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叫声,也冲了上来,帮助于凤舞脱离叶天龙的魔掌。

  “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看到这个龙族的美丽少女,叶天龙就会心中发毛,在龙灵儿的面前,他知道自己的所有想法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办好了。”龙灵儿挥手道,“近卫团扩充到了千人,我交待他们下去熟悉下。”

  “你现在真的没有事情吗?”龙灵儿弄明白了这里的事情后,便笑嘻嘻地问叶天龙。

  “是啊!”叶天龙手揽住于凤舞的纤腰,手揽住晨月的小蛮腰,摆出副十分的满足的样子。

  “那么陪我练武吧!”龙灵儿高兴地说道,“我正想找个人练下。”

  “啊!”叶天龙下子感到自己的头大起来,现在他正是温香暖玉抱满怀,按照他的逻辑,下面应该是张非常舒服和温暖的床,张让人躺下去就不想爬起来的床。

  于凤舞看出了叶天龙的心思,暗暗笑,这个家伙的脑袋还真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的,有机会就会想到这些事情,也不看看具体的情况。

  看到龙灵儿副不达目的就不罢休的样子,叶天龙干笑了声,道:“现在我可没有空啊!”

  “怎么又没有空啦?”龙灵儿歪着脑袋,直看得叶天龙心头发毛,不知道这个龙族美少女的小脑袋中又要冒出什么念头来。

  正在这个时候,个侍女的出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安阳那边的消息,请公子出来下。”

  叶天龙无奈地叹了口气,松开了揽住于凤舞和晨月的双手,虽然他对精灵的龙灵儿感到有些吃不消,但和她在起,也感到特别的轻松自在。

  于凤舞柔声道:“快去吧,回来我们再好好慰劳慰劳你吧。”

  叶天龙立时精神大振,在于凤舞的娇靥上吻了下,“就这么说定了!”说罢,兴奋地跟着侍女走出去。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安阳来的消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崔望派人向他求援了。

  经过番询问,原来现在的安阳聚集了三地的自卫团,情势相当复杂,崔望原本联系好的安阳自卫团队长善青也是孤掌难鸣,甚至崔望还差点儿被人伏击。

  叶天龙当下决定催动大军,前往安阳,来对围攻安阳的天河新军进行威胁,二来是对安阳的守军造成种威慑。

  天龙军团的大营扎在了天河新军的侧翼,离开安阳只有六十里的距离,随着他们的出现,原本就紧张的安阳前线天河新军将士更加紧张起来。叶天龙他们能够以二万多的兵力击败张烈的五万精兵,还收服前锋营的数万将士,这份实力是他们每个人心头的重压。

  但叶天龙并没有挥军进击天河新军,甚至在天河新军收缩回防的时候,也不派兵进行马蚤扰。任由天河新军从安阳的前线退后十里,重新集结。

  ※※※

  从二十日起,连日来的几场大雪,就给围困安阳的天河新军将士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他们不得不暂时缓下了攻城的行动,以待天气放晴之后再对安阳发动最后的攻势。

  天河新军这样的举动让安阳城里的自卫团终于松了口气,天河新军持续不断的猛攻已经让他们的防御能力达到了底线,几乎就要崩溃了,现在天赐良机,总算让他们熬过了这关。

  这两天天河新军更是完全停止了攻击的行动,全军回缩到营地。消息很快就传出来了,现在是全安阳的人都知道,叶天龙的军队已经击败了天河新军的两路人马,天河新军连大营也丢了。

  看来解围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安阳的军民都十分兴奋。

  安阳自卫团队长善青在路上被人叫住了。她是在处理完自卫团的事务,正准备和其他的几个自卫团队长会面。

  “善青大人,您觉得我们能够收回安阳外面的土地吗?”

  问话的这个人是安阳的大商人波利,个拥有数十间商店的老板,他的主要经营物件是食品。

  “现在不是想能不能收回这些土地的问题,而应该是去想如何守住安阳,修复安阳的问题!”

  望着波利那张充满虚伪笑意的浮肿圆脸,善青强压下心头的不快,淡淡的说道。

  “说的也是啊!”波利那双略带混浊的眼睛闪过痛惜的神色,“只是外面的田地全部被天河新军占领了,开春也不能下种,今年的收成就没有指望了。”

  善青忍不住说道:“波利先生是在担心自己的农庄吧?很可惜现在它已经成为天河新军的指挥部,是属于他们某个将军的财产。而且如果说安阳失守的话,所有人的财产都将会落入天河新军的手中。”

  波利轻轻地笑了声,“您说的很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防守的事情就拜托大人了,我先告辞。”说罢,施礼后转身慢慢离去。

  “他想干什么呢?”

  直到波利那臃肿的身躯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善青依然站在原地,心中转过无数的念头。她知道这个大粮商不是什么好东西,贪财好色,诈无情,是安阳有名的吸血鬼,虽然说自卫团的组建,他也出了不少的力气,可是在自卫团被天河新军的骑兵击败,安阳陷入重围之后,他的态度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这两天更是和其他的自卫团队长接触频繁,据说这个家伙还有外国的背景,定要小心此人的行动。

  心中暗暗下了这样的决定之后,善青开始改变方向,先去找崔望商议下。

  进入崔望的藏身之地,善青突然间感觉到阵强烈的杀气传来,这是武者的种本能,她分辨出这股杀气十分的强大。

  “是自己人!”

  崔望的声音在善青忍不住要反击的时候冒出来,也算是解了她次围。因为善青已经无法单纯靠本身的气势来抗击这股冲击身心的杀气。

  随着崔望出来的是三个相貌出众,身材丰满金发美女和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他们正是叶天龙和辛西雅及另外两个女神战士。

  第次看到善青的人,都会为这个女人感到吃惊的,叶天龙也不例外。不过不是因为她的相貌,叶天龙看过太多的绝世美女,而善青的姿色只能算是中等。让叶天龙也感到吃惊的是善青的身材,比起辛西雅她们要足足高出个头去,居然高大到足可以和范铜相媲美的程度。

  个女人,拥有这样触目的身材,绝对是个难以置信的存在,但奇怪的是,善青她的比例相当匀称,也就是说,她除了比普通的女人大上好几号之外,和其他的女人没有别的差别。这也使得她看起来不会显得那么触目惊心,甚至带有种特别的风情。

  简单的寒暄之后,善青马上单刀直入,道:“叶天龙大人准备如何解决安阳的事情?”

  由此可见,此女的个性相当直爽,叶天龙更觉得崔望这个女同门有意思。他也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恢复以前的建制和管理,难道还有别的吗?”

  善青望了下崔望,崔望马上会意地说道:“大人刚刚进入安阳,我还没有和他说清楚。”

  “那我说下吧。”善青马上说道。

  通过善青的介绍,叶天龙知道了在安阳,有不少的人居然想到战后自治,或者是让安阳落入他们的统治之中。其中另外两个自卫团的队长,以及安阳商会的会长亚多尼,他们正在策划组建安阳三地的自治领。

  “安阳三地盛产粮食,控制安阳三地,就是块很大的收益。”

  善青最后说道:“他们不想让安阳落入外人的手中,而是由他们这些本地人出任行政长官,更重要的是,他们想保存这里的自卫团。”

  她的声音突然压低了,对叶天龙说道:“我怀疑其中有人是鲁甸那边的人,如果得到安阳三地,鲁甸就有了块进退自如的前沿地区了。”

  叶天龙不觉惊讶于善青的眼力和判断,这个问题,他在来的时候,于凤舞和晨月都向他提起过,而计无咎更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他,鲁甸在安阳三地安插有不少的耳目。如果不是现在的鲁甸朝中正为争夺王位斗得火热,他们的军队早就趁机开进安阳了。

  “我现在过来,就是想解决这里的事情。”叶天龙沉稳地笑道:“把大军先留在外边,就是想让他们的表演再热闹点啊。”

  善青会意地点头。她笑道:“那么大人现在进来,是想让这出戏落幕吗?”

  叶天龙拍了下身边的崔望,含笑道:“你这位师妹的脑袋委实不简单啊!”

  崔望呵呵笑,“大人,善青她最厉害的还是她的武技啊!”

  “别听他说的话,”善青不好意思地说道,“在叶大人和这些高手面前,哪里有我这个只会点小玩意儿的人的位置。”

  ※※※

  在安阳自卫团的会所,善青请来了三地自卫团的队长以及代理城主行使职权的长老们。

  这些人坐下来,马上就开始高谈阔论,争着发表意见,使得这次的会议如同前几次那样的毫无进展。正当他们在向善青发出咄咄逼人的挑战,要求她交出安阳自卫团的指挥权,叶天龙突然出现在会场上。

  “这位是来自帝都艾司尼亚的东督叶天龙大人!”

  听到善青的介绍,所有的人都下子变了脸色。叶天龙的名字现在可是安阳最响亮的了,因为他率着二万的人马连克强敌,攻占天河新军的大营,已经让安阳的军民视为最大的英雄了。

  没有想到他居然已经悄悄进入安阳,消息灵通的人已经知道叶天龙的大军正在安阳六十里外待命,而围攻安阳的天河新军已经被迫撤退出前线营地,可以说现在只要叶天龙的声令下,大军随时可以进入安阳了。

  “听说你们想成立安阳自治领,所以我先来看看。”

  叶天龙望向亚多尼,淡淡地说道:“皇帝陛下已经将青州的治理权交给在下,如果你们说得有道理,那么我也不反对你们成立安阳自治领。”

  “有叶天龙大人来治理青州,真是青州军民的福分!”

  亚多尼脸上堆着谦卑的笑意,“我们只是想更好的治理安阳,成立自治领,就可以发挥安阳百姓的积极性,更好的为帝国服务。”众人连忙点头,表示亚多尼的话说得有道理。

  有些人更表示在叛乱发生的时候,法斯特军就放弃了对安阳三地的统治,保住安阳三地的是他们自己人人马,现在自然要归他们自己来治理。叶天龙知道说这些话的是另外两个自卫团队长,撒马和查普儿。

  “好啊!”叶天龙十分愉快地说道:“既然你们大家都有这样的想法,我可以安阳三地变为自治领,由你们长老会负责管理。”

  众人大喜,而善青这边的人却是暗暗叫苦,这不是将安阳送给这些家伙了吗?他们看看站在叶天龙旁边的善青,只见她居然是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觉感到有些奇怪,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因为叶天龙下面又说出了番话来。

  “我马上带兵从安阳撤退,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来处理了。”

  在边的善青接着说道:“我也将带着我的人跟随叶天龙大人离开安阳,这里的事情就拜托诸位大人了。”

  这下子,众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叶天龙的军队如果撤走,善青也带人离开的话,安阳三地能够守住吗?

  “大人,你这是要挟啊!”个人愤然而起,大声说道:“安阳三地根本不是天河新军的对手,作为法斯特的将军,大人有义务保护我们这些法斯特的百姓!”

  “奇怪了!”叶天龙冷笑声,“是你们自己想要自治权力的,要得到多大的权利,你就要承担多少的义务。如果没有能力,就不要妄图去做超越自身气量的事情!”

  话语如刀,让众人阵大乱,不少的人纷纷指责叶天龙在强词夺理,摆明了车马是要威胁众人。

  亚多尼将众人的声音压下,然后含笑道:“叶天龙大人,你现在看到大家的反应了吧?所以,还是请大人再考虑下吧。”

  叶天龙嘿嘿笑,道:“不用再想了,在下只是个粗人,所以看事情非常简单的,陛下将青州的治理权交给我,我自然会努力做到最好。但现在你们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比我好,我当然十分高兴。”

  “说我要挟也好,说我别的什么也好,我只是问你们句话,想自治的话,我拍拍屁股就走,如果承认我对青州的治理权,就乖乖地听我的安排。”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啊!”撒马忍无可忍,跳了起来。

  “给我拿下!”叶天龙猛地拍桌子,“我只是和你们商议事情,你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本府说这样的话。”

  边的辛西雅早已应声而出,将撒马从席上抓了出来。看到武技相当不错的撒马居然在这个美丽的女人手下有如小孩子般,所有的人马上安静下来。

  亚多尼连忙向叶天龙求情,说撒马只是个不懂礼节的粗人,冒犯之处还请叶天龙原谅。众人也纷纷出声求饶。

  叶天龙见到已经到达威慑的目的,便也顺水推舟,答应给他们夜的时间去想下,到底要如何做。

  ※※※

  散会之后,这班气愤填膺的人全部聚集到亚多尼的家里,商议应付的办法,自然派人对付叶天龙他们是最先被提上议事日程的,但想到叶天龙身边那些美女护卫的可怕之处,他们谁也不想去送死。

  当天晚上,伙天河新军的士兵突袭了安阳的西郊,将驻守在此地的自卫团杀得人仰马翻,损失了百多名士兵。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撒马和其他人全部呆如木鸡,知道单凭自己的实力是无法和天河新军抗衡了,因为损失的正是撒马的人。而善青得到叶天龙的支援后,显然已经占得先手。

  到了这个时候,亚多尼也只有低头。第二天,他们向叶天龙表示了愿意开城欢迎他的军队进入安阳,同时向叶天龙表示了效忠的意愿。

  叶天龙也十分大度地安慰了他们番,向他们保证在天之内将天河新军赶出安阳地区。随后举行的会议上,他们看到了个脸色发青的男人出现在叶天龙的身边,并代表叶天龙分配安阳的各项治理权。

  善青成为安阳的都指挥,计无咎将三个自卫团巧妙地打散,使得指挥权落到善青和她系的人手中,而行政和财权虽然落入亚多尼他们的手中,但他巧妙地威逼利诱,让得到权力的人大多倒向叶天龙,这种分化手段让他们气得要命,可又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啊!如果他们知道昨天晚上的奇袭也是这个叫计无咎的参军所为,定会气得吐血。

  ※※※

  “天河新军那边的情况如何?”

  在计无咎将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叶天龙开始向他发问。

  “是的,”计无咎恭敬地回道:“是晨月夫人让卑职派人给天河新军的主将送了封信。她让卑职告诉大人,最迟今天下午,安阳地区的天河新军就会撤退。”

  果然,在中午的时候,探马回来报告,天河新军的大队人马开始拔营撤退了。叶天龙不觉大奇,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晨月给伊思送去的信只有句话:“两虎相争,必有伤!”

  "139"

  在盖纳城下会合了另外两路大军的鹰扬军团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到达城下的左右两路军队看起来是如此的疲惫不堪,似乎是经历了连场的大战。但海鹰扬却知道除了他的鹰扬军团在中途遭遇武安军的顽强抵抗外,左右两路的法斯特军并没有遇到什么明显的军事抵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鹰扬军团的每个将士心中不免存了个老大的疑团。

  当了解到左右两路军队的遭遇之后,海鹰扬的心中升起了丝不安的感觉。武安军的行动有些奇怪。

  坚壁清野,历来是个国家抵抗外来军队入侵的不二法门,武安军会采取这样的措施,海鹰扬点也不怀疑,而且也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武安军除了坚壁清野之外,还对法斯特的左右两路军队进行了持续不断的马蚤扰战术,在他们的行军路上不时会冒出两枝武安的游击部队,趁着夜色打了就跑,闹得法斯特军士兵是夜数惊。

  不但如此,武安军还在沿途的水井中下毒,利用各种方法在法斯特军中投毒,使得法斯特军士兵人人自危,几乎不敢碰武安境内的任何东西。他们想正式和敌人打仗,却根本找不到个武安的正规军,满满的斗志面对看不见的敌人也是无计可施。

  慢慢的,法斯特军从将军到士兵都陷入了种疲惫不堪的境地,但他们只有坚持下去,到达盖纳和海鹰扬的鹰扬军团会合,只要攻克武安的重镇盖纳,打开通向武安国都的大门,早日打垮武安军的主力部队,攻占武安的国都,那么这些抵抗力量便会因为失去有力的组织,而自然消亡。

  “其中有古怪!”海鹰扬的脑海中闪过个疑问,武安军的马蚤扰战术为什么独独放过了自己的鹰扬军团,只是将目标锁定在左右两路法斯特军队身上呢?而且只有自己的鹰扬军团遭遇了武安正规军的抵抗,其他两路的军队虽然倍受马蚤扰,但是行军进程却是没有受到多少延误。

  “是分而食之,各个击破吗?”

  海鹰扬的脑中不住盘算着,如果自己的军团在半途被武安军挡住了,那么先到达盖纳城下的左右两路大军将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呢?武安军为什么不在左右两路军队没有会合之前就先集中兵力攻击路呢?

  特别是左右两路军队所遇到的千奇百怪的施毒术,这不禁让海鹰扬的心中浮起了个不为人知的名字。

  能够如此自如的使用毒术来对付军队的,在海鹰扬的记忆中只有个名字,那就是号称大陆五大隐流之的“毒门”,当年“毒门”的第高手“毒皇”在大陆横行时,即使面对十万大军依然毫无惧色,使得“毒门”的名声轰动时。当时诸国的众多高手均死在他的手下,只是后来不知为何销声匿迹,连带著“毒门”也好像声势大减,直到现在,只有在某些隐秘的场合中,才可以听到关于“毒门”的些事迹。

  经过对当时事件的反复盘问,海鹰扬可以肯定其中有“毒门”的人参与,因为其中某些手法是“毒门”特有的施毒术。

  “大人,这个地方有些不太对啊!”

  负责扎营布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