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报告之后,也呆立了半天,直到维尼匆匆忙忙跑来。“叶天龙这是要干什么?”伊思看到维尼,连忙问道。

  维尼苦笑了下,有些沉重地说道:“他们这招真的十分毒辣啊!”

  阳建刚想问个明白,个士兵进来报告,法斯特军派了个使者在城下叫门。“让他进来!”伊思沉声令道。士兵转身下去之后,他便向维尼道:“你说叶天龙这个时候派人来干什么?”

  “自然是劝降。”维尼轻轻地回道,心中升起了十分不安的感觉。这感觉直到他看到计无咎进来,顿时化为滔天的巨浪,将他的心击沉。

  “师兄,怎么是你?!”

  维尼的惊呼声让伊思和阳建神情震,而计无咎却是淡淡笑,和声说道:“师弟啊,别来无恙?”

  维尼的神情有些尴尬,含含糊糊地应了声,便反问道:“师兄这次前来,不知有何见教?”

  “我来,是想和伊思殿下谈谈合作的事情。”计无咎望着伊思,缓缓地说道。“合作?”伊思有些不解地说道,“我们之间怎么合作?”

  “你们打开城门,不再做无谓的抵抗,我们则保证你们的安全。”计无咎淡淡地说道。

  “这不就是要我们投降吗?”阳建忍不住怒声说道。

  “这个可是你们说的,你们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计无咎神态自若地回道:“反正现在你们自己知道是无法守住天原的,与其让黎民百姓陷入水火之中,不如我们双方合作,大家皆大欢喜。”

  “好大的口气!”伊思也有些动怒道:“你们自认能够攻下天原城吗?”“易如反掌。”计无咎毫不犹豫地回道。

  “既然如此,那叶天龙为什么还要派你来作说客?”阳建冷冷地说道。

  “那是因为我家的大人不想看到骨肉相残的场面。”计无咎神情严肃,语气沉重地说道:“而且绾贞夫人对我家大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家大人绝不希望看到她伤心。”

  “哼,花言巧语!”伊思眼中的愧疚闪而过,大声地说道:“你们根本无法攻下天原城,所以才用这等手段!”

  计无咎哈哈大笑,让伊思和阳建有些不知所措,而维尼却在心中暗暗叹息,因为维尼知道自己这个师兄的厉害,以前从师学艺之际,众人因计无咎的出身卑微而看不起他,但见识过他的手段之后,再无人敢轻看这个脸色直发青的男人。计无咎笑罢,摇头对伊思道:“伊思殿下,你不要意气用事。城下的那些百姓你看到了吗?”伊思愣了下,点点头。

  “如果我们驱赶他们攻城的话,你们要如何是好?”计无咎淡淡地说道,“别忘记了,安阳战后,你的部下大部分都成为我们的俘虏,如果是他们作为先驱攻城的话,那情况又将如何呢?”

  两记闷雷当下将伊思和阳建打得呆如木鸡,半晌说不出话来。是啊,现在城中的将士很多亲人就在外面的百姓当中,而且安阳战中被俘的将士更是和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难道真的忍心下令向这些人攻击吗?

  伊思更是想到,如果这样做了,天河人怎么看自己,天河故国的民众还会再信任自己吗?还会为自己卖命吗?

  “难道你们就不怕被人骂吗?”维尼大声说道,“别忘记了,驱使百姓攻城送死的是你们啊!”

  “哦,伊思殿下真的可以不顾自己的百姓吗?”计无咎不理会维尼的话,只是将眼睛盯住伊思,“再说,绾贞夫人也是天河的后人,天河落入她的手中,和落入伊思殿下的手中不是样的吗?而且真正说起来,我家东督大人也算是半个天河人。”

  维尼虽然心中焦急,却也无法,因为他知道伊思的为人,而且计无咎这个台阶给得又是如此的贴切,不管是伊思还是阳建,在这种大势已去的关头,都难以拒绝的。

  果然不出所料,伊思沉默了半天,黯然地挥手说道:“也只好这样了。”此话出,站在伊思身边的阳建他的心中突然感到阵轻松。

  “殿下!”维尼还想最后努力下,但伊思疲惫地摆摆手,轻轻地说道:“不要再说了,我不能保护好天河的百姓,难道还要带给他们更多的血光之灾吗?”维尼无语,他知道伊思所依仗的就是天河的百姓,而如果说这次真的开战,首当其冲的定是城下那些百姓,而百姓的死伤就会引起天河新军的摇动,更重要的是使得民众失去对伊思的支持。叶天龙这招委实毒辣,而且他已经把伊思看穿了,将他逼到要维护天河家的名誉,还是做为个冷血的王者这样两难的地步。

  "157"

  伊思按剑站在长街上,心中感慨万端。也许真的是天命使然,即便自己再努力,光复天河国的梦想却依然没有实现,虽然张烈举兵,号称是重建天河,但真正的目的却只不过是利用天河的牌子,自己这个伊思王还不是个用来吸引天河故人的摆设吗?

  想到这里,伊思忍不住苦笑了下,自己的手下有多少人是真心为光复天河而努力的呢?他回头望了眼神情复杂的阳建,又看了看阳建身边那群跟随自己多年的强蛮斗士,最后视线落到了神色黯然的维尼身上。

  维尼忍不住出声说道:“殿下,我们还可以重新再来的,走吧!”

  伊思摇摇头,毅然转头,直视街道的那头,天龙军团的将士正沿着预定的路线进驻天原。他没有回头看,但却知道在自己的身后那座小楼中,有个女人正在用深情的眼光看着自己。

  “君死,妾身将不独活!”

  刻骨铭心的誓言尤在耳边回响,自己最对不起的也许就是这个女人吧,为了自己的缘故,她放弃了族之长的地位,甘愿为自己受苦楚。

  “真应该要好好待她!我定要好好对她!”

  心中下了这样的决定后,伊思猛的抬头,仰天发出阵长啸声,似乎是将心中所有的杂念赶出去。这时,天龙军团的将士已经快要到他的跟前了,见到个男人站在长街的当中,不由得感到十分意外。

  “我是天河的伊思,让叶天龙来见我!”伊思厉声喝道。

  这路军队的将领是董国,他见状立刻示意部队停止前进,同时派人火速禀报叶天龙。因为他是参加军事会议的七将之,知道伊思和叶天龙之间的关系。叶天龙很快出现在伊思的视野中,跟在他的后面还有两部密闭的战车悄无声息地驶了过来。

  “拔剑吧!让我看看你配不配做这块土地的主人!”

  见到叶天龙排众大步向自己走来,伊思把抽出自己的长剑,反手将剑鞘丢掉,冲着叶天龙大声说道。

  叶天龙盯着伊思看了半天,突然点点头,喝道:“这样也好,那就公平的决胜负吧!”

  伊思不再说话,冷冷笑,剑动风雷发,天河家的绝剑势如雷霆,身剑俱进奋勇抢攻。叶天龙知道天河家传国的绝剑最大的特点就是剑势连绵,旦给他上手的话,那剑势就如长江大河,不是十招八招就可以结束的,心神电闪,叶天龙口中大喝声,提起烈火剑劈头砍下,他居然剑使刀招,倒让所有人为之愣。

  热流涌溢,劲气排空,赤焰飞腾,神器烈火果然是威势惊人。

  伊思的身形顿,移步抢空门,剑走轻灵,反击对方的左侧翼,冷叱声,吐出眩目的剑虹。他手中的宝剑也是天河家的传国之器,剑名“水云”,虽然也不是凡品,但比起神器烈火来,还是差了些的等级,他自然舍不得硬拚,免得宝剑受损。

  叶天龙招便将先手夺了回来,迫使伊思中途变招,这手让阳建和维尼他们看得神色大变,暗自心惊。

  此时场中的两个人已经激烈的战在起,各展所学全力以赴,剑光暴射,风雷隐隐,各以快攻抢制机先,好场罕见的激烈龙争虎斗。但伊思手中的水云剑在先天上就不如叶天龙手中的神器烈火,他只有极力避免和叶天龙硬拼硬架,自然渐渐落入下风。

  眨眼之间,十数招已过,从漫天的剑光中传出叶天龙声沉叱,有如晴天霹雳,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眩目的红色光华暴涨激射,原来满天闪烁的电光白芒纷纷隐没。

  “铮”声狂震,火星飞溅,罡风飒飒,劲气狂卷,剑气彻骨生寒,夹杂着灼热的厉芒,即便是在斗场以外的人都可以感觉到那可怕的威力。

  伊思的身影陡然显现,但已经远在二丈外,手中剑寒气森森,身躯似被层怪异的绿光所笼罩,而他手中的水云剑上却爆出了白茫茫的劲气。

  而叶天龙却是在原地仗剑屹立,手中烈火剑发出隐隐龙吟,飞腾的烈焰似乎要脱剑而出。两个人终于还是硬生生地拚了记,但后果是伊思连人带剑被震飘。这剑立判高下,显然叶天龙在功力上要胜出筹。如果伊思不是仗着奇妙的身法和叶天龙游斗的话,早就落败了。

  叶天龙剑震飘了伊思,仗剑屹立有如天神当关,双虎目在明亮的日光下,反射出慑人心魄的闪烁不定的奇光。

  “放弃吧!”叶天龙字吐,每字皆有震撼脑门的威力,“你还有什么绝技尽量施展吧,我让你心服口服!”

  这时的叶天龙,所流露的傲视苍天的豪情气概,真有代霸主那种慑人威猛的形象,胆气不够的人,会在他强烈的慑人气势下崩溃,说不定连剑也递不出去。身后众多的天龙军团将士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声,其中有不少还是中军女子营的女兵发出的尖叫声,为他们的主帅此刻的神勇所深深折服。

  再看阳建和维尼等人却是面如土色,知道不管是气势还是武技,伊思完全落入下风了,遇到有叶天龙这样的对手,对于伊思来说真是件不幸的事情。

  叶天龙的烈火剑向前挥,风雷声隐隐,似乎他那把剑,可以发出无比神奇的力量,所指处必定风云变色。

  “上来吧,我等你!要不然,就弃剑认输!”

  伊思脸上的神色数变,忽青忽白,倏然扬剑上引,他的脸色也在这瞬间变成片雪白,显然他要使出最后的绝招了。

  果然不错,三道炫目电光骤然破空而至,似乎在这刻,他手中的水云剑已经化身为三道惊涛骇浪,裂岸狂飙,以种去不复返的气势破空直扑叶天龙。叶天龙的烈火剑陡然激射出漫天光波,好似片火云迎上狂涛,红云漫天中传出三声怪异的音爆,在红云中乍现的三道炫目电光,在冲到烈火剑前的光波分裂成四散的繁星,并传出龙吟虎啸似的殷殷震鸣。

  声长啸,叶天龙人剑乍合,光影飞射,风雷骤发射向伊思。二丈的距离,闪便至。

  伊思的身形晃即没,另道流光却起自他侧前方那尚未消散的白色光波中,带着散放绿芒的光尾,疾射叶天龙的背后要害。

  “分身斩击!”

  这种糅合了大陆东部神秘道法术的绝技确实有着神鬼莫测的威力,但它相对的,对使用者的要求也非常高,必须要将自己的元神附于其中,这样来,当被攻击的时候,使用者受到的伤害将会成倍增加。

  击落空,叶天龙马上个大旋身剑发绝招,光华闪烁的剑尖吐出了道经天的赤焰,奇准地与流光接触。

  声霹雳震耳,爆炸的火星耀目生花。

  伊思的身影出现在街心处,双足稍微沾地面,便猛的朝后翻倒,显然劲气的余劲依然强大的让他难以抵抗。

  踉跄退了五六步,水云剑上的光华转暗,伊思马步虚浮,勉强站立,但口角溢血,脸色发白,显然是精力将竭,内腑受伤不轻。

  叶天龙只是退了步,便站稳脚跟,仗剑傲然望着伊思。这时候,阳建和维尼两人从激斗中清醒过来,急忙跃身挡在伊思的身前,生怕叶天龙乘势追击,将伊思斩于剑下。但他们的动作是多余的,叶天龙并没有再出剑。

  “罢了,罢了!”似乎是还没有从激斗中恢复过来的伊思呆如木鸡,站立半晌之后慨然发出声长叹,“我们走吧!”

  在阳建和维尼的断后下,伊思行人慢慢走过长街,蓦然从街角处跃出个娇小的身影,她奔到伊思的身边,和他携手渐渐消失在叶天龙的视线中。天龙军团的将士没有叶天龙的命令,也只有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

  看着伊思行人走远,叶天龙的心中如释重负,他对这样的结局非常满意,而且方才在和伊思的交手中,他发觉到自己已经可以自如地施展绝技,而不会再有控制不住或者后力难济的感觉,这样的发现实在是让他欣喜若狂。这些时间和两个少女的练习已经发挥作用了,这种欲取欲求的感觉真好!

  在叶天龙他们忙于接管天原城之时,伊思的军师维尼突然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并带来了封伊思的书信要叶天龙转交给绾贞。

  “伊思殿下让在下转告大人,从今以后,他不会再出现在大人的面前了,请大人好好照顾他的妹妹。”

  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的维尼将伊思的书信交到叶天龙的手中之后,正要告辞之际,却被叶天龙叫住了脚步。

  叶天龙双目炯炯地望着维尼,“听计无咎说你为人足智多谋,所以想请你留下来帮助我,怎么样?”

  维尼苦笑声,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大人实在太过抬举了,还是让小人随伊思殿下同消失吧。”

  “这样不是可惜了你心中的雄心壮志吗?”叶天龙不动声色地说道:“伊思让你给我送信,就是不想浪费了你的才华。要展现你的才能,也要有可以让你展现的机会和地方,而我就可以给提供这样的机会!”

  “师弟,你好好想清楚。”计无咎在边突然发言道:“像你这样的人才,我可不想让别人用你来对付我们,这样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

  计无咎沉沉的话语,让维尼僵立了半天,蓦然俯身向叶天龙拜下。“大人不怕小人心怀二意吗?”

  听到维尼这样的话,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笑罢,他紧紧盯住维尼,道:“我可以用你,也可以杀你。而且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应该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选择。”至此,维尼再无它言,接受了叶天龙授予的参谋职。

  完全控制了天原城的天龙军团经过清点,发现有大批的战舰不见了。原来是张烈的妹妹张秀雅带着她的亲兵护军在天龙军团进驻天原城之前,抢先步从北门登上战船朝天河城驶去。当时城中因伊思做出的开城决定而显得有些混乱,天龙军团的将士又没有弄清楚状况,使得张秀雅她们毫无困难地带走了天河新军中大部分的战舰。

  这个消息,让计无咎不禁暗自叹息,要重新组建水师,绝非朝夕的事情。看完伊思留下的书信,叶天龙望了眼绾贞,只见她的双眼微红,便轻轻叹了口气,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耳边柔声道:“如果不想做的话,就让我来处理吧!”

  “不!”绾贞声音温柔却是十分坚定,“我想去见见他们!”

  叶天龙无言地将绾贞搂紧,感到她的娇躯是这么的柔弱,他的心中不由涌起万分的怜惜之情,让绾贞去安抚那些天河故国的旧老遗臣,真是太为难她了。因为伊思在临走的时候,向跟随他的天河旧老说明了绾贞的身份,并告诉他们他不想再让天河的人民遭受刀兵之苦,要把天河交给绾贞。而这些天河的宿老们就提出想见见故国的公主殿下,不管怎么说,如果绾贞真的是故国的公主,那么天河国也算是重新回到了故主的手中。

  在叶天龙的陪同下,绾贞带着天河国的传国之宝——雪玉牌会见了原来天河国的班宿老旧臣。当看到昔日的传国之宝,这些老人不禁老泪纵横,个个跪倒,向绾贞口称公主殿下,场面显得有些悲壮,有些凄凉,让绾贞也为之感动莫名。而此时,城外的百姓却是片欢呼声,因为叶天龙下令给每个在场的百姓发五个金币作为惊扰补偿费。原本以为自己是大祸临头了,不料却有这等美事,这些百姓顿觉得吃这半夜的苦头还是值得的。

  看着百姓兴高采烈地排成长长的队伍从天龙军团的士兵手中接过金币,城外不远处座山岗上,个手中提着袋酒囊,从外表很难看出年纪的男人微微叹了口气,口中喃喃地说道:“生死之间,快乐愁苦居然就这么容易啊,看来作个什幺也不知道的普通人也许是种幸福。”

  心智过人的他眼就看出了天龙军团将这些百姓驱赶到天原城下的目的,对于想出这样毒辣计谋的人,他真的是感到有些可怕和厌恶,但冷静的理智也使得他不得不承认这是条非常好的计谋,只有经过反复衡量对手的谋士才可能让这计谋真正发挥作用。

  “看来我还真是个矛盾的人啊!”男人摇摇头,举起手中的酒囊,拔掉上面木塞,下子喝了好大几口,才满意地喘了口气,放下酒囊,用手背擦拭去嘴角的酒渍,抬头望了眼正在天原城上空飘扬的天龙旗。

  “叶天龙,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个人呢?”话音还在空中飘动,他的人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大地上。

  绾贞十分得体地安慰了原天河国的班旧老,勉励他们为天河人多多谋福,使得天河地区的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这让叶天龙不禁感到十分意外。为了配合绾贞的话,叶天龙也对这些老人进行了番赏赐。

  送走这班天河的老人之后,叶天龙摇摇头,心中暗道:“怪不得天河国会被消灭掉,国中根本就是没有几个可以称道的人才。这些老家伙除了表表愚忠外,还有什么作用呢?”

  正在思忖之际,耳畔传来了绾贞充满感激的温柔话语:“大人,谢谢您!”收回心情的叶天龙望进绾贞那双珠泪盈盈的明眸,柔声说道:“小傻瓜,你是和体我的妻子啊,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怎么还和我客气呢?”

  绾贞忍不住扑进叶天龙的怀中,眼中的珠泪无声地滑落,但心中却是充满了温暖的爱意。

  “好了!不要再感动啦,这样下去我的衣服可就要泡汤啦。”

  感到绾贞的心情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