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叶天龙不由得怒气冲天。这次可让他尝到了被人偷袭的滋味,非但部队的粮草损失严重,还折损了不少的士兵。而且让他感到担忧的是,自己的手下没有正规的水师部队,而当初天河城被占领的时候,天河新军却得到了法斯特军相当规模的战舰。因此在水战方面,他没有点的优势可言。“最好的防守就是要对敌人产生定的威胁,有机会就要主动出击。”

  叶天龙想起于凤舞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现在敌人果然把这样的例子摆出来给自己看了。

  “定要想个办法,不然的话,反倒是我们陷入被动的局面。”

  叶天龙暗暗下定这样的决心,他回到城中,便马上召集手下众将商议军情,制定周密的计划,来应付这段发生在攻城战之前的不和谐音符。

  在大军开拔到天河城下扎营后,天河城和东环要塞都是四门紧闭,摆出副任你攻击的防御架势。

  几次试探性的攻击,都被天河城头那由巨大的抛石机和射程在五百步的巨型弩机通狂发滥射挡了回去,这两种笨重的防御武器虽然经设置就不能移动,但发射时的声威的确骇人,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气势。特别是那巨型弩机发射的标枪,长达二尺寸,在三百步内可以将名全副武装的重装骑兵射穿,破坏力非常惊人。

  双方僵持了十天,叶天龙也直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攻势,每天就派些将士到城门前挑战,而张烈是铁了心,就不出城应战,看叶天龙怎么办?

  期间,东环要塞和天河城经常派出他们的水师舰队沿天河冲击天龙军团的后方,他们打了就跑,给天龙军团制造了不少的麻烦,迫使天龙军团在河道的个狭窄处将数艘船沉入水中,限制天河新军的水师活动。

  二月十八日夜晚,天河新军的十八艘战舰再度出击,趁着夜色沿天河凶猛地扑向怀安的天龙军团。

  这段时间以来,天龙军团在天河沿岸设置了不少的站台,每个站台之间相距里,有警报马上鸣锣举火,这样就可以很快将情报送到叶天龙的中军。当看到黑压压的战舰凶猛地从夜色中冒出来,金锣狂鸣,火光冲天。瞬间的功夫,整个天河沿岸怀安段都亮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天河新军也是见过几次,自然毫不畏惧,战舰边向站台发射火弩巨石,边急速地靠近岸边。

  从战舰上卸下来的士兵很快组成了战斗队列,朝堆放着天龙军团大批粮草的怀安杀去。这种奇袭,人数并不在多,而在于出其不意,用精兵冲击敌人。天河新军就是彻底贯彻了这样的作战思路。而天龙军团不知道天河新军到底会在哪个地点发动攻势,使得他们防御的战线拉得很长,让天河新军的前几次奇袭都获得了不小的战果。

  这次天河新军更是干脆,直接奇袭怀安,就是想打天龙军团个措手不及。而且看起来,他们的计划非常成功,虽然到处有喊杀声,但从各处赶来的天龙军团部队好象没有发现这支天河新军正悄悄的朝怀安杀去。

  三千名天河新军的精兵在夜色的掩护下,很快到了怀安的城下。

  "159"

  “这是怎么回事?”

  望着黑沉沉的怀安,统领三千精兵的天河新军将领勒庞不禁愣。这个时候,应该是怀安最忙碌的时候,不但要警戒,还要派出增援部队才是,怎么会好象点动静都没有呢?

  难道说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吗?可外面这么大的声响,就是沉睡如死也应该被惊醒了。

  “算了,既然是这样,干脆偷袭好了!”

  猜疑不定的勒庞暗中下了决断,开始向自己的部下发出命令。

  但没有等天河新军的士兵潜入城下,怀安的城头突然阵发喊,接着无数的火把灯球将周围照得亮如白昼。

  “实在是愚蠢之极!”

  火光中,叶天龙站在城头大笑道:“看到这种异常的状况,居然还不醒悟,实在是蠢货个!”

  说罢,他向后挥手,早有手下将士将八个五花大绑的人推上城头,声令下,刀落头断。

  勒庞看便知道是己方潜伏在怀安的细作,天龙军团的情报正是有这些人传出来的。这次也正是他们报告说,天龙军团的大部分军队都到天河前线去了,剩下只有千名守军留在怀安。

  “我们快走!”勒庞知道事已不可为,火速向部下发令。

  但为时已晚,城头的鼓声震耳,大开的城门中冲出了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好似道狂飙,直扑过来。而从两旁的黑暗中,董国和王猛各率部人马杀到。很快的,勒庞和他的三千士兵就陷入重围之中。虽然他们是天河新军中身经百战的精锐士兵,但对上数倍于自己的强大敌人,何况庆计麾下的枪骑兵攻击之盛有如暴风骤雨,优劣之势马上分出。

  骑兵的冲刺搅起漫天的血雨,步兵轻装备的天河新军士兵无不肢飞体裂,宛若狂风催折下的稻草,成片成片的倒下。

  才片刻的功夫,除了少数身手高超的天河新军士兵外,站立于战场的只有天龙军团的将士了。

  当叶天龙率部从城中出来的时候,勒庞的身边只有数十名士兵,其它的天河新军士兵不是成为没有生命的尸体,就是倒在地上呻吟挣扎。整个地方血腥扑鼻。

  “让我送你下地狱吧!”

  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的庆计拍马直冲勒庞,手中的烈焰枪抖动中,接连挑飞了四五个天河新军的士兵。

  勒庞知道已经无法逃脱,将心横,刀凶狠地朝庆计砍去。但他和庆计之间实力的差距让这击变成完全是多余的动作。

  红色的枪影还在眼角舞动,道炽热的炎流袭上勒庞的身体,从他身上那副甲胄的接缝处直灌入到他的骨髓中。

  “该死的神器!”勒庞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具有魔法能量的攻击。

  “太差了,出来偷袭怎么可以不派些好点的呢?”庆计在勒庞的后面带马站住脚,淡淡地说道。不过勒庞已经听不到了。

  站在勒庞身边的几个仅存的士兵看到了惊人的幕,从他们的将军身上突然间冒出了数道火焰,随后整个身躯爆裂成数块飞散,被血肉击中的他们连念头都没有转过来,就觉得好象是被巨锤击中般,口喷鲜血,当即倒下。

  “我们到岸边去接待我们的客人吧!”叶天龙好象已经知道就是这样的结果,发出这样的招呼之后,连停也不停下,就率部呼啸而去。庆计他们也很快整队跟了上去。

  到达天河岸边时,范铜早已在此等候,他见到叶天龙便说道:“老大,快下令吧!”

  看了下摩拳擦掌的范铜和他的部下,叶天龙点点头,再将视线投向河岸边,那里天河新军的士兵正在和左岛近的部队打得难解难分,虽然左岛近的部队在人数上占有优势,但天河新军的战舰强大的武力成为他们有力的支持。

  “准备好了吗?”叶天龙转头望向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周明周亮两兄弟。

  “好了!”周明点头道。他和周亮以及身后的些人全部穿着黑绸的水靠,带的全是水战的家伙。

  在加入天河新军之前,周明和周亮都曾是青州带水陆通吃的私枭,进行各种走私活动,有时啸聚起来也做些没有本钱的买卖,所以他们兄弟和班手下亲信都是水中的好手。

  “好了,通知左岛近,不要再逗他们玩了!”

  叶天龙的命令很快传到左岛近那里,他顿时精神大振。为了拖住敌人,他直不敢放手攻击,只是将自己的部队分成三批,轮番向敌人冲击,给天河新军保持定的压力。

  而战舰上的张文西则是在等待偷袭怀安的勒庞能够传来好消息,既然没有被马上落败的迹象,也就直不肯撤退。就这样,双方是各怀鬼胎,在那里真真假假的进行场激烈的战斗。

  但现在左岛近这放手攻击,顿时让张文西感到压力骤然增加。再看到大批天龙军团的士兵从后面杀过来,便知道这次偷袭的计划定失败了,当即下令收队。叶天龙居中,他的左边是庆计,右边是范铜,带领大部队从左岛近阵容的侧后方急速向天河新军扑上来,将收缩阵容正要撤退的他们直赶下河岸。

  “大人,我们起锚吧!”身边的参谋向张文西进言道,看到叶天龙他们如此猛烈的势头,如果还是在河岸边接应自己的队伍,有可能连战舰也会被殃及的。张文西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没有想到时的犹豫,叶天龙的部队已经逼近到这么接近的距离,现在已经不可能让岸边的步兵重新登上战舰了。

  在命令战舰向岸上猛烈攻击的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张文西也只有命令自己的战舰离开河岸,在距离河岸段距离后蓦然发现从自己的上游冲出了数十艘快船。这些快船本来是掩藏在河旁的岔湾里,这种小河湾又窄又浅,天河新军的战舰是根本无法开进去的,所以,也不知道天龙军团什么时候埋伏起来的。

  “不自量力!”张文西冷笑声,下令战舰迎上前去,别说是战舰拥有的远程犀利的武器,就是撞,也可以将这些快船撞散掉。

  快船有如劲弩,从江湾的林影中破水疾射而出,长长地,尖尖地,共有十二名划手,全是穿着水靠的大汉,用红丹黑油勾脸,腰挂短刀,手执三股钢鱼叉。“不对,是周家兄弟的水鬼队!”

  张文西身边的谋士突然叫起来,张文西顿时心中惊,知道周家兄弟的水鬼队在水中的难耐,当初天河新军水师的基础就是他们打下的,只是后来周家兄弟受到排挤,带着他们的手下离开水师,转战青州各地了。

  “他们终于出现了,下网!不要让他们靠近!”

  张文西连声下令,为防止敌人破坏船只的钢网从战舰的周围被张开,同时战舰上不停地朝快船发射劲弩大石。

  大笑声中,周家兄弟和他们的水鬼队跳入河中,没有人驾驶的快船径直朝战舰冲来。

  “火攻!”

  张文西脸色大变,下令战舰边尽量击沉快船,边注意躲开敌人的快船,但河面上的快船越来越多,几乎将整个天河布满,而他们又无法往下游驶去,因为不远处的个转弯狭窄处,天龙军团沉了数只船,又用铁链拦起来,将河道完全封锁了。

  这时候,叶天龙已经将河岸上的天河新军士兵肃清了,他让士兵沿岸布防,自己则带着班人马站在河边的高处,倩公主赫然站在他的身边。

  “交给你了!”叶天龙望着倩公主。

  “放心吧!”倩公主早已跃跃欲试,在她的身后是叶天龙这段时间招募的数十位魔法师。因为军部将大量的魔法师都调到了武安的前线,使得现在各个军团的魔法师数目都不足,更何况是叶天龙这样支自己组建的军团,所以叶天龙也只有自己掏钱招人,可惜有水准的魔法师基本上都会被各国军队和权贵收罗,能够招募到这些人,叶天龙还要感谢晨月的帮助。

  能够和倩公主这样的大策法师起战斗,对于这些魔法师来说,也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他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对他们提高自己的魔法技艺有很大的帮助。倩公主的手势起,所有的魔法师都集中精神开始咏唱起来。因为要攻击的范围很大,所以他们用的是“炎爆裂”。

  橘红色的光芒映红了半边天,凝集起来的炎球将天河上方的空气都烧热起来。

  “魔法师?!”

  张文西的瞳孔有些缩小,虽然他们的战舰上也有配备魔法师,但只是治疗救护用的,像对方这样使用攻击性强大的魔法,就是张烈的身边也没有几个。

  显然如果冲到快船的阵中,很快就会被火海淹没,而进退两难的他们面对可以远程攻击的魔法师,根本没有点的胜算。为今之计,只有拼死冲向魔法师,用战舰上本身远程的攻击逼迫他们不用自如的使用魔法攻击,这样才可能有条生路杀出。

  此刻爆裂的火球已经将河上的大小船只全部引燃,冲天的火光下,天河新军的战舰发狂般的朝倩公主她们所站的地方冲来。

  如雨的劲弩利矢,飞蝗般的飞石,迫使倩公主她们只有张开防御的结界。战舰轰然撞上了河岸,数十道人影从火光中飞身跃起,更多的是天河新军士兵则是跳下天河,朝岸上冲来。

  见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马上让倩公主她们退下来,他自己带着手下迎了上去。河中此刻已经混乱不堪,周家兄弟和他们的水鬼队在水中有如蛟龙,无情地追杀着惊慌失措的天河新军士兵。很多的天河新军士兵曾经见识过这些人的实力,知道在水中作战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干脆就举手投降了。

  跃上岸的张文西他们马上陷入天龙军团的重围之中,左冲右突,在斩杀了数十名对手之后,他骇然发现身边的亲卫已经剩下不到十个人了。

  这时候,围住他们的士兵突然往后退了开来,叶天龙和庆计等人出现在张文西的眼前。

  “弃剑投降吧!”叶天龙神态轻松地说道。

  张文西呆立了下,蓦然大笑起来,让叶天龙他们都为之愣。

  “你上当啦,现在你们的中军大营可能已经失守了!”说罢,张文西重新扬剑冲了上来。

  叶天龙的脸色大变,为了今晚的行动,他的确调动了围攻天河城的部队,现在的中军大营中只有女子营和数千名士兵。他以前摆了张烈道,没有想到的是,张烈居然用同样的办法回敬了自己。

  庆计和范铜同时出手,很快将张文西击毙了,而叶天龙则火速整顿好军队,朝自己的中军大营疾驰。

  到达中军大营的时候,果然是战况激烈,但值得庆幸的是大营并没有乱,看到自己阵中不住舞动的飞凤旗,叶天龙顿时松了口气。

  就在叶天龙他们在怀安激战的时候,大批的天河新军士兵突然如潮水般冲杀过来,举突破了天龙军团的前锋营,直杀到中军大营前面。

  留守大营的计无咎火速组织部队进行反击,但因为叶天龙带走了大批的将士,现在的大营中显得人手不足,正在军心摇动之际,于凤舞突然现身于将士之前。身戎装的她,带着手下的精锐亲卫向扑上来的天河新军发动突击。

  大发神威的于凤舞连斩杀了数十名天河新军的悍将,才将天河新军的攻势暂时压了下去,稳定了本方的军心。

  随后退入大营的于凤舞有条不紊地指挥手下的将士布下严密的防御,并让龙灵儿和她的近卫团充当突击队,在敌人阵势的软弱之处发动次次猛烈的反击。看到于凤舞这样高明的指挥,计无咎和维尼也只有暗自敬佩的份,他们自认智谋过人,但在这样混乱的局势下,还能够冷静到不犯丝毫的错误,从敌人的攻击中看出弱点,组织起有力的反击,并让将士乐意为其效命,这个女人真有种难以想象的实力。

  当左岛近带着部队也从左锋营赶来支持,更是稳定了大营。双方进入相持状态,不过天河新军还是占有定的优势,原因在于他们的魔法师队伍给了天龙军团士兵很大的打击。

  可以说,张烈连最后的老底都拿出来了,他把身边所有的魔法师都派出去了。不过他能够组成支百人的魔法师队伍,倒是让于凤舞感到意外。

  夹杂在天河新军弓箭手队伍中的魔法师给了前面步兵强大的支持,使得天河新军的阵线节节推进,要不是王广的弓箭部队给敌人持续不断的压力,加上龙灵儿和近卫团的威胁反击,天河新军可能已经突破大营的防守了。

  看到叶天龙带队赶到,大营中的士兵士气大涨,庆计和范铜各自率部从两边反卷过来,天龙军团开始大举反攻。

  见到这样的情况,张烈马上便知道张文西那边的行动已经完全失败了,今次的反击大计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如果没有于凤舞的出现,也许可以攻占叶天龙的大营,给叶天龙个沉重的打击,可惜功败垂成,虽然这边的攻击占得些好处,但张文西那边的失败已经抵消掉了。可惜这个时候,张烈还不知道,张文西所率的战舰已经全军覆没。

  撤退的命令下来之后,天河新军开始退出战场,但因为双方的战线交错纠缠,战斗在很多地方是胶着的,他们的撤离,并不能立刻摆脱天龙军团,相反的,天龙军团紧紧咬住他们。

  “这里交给我!”张秀雅见状,便向张烈请缨,要求率部留下来断后。

  张烈看了眼依然陷入激战中的队伍,也只有接受他妹妹的提议,他带着大部队撤回天河城,张秀雅率领剩下来的五千名天河新军出任后卫。

  而天龙军团这边,因为叶天龙的部队到来,于凤舞发出了反攻的命令,部队全线压上,她自己更是带着龙灵儿和近卫团直扑张秀雅所在的地方。在方才的攻防战斗中,于凤舞已经判断出天河新军的主将定在这个地方,现在敌人的阵势已经变得薄弱起来,擒贼先擒王,所以她要亲自出马,尽快结束战斗。

  正在努力聚拢部队的张秀雅突然间听到前面发出极大的喧哗,接着天河新军的士兵好象是被阵狂风吹过,分崩离析,波开浪裂。站在她旁边的亲军不由得发生轻微的马蚤动。

  于凤舞有如天神般,挺枪跃马,锋芒所向,莫可抵御。在她的身旁,是龙族的美少女,虽然龙灵儿不用刀剑,但她那双纤纤玉手却是比世界上任何的武器都要可怕。紧紧跟随她们的近卫团战士个个如狼似虎,有如群猛虎杀入羊群,将天河新军杀得四散。

  被美女战神的威名所震,张秀雅看到于凤舞如此的气势,再无出手的勇气,立时转身率部撤退。但不料在她收拢部队的时候,叶天龙和庆计已经率领士兵全速杀到,将断后的天河新军分割包围。

  连击杀了五名天龙军团的骑兵,张秀雅冲出了包围圈,但她来不及喘口气,庆计已经从边杀过来。

  “女人?!”庆计的枪在空中顿了下,出手缓了下来。但从张秀雅的身边冲出两骑亲军,朝庆计杀去。

  “我的枪下不杀美丽的女人,速速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