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会很大的,可以说对于我们来说,是点也不合算。”

  “说下去!”叶天龙的眼睛闪闪发光,慢慢点头道。

  “而且张烈的求援信号已经发出,天河新军两地的援军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赶回大营。张烈能够在我们突袭大营的时候,马上决定退守中军营地,而不是撤退到松安,或者到安阳和他的大军会合。他定有这样的打算,以自己的中军为诱饵,引诱我们攻击,拖住我们,等到两地的天河新军赶到,到那个时候,张烈他们在中间,外面有近十万的天河新军,我们这么点人马,真是连骨头都不会剩下点了。”

  席话说得众人都是有些心惊,仔细想想还真是有这样的可能性存在。松安镇距离天河新军的大营有百里,但安阳离这里却不到五十里,如果天河新军是采用急行军的速度,那么不用二个时辰就可以到达。

  “所以,依下官的看法,见好就收!我们已经给了天河新军次沉重的打击,只要我们持续给天河新军定的压力,他们就无法对安阳投入大量的兵力,对于安阳的守军来说,也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现在的主动性握在我们的手中,只要寻机再给天河新军几次这样的打击,自然就可以将他们击溃了。”

  叶天龙身边的诸位将领也纷纷点头,计无咎提出的计划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现在的局势下面,采用这样的办法是最恰当的。

  为了更加说明自己的方案,计无咎又道:“我们和天河新军的兵力相差悬殊,根据情报分析可知,现在的天河新军拥有不少于二十万的军队,而我们整个军团才二万三千百名士兵,在兵力上有接近十倍的差距,如果想战就打垮天河新军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努力在天河新军庞大的身躯上多划几刀,让它慢慢地衰弱下去,就像是只狮子再强大,但落入狼口中,终会因失血过多而毙命。”

  众将士缓缓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到自己的主将叶天龙的身上,等待他下命令。

  “难道就这样撤退吗?”

  叶天龙的手慢慢摸上了系在背后的剑鞘,这是青峰战中唯留下来的物品了。可以说柳琴儿也就是只有留下了这样件可以让叶天龙想起青峰山神剑之争的东西,所以现在叶天龙将这把剑鞘带在身边,时时提醒着自己。

  “不,当然不是这样。”

  计无咎的脸上泛起了丝可怕的微笑,永远是发青的脸庞在火光下面看起来也增添了丝血色。

  “我们可以在烧毁大营之后,在从安阳前线过来的天河新军他们的行军路上等候他们的大驾。”

  众将不禁会心笑,这个脸色发青的家伙倒是真的很可怕,想起从安阳方向过来的天河新军匆匆忙忙赶回来,却不想会在路上受到伏击,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定非常有趣。

  范铜更是咧着大嘴,粗豪地笑道:“然后给他们这些王八蛋些惊喜,对吗?我们的军师大人。”

  “完全正确!”

  计无咎说罢,转而望向叶天龙,道:“大人,请速下命令吧,时机不等人啊!”

  “我不甘心!”

  叶天龙猛地攅起头来,眼中闪动是让人心寒的怒色。

  “这样白白放过张烈这个混蛋,我怎么会甘心呢?”

  说着,叶天龙拔出了腰间的神器烈火剑,冷声说道:“我已经发誓要让在青峰山向琴儿她们动过手的混蛋全部死无葬身之地,现在就有这样的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的。”

  “大人!”计无咎发急道:“要对付张烈,以后机会有的是,我们和天河新军的战斗还有很多的机会,如果我们在这里耽误太多的时间,可能反而会落入敌人的反包围之中。”

  但计无咎的苦心没有得到他的主帅同意,叶天龙依然十分固执。

  “我今天定要杀入张烈的中军营!”

  说话的时候,叶天龙的眼睛落到站在身边的龙灵儿身上,后者给了他个深深的眼神。站在身边的辛西雅这时也出声道:“公子,就让我们姐妹打头阵,定为您打开敌人的防御。”了解到主人何以如此固执,想起了青峰山的神剑之争,想起了素来与自己交好的柳琴儿,使得这向来缺乏情绪波动的女神战士,也起了前所未有的杀机。

  “好!”叶天龙的眼中立时神光大盛,转首对站在旁的将领发令。

  “董国,你带人立刻将这里所有的营帐都点上火!”

  “范铜,你带你的部下从正面冲击张烈的中军营,所有得到的东西全部归他们所有,不需要上交。”

  “是!”被点名的两个将领都是行了个礼,应声而去着手行动了。

  叶天龙如此决断的命令,让计无咎根本没有办法反对,只有在心中暗自叹息。但叶天龙马上就向他下令了,让他带着剩下的士兵在向张烈的中军营发动次佯攻之后,马上前往道上设伏,等候从安阳过来的天河新军。

  “大人,您要做什么呢?”

  计无咎领命之后,望着叶天龙问道。

  “我要亲自杀入张烈的中军营!”

  叶天龙的口气让计无咎不禁打了个冷战,他突然间想起当日他带着千余名的山贼伏击叶天龙的时候,那个时候山贼们还穿着刀枪不入的魔法宝甲,但最后还是败涂地。也正是那个时候,他从叶天龙的身上看到了种惊人的气势,种莫可抵御的霸主之气。而现在,他又从叶天龙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气势。

  计无咎无声地向叶天龙行礼,然后转身开始向身边的传令兵下达命令。

  "134"

  站在中军营地的箭楼上,张烈看着法斯特的士兵在自己的前面慢慢列成阵势,是三个步兵的方阵,用的是攻坚的刀斧手,身披重甲,甚至连头脸也全部藏在盔甲里面,只有露出双眼睛。

  套在皮手套的手举起了盾牌,顶在自己的头顶上,另外只手握紧武器,法斯特的士兵口中发出呐喊声,开始缓缓地向天河新军的中军营地发动攻势。

  “他们难道真的要攻击营地吗?”

  张烈的心中有些怀疑,如果照法斯特军前面的表现看来,他们的军中有非常优秀的将领,应该可以看出自己据守中军营地的目的,这个时候见好就收是最佳的选择。

  “还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在援军到达之前攻下我的中军营地吗?”张烈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奇怪,好像没有看到叶天龙和他那些可怕的女护卫?”

  蓦然心头跳,张烈转身大声说道:“你们小心!叶天龙他们可能会从另方面偷袭,留心查看!!”

  下面的护帐勇士齐齐应了声,早从伫列中飞跃出数十条身影,登上四面的大车车顶,使足了目力,四下里观看。

  “大帅,法斯特军他们在放火烧我们的物资啊!”

  个勇士急声叫道,他正看到法斯特的骑兵手拿着火把,在自己的大营中四下宾士,将所有可以点燃的物资全部点上火。

  “该死的!”张烈也是暗中咬牙切齿,这些物资可是他花不少的心血。

  身边的阳峰沉沉地说道:“叶天龙实在狠毒啊!看,他们正是用我们的攻坚器具来攻击我们了!”

  张烈早已看得分明,三个方阵的法斯特军步兵正推着天河新军建造的冲车往中军营地过来。这些冲车是天河新军刚刚制造的,还没有来得及运送到安阳的前线,现在倒成了法斯特军用来攻击自己的利器,这种授人于柄的感觉真是让他们啼笑皆非。

  “给我放火箭!”张烈厉声喝道,用来对付城墙的冲车威力是相当可怕的,自己中军营的防御能力绝对不如城墙,可经受不起冲车的几下冲撞。

  不用张烈说,中军营中的天河新军早已有了这样的觉悟,每个守在车顶和箭楼的士兵都是拼命地发射火箭,绝对不可让法斯特军的士兵靠近中军营。

  ※※※

  这时候,另外个方面的范铜也已经指挥着手下的士兵向天河新军的中军营发起冲锋,同样用的是天河新军制造的攻坚器具,不过不是冲车,而是种外面用数层生牛皮包裹,里面是木架撑起来,可以藏十多个人的蒙冲。

  “糟糕!”受命转到这面来指挥防御的阳峰暗暗叫苦,因为中军营中没有准备滚木擂石,而这种蒙冲上面所蒙的数层生牛皮可以让任何的箭失去作用。

  没有办法了,阳峰只有将原本作为冲击力量的千中军铁骑护卫军抽出半,用来加强防守。五百名铁骑护卫军领命下马,将手中的武器换成短兵相接的近战武器,守卫在营地的边上,等候法斯特军的靠近。

  随着法斯特军三个步兵方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天河新军的火箭更加的密集,雨点般的火箭将中军营前的这块地方映得亮如白昼。但法斯特军的步伐却是十分的缓慢,从发起冲锋到现在,才刚刚进入弓箭最有威力的距离。

  天河新军的士兵正想着如何让弓箭大发威力,好好地给法斯特军次打击。就在这个时候,三个方阵的步兵齐齐停下了脚步,推行在前头的冲车早已被特别对准它的火箭引燃,变成团缓缓移动的火。

  “他们要干什么?”

  天河新军的士兵不由得愣,只见从步兵方阵后面急速冲过来数列的弓箭手,阵猛烈的火箭如雨点般的落到中军营中,给天河新军造成不小的损失。

  在天河新军的士兵用火箭还击之前,在三个方阵的法斯特步兵掩护下,天龙军团的弓箭手已经列队退了下去,然后是步兵方阵快速地往后退,迅速脱离了天河新军的弓箭攻击范围。

  ※※※

  董国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千的骑兵和大队的步兵会合在起,在计无咎的统领下去迎接他们下个敌人了。方才这些步兵方阵和弓箭手的攻击,都是计无咎故意弄出来给张烈看的,好分掉张烈的注意力。因为他知道无法改变叶天龙的行动,便尽可能的给叶天龙制造些机会。

  而计无咎这样声势浩大的攻势也的确让张烈和他的天河新军紧张了好阵,可以说天河新军很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边。因为不管是从声势,还是兵力来看,计无咎这边都是最为庞大的。

  更是因为叶天龙的帅旗也在这边,张烈判定这边是叶天龙攻击的主要方向,所以守卫中军营的大部分天河新军士兵就被他布在这边了。

  看着面前的法斯特军的士兵列队扬长而去,天河新军士兵的心中阵纳闷,刚刚这下张牙舞爪的举动,难道只是法斯特军士兵在虚张声势吗?

  在另外面,范铜带领着二千的雇佣战士在蒙冲的掩护下,已经靠近了天河新军的中军营,正在越过壕沟。虽然他们的头上是天河新军阵阵的箭雨,但有了蒙冲的掩护,基本上是没有多少的伤亡。

  对于范铜所率领的雇佣兵来说,尽可能的接近敌人,与敌人展开短兵格斗才是最好的办法。加上范铜所宣布的叶天龙关于处理敌人中军营战利品的命令更是让他们十分兴奋,无形中,每个人的劲头都大了不少。虽然现在他们归入叶天龙的天龙军团,但为钱而战的血液依然流在他们的身上,因此主帅这样的命令对于他们来说,不亚于是针强心剂。

  看着法斯特军士兵越来越近的身影,从阳峰开始的每个天河新军士兵都不由自主地紧了下自己手中的武器,不少人下意识地伸舌头舔了下自己的嘴唇。场血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吃不准面前法斯特军这样的行动究竟是真正的撤退还是故弄玄虚,而且在张烈的心中,后者的份量还要重许多。来是之前法斯特军虚虚实实的行动让他感到难以琢磨,深知在叶天龙的帐下有谋略很高的人在,因此对于法斯特军的举动都不可掉以轻心;二来则是范铜和他部下在另外个方向的攻击,无论如何,叶天龙应该不会仅仅就用这么点的兵力来攻击自己防御相当完备的中军营。

  所以,张烈边告诫自己的部下不可放松对这边的警惕,边带着部分士兵往阳峰所防御的那个方向增援。

  这时候,整个天河新军的大营已经陷入片火海之中,烈焰冲天,阵阵的浓烟不住地扩散在空中,使得双方的视线都受到了定的影响。

  “是叶天龙那些雇佣兵吗?”

  张烈到了阳峰的身边,观察了下法斯特军的行动,随后便向阳峰说道。

  “不错,正是叶天龙在洛美城招募的雇佣兵。”阳峰点头道,他从雇佣兵的行动中已经看出这些人的来历,因为雇佣兵的作战风格不会像正规军那样,雇佣兵最擅长的还是散兵战术,因此他们的阵容总是显得有些散。

  “如果和这些家伙交手,倒是比较麻烦啊!”

  张烈的眉头微微皱,论到个人的战力,应该说雇佣兵是远在天河新军的士兵之上,旦形成混战的局面,以小组战为主的战斗中,雇佣兵定会给天河新军很大的打击。

  “让护卫军出去冲下吧!”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雇佣兵,张烈的视线落到正站在雇佣兵伫列中的范铜,他那巨大的身材足以在任何地方都成为瞩目的物件,而且他流露出来的那股慑人气势绝对有让人不战而溃的感觉。

  “只有这样了,绝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松地靠近我们的阵脚。”阳峰不假思索地说道:“而且应该让护帐勇士过来了,如果短兵相接的话,他们的实力是可以战胜这些雇佣兵的。”

  张烈马上命令传令兵将自己的命令传下去,早已在待命的三百护帐勇士在他们的队长济尔默的带领下飞快地移动到这边。

  中军营当中的空地上,五百名铁骑护卫军披挂整齐,头戴飞翅掩耳的铜头盔,护心镜鱼鳞甲,铁腕臂套,方形盾牌挂在战马的侧边,手中提支长杆的斩马刀,就连战马的胸腹上也被挂了软甲用来防箭。

  往日里由千名铁骑护卫军拱卫着张烈的中军营,非常的威风,而且他们的冲击力的确是非常惊人的,张烈经常是将他们作为攻击敌人的最后武器,当他们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往往可以下子打开局面,将对方的阵脚冲乱。

  这些杀气重重的铁骑,装备十分精良,纪律严明,行动整齐!他们都是天河新军精锐中的精锐。

  听到传令兵传来的命令,这些护卫军身上那好战的血液马上起来,负责指挥护卫军的吉特将手举,大声喝道:“下面甲!”

  五百名护卫军齐声应诺,同时伸手拉下了脸上的面甲,动作整齐划,显得训练有素。

  现在就等中军营的营门开,这些铁骑就可以放马冲杀了。

  “这边有敌人靠近!!”

  从他们身后的座箭楼上传来了个天河新军士兵的喊叫声。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遭受攻击的面,这边留守的士兵也被满天的浓烟迷惑了视线,所以他们没有注意到有数小队的法斯特士兵已经接近了中军营地。这时他们纷纷从地上长身而起,直扑面前的天河新军。

  “不好!”

  张烈猛醒,他边朝这边飞驰,边大声下令,让原本在东面防备那些法斯特军去而复返的士兵火速赶到西边。

  ※※※

  道矫健的身影从天河新军中军营地的西北角腾空而起,身形娇小玲珑,却疾如闪电。正是龙灵儿,比她慢步的是叶天龙,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是辛西雅这些女神战士。

  惊呼声中,匆忙间赶过来的天河新军士兵和原先守在这个方向的士兵连忙朝他们射去密集的箭,但射来的箭雨还没有到龙灵儿的身前,只见她双手盘,团青气暴涨。可力贯重甲的箭雨好像是被阵狂风吹走,下子便向四下里飞散。

  这手足以让天河新军的士兵目瞪口呆了,他们根本连第二箭都还没有来得及搭上弓弦,龙灵儿已经当先落到车顶上,双手分,惨叫声起,她身边的三个天河新军士兵飞身跌下车顶。

  随后落下的叶天龙烈火剑挥,颗脑袋飞起,接着剑势展,直奔天河新军的士兵杀去。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施展她们手中的飞电标枪,好似十数尊来自异世界的杀神般锐不可当,杀得天河新军的士兵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就在张烈的两个起落之间,西北角的缺口已经被叶天龙和他的部下打开了,简直可以用挡着披靡来形容叶天龙他们的攻击。原先守在西北角的数十名天河新军的士兵没有个可以挡住他们的招,眨眼间全部变成地上没有生命的尸体。

  碎裂的尸体,飞溅的鲜血,和天河新军士兵的惨叫声交织成场上最震撼人心的幕。

  缺口开,后面数百名近卫团的战士蜂拥而至,自从和青峰山的山贼战后,近卫团的战士已经摸到了点在战斗中应用倩公主所教魔法的门道,因此他们每个人都像上次样,召唤战神的神圣之力,使得自己的实力得以成倍地加强。

  赶来增援的天河新军士兵正好和叶天龙的近卫团对上了。方想杀退敌人,将这个缺口堵起来,方是想继续将这个缺口扩大。双方都是怒眼圆睁,杀气冲天。

  “杀!”

  近卫团的战士侧身扬盾,迎接了天河新军手中的斩马刀下狠击。

  瞬间,“当当当”的巨响声是响成片。

  近卫团的战士开声吐气,手中的短剑从盾牌下面现出,光芒璀璨,冷电惊心。

  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和近卫团战士交手的天河新军士兵齐齐中招,剑起之处已是血肉横飞,倒下的时候已经变成具尸体。

  刚刚和龙灵儿对了招的张烈发现自己的武技竟然在这个美丽少女之下,难以置信的他时无法挡住龙灵儿的下招,只有连连退步。视线余光正好看到这样的幕,对于叶天龙的近卫团战士拥有如此的战力,不禁心头更是凉,第次在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

  这时,在中军营待命的铁骑护卫军掉转马头,朝这边冲杀过来。但因为这边地方不大,加上天河新军士兵和近卫团战士已经战成团,让铁骑的强大冲击力减色不少。不过由于他们的加入,天河新军的实力顿涨,在士兵的数目上也占得些优势,让叶天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