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下令全军拔营,放弃松安镇,带上所有的物资口气撤退到他们的大本营天河城,而将青州其它的地方和所有的事务全部丢给了刚刚从安阳惨败而归的伊思他们。

  面对这样的现实,伊思和阳建也只有努力收拢残兵败将,重整旗鼓,但在叶天龙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压力下,他们知道自己是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最后在维尼的建议下,伊思他们带着收拢来残余部队也往天河地区撤退,直退到天河故旧势力最强大的地方,位于天河中段的座水城╠天原城。

  随着天河新军的战略转移,青州的许多地方出现了短暂的权力真空,但当地的权力人士马上接手,并同时向叶天龙派出使者,向他表示自己的效忠之意。对于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他真的是没有想到。仅仅是些宣传居然会产生这样显着的效果,仅仅是几天的工夫,就传遍了青州各地,导致青州整个局势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连几天来,叶天龙都忙着分派出不少的人手,前往青州各地,安抚民众,重建当地的政府。当然,大部分的工作是由于凤舞和晨月两人进行策划,然后交由他的参军计无咎负责落实,只是派出去治理各城镇的官员都是要叶天龙亲自出马将象征权力的官印郑重地交到他们的手中,同时对他们勉励番。

  与此同时,庆计和左岛近等天龙军团的高级将领则忙着操练兵马,将这段时间急速扩张的天龙军团各部将士形成真正的体,计无咎前几天的工作已经为此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所以他们实施起来也相当方便。

  不过是数天的时间,青州的大部分土地都插上天龙军团的军旗。从这刻起,叶天龙才真正有种感觉,自己就要成为青州的主人了。

  这点,当他进驻到青州的州治所在青州城之后,这种感觉便越发的强烈。青州城主安托特尼直看到庆计的枪骑兵到达青州城下,才大大松了口气。这些日子以来,他为了守住这座孤城,也算是费尽了心机,幸亏青州城拥有又高又厚的城墙,又有极其严密的防御体系,使得天河新军好几次猛烈的攻势都无法撼动其根本,反而损失了不少的将士,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攻占青州城的想法,改而采用围困的办法。

  经过数场恶战,目下青州城中只剩下了不到五千名的士兵,所以,在天河新军攻城的时候,青州城的民众组成了义兵协助守城,即使是放弃攻城的天河新军主力开始席卷青州整个地区之后,安托特尼也不敢派兵出城攻击天河新军,而心意组织防守。

  画角长鸣中,叶天龙和他的美女中军到达青州城,安托特尼组织了青州城的大批民众夹道欢迎,而且他自己是率领着青州的大小官员出城相迎,整个场面十分隆重热烈。

  见到叶天龙,安托特尼马上疾步上前行了个大礼,这倒让叶天龙感到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他的爵位并没有安托特尼高,而且安托特尼的城主地位也不比他这个东督低多少,安托特尼根本不用这么大的礼来拜见自己。

  不过旋即他便想到安托特尼这样做的目的,因为青州的叛乱之所以发生,很大的原因便在于这个城主,安托特尼对于自己的位子自然有些惴惴不安,加上被围困了这么久之后,天龙军团的到来总算解救了青州城,也免去了安托特尼他们落入天河新军的手中之后的杀身之难。

  “青州城的百姓等救兵真是望眼欲穿啊!幸亏叶大人用兵如神,所到之处叛逆之贼立时望风披靡,实乃国家的支柱栋梁!”

  听着安托特尼口中连串的溢美之词,叶天龙虽然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拍自己的马屁,可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也是暗爽不已,但他的口中也是连连谦声。

  “安托特尼大人为了青州城的安危呕心沥血,以当十,力保青州城不失,让人实在敬佩不已”

  听到叶天龙这样的话,安托特尼高兴地笑起来,他心中的块石头落地了。仪式之后,叶天龙和安托特尼骑马,在天龙军团那全部由女兵组成的中军骑兵列队开道下,并肩进入青州城。

  列队于道旁的青州百姓则是手持香花,舞动彩绸,其中有不少的百姓更是扶老携幼,对叶天龙这个传闻中的出世神龙指指点点,兴奋莫名。

  在青州的城主府,安托特尼为叶天龙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宾主各自落座之后,由安托特尼致简短的祝词,而百张筵席上的菜肴更令叶天龙感到大开眼界,单单是驼峰味,就已经是好几种。

  “真是想不到啊,安托特尼大人!”

  叶天龙对安托特尼说道:“青州城被围困了这么久,居然还可以有这等的美味佳肴!”

  安托特尼连忙含笑答道:“叶天龙大人有所不知,这些是大家为了报答大人对青州城百姓的再生之恩,颇费了番周折才凑起来的。”

  叶天龙听罢,不禁笑道:“既然是这样,那我是更不该吃了,怎么可以让诸位大人如此破费呢?”

  安托特尼的副手,青州城的督军勒尔金忙道:“这只是大家略表寸心,大人对青州百姓的爱护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也是应该的。”这时其它的官员也纷纷出言,表示这点东西根本无法表达他们对东督大人的敬仰之情。

  奉承的言语听得叶天龙是哈哈大笑,他举起筷子道:“如此说来,那我是却之不恭了!”

  青州城的众官全部松了口气,有些人在心中暗暗说道:“起先看到你那种严肃的模样,还以为你真的是清正廉洁,原来还是个黑白通吃的主。”

  三巡酒罢,青州城的大小官员排着队伍来给叶天龙敬酒,每个人都十分恭敬地向叶天龙通报他们的名字和官位,显然他们全部知道了安德列三世已经将青州的土地封给了叶天龙,以后他们中间很多人的命运可能将由这位东督大人来掌握。但叶天龙很快发现在青州的众官员中有三个官员并没有来向自己敬酒,而且从酒席开始就都是副冷漠的表情地坐在那里,甚至有个官员还在酒席中途便站起来冷哼了声,不告而别。

  显然看到了叶天龙脸上的异常,安托特尼凑过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他是青州城西门的副指挥严坤,这个人向来都是这样的,但因为他在青州城中颇有名望,又有些才能,在此次守城战中也立了不少功劳,所以,还请大人海涵。”叶天龙哼了声,对安托特尼说道:“恃才傲物!”

  安托特尼连忙点头道:“对,大人说得正是!如果不是因为可惜他的才能,青州城中哪里有他的地位!”

  勒尔金也道:“安托特尼大人对有才之士总是十分爱惜的,真是爱才如命!”“应该说是爱财如命吧!”叶天龙在心中忍不住暗笑,但他还是有口无心地随便应了声。

  直到傍晚时分,为叶天龙洗尘的活动才算是结束,告辞的时候,安托特尼让手下数人将只箱子抬到叶天龙的跟前,含笑道:“东督大人远道而来,救青州的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实在无以为敬。这箱中之物,实乃我的点心意。”“怎么可以让大人破费呢?如此万万不可!”叶天龙朝安托特尼连连摆手。安托特尼正色道:“这就是东督大人看不起了!”

  叶天龙微微笑,道:“既然如此,那真是受之有愧,却之不恭了!”

  见到叶天龙让手下的将士将安托特尼送的箱子接过来,青州的那些官员顿时相视而笑。这位东督大人如此好说话,自然大家的心全部重新放到肚子里面去了,只有那两个在席上面无表情的官员此时神情黯然地看了眼,悄悄地离开众人。回到临时设立的帅府,于凤舞娇靥含春地迎上来,在叶天龙的耳边轻声说道:“青州的城主安托特尼派人送了份大礼给你。”

  叶天龙微微愣,有些不解地说道:“刚刚不是已经送了我个箱子吗,怎么又有什么礼物?”

  旁的晨月浅笑道:“刚刚安托特尼给你的是什么啊?”

  叶天龙转头吩咐手下将士把安托特尼的那个箱子抬进来。看到这个箱子,倩公主便急不可待地上前揭开了这只长长的大箱子,顿时阵柔和的珠光宝气闪现出来。

  “乖乖,真够漂亮的!”叶天龙张大嘴巴,瞪大了眼睛。于凤舞和倩公主龙灵儿她们的脸上流露出丝惊讶的神情,就连见多识广的晨月也微微动容。这个箱子里面放的是八座约有三分之人高的白玉美人,先不说这些罕世难见的白玉的惊人价值,单单就是这八个白玉美人的造型工艺,也是登峰造极,这八个白玉美人神态各异,表情不同,栩栩如生。

  “好美啊!”倩公主忍不住伸出手,细细地摩挲着白玉美人那温润的脸庞。

  “好大的手笔啊!”晨月沉吟了会儿,对叶天龙说道:“这套八座白玉美人真可谓是价值连城,安托特尼居然收集到这样的珍宝,倒是费了不少的心血。”“这个家伙肯把这么贵重的珍宝送给你,我看啊,定是有什么不好的图谋!”龙灵儿皱了皱那美好小巧的鼻子,提议道:“不如把东西退回去吧!”

  “不,不!”叶天龙连忙反对道:“这么好的东西,给那老家伙太浪费了。”说着,他上前抱出座白玉美人,走到于凤舞的身边,将白玉美人放在于凤舞的旁边,忍不住赞叹道:“美人如玉,玉映美人,实在是叹为观止啊!”

  于凤舞横了他千娇百媚的眼,才曼声说道:“你要小心点,他出手这样重的礼物,定有什么事情的。”

  叶天龙呵呵笑,毫不介意地说道:“我是来者不拒,反正不拿白不拿。”此言出,众女全部忍不住笑起来,于凤舞轻推了叶天龙把,柔声说道:“快安托特尼送来的特别礼物吧!”

  到了内堂,叶天龙刚刚坐下来,却见到门内进来了位女子,玉肤莹莹,款款摆摆,那双凤目春色荡漾,流光溢彩,身体肥硕却也颀长丰腴,穿着件袒胸露背的淡黄铯裙裳,裸露出来的玉臂上挂着大红的彩绸。

  “奴婢见过大人!”当这女子俯身下拜的时候,那硕大的双丸兔跳不已,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特别的诱惑。

  叶天龙微微笑,安托特尼居然想用这样的女人来投自己所好,只可惜现在他的眼光已经被身边的众绝色佳丽培养得十分高,哪里会把这个女子放在眼里。不过叶天龙也没有将其退回去,而是让女子留下来放在内府里面,自恃美貌的她起先还觉得有些奇怪,但当她看到了盛装的女神战士之后,下子明白了,这些天神般的金发美女哪里是她可以比的,怪不得叶天龙看不上她。

  因为拯救叶天龙的缘故,女神战士们力量损失极大,辛西雅她们现在的实力下降了很多,目下的女神战士只有她们平时实力的小半左右,但她们已经踏上了圣女神战士之路,只要经过持续不断的修炼,她们非但可以恢复原来的实力,而且还可以达到以前所有女神战士所不能实现的地步。

  而叶天龙知道了这样的情况之后,便痛惜地让辛西雅她们就待在自己的身边安心地修炼,不再让她们随自己出阵,只有等她们的实力达到了原先的水平他才会让她们再做自己的贴身护卫。

  虽然辛西雅她们提出了不少的抗议,但全部被叶天龙口否定,没有办法的女神战士们也只有乖乖地作起了叶天龙的内府女人。而这种身份的转变,也让她们体会到另外种不同的生活,种以前从来没有想到,也不可能体会到的生活。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女神战士首领辛西雅,盛装的她的确有股天神般的气质流露出来,那金黄铯的秀发浓密细柔而卷曲着,面白如世间最上等的白玉,晶莹透明,小巧的鼻子高高翘起,颧骨微高,额头圆圆略略突起,两眼微微陷入,眸子碧蓝如泓秋水。

  “公子!”

  盈盈下拜的辛西雅才说了个开头,叶天龙已经把将其拉起来,怜惜地抱在怀中,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下。

  深深地望进辛西雅的双眸中,叶天龙可以感受到这个女神战士对自己的深深爱意和奉献之情。辛西雅那漫长的经历全部从她的眸子里面反应出来,有蓝天,有草原,有森林,有甜蜜,有温馨,有热烈,而又有纯洁无瑕。叶天龙不禁深深被眼前柔媚的辛西雅迷住了。

  于凤舞她们为了感谢女神战士们为叶天龙的无私付出,而且又想让她们尽可能多的得到叶天龙的元阳之气,好帮助她们突破千百年来的禁忌,所以,这些天来陪伴在叶天龙身边的就是初尝爱情滋味的女神战士们。

  辛西雅从叶天龙的怀中慢慢站起身来,伸出双柔手轻轻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带结,如云的裙衫轻盈地飘落,那优美的曲线,雪白的肌肤,更是让叶天龙为之陶醉,为之迷恋不已。

  丰美的酥胸前,那对玉||乳||是如此的高耸挺拔圆润,阵阵的幽香如兰似麝,让叶天龙不禁想深深地埋首于其中。那条小小的蛮腰又细又柔,如风中的摆柳,而下面的雪臀却又是如此的丰隆突出优美。

  修长的双腿匀称而有力,充满了线条美感,双丰润的藕臂雪白秀美,颀长丰腴的娇躯透出了无穷的魅力。

  叶天龙忍不住拉起了辛西雅放在身前的双手,这双小手,十指长长细细,却更增柔腴,他忍不住低头吻了下。

  “公子”

  “太美了!”叶天龙慨叹声,心中不禁涌起无限的骄傲和满足,能够得到如此多的绝色美女,真不枉此生!

  辛西雅的娇躯略带颤抖的被叶天龙揽进他的怀中,心中燃起了热切的期待,她的娇躯也不禁变得滚烫起来。叶天龙的手细细地抚摸着,那动作生怕是碰破了辛西雅细嫩的肌肤,揉疼了辛西雅娇嫩的肌肤。

  辛西雅忍不住凑上双唇,细柔的巧舌游动在叶天龙的嘴巴里,和叶天龙的舌头紧紧纠缠在起。

  “喜欢吗?”双唇分开后,叶天龙在辛西雅的小耳边低低的问道。

  辛西雅娇喘着微微点头,猛的娇躯震,因为叶天龙的嘴巴已经游走到她的酥胸前,正温柔地含住那丰美的玉||乳||,股难以言语的酥麻从她的酥胸弥漫开来,让辛西雅感到阵近乎晕眩的感觉。

  “太完美了!”叶天龙的心中感动不已,他的双手居然不能将辛西雅那硕大的玉||乳||包住,即便是平躺着,辛西雅的双峰依然高耸坚挺而无丝毫的变形,浑圆的||乳||球滑不留手,焕发着无穷的吸引力。

  感受到叶天龙对自己的傲人双峰近乎疯狂的痴迷,辛西雅的心中也是骄傲不已。她伸手将叶天龙的头揽在自己的双峰之间,那种温柔的感觉让叶天龙时之间不禁好象是回到了儿时在母亲怀抱的那种温暖。

  从那让人迷醉的双峰之间抬起头来,叶天龙缓缓俯身压在辛西雅的娇躯上,丰腴的娇躯让他感觉到自己好象是躺卧在锦被上般,那种柔软润滑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我要来了!”

  温柔的软语中,叶天龙慢慢地,却也是有力地进入了辛西雅的身体。

  “呜!”辛西雅的眉头微微蹙起,鼻子中流出了叶天龙熟悉的呻吟声。虽然不是第次,但女神战士那特殊的构造还是让叶天龙感觉到和第次相差无几的紧窄裹夹。

  在叶天龙将辛西雅她们的情锁解开之后,所有的女神战士全部尝到了以前她们根本不敢想象的情爱那甜美滋味,直到这个时候,辛西雅她们才领悟到为什么创世父神对她们说的话。

  “神主出现,就是你们获得新生之际。”

  对于那俩个背叛的女神战士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强大,现在辛西雅她们已经十分清楚了,显然她们也是用种不为人知的手段解开了身上的情锁,但她们那是用非正途的方法,所以才会让辛娅她们两个邪恶女神战士变得那种滛邪的模样。在叶天龙的轻怜蜜爱之下,女神战士的首领很快陷入情动如潮的境地。

  “公子公子”

  声声娇吟在叶天龙的耳边回响,让他的情火越发的炽热起来。他口含住辛西雅高耸玉峰顶端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大力地厮磨。

  蓦然股甘甜的液体涌入他的口中,益发激起他的兴奋。没有想到这女神||乳||汁经开发,便成为个奇特的快乐之源,随着女神战士的快感提升到定的程度而再现,从而给欢爱中的两个人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绝妙快美。

  起先叶天龙还怕女神战士这样再度的流失蕴含力量的女神之||乳||而导致她们的实力无法恢复,但后来他发现这只是种力量的交换,女神战士她们流失的力量经过自己的身体,会重新流回到她们的体内,而且这样的个交换,对双方都有些细微的改变,些可以改善体质和经脉的变化。

  叶天龙的动作越来越亢奋,带给辛西雅波又波的快美,让她几乎就要昏迷般,她只有经全身的力气紧紧抱住叶天龙,接受他次又次地欢爱。

  婉转逢迎,抵死缠绵,娇吟声声,销魂蚀骨。

  连好几天,叶天龙都是足不出府,和府中的美女在起,而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交给下面的将领去做。

  得到这样的情报,青州城的各级官员可是十分高兴,他们纷纷向他们的城主大人学习,将各色的美女和珍宝送进叶天龙的府第,让他们安心的是,叶天龙对于这些都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这是什么出世的神龙啊,简直就是酒色之徒,看来以前帝都的传闻点都没有夸大其词啊!”

  安托特尼在自己的府中,十分轻松地向自己的心腹,青州督军勒而金说道。

  “只是个步登天的酒色之徒而已,哪里是大人您的对手啊!”勒而金笑道。安托特尼摆摆手,心情愉快地说道:“不要这样说,叶天龙的手下倒是人才济济啊!这就说明了他至少还是有些我们不知道的才能。”

  勒而金闻言,也点点头道:“说来也奇怪,像他这样的主帅,手下人怎么会干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