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被打开,强烈燃烧的火焰就转变为不可抑制的欲望,尤那亚转身望向辛蒂和星娅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

  “你们两个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动手啊!”

  辛蒂和星娅先是愣,马上就泛起了会意的喜色。她们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同时点点头,突然向身边的公孙大娘发难。

  “你们这是干什么?”

  突然间被辛蒂和星娅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从左右抓住自己的手臂,公孙大娘有些慌张地问道。

  辛蒂和星娅同声笑道:“你不知道?”她们的笑容含着某种不怀好意的内涵。

  “不要!我不要啊”

  公孙大娘猛的惊,这样的笑容和这样的动作让她想起了接受尤那亚施行邪恶蛊术时的遭遇,那时的经历让她感到十分痛苦。

  “你已经发誓作我的女奴,难道你忘记了吗?”

  尤那亚慢慢走近公孙大娘,到了她的跟前,毫不客气地说道。

  “请不要这样说了!!”

  公孙大娘的眼睛猛的睁大,尤那亚的话好像针样刺入她的心,她的骨。

  “到了这个时候,你已经没有选择了!”尤那亚的脸上浮起了足以让无数女子神魂颠倒,却让公孙大娘从心底泛起恶寒的笑容,无情地宣布道。

  然后,他又凑到公孙大娘的耳边,低声却是相当清楚地说道:“你口里这样说,心里却是另外种想法。难道每次到最后,你都不是非常享受的吗?”

  “我不是不是”

  公孙大娘无力地反驳着,却更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但最终她也没有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话来,因为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话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哼,你只是个表面上高傲华贵,内心却是滛荡无耻的贱人!”

  尤那亚的话无情在公孙大娘的耳朵里面响起,让公孙大娘的身心陷入地狱般的煎熬:“而我只不过是将你外面的那层伪装剥落而已。”

  “你你说得太过分!”

  公孙大娘的俏脸涨得通红,然而此刻她身上的装束和脸上艳丽的化妆,使得她看起来更加的妖艳,但多年名门的教养,又让她在举手投足之间不经意地流露出名门闺秀的气质。

  妖艳和华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能在公孙大娘巧妙地融为体,绝对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这也是让尤那亚深感意外的事情。

  “这个女人真是个异数!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她都是十分的完美,而我却是她的拥有者。我可以任意地处置她!”

  想到这里,尤那亚再也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火焰,伸手把扯掉了公孙大娘上半身那件半遮半掩的细网眼胸甲,对温润的软玉立刻跃而出,在空中颤颤巍巍,尽力展现它的美丽。

  公孙大娘仅仅发出了声惊叫声,尤那亚的手已经握上了娇嫩如粉的玉峰。

  “哼,才几天没有碰你,居然又大了不少啊!”

  敏感的酥胸嫩蕾处被人这样的玩弄,还要听到这样的话,公孙大娘的俏脸好像是火烧样的滚烫。

  更加让她感到悲哀的是,她的身体并不拒绝尤那亚这样的举动,相反的,还顺着他的动作迎合,肉体的兴奋让她迷惑,让她害怕。

  “我这是怎么啦?难道我真的是如他说的那样吗?”

  尤那亚稍微的挑逗拨弄,就让她几乎完全迷失在情欲的浪涛里,不过她还是勉强作出了最后的挣扎。

  “不要不要在这里好吗?”

  “哼,每次你都这样说,到最后还不是样?”

  尤那亚毫不客气地说道,同时将头埋入她温润高挺的胸怀里,上下其手。

  难以言状的情冲击让公孙大娘再也说不出话来,尤那亚的举动完全掌握了她的感觉和需要。

  公孙大娘被辛蒂和星娅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夹在当中,全身的功力好像全部消失了般,除了不时含糊不清的呻吟之外,任由尤那亚的轻薄。

  看到公孙大娘渐渐迷失在情欲之中,尤那亚无比的得意,公孙大娘的心灵终于被那邪恶的蛊术侵入,他的苦心和种种手段终于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当公孙大娘的肉体背叛成为习惯之后,她将永远无法逃脱自己的掌控。

  “你很快乐,是吗?”尤那亚突然停下手来:“你还没有接受惩罚呢,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公孙大娘好像被盆冷水浇头,对于自己刚才的表现,她感到十分的羞愧,被逼无奈受到蹂躏,和自己主动享受情欲,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

  可自己刚刚的情况,实在是无法向深爱的丈夫交待。

  “你是不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尤那亚的双手各抓住座晶莹温润的玉峰,那上面嫣红的点已经翘首以待,正发出诱人的光泽。

  公孙大娘有些狼狈地转过头去,她实在无法接受自己的身体居然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

  为了让自己身上的火焰能够熄灭,她开始回忆自己的爱人,可是让她感到害怕的是,不管她如何努力地去回忆,爱人的脸在她的心中却依然有些模糊不清。

  “你难道还会不好意思?”尤那亚的话让公孙大娘感到寒毛直立:“我要给你戴上||乳||环作为惩罚,让你看它就会想起自己的身份,提醒自己不再犯错误!”

  刹那间,公孙大娘恨不得马上转身从这个男人身边逃开,可是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将她牢牢地夹在中间,两具丰满的女体紧紧贴着她,同样柔滑如丝的肌肤在轻轻地厮磨着,还有两只手在她的身上慢慢地游走,恰到好处的力度,极富技巧的挑逗让她的全身发热,双腿发软。

  终于,公孙大娘紧紧夹住的双腿松开了,只温软的素手滑进了大腿之间,指尖在幼嫩的肌肤上轻轻地划过,让公孙大娘不由自主地全身紧。

  “啊!”声娇呼,公孙大娘的花园顿告失守。

  随着手指的舞蹈,她的声音颤抖,呼吸急促,美丽的脸庞上冒出了汗珠,眼光也变得妖媚起来。

  就在公孙大娘心神俱颤之际,阵剧痛从她敏感的酥胸传来,顿时股奇异的感觉填满她的五脏六腑,如电流击中的感觉让她的全身僵硬,她开始不停地尖叫。

  半晌,她的身子好像泄气的皮球般软了下去,口中不住地喘气,无神的眼光落到自己的酥胸,在那两点娇嫩迷人的嫣红上面赫然穿着两枝金针,闪动着光泽的针尖上正凝聚着滴让人心颤的血珠。

  “你刚才夹得真紧啊!”耳边传来辛蒂火热的呼吸,接着将她的手指伸到眼前慢慢摇晃着,纤细修长的手指反射着晶莹的光芒,公孙大娘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后面。

  细金打造的||乳||环,散发出金色的光泽,上面有镂空的花纹,手工的精细让人叹为观止,而且下面还垂挂着泪珠形的宝石,深蓝的颜色散发出大海的光泽,这样对||乳||环绝对是价值连城,当它们挂在美丽的女人身上,衬着嫣红的两点,雪白丰挺的玉峰,没有个人不会为之发呆。

  公孙大娘眼神凄迷地望着身前这对随着自己的呼吸正微微颤动的||乳||环。尤那亚满意地从她的身边退开了数步,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浑身竟然会散发出种惊人的艳丽光泽,而她的神情中又带有淡淡的哀怨。

  “现在让我看看公孙世家举世无双的舞蹈吧!”

  尤那亚的声音中带着种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感,让人感觉到是从缺少水份的喉咙里面发出来般。

  看着眼前慢慢舞动的女人,如雪的肌肤如云的秀发,不时闪耀的金色光芒,以及凄迷的眼神,所有的切带给尤那亚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把搂过身边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恶形恶相起来,粗暴的动作让她们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弄得性起,尤那亚抓过旁的公孙大娘,放在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身上,自己再压上去,同时责打着身下的邪恶女神战士。

  在天堂和地狱的边缘徘徊的公孙大娘,身心陷入了火热的境地,原本深深刻在心中,爱人的那张脸越来越模糊了。

  在迷乱的尽头,她的眼角流下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

  敲门声惊醒了沉思之中的叶天龙,他抬起头来,问道:“谁啊?”

  “是我!”于凤舞的声音在什么时候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悦耳,推门进来的她,手中拿着把剑鞘:“这是琴妹舍命得来的,你好好地收起来吧!”

  叶天龙的心神震,猛的抬起头来,望向于凤舞的绝世娇容。

  “我知道你很会伤心,但我想你应该要面对这件事!”

  于凤舞的脸上有了丝飘忽的神情:“琴妹最后也算是死在圣魔神剑之下,现在圣魔神剑已经不知所踪,只有这个剑鞘留下来,你”

  叶天龙突然把抓过剑鞘,正要用力丢开的时候,猛然间从剑鞘上传来阵非常熟悉的感觉,好像这个剑鞘是他多年的老朋友。

  叶天龙不禁大奇,他沉心静气,神意贯注于剑鞘,顿时身躯猛地震。

  “出了什么事情啊?”于凤舞连忙追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叶天龙摇摇头,他投入剑鞘的神意居然被完全吸收,这是种非常难以想像的事情。

  叶天龙仔细观看手中的这个剑鞘,平淡无奇的剑鞘上没有丝毫的装饰品,暗黑的色泽,根本看不出它会是圣魔神剑的剑鞘。

  但叶天龙的心神越是投入这剑鞘,他就越发感受到从里面传出来的讯息,似乎这剑鞘在向他发出心灵的感应,好像要告诉他什么东西样。

  时间,叶天龙不觉盯着剑鞘看呆了,直到于凤舞轻轻推他的肩膀,这才回过神来。

  “大家都在外面等你,就缺你个人了!”

  因为明天早就要出发,所以叶天龙是连夜举行了柳琴儿的丧事,切按照最隆重的方式进行,在任丘城里的东督府所有的将领全部出席,就连天龙军团的每个士兵全部扎上了白色的布条。

  拜完灵堂,尚奇允带着三千士兵匆匆离开了任丘城。

  半夜的时候,任丘城下起了今年的第场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将整座任丘城变成了白色的世界,也掩盖了所有的东西,无论是好的坏的,丑的美的,整个大地变得如此的纯洁无瑕,如初生的婴儿。

  "132"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青州安阳地区。

  天空中依然飘着雪花,但比起昨天来已经小了许多,大地上片白茫茫,远处的山川和近处的田野全部覆盖着洁白的冬雪,看上去是如此的宁静安详。

  条不大的官道横亘南北,这些天来安阳地区正受到天河新军的猛烈围攻,战事十分激烈,所以这条官道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个旅客。

  从南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蹄声,有大批的健马从南面的山那边转过来。马蹄踩过了道上的积雪,让好好的官道变得泥泞起来。

  枝百余人的骑兵队无比轻松地驰来,每个骑兵的脸上都洋溢着漫不经心的神情,他们的身上穿着的是普通游骑兵的装束,只有件极普通的护身短甲,形如背心,仅仅护住身躯和腹部,手脚头部都是暴露在外。从这些骑兵身上的短甲上所绘的图案可以看出他们正是属于天河新军的士兵。

  这些负责在大军周边巡哨的天河新军的游骑兵他们并不急于赶路,只是以种松散的队形策马徐行,不时还相互间聊上几句话。现在这个地方距离安阳镇只有二十里的路程,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安阳前线的大军片刻之间便可赶到,可以说是在天河新军可控制的势力范围之内,因此这些天河新军的游骑兵十分放心。

  空中飞舞的雪花越来越小,已经是近午时分了。

  “你们听说了没有啊?”个游骑兵向他身边的同伴说道,“据说叶天龙的军队已经从任丘出发了。”

  “来干什么呢?”身边的同伴撇了撇嘴巴,“他手下才二万多点的法斯特新兵,来跟我们大营的十万精兵较量吗?那还不是以卵投石吗?”

  “不错,不错!”身后的个游骑兵介面道,“秦将军他们的大军正在攻打任丘的台顿镇,叶天龙他们去救那边都来不及,怎?可能到安阳来呢?”

  “我听头说,大帅已经发话了,要我们大家这两天小心点,叶天龙的军队很可能会来安阳的。”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队长突然扭头道,“你们这些混蛋不要太放松了,说不定啊,法斯特军已经到达我们身边了!”

  “如果这样最好了,我们就可以立次大功。”最先说话的那个游骑兵兴致勃勃地说道,“我看他们是没有这个胆子,敢深入安阳来和我们大军较量。”

  “就是,像以前那些法斯特的士兵,还没有接战,就已经向后退了。”

  “队长,你看那是什么!!”直跟在后面没有说话的个游骑兵突然发声。

  几个谈兴正浓的游骑兵顺着发话的同伴所指的方向望去,在他们的侧前方三百步的距离处,不知何时冒出了骑人影。

  是名顶盔戴甲的骑士,就这样孤零零地站立着,动不动。晶莹的雪花正在他的头上随风飞舞,从天河新军的游骑兵这边看过去,视线有些模糊不清,但可以看得出是红色的盔甲,胯下的战马也是火红的?色,神骏非凡。他的手中提着枝通体火红色的长枪。

  雪白的天地之间,这样位火红色的骑士卓然而立,好似团静静的火焰般。

  “应该不是自己的友军吧?”队长的口气有些迟疑,但面前只有这样个骑士,说是敌人也好像有些怪异。

  骑士开始动了,马蹄踏雪的声音清晰地传进这些游骑兵的耳中。

  步,两步,三步。

  “是法斯特的骑兵!!”

  游骑兵的队长的眼神变,他已经看清楚这个骑士的盔甲形状,双肩头飞挑的铁翅护肩正是法斯特骑兵最明显的标志。

  “就个落单的法斯特骑兵居然敢挑战我们!!”

  游骑兵队长身边早已冲出数骑士兵,各自挥舞着手中的斩马刀,直奔对手而去。

  “笨蛋!!”游骑兵的队长忍不住大骂道,这样的情势之下,在本方的势力范围之内突然间出现法斯特的骑兵,绝对不会是件简单的事情。

  那几个天河新军的游骑兵还没有冲出五十步,只见那个全身火红的骑士手中的长枪引,从他的两边树林中涌出了数十名骑兵,火红色的盔甲有如在雪地上跳动的火焰般。

  三十步的距离,这三十名骑兵眨眼之间已经到那个骑士的身边,没有丝毫混乱地列成队形,数十张军弓全部朝这边张开了,矢尖的闪光刺目,透出不详的味道。

  那些冲得太快的天河新军游骑兵顿时大惊失色,猛地带马急停,让他们这几个人往数十张军弓组成的阵里硬冲,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这种法斯特士兵所配置的军弓,力量虽然是轻了些,但坚牢管用,携行方便,如果以全力发射,在二百步之内,可贯普通皮革制的护身甲。要是射中重装部队士兵所穿的铁叶甲的缝隙,同样可以致命。

  “冲上来!给你们个痛快!!”

  当头的那个火红色骑士沉声喝道,“我,法斯特东督府副将庆计!”

  游骑兵的队长心头猛地跳,左手上扬,道旗花势如流星,直奔天际。这是天河新军的示警信号,每队外派巡哨的游骑兵都要随身携带,以便在发现敌人时可以马上告知大营。

  信号发出,队长也没有多停留,火速打马回旋,口中大喝道:“撤退!!”

  为时已晚,无数的法斯特骑兵已经从四下围了上来,长枪如林,将这枝游骑兵压在当中,根本没有突围的机会。

  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

  合著雪花的箭排空而来,鹰翎啸风声有如死神般在游骑兵他们的上空歌唱,歌颂死亡。

  “啊”

  首当其冲的几个游骑兵从马上落下,接着不断有游骑兵落马。

  冲锋的长啸与杀声震耳,游骑兵们拔刀向法斯特的骑兵阵营冲。只有靠近法斯特的骑兵,才可以避开弓箭的攻击,拚个算个,死在弓箭下面是最亏的。

  游骑兵的队长拔刀冲向侧翼,那里正好有个斜坡,稍斜的坡,中间杂草与不足两尺高的灌木疏疏落落,不妨碍健马驰聘。而因?没有掩身的树林,法斯特的骑兵在这个方向的力量最弱了。

  连同身边五个游骑兵,游骑兵队长他们架开了两侧疾刺而来的长枪,全力朝斜坡突围而去。能够在这种情况之下做出这样的判断和行动,这个游骑兵队长的能力让正策马疾驰的庆计暗中点头。

  这几个游骑兵的实力委实不俗,不管是身手还是眼力都在般水准之上,两下冲刺,居然让他们冲过了重围困。

  庆计见状猛地夹胯下的战马,声长啸,道:“烈火,走!”

  马行如龙,真如道疾电,红光闪便到了游骑兵队长的前面。长枪抖,红色的枪尖吐出道赤红的闪电,在右侧的刀山几微空隙中突进,枪影乍隐乍现。

  右方那位游骑兵“呃”了声,马上的身形晃,再摇晃了两下,左肋下血涌肠流,向前然仆倒。战马前冲,将他带落马下。

  游骑兵的队长来不及策应,也根本没有想到要策应自己的同伴,战马前冲,刀光激旋而落。只要再冲过前面的法斯特骑兵,他就可以放马疾驰了。

  挡在他前面的名法斯特骑兵受到这样猛烈的次斩击,连人带马退开两步,攻击奏效,游骑兵队长提刀便冲。

  人影闪动,两枝长枪已经在前面组成了重重的网罗,点点的寒光直扑这个队长的面门。庆计也已经从斜刺里杀到,烈焰枪带着强烈的旋转真劲攻来,搅起满天的杀机。

  游骑兵队长的斩马刀接触到烈焰枪的真劲便觉得股大力传来,虎口热,斩马刀应声飞起,远出三尺以外。

  这时候,那前面的两枪正急速刺来,游骑兵队长心神俱颤,身不由己地从马上跌落下来,这才免去了毙命当场的后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