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延续了下来,它使得法斯特帝国在大陆的地位得到了巩固和发展,也使得神殿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神殿在法斯特国内还是有着不容忽视的实力。不说别的,由法斯特帝国的大部分魔法师均是出身于神殿的神官学院,便可得知。

  左宰府后花厅,身材高胖的左宰吉里曼斯听完杰夫特的报告,将原本抱在怀里的妖美女人推,站起身来,在厅中来回踱了几步。

  半晌才对杰夫特说道:“你知道吗?陛下有意让叶天龙出任帝都东督。”

  杰夫特大吃惊,失声道:“什么?”

  要知道帝都的东督乃是城卫四督之首,为法斯特帝国军团长以外最有兵权的位置,且因负责帝都的安全,具有举足轻重的份量。

  吉里曼斯苦恼地说道:“现在帝都的四督,除了你外,南督和北督都是三太子的人,本来想把这好不容易空出来的东督弄到手的。唉!”

  杰夫特迟疑地说道:“大人,出任四督不是要有爵位的吗?他个小小的百骑长刚刚升上来,何以能胜任?”

  “这个不是问题,只要陛下为他进爵即可。”

  “可是大臣们会同意吗?”

  “大臣们还不是听陛下的,这些都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啊!”

  “大人,别忘了那个男人,他也是要把这个位置弄到手的强力人士!”

  “可是陛下的意思很坚决,早上还和我谈了下。”吉里曼斯停下来,看着杰夫特道,“据说是于凤舞有个八百里急报送到宫中,你也知道陛下对于凤舞特别的爱护。”

  “看来于凤舞对叶天龙真是很用心呢!”杰夫特略带酸味的说道。

  “哟!我们的西督也喜欢于凤舞哪!”那个妖美的女人媚声道,然后美目流波的对吉里曼斯说:“大人,这个叶天龙不是很喜欢女人吗?我们投其所好,将他拉过来不就行了吗?”

  吉里曼斯冷声道:“你以为我没想过这个办法,可时间你叫我到哪里找个比柳琴儿还要好的女人呢?”

  “大人,你有所不知,男人总是喜新厌旧的,家里的吃腻了,总想尝新鲜的。”说着,她还无限马蚤荡地瞟了杰夫特眼,拉长了声音,“再说”

  吉里曼斯急道:“我的好三娘,快说啦,别吊人胃口了。”

  三娘荡笑声,道:“你忘了艳儿吗?”

  “她”吉里曼斯迟疑了下,“你刚刚训练好她,不会太仓促了点?”

  三娘白了他眼,道:“大人,我看您是舍不得将个千娇百媚的宝贝送人吧!”

  杰夫特也明白了,两眼发光道:“你说的是雪艳姑娘吧?她可真能和柳琴儿较长短。”

  三娘接着道:“大人,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美丽的女人还怕没有嘛?拉住叶天龙,便能将于凤舞她们拉过来,这样我们也可以和三太子平分秋色了。”

  杰夫特也道:“不错,帝国六大军团中,最出名的两个军团是凤舞军团和鹰扬军团,海鹰扬是太子的死党,我们要有于凤舞的支持,就在军方也不怕和三太子对比了。”

  “我还有点担心,如果弄巧成拙的话,反而惹恼了于凤舞,毕竟这事情关系重大啊!”

  吉里曼斯来回踱步,沉吟着难以定夺。

  “大人但请放心,据可靠的消息,于凤舞现在对叶天龙可是百依百顺,在大湖的军中有我的人,他已经打探得十分清楚了。”

  杰夫特望了望说话的公孙三娘,心道:“好厉害的女人,有她在这家伙身边,我得小心点。”

  吉里曼斯终于下定决心道:“好吧!等叶天龙当上东督后,我们设宴款待他,到时候就看雪艳的了!”

  三娘瞟了他眼道:“大人,您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嘛?别的我不夸口,说到媚惑男人,雪艳绝对是最好的高手。”

  杰夫特也奉承地道:“公孙世家的销魂三娘训练出来的徒弟,定能将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呵呵,三娘,什么时候请您拨空教教我那两个爱妾,她们如有三娘您十分之的水准,我就乐翻天了。”

  “西督大人过奖了,奴家哪里有这等本事?”

  公孙三娘的媚目瞟了下吉里曼斯,语带双关地说道。

  “你的本事我还不清楚吗?”吉里曼斯大笑着将三娘的蛇腰揽住,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的好三娘,事成之后,我该怎么谢你呢?”

  “大人,您可要记住自己的话啊!”三娘媚眼抛,用自己丰腴的肉体贴着他,慢慢厮磨起来,非常有技巧地引导着男人的情欲。那撩人心魄的肢体语言,连站在旁边的杰夫特也感到阵心跳,吉里曼斯更是呼吸急促起来。

  挑通眉眼的杰夫特知道是离开的时候了,他站起身来匆匆向吉里曼斯告退,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吉里曼斯根本没有注意他的行动,他的心神已经被三娘火热肉感的胴体吸住了,他感到自己怀中的女人像是团火,烧得他燥热难当,欲焰倏涨。

  三娘轻扭娇躯,口中漫声道:“大人,您什么时候才派人对付我大姐啊?奴家都等不及了。”

  吉里曼斯正处忙碌之际,随口应道:“待我请的人到,马上就动手!”

  丰满迷人的身躯如灵蛇般地蠕动,虽然看上去让男人得到了极大的方便,可实际上吉里曼斯根本没有真的得到什么好处,这就是销魂三娘的厉害之处。

  她这番施为,弄得吉里曼斯心动如火,口中直喘粗气。眼看已将吉里曼斯逗得差不多了,公孙三娘才贴着吉里曼斯的脸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大姐可不是般人可以对付的,她身边有不少的能人,您请的人可不要太差啊?”

  吉里曼斯的手终于伸进了衣服的里面,揉搓抚摸着温软香玉,口中急道:“这个自然,天下谁人不知剑舞世家的公孙大娘是剑术如神,我可是花了很大的代价才请动了问剑斋的人。”

  三娘芳心大喜,她知道天下除了天剑园,就是问剑斋的剑术最可怕,她的嘴角泛起丝冷笑,口中喃喃道:“我最可爱的大姐啊,这次看你怎么办?”

  吉里曼斯这时已忍不住心中的欲火,边拉扯着三娘的衣服,口里直道:“快,快!别再”

  听到好消息,三娘也是满心欢喜,她乃是精通内媚之术的女人,自然知道如何让男人得到最大的快乐。这时她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尽力服侍起眼前这个手握大权的男人来。

  纵使吉里曼斯久经床阵,怎当得三娘滛马蚤太甚,销魂蚀骨大法太过厉害,才仅仅是杯茶的光景,他便已经是丢盔卸甲,败涂地了。

  满心欢喜的三娘便开始在吉里曼斯的身上极有技巧地按摩起来,柔软玉手所到之处,让他感到舒服万分。

  三娘不愧为媚术高手,经她番揉捏施为,吉里曼斯马上便又雄风再起,他站起身来,将三娘抱起放在桌子上,两人又开始了另场盘肠大战。

  ※※※

  玉龙山巨顶,这个在云端之上的地方直是龙族的居住地。龙族是个神秘强大的种族,在百族大战中应神族的请求参战,虽人数不多,但具有无比可怕的实力。因其天生对魔法的免疫,是所有魔法师最不愿面对的敌人。他们也是极其高傲的族,自从百族大战以后,他们就销声匿迹了,再不与人接触。

  巨顶的龙心殿,龙族的议事厅。宽广巨大的厅堂中摆着张长长的白玉桌,周围坐着圈的人。他们个个都身材高大魁梧,气势非凡,眼中闪烁的精光更说明了他们的实力。

  正中首位个须发雪白的老者神情肃穆,缓缓但却沉稳有力地说道:“龙之心经已经被人打开了。”众人不禁发出阵马蚤动。坐在右首的白衣老者用手中的玉杖敲了敲桌子,众人才渐渐安静下来。

  个中年人发问道:“长老既然可以发现龙之心经,为什么不早派人去把它找回来?”旁的几个人也连连点头。

  白衣老者苦笑声,“没那么简单,只有心经上的禁制被解开后,我们才能产生感应。”

  为首的老者忧虑地说道:“现在心经的内容被打开了,会给龙族带来极大的灾难,本族的秘密都将不保。”

  “大长老,告诉我感应的方法,我去将心经找回来。”个性急的族人忙叫道。几个年轻的族人也纷纷表态要接下这个任务。

  大长老只是微微摇头,并不答话。他身边的紫杉老者笑笑说道:“只有练“龙神之识”到九重的人才可以感应到。”众人听,大感泄气。除了长老会的人外,龙族中能将“龙神之识”练到九重的寥寥无几。而按照千年来族规,长老会的人又不可离开巨顶。

  阵娇笑从角落传来,众人无不心情紧张,目光都投向了出声的那个人。议事会里的人高大魁梧,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如此,正在娇笑的她就是个例外。她也是整个议事厅中唯的女性,只见她身材娇小玲珑,五官清秀绝伦,但双弯弯的月牙眼中闪动的灵光说明了她并不像外表那么乖。

  大长老看着正笑得开心的她,和蔼地说道:“小灵儿,有什么可笑的吗?”

  小灵儿的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说道:“大爷爷,你不是骗小灵儿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小灵儿可以下山了。”

  大长老摇摇头,“不,大爷爷不会让你下山的,山下的人可坏了!”

  紫杉老者也在旁搭腔道:“小灵儿,三爷爷怎么舍得让你离开呢!”

  个中年人也点点头道;“龙灵儿,你年纪太小,还是让别人去吧!”

  龙灵儿用她那似看穿人心的眼睛盯着大长老,直看得他心中发毛。突然声俏笑,“我决定了,马上就下山。你们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着,龙灵儿飞身出大厅,最后个字已经是远远地飘过来了。

  大长老暗中出了口大气,忙道:“议事会到此为止。散会!”

  众人纷纷离开了议事厅。只剩下六个老者和那个中年人,他们是长老会的成员。中年人担心道:“是不是多派几个人下去找心经,那丫头去没事吧?”

  大长老白衣老者和紫杉老者三人相互对视了下,同时发出阵大笑,这时他们才放下心来。

  紫杉老者挥挥手,笑嘻嘻的说道:“那龙之心经其实不用操心,它只记载了心族的纵心术,还有就是我族的退魔大法,这些功夫都需要无上的智慧和资质才可以修炼的。据说自百族大战后,没有个人能将它练成。”

  大长老也笑道:“那个丫头让大家吃了不少苦头,也该让下面的人尝尝她的厉害了。不这样说,她还真不会上当,肯离开巨顶呢!现在我们总算可以清静清静啦!”说罢,还童心未泯地伸手拍了拍心口。

  白衣老者也诙谐地加了句:“让我们为可怜的人们祈祷吧!”众人不禁大笑起来。

  的确,龙灵儿的顽皮常常让他们哭笑不得,人人都称她是巨顶的小魔头,但身为上任族长的女儿未来的族长,人又长得俏丽可人聪慧甜美,使人对她无法生气。亏得三人能趁机想出这么好的计谋,将龙灵儿骗下山去。

  中年龙人自己也笑了,想想也是,凭龙灵儿的身手,在龙族中还真找不出几个可与她相比的。想来山下也不会有多少人能高过她,再加上她的母亲出身大陆极其神秘的心之族,使得她有着半的心族血统,从而具有心族的异能“通心术”,这便足以使她立于不败之地了。

  “大爷爷也真是的,搞这么差的花招!还以为我不知道,哈!”龙灵儿哼着小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其实她早就想到山下看看了,因为山上的人大多老气横秋严肃正经,这让顽皮好动的龙灵儿实在难受得紧,所以即使她看穿了长老们的伎俩,也顺水推舟地接了下来。

  龙灵儿在房内简单地收拾了下行装,便快乐地离开了已经待得生厌的巨顶,朝山下出发了。

  ※※※

  同在这天,武安的送亲使团也拜别了武安的国王,踏上了前往法斯特的道路。

  武安国十分看重此次出使,国王和实际掌握权力的七公主齐出现在大校场,为送亲使团主持仪式,气氛隆重而且热闹。

  这个由五百骑兵百家将与六十八台各式车辆组成的庞大使团的主将就是从大湖地区大败而回的朱德钧。这样的组合虽然让武安朝内的某些老将宿臣大摇其头,但迫于形势,也只有暗中叹息的份。

  让如此个没有外交经验的人从事如此重大的使命,而他的身边也没有个有经验的使臣辅助,他们只有祈求使团此去别丢了武安的颜面。

  送亲使团离开普瓦沙不到三十里,就停了下来。

  众人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议论纷纷,暗自猜测之时,几个神秘的人物出现在朱德钧身边辆戒备森严,装饰朴实无华的密闭马车里。

  很快地,这辆以四马拉动,杉木车厢的马车溶入了众多的马车之中。

  停留不到柱香的时间,朱德钧又下令继续前进了。

  "16"

  临近傍晚,玉珠和几个金凤卫说说笑笑地从街上回来,人人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玉珠就忙着找叶天龙他们,想介绍下午在帝都逛街的收获。

  推开房门,玉珠不禁暗自失笑。只见柳琴儿和金凤八卫中的几个正慵懒地躺在床上,个个娇靥潮红,俏丽的玉脸上洋溢着云雨后的满足。

  玉珠上前玉手轻舒,捏捏柳琴儿的琼鼻,问道:“琴姐,爷到哪里去了?”

  柳琴儿漫应声:“去后堂的浴室了。”

  身边的二凤柔声道:“少爷和六妹八妹到后面的浴池去了。”

  望着薄被盖不住的半截玉||乳||随着二凤的呼吸微微起伏,玉珠时顽心顿起,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掏了把,笑道:“被爷干了几次,怎么如此精疲力尽的模样。”

  二凤大羞,轻扭娇躯,鼻子里发出咛嘤的娇哼。

  柳琴儿瞪了玉珠眼,道:“珠妹,别闹了!你这么有气力,不如让天龙晚上好好疼疼你!”

  玉珠眼珠转,突然大叫声,把将众人身上的薄被掀掉,娇笑道:“呵呵!让我看看。”

  众女齐声娇呼,只觉身上凉,立时满室春光,众女如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尽现无余。玉珠的双手不安分地东摸西摸,时众女娇喝不已,粉拳绣腿齐舞,抵抗她的魔掌,奈何娇躯无力,倒让玉珠趁机占了不少便宜。

  直到柳琴儿恨恨道:“玉珠,你再闹的话,晚上我们非让爷治死你不可!”

  怕众怒难当,玉珠才收手,格格娇笑,得意洋洋地往浴室行去。

  说是浴室,应该说是大浴堂才对。

  四丈见方的大房间里,正中用白色的云石砌成个大池,里面注满热水,弄得整个室内是水雾缭绕,似幻似真。

  浴池的旁边摆放着两个放东西的矮柜,还有张玉榻。

  进热气腾腾宽大的浴室,叶天龙正赤裸裸地俯卧在浴池旁边的榻上,浑身丝不挂的六凤和八凤在两边给他按摩,两双玉手不住地在叶天龙的虎背上游走。

  精擅按摩术的两女那高明的手法让叶天龙无比地舒爽,几乎要呻吟出声。

  看见玉珠进来,六凤檀口张,刚想叫唤,玉珠摆手示意让她们两人不要出声,然后纤指点了点叶天龙,两女顿时会意地点头,无声地娇笑起来。

  玉珠轻手轻脚地将自己的衣服脱掉,露出那身连同为女性的六凤和八凤也赞叹不已的娇美胴体,提气飘然掠到叶天龙的身边。

  玉珠正想合身扑上去,吓下叶天龙。

  叶天龙突然睁开眼睛,道:“玉珠,过来给我踩踩背!”玉珠檀口张,香舌微吐,那又娇又俏的模样让两女忍俊不禁,“噗嗤”声娇笑出来。

  玉珠飞身上前,纤纤玉足点在叶天龙宽厚的背上,运气忽轻忽重地踩起来,两凤则配合她,默契地给叶天龙推拿按摩着,让叶天龙得到最大的享受。

  玉珠边踩边道:“爷,您怎么知道是我进来了?是她们告诉您的吗?”

  八凤忙道:“别说我们,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被少爷发现了嘛!”

  六凤也连声道:“就是嘛!自己的错就不要推到别人身上。”

  叶天龙哈哈笑,说道:“别误会她们,是你自己露了行藏。”

  玉珠大惑不解道:“不可能的,我已经非常小心了,我敢说就是号称大陆耳目最好的天鹰老人也听不到我的动静。”

  叶天龙懒洋洋地说道:“玉珠,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回事,但你要给我做特殊服务!”

  玉珠闻言,顿时大力踩了下叶天龙的虎背。

  叶天龙不禁大叫声,“好痛啊!”

  玉珠娇嗔道:“您还有什么要求,哪样的特殊服务我没做过?并提出来好了!”两凤闻言不禁也笑起来。

  叶天龙道:“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做。”玉珠好奇地下来,小耳朵凑到叶天龙的嘴边,听他嘀咕了番。

  听完叶天龙的话,玉珠不禁俏脸绯红,不依地娇嗔道:“好啊!爷,您这么作贱我嘛!”

  叶天龙哂然而笑,“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我可不会强迫你做。不过”他顿了顿,“这也是很嘛!”

  玉珠贝齿轻咬芳唇,美目轻转,似乎是在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提议,这不禁让旁边的两凤心升好奇。

  玉珠想了下,点点头道:“好吧!您告诉我,是怎么发现我进来的?”

  叶天龙哈哈笑,道:“现在我不需要张眼,静下心来后,周围二丈范围内的事物都会被我的心所感应。这就是我的“心灵之眼”啊!”

  玉珠听,又惊又喜,“爷,您的功夫和我的“暗鹰之眼”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我的“暗鹰之眼”的范围比您的大。”

  叶天龙听,也高兴道:“喔,那我们可以讨论下。我现在功力还不够,以后“心灵之眼”也可以扩大范围的。”

  他们的对话听得两凤十分羡慕,娇俏的八凤问道:“少爷,我们可不可以学你们的功夫呢?”

  叶天龙想了想,答道:“试试吧,不过我可不打包票啊!”

  玉珠也道:“我这功夫你们是无法学的,因为这是暗黑族特有的灵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