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这剑就会变成实实在在的攻击。

  剑气劲风吹得众人肌肤生寒,如果不运气护身,根本无法在她们附近站立。

  仅仅个照面,两个人已经各自挥出了数十剑,个中奥妙多端的变化,让人看得叹为观止。

  问剑客更是大感震动,直以为自己的剑术在大陆上数数二,自从练成四绝剑诀之后,他就连天剑园的园主也没有真正放在眼中。

  可是现在看到公孙大娘和这个神秘的面具女子交手,才发现剑术居然可以达到这样的境地,自己需要进步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啊!

  虽然两个人已经各自攻出了数十剑,但因为剑招的变化实在太快,电光石火之间她们的剑就发生了十来次的接触,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有传出隐隐的阴雷声。

  “拦住她们!”看到那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开始朝神剑的地方移动,叶天龙只有急声对辛西雅她们说道。因为看到华柔的架势,他也只有无奈地低头,谁叫是情势逼人啊!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应了声,飞身列阵在神剑的前面,将意图染指神剑的两个往日同伴姐妹挡住。

  三前四后,七把飞电标枪在神剑的前面组成了密不透风的防御之壁,每把标枪都在空中画出斗大的莲花,七朵莲花在辛蒂和星娅的面前怒放,电光乍出。

  “七品莲花枪之诀!”

  辛蒂前冲的脚步猛的停了下来,颇感惊讶地说道。她以前是女神战士中列在第二位的高手,也是辛西雅的副手,自然知道这“七品莲花枪之诀”有何可怕之处?

  因为之前有血衣队的武士在牵制,女神战士她们打得是场护卫大战,不可能摆出这种为了少数特别高手而准备的枪法。

  “没有想到你们已经练到了七品的境地,你们的进展也让人吃惊啊!”

  这样说着,辛蒂和星娅也是摆手中的飞电标枪,不过因为她们的标枪已经沾上了邪恶之气,吸收了精血的飞电标枪透出的是赤红的血色,带着让人心悸的血色流电。

  白色的电芒和血红色的流光在空中猛烈地纠缠,爆发出焰火般的光芒,原本出自同种武技的招数因为拥有者的心境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但无论是哪种都带给看的人震惊的感觉。

  因为公孙大娘被那个神秘的面具女子给挡住了,两个人正斗得难解难分,无法顾及到这边的情况,使得本来公孙大娘她们三人起组成的打击群的威力无法发挥出来。两个靠邪恶力量提升武技修为的女神战士,和自己原先的姐妹战了个平手。

  虽然公孙大娘想往辛蒂和星娅她们靠过去,却被戴面具的女子识破她的意图,凶狠的发剑紧紧缠住她,使得公孙大娘根本无法分心,只有全力应付道比道雄浑的激电。

  “我们真的是老了吗?”问剑客神情有些黯淡地喃喃自语,如果这次没有来青峰山争夺这把神剑,关起门来自我陶醉在所谓大陆十大高手的排位中,固步自封的后果将是问剑斋的没落。

  看着两组人狂野凶狠的较量,剑势之间风雷俱发,人影急进急退,可怕的剑影以肉眼难辨的奇速冲刺,狂野地纠缠,每招都攻向对手的要害,每剑都毫不留情,地面的野草棘荆纷纷折断,被剑气激荡得八方飞散。

  从两组人影的闪动之际,不时爆出两声硬接硬架的碰击声,而错剑的刺耳锐啸却绵绵不绝,电芒的爆裂声则是连珠炮般的响起。

  旁边的张烈则是别有番滋味在心头,叶天龙的身边居然有这样批可怕的女人护卫着,看来他的实力绝对远超过自己的预计。

  原先他还以为叶天龙只是在身边放些美女作护卫来满足好色的心,不料这些女人竟然是神族的女神战士,论到战斗力,她们绝对是大陆上屈指可数的。看来自己的计划有修正的必要了。

  白飞虎则暗自摇头,方面是知道现在的情势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没有机会再去争夺神剑,另外方面也是牵挂上面的如姬,琴声突然间中断,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虽然相信如姬的能力,不管什么情况也能应付自如,但他心中总是无法释怀的。

  深深地望了眼那不住发光的神剑,白飞虎毅然腾身而起,成为第二个从这里离开的人。

  “叶大人,麻烦你将那些人也赶走好吗?”华柔望了眼飞身而去的白发男子,虽然感觉到丝的诧异,但也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笑盈盈地朝叶天龙继续发号施令。

  叶天龙看了看,华柔说的自然是问剑客与张烈,现在他们的人手全部损失了,就连他们自己也是身受重伤,便抗声道:“他们根本无力再争什么了,虽然他们也想得到神剑,但神剑也是要有命去拿的。”

  华柔微微笑,道:“不是还有些人吗?”

  叶天龙看了看后来出现那个全身包裹在黑色异国衣服里面的女人和她手下,除了她们之外,剩下的就是血衣队的领队以及剩余的十个武士,每个人都带着伤。

  看到叶天龙望过来,他们每个人都心中微微紧,现在是叶天龙伙的实力最强大了,女神战士的战力恢复得如此之快,竟然片刻的功夫就已经行动如常,神族的强大果然是名不虚传。

  拥有这样群女神战士,的确是让人梦寐以求的,真不知道叶天龙是如何得到这些神族的拥戴。

  “还有件事情麻烦下叶大人,”华柔浅笑盈盈地说道:“麻烦大人将那剑也拿过来,好吗?”

  “你”叶天龙为之气结,他的视线落到柳琴儿身上,看到她眼中那焦急的神情,心中疼,咬牙切齿道:“还有什么事情,都说出来吧!”

  柳琴儿的神情顿时大急,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因为被华柔的只手牢牢地制住,还是没有办法有任何的举动。

  辛西雅和剩下女神战士相互望了眼,便开始举步朝众人走去,叶天龙则是慢慢行往神剑,虽然心中有万般的愤怒,他也只有先照对方的话去做。

  柳琴儿的眼中闪过晶莹的神采,看到叶天龙那种神情,她便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的心目中到底有多少的份量。

  这个男人不是仅仅在口头说说而已,为了自己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能够得到这样的份深情,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要啊不要管我!!”柳琴儿恨不得大声叫出来,但被阴劲封身的她唯可以动的只有眼睛而已,她拚命地转动眼珠,想要告诉叶天龙。

  “叶大人,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华柔提醒道:“你心爱的女人还在等着你的疼爱呢!”

  叶天龙深深地望了眼柳琴儿,看到她眼神中的不甘和焦急,便轻轻摇头,给了她个鼓励的眼色,然后对华柔说道:“我可以答应你切的要求,但只有点,你不要伤害到她的丝毫!”

  虽然叶天龙的话语十分平淡,但听在华柔的耳朵里面却是让她微微震,她可以感受到叶天龙心中的怨恨,这是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叶天龙心中的怨念居然会影响到自己的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叶天龙的心中不止藏着暗黑大魔神的精魄吗?或者说,是他心中的暗黑大魔神在发出这种气息?

  华柔立时有种非常不安的感觉,她的心中不禁涌起了股强烈的杀机。这个男人不除的话,将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她相信自己向的灵觉。

  叶天龙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如果知道的话,他也许就不会这样地无奈了。他正要走向神剑的时候,就听到华柔的声音再度响起。

  “叶大人,请你站到这边来,神剑还是不麻烦你了。”

  虽然叶天龙不明白这个鬼女人为什么又要改变主意,但他没有多话,而是依言而行。

  这时候,其他的人迫于辛西雅等女神战士所表现出来的战意,开始缓缓地往后退。

  因为辛西雅她们深感自己没有尽到职责,才让华柔得逞,将柳琴儿控在手中当人质,所以现在她们的心中由于自责和愤怒,爆发出更加可怕的斗志和杀机。

  望着叶天龙步步走向自己,华柔的眼中掠过丝的杀气,但她的脸上依然是笑靥盈盈。

  “叶大人,你和你的女神战士护卫要好好保护我的安全啊,要不然,我就无法保护好你心爱的女人啦!”

  实在难以想像,个美丽无匹的女子居然会这么讨厌,叶天龙的心中对华柔产生了无比的厌恶,天仙般的美貌,却包裹着颗蛇蝎般的心肠,叶天龙的心中还是第次对个美女产生这样的感觉。

  这个时候,华柔的绝世美貌在叶天龙的眼中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华柔显然看出了叶天龙的神情变化,因为男人看到她的时候,眼中都会不时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就算是她的敌人也不例外,这也让她十分得意。可现在这种光芒从叶天龙的眼中消失了,从个素有好色恶名的男人眼中消失了。

  叶天龙望向自己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件没有生命的物体般冰冷,这让她更感到种莫名其妙的不满。

  柳琴儿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叶天龙心中的愤怒和疼惜,她真恨不得没有自己的存在,这样他也不会被这个狠毒的女人如此要挟了。

  “我真太没有用了,如果我死掉的话,也许切都会改变了!”心中突然间涌起这样的念头,柳琴儿不禁猛然阵心跳,她想到了于凤舞不肯教她,但她后来从金凤八卫那里知道的招。

  “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不但可以摆脱困境,也许还可以拿到圣魔神剑。”柳琴儿在心中默默地念道:“只要时机恰当,就会成功的!”

  依照华柔的话,叶天龙走到了她和柳琴儿的身前三尺。在这样近的距离,柳琴儿的纤毫均可看见。

  叶天龙看到柳琴儿望向自己的眼中透出无比焦急的神情,示意自己不要听华柔的话,便给了她个“切有我”的眼神,微微地点了个头才对华柔说道;“你要遵守自己的诺言,得到神剑之后,就马上放开她!”

  华柔微笑道;“叶大人但请放心,我只要神剑,尊夫人对于我来说,点用处也没有,我又何必为难她呢?”

  “你这样还不是在为难她吗?”叶天龙断喝声,然后深深地望了下柳琴儿,慢慢转过身来。

  场上除了两组人马在激烈地交手之外,其他人均退到了十丈以外,辛西雅和七个女神战士挺枪站在叶天龙的前面,成半圆形列阵,任何想要接近神剑的人就要突破她们的阵势,还要再过叶天龙的剑。

  华柔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发出了个信号,正在和公孙大娘激烈交手的那个神秘面具女人马上连出五剑,将公孙大娘逼开步,然后个闪身退回到华柔的身边。

  公孙大娘正要追击的时候,辛西雅已经和两个女神战士迎了上去,将她围在当中,三枝飞电标枪从左中右三个角度,循着奥妙的轨迹刺向公孙大娘,枪尖未到,锐利的锋芒已经将周边的空气压缩得发出锐鸣声。

  辛西雅她们是奋起全力出击,因为她们知道不能再让公孙大娘和那两个心灵坠入黑暗的邪恶女神战士联手,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公孙大娘无奈地收起了想和辛蒂她们会合的念头,只有全力应付眼前的危机。

  任她是铁打的人,也经不起持续不断的交手,而且都是和强手对战。何况,公孙大娘的武技是用特殊的邪恶蛊术违反自然规律强行提升的,有如是竭泽而渔,她的精力是属于透支的,到这个时候,她的疲惫感已经成倍地增长。

  而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则是没有这样的问题,她们强韧的肉体具有可怕的回复力,并具有自我修复的能力。

  彼消我长,因此她们三个人完全可以将公孙大娘个人困在当中。

  "128"

  叶天龙虽然是转身背对着华柔和柳琴儿她们,但他的心神却是全部落在她们的身上,凭着神奥的心灵之眼,他甚至可以看到后面的举动。

  不过这个时候,叶天龙的心中也感到些许的奇怪,那三个神灵怎么会好像凭空消失了般,任凭自己如何在心中暗暗召唤,都不见点的回音。

  现在的情势下,他真的有些需要借助于三个神灵的能力,不管是风神之灵,还是月神之灵,甚至暗黑之魂也好,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力量,定可以举改变目下的情况。

  “我需要力量,需要强大的力量啊!”叶天龙在心底默默地呐喊,依然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刚才的阵势突变中,三个神灵都大受亏损,而且现在神剑出世,在圣魔神剑的圣光之下,他们身上的封印未除,贸然出现,定会引起封印的强烈反击,到那个时候,就欲哭无泪了。

  所有的切,叶天龙是无法知道的,他只知道现在要靠自己努力了。

  神器烈火剑松松垮垮地拿在手中,叶天龙的心神开始和神器慢慢的结合,他在等待最恰当的时机,要给身后的女人最致命的击。

  人算虎,虎亦算人!

  更何况叶天龙身后的那个头脑和美貌成正比的女人比起只老虎要可怕上千百倍都不止。

  叶天龙身上细微的变化,身边空间极其细微的气流变化,都没有逃过华柔那双锐利无比的眼睛,她的实力远远在叶天龙的估计之上。

  华柔的眼睛微微下垂,看到叶天龙的脚下,股缓缓的气流正慢慢卷起了地上的微尘,其间的变化几乎是肉眼难以察觉的。

  弧度完美的唇边泛起了丝神秘的微笑,华柔并没有说穿叶天龙的把戏,而是转头无声地望了下身边的面具女子。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忽略了被华柔控制在手中的柳琴儿,如果有人仔细看她的那张俏脸,就会发现她的张俏脸在不为人察觉地变幻着,由苍白的颜色变成种奇异的桃红色,然后又恢复成苍白色,然后再涌上阵潮红色,再又恢复苍白,周而复始,整整有九次之多。

  华柔开始移动了,她的身形微微顿,双肩有个收缩的动作,朝神剑的位置掠过去。

  “就是这时候!!”叶天龙的心中狂叫,他的神意在脑中的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指挥着他的手猛的向后扬,神器烈火剑迅疾如电,直奔华柔在空中的路线。

  赤焰经天,这剑已经贯注了叶天龙全身的功力,威力十分惊人,就连远在八尺外的人也感到阵热流涌来。

  在烈火剑出手的同时,叶天龙身随剑走,个身形化作疾电,扑向柳琴儿所站的方位。

  “给你!!”

  银铃般的笑声从华柔的口中流出来,她早已料到叶天龙这招,白衣飘飘的娇躯在半空中个停顿,然后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其动作优美轻灵,带着种说不出的美感。

  但华柔的笑声很快变成了惊愕之声,被她抓在手中,正准备作为挡箭牌的柳琴儿突然间爆发出惊人的劲气,从她的身上涌出了股狂野无匹的真气,震得华柔的双手阵发麻,再也制不住柳琴儿了。

  “你去死吧!”

  柳琴儿在脱离华柔的控制之后,马上双掌疾挥,惊涛裂岸般的劲气将华柔的方位锁定,被逼无奈硬接这击的华柔由于根本没有准备,她的身形被震得倒飞而起,所走的路线正是叶天龙烈火剑所笼罩的范围内。

  柳琴儿的双掌击中了华柔之后,她的身躯在半空中有个转向的动作,改而朝神剑的位置掠去,迅疾地伸手去抓那把光芒万丈,使人难以直视的圣魔神剑。

  华柔的口中立时发出声尖利的娇叱,双掌生生往地上拍,劲气疾卷,飞沙走石,声势惊人。

  这下可以看出华柔的实力,身悬半空,无法借力这样极端困难的情势之下,她依然可以发出强劲的真气,靠劲气的反弹之力改变了自己飞行的轨道,居然衔尾追向了柳琴儿。

  同刹那,原本站在华柔身边那个神秘的面具女子猛地腾空而起,长剑爆发出熠熠的光芒,好似破空贯日的长虹,激光夺目,身剑合,在半空中截击叶天龙全力发出的神器烈火剑。

  “叮!”的声,光华夺目的长剑和色呈赤红的神器烈火剑在空中相触,发出的居然是声如此清脆的鸣声,似乎两把剑只是轻轻地碰了下,原本所蕴含在两把剑中的绝大真力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同瞬间,叶天龙刚刚扑了个空,转眼看到这个奇异的景象,顿时大吃惊,这个戴着怪异面具的神秘女子实在太可怕了,能将神器烈火剑上的真力化解得如此轻巧,简直是骇人听闻。

  月之神殿拥有这样强大的高手,华柔为何还要采取胁迫的卑鄙方式来夺取神剑呢?只要她们两个人携手,应该可以在众人的眼前取走神剑。

  心中这样想着,叶天龙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双足在地上点,也朝柳琴儿的身形追去。

  在掠起的瞬间,叶天龙的心中泛起了丝奇怪的感觉,那个戴着怪异面具的神秘女子冰冷彻骨的眼神中,好像有些东西是自己十分熟悉的,这真是奇怪!

  这几下的变化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其速度真犹如电光石火,等女神战士起身的时候,四个人已经在空中几乎连成线。

  柳琴儿的手刚刚触及圣魔神剑,就觉得阵绝大的劲气有如狂涛般地涌入自己的体内,强力地冲击着自己的全身经脉,原本她就是强行使用败中求胜的险招死中求活的,全身的经脉在真气逆行,突破华柔的阴气封劲时,就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内伤,这下强力的劲气倒灌,立刻使得她经脉破裂,全身再无丝的真气能够存留,气机泄,整个娇躯就软了下去。

  “该死!就差这么点!!我不甘心啊”

  在身形往下坠的时候,柳琴儿奋起最后的点力气,伸手死死抓住了圣魔神剑的剑鞘。

  从后面疾飞而来的华柔看到柳琴儿的手抓到了圣魔神剑,当下双手展,全身的白衣被真气鼓起,加速越至柳琴儿的上空,掌狠狠地击下,同时口中道:“把圣魔神剑留下!!”

  出乎她的意料,柳琴儿的身形并不是继续朝前飞越,而是在空中顿之后,往下方的裂缝落下,结果算好的记重掌不是落在柳琴儿的背心,“噗”的声正中柳琴儿的肩头。

章节目录