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前锋,全军进攻任丘持着不同的意见。

  “大帅的命令是,对任丘地区实行佯动,牵制叶天龙的部队,切等安阳三地的战事结束之后再做行动。”

  秦不悦地望了眼身边的参将,道:“我这不是在对任丘地区进行佯动,牵制叶天龙的部队吗?”

  参将感觉到了主将语气中的不悦,不再多说,但他在心中暗道:“什么叫做佯动都不知道,真是个粗人!”

  他在加入天河新军之前也算是个地方上的饱学之士,不安分守己的他为了获得更大的好处,才选择天河新军。

  而现在的天河新军中的主要将领,大多是出身井市的豪勇之士,对于他们这些在起事之后加入队伍的读书人是颇有微词的,甚至可以说是看不起这些人,认为他们是些投机分子。

  其实秦的心中也明白,张烈的初衷是让他对任丘地区进行马蚤扰的战术,派遣部队从各个方向对任丘地区进行小规模的进击,迫使叶天龙无法出兵救援安阳三地的自卫团。

  但是他在知道了叶天龙手中仅仅有二万多的人马,而且还是刚刚拼凑起来的杂牌军时,心中已经是非常看不起了,加上他的部队在刚刚的安阳战中大出风头,击溃了自卫团的主力队伍,自然是士气高涨。

  想到这点,秦不禁在心中暗暗咒骂,那些该死的中军大将,看到自己击溃了自卫团的主力,生怕自己会得到更大的功勋,进而超越他们的位置,所以急急忙忙将自己的部队调离了安阳的战场,让他们的嫡系部队实施安阳围攻战。

  “你们不让我得到更大的军功是吗?那么我偏偏要做到更好的给你们看看!”

  基于这样的心态,当事人才会全军出动,进击任丘,意图像击溃安阳的自卫团那样击溃叶天龙的军队,好进而占据整个任丘地区。

  “你们在对付好吃的果子时,我已经把最后的块好肉吃掉了!到那个时候,再看看你们是什么样的副嘴脸?”

  抱有这样想法的,不止是秦个人,还有在秦身后的某些人,他们都是被从安阳三地调走的天河新军。

  这些在天河新军起家时就起战斗的人们,战斗的意志和能力都是强大的,但对於越来越庞大的天河新军来说,他们却已经成为需要注意和排挤的类。

  驰马到了西顿镇的前面,秦看到的是法斯特军严密的防御,不禁暗自点头:“法斯特军的动作真是神速啊!”

  他挑选走西顿这条路也是经过番考虑的,因为这里向来少有人走,但是距离任丘城又是相当的近。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秦也没有别的选择,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士兵具有强大的攻击力,足以扫荡挡在路上的切敌人。

  ※※※

  左岛近站在高高的屋顶上,看到十分真切,天河新军的主将旗向西顿镇不断地移动而来,显然是敌人的大将到了。

  很快的,从主将旗下,飞驰出数匹快马,朝四面飞驰而去。

  “大家做好准备!”

  左岛近知道天河新军马上就要采取行动了,他从屋顶上跳下来,大声地发布各项命令,招呼手下的士兵做好应战的准备,并不时给他们鼓励。

  法斯特的士兵立刻弓上弦刀出鞘,后排的弓箭手将弓箭点上了火油,就等左岛近的声令下,即刻点火发射。

  大地在微微的震动,是天河新军的骑兵列队在冲刺,数千匹战马起奔驰的时候,场面相当惊人,尘土飞扬,风沙遮日。

  快要冲进法斯特士兵的射程之际,奔驰在前面的员将领猛地拉战马的缰绳,声厉喝,有如晴天霹雳,居然可以压过战马奔驰的蹄声,在战场上久久回荡。

  所有的战马齐被带住缰绳,震天的嘶叫声中,天河新军的这枝骑兵队整整齐齐地停在距离法斯特士兵箭之地外,让初上战场的法斯特士兵既是松了口气,又是暗自咬牙。

  在那个骑兵将领的带领下,十六名全副武装的骑士从天河新军的骑兵阵营中驰出,毫无所惧地接近法斯特士兵的营垒,直到百二十步的距离才停下来。

  左岛近不禁笑道:“乖乖,居然来示威了,我们出去和他们见个面吧!”

  营垒的大门打开,蹄声隆隆,左岛近带着六个近卫奔出营垒。他骑突前,身后六人雁翅排开,紧紧跟在后面。

  那个天河新军的骑兵将领冷眼看着左岛近向自己驰来,据鞍安坐,直待对方到了八十步左右,方搭上枝狼牙箭猛然引弓。

  “嗡”的声弦响,箭出似流星,破空飞行的厉啸声入耳,劲道出奇地凶猛。

  左岛近看得十分真切,箭破空而至,划出道略弯的降弧,直射自己的胸口。

  他拔出巨阙剑,胯下的战马斜冲数步,声脆响,箭被他用剑拨偏,战马仍向前驰去。

  他声长啸,突然放马向前狂冲,巨阙剑高举,映日生光,啸声震天,马后尘埃滚滚。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只有二十步的距离,战马转眼便到了。

  “慢来!”天河新军的骑兵将领骇然大叫,同时火速备战。但左岛近的战马已经冲至身边,光华耀目,巨阙剑有如闪电般的劈下来,没有任何的花巧,却是让对手避无可避。

  声的惨呼,剑落血起,接着是声天动地摇的砰然大震,和声可怕的健马悲呜。

  当战马扬起的烟尘落定,战场上的所有人全部惊呆了,那个天河新军的骑兵将领居然被法斯特的巨人将军剑劈成两半,而且是连胯下的战马也没有幸免。

  半天,战场上片肃静,跟随在天河新军骑兵将领身后的那些护卫全部感到阵毛骨悚然,勒马后退。

  他们知道自己的将领有多少的实力,可是居然连对方回合都没有挡住,下场又是这样的惨,极大的恐惧感在瞬间抓住了每个人的喉咙。

  法斯特的士兵则是士气大振,发出震天的喝彩声。

  他们很多人是第次看到左岛近的实力,在他们的眼中,此刻的左岛近简直有如尊战神立于战场。

  有道:“兵是将中威,将是兵中胆。”左岛近这下发威,让他手下的士兵豪情满怀。

  ※※※

  “这个笨蛋!!”

  立于本阵旗下的秦不由得大骂,本来是想让法斯特的士兵看看自己骑兵的威力,谁知道这个骑兵将领的举动反而使得法斯特的将军大展神威,从而在自己部下心中留下了强烈的影响,极大地挫伤了己方的士气。

  秦当机立断,下令骑兵发动攻势,争取先扳回局。

  号角声从本阵响起,原本有些不知所措的天河新军骑兵马上镇定下来,齐齐发出震天的呐喊声,开始放马发动攻势。

  蹄声如雷,震耳欲聋。天河新军的骑兵有如潮水般涌向法斯特的营垒。

  如果是初次上战场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能够不吓得双腿发软已经是很不错了。

  左岛近早已打马回撤,在奔入营垒的同时大声喝道:“准备发射!”他的大喝声让部下的心神定了不少。

  看到天河新军居然用骑兵冲击营垒,左岛近的嘴角泛起了丝冷笑,声令下,火矢如蝗,落入天河新军的阵中。

  箭之地的距离让战马冲击起来,可以说是转眼就到的,但不幸的是,法斯特在营垒前面暗设的壕沟和铁藜发生了作用。

  战马跑着跑着,突然软,陷入下面的壕沟里,有的则是踩上了被浮土掩盖的铁藜,战马立刻前蹄跪下,将马上的骑士飞抛而出。

  能够踏上正确道路的天河新军骑兵也不是非常好过,头上的飞矢不说,因为这个距离已经是发石机的射程了,人头大小的石头雨点般的落下来,砸得天河新军骑兵人仰马翻。

  没有想到法斯特军居然设了如此完备的防御体系,而且全是针对骑兵的攻击,这对于全部是野战轻装骑兵的天河新军骑兵来说,简直就是场灾难。

  能够冲到营垒前面的天河新军骑兵已经不多了,他们经受了阵弓箭的洗礼之后,赫然发现法斯特的营垒开,冲出了如林的长枪,是骑兵最为害怕的长枪阵。

  后面的天河新军骑兵看到这样的情况,已经纷纷勒马后退了。

  这时候从本阵下传出了阵阵画角的长鸣声,是退兵的命令,显然秦已经发觉再这样下去,他引以为傲的骑兵就要毁于旦了。

  左岛近见状马上大喝声,“举火发箭!!”

  身边早已有人点起火箭,朝天空斜向发射了三枝,红色的烟雾随着箭的飞行在空中画出道美丽的轨迹。

  早已在附近等候多时的庆计和他的枪骑兵们跃马而出,有如道红色的闪电疾扑向正忙着转身的天河新军骑兵。

  时机选得非常正确,当红色的枪骑兵出现在敌人的视野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天河新军骑兵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回击,庆计的枪骑兵好像利剑样直插敌人的阵中,骑兵的冲击简单而有效,所到之处敌人纷纷落马,溃不成军。

  在后面的秦看得面色铁青,急忙招呼预备队上去接应。

  可是骑兵已经被派上战场,当步兵赶上来的时候,庆计的枪骑兵已经冲杀了两个来回,将天河新军的骑兵杀得七零八落,只有凌零散散的骑兵能够顺利逃回到秦的本阵。

  看着红色的枪骑兵沿着安全的路线退入了法斯特的营垒,秦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他的五千骑兵就这么下已经报销了,这可是他在安阳三地取胜的法宝啊!

  气愤填膺的秦马上组织起第二波的攻击,这次是投入了手中所有的步兵,万名士兵在临时搭建的攻城器具掩护下,朝法斯特的营垒冲杀过来。

  天河新军是用当地的木材作成面面巨大的挡板,后面有两根木头撑起来,下面也有两根圆木作为底轴,这样来,士兵就可以躲在挡板的后面慢慢地推进,而且也可以探出路上的陷阱壕沟。

  左岛近看得也是暗自点头,天河新军中也有能人,知道行军打仗的章法,片刻的时间就想出了应对的法子,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

  天河新军的士兵冒着如雨的弓箭,慢慢向前推进,路上不断将发现的壕沟陷阱填平,渐渐地,他们开始加快脚步,因为法斯特的营垒就在眼前了。

  眼看就要到达法斯特的营垒了,三十步,二十步

  突然,道火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最后道壕沟的后面,法斯特的士兵埋下了深深的火线,这时被火矢引发,顿时引起冲天的大火,将天河新军手中的简易探道器具也点着了。

  天河新军的士兵见状,干脆抛开手中已经着火了的器具,在压下火势的同时,直接冲了过来,开始了第次攻打营垒的战斗。

  这是真正的短兵相接,场激烈的血战。法斯特的士兵在左岛近的带领下十分英勇顽强,将冲上营垒的敌人次次地打下去。

  左岛近更是大发神威,什么地方战斗最激烈,他就出现在什么地方,巨阙剑下不知道劈了多少的敌人,身上的战甲全部被血溅满。

  左岛近的出现都给法斯特的士兵带来极大的鼓舞和支持,他在战场上跑来跑去,不停地大声叫喊着,挥动手中那把让天河新军士兵心寒的巨剑。

  终于击退了天河新军的进攻,营垒前面到处是天河新军士兵的尸体,鲜血将地上的野草都染成红色。

  这次攻击,天河新军损失了两千多名士兵,而法斯特的士兵却只有五百的伤亡,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其中很大的功劳应该是记在左岛近这个巨汉将军的身上,他个人就造成了对方五分之的死亡,而在他的鼓舞下,每个法斯特的士兵都发挥出了超水平的战斗力。

  但左岛近他们来不及多喘口气,不甘心失败的秦指挥着剩余的士兵发动又次的攻击。这次的战斗更加激烈,秦甚至亲自出马,带着数百精锐士兵冲击营垒的角。

  受到的冲击实在太过猛烈,营垒在摇晃着,颤抖着,它也承受不住了,终于让天河新军破开了角。

  从这个缺口处,天河新军的士兵潮水般的涌入,和火速赶到这里的法斯特士兵展开了残酷的争夺战。

  杀声震天,每次血光的出现,都代表着条生命的消失,在这个时候,生命的意义仅仅是不停的杀戮,直到倒下为止。

  血肉横飞的战场上,两位主将有过次面对面的机会。

  秦接住了左岛近记重劈,发现巨阙剑的威力远远超过了他手中的剑所能承受的力量。伴随他征战沙场的长剑被斩断,但秦的身手相当敏捷,在间不容发的瞬间,他避开了足以将他的分成两半的击。

  “哼,身手不错啊!”左岛近的眼睛落在了秦的战甲上,那里有表明他身份的徽章。

  “万骑长大人,你不过也只有如此而已,到此为止吧!”

  随着话落下的还有他那把让人心寒的巨阙剑,但是左右拚死杀过来,替秦挡下了这剑,两个护卫立刻变成了四截,血雨横飞。

  秦后面的大队士兵涌过来,让左岛近放弃了剑杀死对方主将的诱惑,转身向后退开。

  “我们撤退!!”左岛近仗剑断后,法斯特的士兵退入了第二道营垒之中。

  不能收手的天河新军只有继续发动进攻,在极大的伤亡之后,他们终于攻下了第二道营垒,可是他们很快发现,自己的面前还有道高高的营垒。

  鼓起余勇,天河新军在秦的带领下,向前面的营垒发动攻势。

  就在这个时候,天河新军的后面开始出现片大乱,不少的士兵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

  “法斯特的士兵在后面出现了,后面有法斯特的士兵杀过来了!!”

  “什么?我们被包围了吗?”天河新军经过连续不断的攻坚战,早已露出疲惫之态,再听到这个消息,马上陷入了混乱的境地。

  这个时候,前面法斯特的营垒打开,左岛近带领着士兵冲杀出来,陷入慌乱的天河新军再无斗志可言,秦也被手下的近百护卫簇拥着逃出了法斯特的营垒。

  原来左岛近在最里面那道壕沟的前面挖有藏兵洞,虽然只埋伏了七百多人,但在这个时候杀出来,却是让天河新军根本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从而自乱阵脚,导致整个战线的溃败。

  这次战役,天河新军的万五千名精锐的前锋几乎全部被消灭,而左岛近的部下付出的代价是千百多名士兵的伤亡,这样的结果,让所有的天河新军将士不寒而栗。

  “那个巨汉般的将军简直不是人啊!”

  从此在天河新军的士兵中流传着这样的话,而左岛近的铁壁之名才刚刚开始。

  经过审问俘虏,左岛近知道因为安阳的战事十分顺利,天河新军将对任丘地区用兵,从安阳三地调过来的军队正朝这个方向而来,数目更是有五万之多。

  左岛近马上派出探子侦查,同时派快马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带回任丘城。

  "130"

  “大人还在伤心之中吗?”

  东督府的将士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安,纷纷在相互打听着消息。

  “听说东督大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想见任何人。”

  虽然说现在大小的事务全部是由强忍悲伤的于凤舞和晨月在主理,没有出现丝毫的问题,但叶天龙是东督府的主人,整个组合的中心,他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到东督府下面每个将士的状态。

  回到任丘城已经两天了,叶天龙依然是将自己关在柳琴儿的房间里面,拒绝接见任何人。

  想起柳琴儿的死,他就自责不已。

  如果自己不带着柳琴儿去青峰山

  如果在发现那么人都来青峰山争夺神剑的时候,自己能够放弃想得到神剑的念头

  如果在华柔出现之前,看到柳琴儿的受伤,自己果断对神剑放手的话,那么所有的切都不会发生,柳琴儿也不会为了自己而丧命。

  特别是想到柳琴儿的腹中还怀着自己的孩子,叶天龙的心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深深地刺着,那种痛苦真让他几乎快要发疯了。

  直以来,柳琴儿在自己的身边,并不算是个出众的女人,而且自己起初的动机也仅仅是出于对柳琴儿美色的垂涎,用不太正当的手段得到她的,可没有想到,原来柳琴儿对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深爱,为了自己肯舍弃掉她的性命,这是何等厚重浓烈的真情啊!

  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对柳琴儿也是怀有比其他女人更为特别的感情,也许因为柳琴儿是他最先得到的女人吧。

  其实叶天龙也不知道,他对柳琴儿有着特别的感情,是另有原因的。

  在叶天龙身边的众多女人中,无论是于凤舞还是龙灵儿,甚至是玉珠,她们在武技上的修为远远都超过了叶天龙,而且于凤舞和晨月在心智能力上面也比叶天龙要强上许多。至于倩公主,她尊贵的公主身份和她那个大策法师的头衔也会让人感到敬畏。叶天龙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感觉,但在内心深处,其实他还是会感受到这些女人的无形压力,使得他下意识地有些畏惧,这是人的种本能,对于比自己强大高明的人总会下意识地存着种仰视的感觉。

  相对来说,只有柳琴儿和叶天龙是相差无几的,而且柳琴儿的性情脾气十分的开朗亲和,让他和她的相处感到十分的自在和轻松,自然也就越发地喜欢她。

  而叶天龙喜欢绾贞,也是有这样方面的原因在里面,因为绾贞会全心全意地依赖他,信靠他。说白了,这也是男人的种特殊心态。

  静静的房间里面,叶天龙甚至可以听到柳琴儿的声音。多少次枕边的呢喃细语,多少次的尽情欢娱,让他感到柳琴儿几乎就是自己的部分。

  冥冥之中,微笑的柳琴儿娇嗔的柳琴儿薄怒的柳琴儿伤心的柳琴儿在他的面前出现,伸手去抓的时候,却是片空白。

  “爱我吧!”是欢娱的时候,柳琴儿最爱在他耳边的低语,这句话现在在他的心底遍遍的响起,是那样的荡气回肠,让人徘徊不已。

  ※※※

  接到左岛近派快马送来的急报,众人面面相觑,天河新军就要对任丘地区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了,可是身为主将的叶天龙还是这个样子。

  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落到了于凤舞的身上,要唤醒沉缅于自责之中的叶天龙,她这个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