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们的耐心也已经消耗光了。

  虽然于凤舞她们没有个人说出那个让她们心寒的话来,但实际上大家都清楚这么多天过去了,叶天龙这样个身受重伤的人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她们只有剩下丝的希望,个愿望。

  “不管生死,我们都定要找到天龙,哪怕是走遍天涯海角!”

  田恬的耳边直回响着刚刚于凤舞她们说的话,话中的意思田恬十分清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也是唯支撑于凤舞她们的理由。整个主帅府中愁云密布,田恬甚至看到过几次于凤舞在暗中垂泪的样子。

  前面不远处,正是主帅府的大门,近卫团的战士是负责这里的守卫任务的。

  从大门处传来了阵喧闹声,其中夹杂着近卫团战士的斥责声。

  “走开,走开!这个地方是你们可以来的吗?”

  田恬正好走到他们的旁边,便随口问道:“什么事情啊?”

  看到是叶天龙和于凤舞身边的贴身侍女,近卫团的战士自然是恭恭敬敬地施礼后答道:“是这两个人,他们居然想求见府内的夫人!”

  顺着近卫团战士所说的望去,站在田恬面前的是男女,看样子是夫妇二人。

  男的生就朴实平凡的面孔,但身材雄壮结实,生了双灵活有神的大眼睛,显得相当有味道;女的年约三十上下,脸蛋相当清秀,细皮白肉衣裙整洁,虽然是普通人家的衣服,也是风韵颇佳,特别是她有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转动之间甚为迷人。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们家的夫人?”田恬时好奇,便问那个男人。

  “这里不好说话,可以请这位小姐移步吗?”

  回话的是那个女的,嗓音十分悦耳动听,而且在说话的时候,那双桃花眼闪闪的,那股劲委实又媚又动人。

  换作平日里,田恬是非常看不惯的,但今天也许是心情特别的缘故,她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这女人的要求。

  带着两个人进入府,转了个拐角,到了处偏僻的耳房,田恬站住脚。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事情要见我们家的夫人?”

  “小妇人名叫绿芙蓉,这位是我男人姚威。”女人先向田恬施了礼,水汪汪地眼睛转,在田恬的脸上瞟过,似乎评价她的容貌般的微微点头。

  姚威在边也抱拳行礼道:“小的姚威,见过小姐。”

  田恬摆摆手,“你们还是快点说,到底有什么事情吧?”

  绿芙蓉好像是存心撩拨人样,在田恬的面前走了两步,莲步轻摇,丰臀隆胸有韵律地款摆,真是相当有诱惑力,可惜她的面前是个相貌甜美的少女,不管是哪个方面,她都比没有人家好。

  “请问下,小姐是叶天龙叶大人的房内人吗?”绿芙蓉停下脚步,却说出了让田恬脸红的话来。

  看到田恬俏脸飞红的样子,知道她要恼怒了,绿芙蓉便摇着手道:“小姐千万不要误会,奴家不是那种无聊的妇人,只是这件事情和叶大人有关,如果不是他身边的人,我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听到绿芙蓉提到叶天龙的名字,田恬的心猛地跳了下,她再也顾不上害羞,用力点头道:“是的!这位大嫂请快快说来!”

  “大嫂?”绿芙蓉愣了下,忙摇着双手道:“我可不敢当!”然后又转头对身边的姚威说道:“你说她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听此话,田恬差点儿叫出来,这个绿芙蓉还真是麻烦啊!

  姚威望了眼田恬后,对绿芙蓉道:“你还是告诉这位小姐吧!只要看到那些守卫对这位小姐的态度如此恭敬,就知道这位小姐不是大人的房内人,也是大人或者夫人身边的人。”

  “好!”绿芙蓉拍了下双手,“那我就说了!”

  田恬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好像这事情本来是绿芙蓉找上门想告诉自己什么的,怎么现在反而变成了好像是她在请求绿芙蓉样。不过现在她不管这些事情,只是等待绿芙蓉说话。

  “你们的大人是不是失踪了?”在说话之前,绿芙蓉还东张西望了阵,副小心翼翼,唯恐让别人听到般的模样让田恬暗笑不已,但随着绿芙蓉的话入耳,却有如声霹雳当头响起。

  “你怎么知道的?”

  话出口,田恬不禁后悔了,她怎么可以把这事情泄露出去呢?也许这个绿芙蓉只是试探而已,她应该是不知道的啊!

  “果然是真的啊!”绿芙蓉突然用力地拍了下手,兴奋异常地望着身边的姚威道:“你看,你看,我说的没有错吧?”

  姚威摇摇头,苦笑道:“明明是你自己在怀疑,怎么又落到我的头上。”

  绿芙蓉白了他眼,神情妩媚之极,正要说话的时候,却感到肩头疼,原来是田恬伸手紧紧抓住了她的双肩。

  “快点告诉我,是不是”

  下面的话,田恬真的是因为心潮太过激动而说不下去了。绿芙蓉发出了声吃疼的叫声,才让田恬吓得马上松开了双手。

  绿芙蓉喘了口气,用力点头道:“是的,我们发现了个男人,但不敢肯定是不是叶大人,而且这边直在说大人是身受重伤,在府中休养,所以”

  “在哪里?在哪里?”没有等到绿芙蓉说完,田恬早已喜极而泣,不停地问着。

  “在外面”姚威还没有说完,田恬已经飞奔而出,边跑,边叫,剩下绿芙蓉和姚威两个夫妇在相对而苦笑。

  “大人回来了!!”

  叶天龙回来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于凤舞和晨月她们的耳朵里,当下所有的人全部出来了,下子看到府中所有的夫人都跑出来,把守府门的近卫团战士简直连眼睛都掉出来了。

  可于凤舞她们此时哪里顾得上别人的看法,全部跑到姚威他们赶来的牛车边,那副场面绝对是难以想像的。连往日里最为镇定从容的美女战神都这样副模样,幸亏这个时候府门旁边没有别的旁人,不然的话,真是有失身份。

  掀开牛车的蓬布,个脸色苍白到极点,有如从来没有见过天日的男人正悄无声息地躺在用被褥垫成的软垫上。

  “天龙!”

  于凤舞等人看到这样的叶天龙后,心中不禁全都是凉,晨月马上稍微检查了叶天龙的情况,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因为叶天龙非但是昏迷不醒,没有点声息,甚至感觉不到丝生机,唯让人感到希望的是,他的身体还是温热的,这说明了他的生命还没有消失。

  “快点抬进去!小心点!!”

  强压下心头焦急,于凤舞边让人将叶天龙抬进府,边向将叶天龙送过来的姚威夫妇表示感谢,并向他们询问了下发现叶天龙时的情况。此时,晨月她们所有的人全部到后面叶天龙所躺的房间里,只有于凤舞个人留在外面招待姚威夫妇俩,这是因为她要负起正妻的责任,招待将叶天龙送回来的姚威和绿芙蓉自然是她的事情。

  刚才下子看到这么多的绝色美女,绿芙蓉眼睛都直了,看来传闻中的事情点也没有错。叶天龙这个家伙身边最不缺少的就是绝色美女。不过,姚威却没有他的妻子那样心中有那么多的想法,他只是老实地将自己夫妇发现叶天龙的经过叙述了遍。

  姚威和绿芙蓉都是安阳附近偏远山区的居民,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那天突然间叶天龙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他们家的鸡舍上,结果把所有的鸡都压死了,即使有少数鸡躲了被压的命运,却是被吓死了。

  被吓了大跳的姚威夫妇看清楚是个人之后,连忙将昏迷不醒的叶天龙抬回家里,但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办法,都无法将他唤醒。而这个时候,绿芙蓉认出了叶天龙的相貌,不禁感到十分惊讶,率领大军出征青州的东督大人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荒郊野外呢?

  而且这些天安阳已经完全成为叶天龙的领地,即便是姚威夫妇所在的偏僻地方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叶天龙的大军正驻扎在安阳,堂堂的主帅怎么可能孤身人落到这种地步?

  随后市面上传递着当日安阳桥爆炸的新闻,说叶天龙当时身受重伤,目前正在府中疗伤。两下印证,姚威才确定他们家的这个直没有声息的病人真的是叶天龙本人。

  听到这里,于凤舞不禁向姚威发问道:“你怎么知道外子的相貌呢?难道以前认识吗?”

  姚威看了看身边的妻子,绿芙蓉立即轻笑道:“不瞒夫人您说,当日在大湖的天狼山的时候,是叶天龙大人从兽人的手中救了奴家命,所以,奴家直记住叶天龙大人的相貌。”

  于凤舞顿时明白了,这个绿芙蓉定是和叶天龙有过夜情的那些女人之。因为叶天龙当日在大湖的所作所为,她自然是非常清楚的,毕竟叶天龙那时身边的人全部是凤舞军团的将士,可以说是她的亲信,自然什么事情也不会瞒过她的。

  难怪派出的人全部找不到叶天龙的踪迹,原来是落到偏僻的山区了。不过同时失踪的那个怪人呢?

  想到这里于凤舞不禁暗中庆幸,如果说叶天龙和那个怪物起落到姚威夫妇的家中,那么说不定她再也见不到叶天龙了,而且姚威夫妇也会成为那个怪物的屠杀对象。其实那个时候,克里夫已经完全冰化,受到强烈无比的魔力爆炸,早已碎成无数的碎冰,可以说他已经完全消失在人间了。

  “看来这个女人对叶天龙还有点别的意思!”

  虽然心中有这样的认知,但于凤舞是个聪明人,不会用她的测心术去看绿芙蓉的想法,自然也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她只是微微笑,再次向姚威夫妇致以谢意,并表示他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定会让他们满意的。

  但没有等到姚威和绿芙蓉有什么表示的时候,从后面匆匆跑来了个侍女。

  “夫人,大人好像有问题,月夫人请您马上过去下。”

  于凤舞惊,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姚威和绿芙蓉歉然笑,匆匆道声:“不好意思。”便马上随着侍女往后面行去。

  直到于凤舞的身影随着侍女消失在堂后,绿芙蓉才久久吐了口气,她刚才受到的压力真的非常大,没有想到传说的美女战神比她想像中还要更加美丽,那种无形的华贵高雅之气足以让她这个自小生长在山野之地的女人产生出难以言状的崇敬感。

  “不要有什么自惭形秽的感觉,她本来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比较的,地上的小草本来就应该是仰望天上的月亮。”

  绿芙蓉听到自己的丈夫姚威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禁连连看他数眼,她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这个男人还有这样的见识。从叶天龙突然间掉到他们的家里开始,绿芙蓉发觉到姚威好像突然间变了个人,不管是谈吐还是行为都是表现出种惊人的改变。

  “那我们回去吧!”绿芙蓉沉默了片刻,对姚威慢慢说道。

  姚威微微笑,当先往外行去,但他们还没有走到门口,个侍女便现身出来。

  “两位请留步!”俏丽的侍女脸上泛起真诚的微笑,“不好意思,夫人离开的时候有话留下了,定要我们好好招待两位贵客的,所以请两位跟我来吧。”

  姚威望了下绿芙蓉之后,便朝侍女点点头,率先随在侍女的身后,绿芙蓉呆了下,也只好跟上去了。

  因为当日是叶天龙在大湖的兽人手中将丽蝶和绿芙蓉她们这些落入魔掌的女人救出来,之后又在大帐中和她们有过段美好的时光,对于绿芙蓉这些直以来是在相对闭塞的乡村农庄里长大的女人来说,这些是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虽然有悲惨的遭遇,但也有让她们快乐的记忆。

  也正因为这样,叶天龙这个法斯特军中的异类将军自然也成为她们心中难以忘怀的男人,除了丽蝶之外,所有被解救的女人在回去之后,都将这段记忆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靠着叶天龙分给她们的财物,绿芙蓉和她的那些同伴都过上相对其他人比较好的生活。但她们所有人也知道,在大湖所有的切都是场梦而已,现在只是她们梦醒回归正常生活时刻。

  到青州投亲没有着落的绿芙蓉偶然遇见了曾经追了自己数年,又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姚威,便在他的再次求婚下和之结合。

  那天当叶天龙从天而降,绿芙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法斯特的将军居然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信将疑地犹豫了好几天后,绿芙蓉终于确定了叶天龙的身份,其中自然有她的丈夫姚威的判断在内。

  作为绿芙蓉的丈夫,姚威他从妻子这些天的某些异常表现发现了些让他担心的事情,为了他和他所爱的妻子,他必须要做出点行动,有了这样觉悟的他开始发挥出平日从来没有的能力来。

  有感于姚威的变化,绿芙蓉也表现出了与往日不同的样子来,像个顺从的妻子样对待姚威,切唯他的马首是瞻,让姚威在心中实在是暗爽不已。

  "152"

  “到底是什么事情?”

  踏入叶天龙的房间,于凤舞就向晨月问道。看到龙灵儿和绾贞脸上的异常神色,又见到倩公主正垂头丧气的站在边,于凤舞的心间不禁暗自颤。

  这时,站在叶天龙床边的众女全部让开,于凤舞便飘身到叶天龙的床头。晨月正坐在叶天龙的身边,抬起头来对于凤舞神情黯然地说道:“大姐,我是没有办法了。你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吧!”

  于凤舞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然击中了般,她很清楚晨月的医术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如果说在大陆上想找个比晨月的医术还高明的人,还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现在连她都这样说,简直就是判叶天龙死刑样了。

  “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稍微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于凤舞坐到叶天龙的身边,边检查叶天龙的身体情况,边向晨月问道。

  “我也不知道!”晨月神情十分沮丧,“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情况。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全部没有了,但他的身体却还是热的。我刚才仔细检查过天龙的情况,可以说他的生机已经完全断了,但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却保持着柔软度和温度,这可是大违常规的。”

  于凤舞在晨月说话的工夫,也运气在叶天龙身上检查了番,果然情况和晨月说的样,这不禁让她想起当日魔神附身的情况,那个时候叶天龙也是昏迷不醒,但那个时候也比现在好,至少那时候叶天龙的生机没有断,全身经脉里盘踞着各种不同的真气,相互间互不相让而已。可是现在叶天龙的经脉却是全部断了,即便是浑身的气血也无法流通,这样的个人自然是只能属于死人的行列,但又不能说叶天龙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究竟怎么啦?”倩公主在边看到于凤舞的眉头越来越紧的样子,不禁怯怯地问道。

  于凤舞摇摇头,还没有说什么话,倩公主就和龙灵儿同时跳了起来。

  “该死的风之神殿和翼风族,我定要把他们全部碎尸万段!!”

  两个最看不顺眼的人居然会如此有默契地发出同样的话来,就是她们自己也想不到。但这个时候,她们却没有再发出什么冲突,而只是相互对视了眼,破天荒地同时点头。

  “你们两个要干什么?”

  看到龙灵儿和倩公主两个人转身就往外走,于凤舞不禁站起来叫住她们。

  “现在还不到向他们动手的时候,天龙又没有死!你们还是先想想办法如何救人吧!再说,你们知道风之神殿和翼风族在什么地方吗?对于他们的实力,你们又知道多少?”

  两个怒气冲冲的少女停住了脚步,慢慢走了回来,倩公主望着于凤舞的俏脸。

  “难道说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

  晨月在边沉沉的笑,道:“放心,报仇并不急在时,只要摸清他们的情况之后,想怎么出手都可以。”

  于凤舞点点头,对龙灵儿和倩公主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天龙。”停了下,她缓缓地说道:“如果说真的无法救活,那么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也会把天龙的仇人个个杀死,到时候,不会少了你们的那份。”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于凤舞的神情十分平静,但脸上却透出股不可动摇的坚强决心,而且明眸中带出的悲哀让人心酸。

  坐在床边的晨月伸出了只晶莹玉洁的柔荑轻轻地抚摸着叶天龙苍白的脸,口中轻轻地说道:“我会为我们建座最宏伟的房子,让我们可以永远住在起,谁也不能再打扰我们。”

  于凤舞颇为惊讶地望着晨月,她听得出来晨月话中的意思,虽然说叶天龙真的死了,依靠他的元阳续命的晨月就无法再活多久,但她能够用平淡的语气把心中的深情说出来,想和叶天龙生死在起。

  “如果切的心愿了结,我就会来和你们在起的。”于凤舞转身将自己的手也放在晨月正抚摸着叶天龙脸颊的素手,凄然笑,“永远在起!”

  龙灵儿和倩公主无声地走到于凤舞身边,慢慢靠在她的身上,将手放在于凤舞的手背上。

  绾贞的眼睛红,眼泪再也无法止住地狂涌而出,她实在不想看到这种场面,这时候,房间里面的侍女全部忍不住哭泣起来,她们都是跟随于凤舞多年的贴身金凤卫,还有就是晨月身边的贴身侍女和倩公主的两个侍女。

  “不要哭了!”于凤舞抬起头来,望着众女道,“现在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大家高兴点!”但细心的绾贞却从她的美眸中看到丝晶莹剔透的东西在闪动。

  听到叶天龙被人送回来的消息,天龙军团的高级将领自然是非常高兴,可是等到他们赶到府中,才发现情况比他们想像的还要糟糕,不禁陷入六神无主之中。

  幸亏计无咎还算冷静,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乱了军心,便利用这个时间对天龙军团进行了系统的编组和训练,也因为其他的高级将领都对处理军务失去了应有的动力,使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