你们师兄弟这么有趣。”叶天龙摇摇头,不再追问下去。因为这个时候,天龙军团的大队人马已经涌入城中,他这个主帅怎么肯为人后呢?因为最先倒戈的是身穿天河新军服装的士兵,虽然这些人是天龙军团的士兵假扮的,但这在正牌的天河新军士兵心中造成了混乱,不知道哪些人才是自己真正的同伴,让他们无法相信身边的人,所以,天龙军团很快就控制了整个城关。“怎么回事?”

  看到叶天龙来到,包围了将军府的士兵纷纷让开条路,让他走到庆计的跟前。原来庆计带兵杀进城后,很快就控制了这带,将郭回的将军府团团围住。再三劝降,但将军府的人就是不为所动,显然是准备负隅顽抗,死战到底。

  “那就杀进去,将敌人杀个片甲不留!”叶天龙挥剑大声地下令,早已不耐烦的天龙军团将士轰然应声,开始向将军府发起总攻。原先他们就想攻击了,但直被庆计压住,这时有叶天龙的命令,这些人还不马上蜂拥而上。

  等府门被撞开,叶天龙疾步抢入府门。在他的旁边,天龙军团的大将左岛近范铜王猛以及龙灵儿都纷纷抢进,大家都知道这是青州的最后战了,都想着再抢个头功。

  叶天龙飞步抢入殿堂,两厢突然冲出十余名重装的亲兵。

  殿堂灯火通明,照面便可分清敌我,他声怒啸,火杂杂地冲近,烈火剑猛的挥,立将两名冲上出刀的亲兵砍成四截。

  人如疯虎,剑似狂龙,横行三丈,直进十尺,三两冲错之下,地下横尸十具。但他不再追杀逃散的人,因为已经没有敌人可以站立了,陆续冲出的都被他身边的高手料理得干干净净,个不剩。

  叶天龙狂风似的向内庭抢去,发现在自己的前面,向飞正在和不断涌出的亲卫激烈交手,他的身后,大批的天龙军团近卫团战士正如潮水般的涌进来,将视野之内的敌人全部击毙。

  将军府的亲兵尚多,沿途波波冒死上前拦截,等叶天龙杀入内庭后,身戎装的郭回和数个亲卫已经被左岛近范铜他们团团围起来猛攻不已,地上是斑斑的血迹,纵横的尸体,显然战况十分激烈。

  根本用不到叶天龙出手了,左岛近砍倒郭回身边的最后个亲卫,范铜沾满鲜血碎肉狼牙棒刚刚从被他砸成的肉块上举起,龙灵儿已经抢先出手,将刚刚架开王猛刀,后力不继的郭回击倒在地。

  郭回来不及挣扎下,数把剑已经放在了他的身上,映入他眼帘的是龙灵儿那双修长健美的长腿。

  “乖乖地做俘虏吧,遇到本姑娘,是你运气!”龙灵儿娇笑声,然后得意洋洋地朝叶天龙做了个鬼脸,示意是她把郭回抓住的。

  看着被五花大绑推进来的郭回,叶天龙问道:“你明知道无法抵抗我们大军的到来,为什么不投降呢?”

  郭回冷冷地望了眼叶天龙,没有答话。

  “胆子不小啊!”叶天龙拍桌子,喝道:“竟敢无视我的好意,将我派来的使者赶走,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别无它言,但求死!”郭回十分干脆地回道。

  看到叶天龙就要下令将郭回推出去斩首,庆计连忙踏上步,向叶天龙求情。叶天龙不觉有些诧异,自从和郭回对过招后,庆计回来就多次表示出对郭回的敬重之情,这也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庆计向来极少这么推崇个人的。就连郭回也感到有些意外,但庆计依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是看中郭回那时对上自己所表现出来的豪杰气度。

  “郭将军是真正的军人,这样的人才大人不应该放弃的!”

  这时候,旁的计无咎也出言道:“自古英雄惜英雄,庆计将军如此看重郭回将军,卑职也想替郭回将军向大人求情!”

  叶天龙也不禁微微意动,既然自己的副将和参军都这样说,显然郭回是个好的将才,而且他能够力拒夏赫的十万大军,也证实了他的实力。

  可是郭回却不接受他们的好意,“多谢将军的美意,但郭回身为败军之将,有何颜面活于世上。”

  这下倒让叶天龙十分意外了,郭回居然会拒绝他的好意,选择死路。他望着郭回说道:“你心求死,难道为了报答张烈对你的知遇之恩吗?”郭回默然,叶天龙心头不觉升起忿忿的感觉。

  “既然你心求死,我就偏偏不杀你。”叶天龙大声宣布道。

  “我可以放你离开这里,如果你有心,大可寻找机会再来和我交手!”

  郭回微微震。这时庆计诚挚地说道:“郭回将军,你应该有更好的地方发挥你的才能,相信大人可以提供这样的个地方。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再离开也不迟啊!”

  “大人不怕在下对你不利吗?”郭回略思忖,便抬头问道。

  叶天龙哈哈大笑,笑罢他才说道:“我相信庆计,而且现在的你根本不会对我造成威胁了,你们天河新军的人有多少在我的手下,你可以问问他们!”

  郭回低头不语,半晌才向叶天龙说道:“大人,可以把我的部属还给我吗?”

  “没有问题!”叶天龙慨然应道,“就算你要带他们走,我也不会拦阻的!”郭回不禁为叶天龙的诚意所动,也为叶天龙和庆计之间这种上下信任的关系而感动。也是从这刻起,他和庆计那交心生的友谊开始了。

  随着郭回的降服,青州的天河新军成为了昨日的黄花,叶天龙终于平定了青州的叛乱。

  叶天龙随后派使者前往求见夏赫将军,但得到的回报是,夏赫将军卧病在床,所以才在这段时间里面无力向天河新军发动攻势,不能呼应叶天龙在青州的战斗。既然这样,叶天龙便不再动身去拜访夏赫,大军在新台驻扎了数日,经过番整顿之后,开始回师青州城。同时,经过挑选的行政官吏受叶天龙的派遣下到青州各地,帮助恢复青州的社会秩序,以及各项生产。其中最受到欢迎的条是,叶天龙宣布每户农家都将得到政府的资助,鼓励他们开发因战事而荒废的田地,没有农具和耕牛的,还可以向政府提出请求。

  经历了这段战乱之后,青州的很多土地田庄都成为无主之物,这些自然都归入叶天龙名号下的官田,不过叶天龙现在是无条件的提供给没有田地的人耕种,约定免收三年的租约,这样的措施,自然得到了民众的交口称赞。

  叶天龙平定青州的消息传到了帝都艾司尼亚,安德列三世大喜,任命叶天龙为青州总领,拥有青州的军政大权,这样来,等于是明确了叶天龙青州领主的地位了。而天龙军团的众将也全部获得提升和奖赏。

  “皇帝要派出钦差前往青州了吗?”

  左宰府的密室里,圣女殿下和吉里曼斯相对而坐。

  “是的!”吉里曼斯的脸上泛起丝笑意,“神龙在青州出世,不,怎么会安心呢?”

  “哦,皇帝知道这件事啦?”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啦!”吉里曼斯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双手,“虽然没有个人在陛下的面前说起来,但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那你相信这个传闻吗?”圣女殿下的声音有些怪异。

  “没有看过之前,谁知道真假啊?”吉里曼斯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了笑,将问题还给了圣女殿下。

  “您相信吗?”

  “我不知道”圣女殿下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